第三十一回 究主使制府運奇謀 醒群迷聖君頒特諭







  話說張熙接了書信,收拾行李,即日起行,奔向陝西大道,曉行夜住,渴飲饑食,在路行程,非止一日。行到西安省城投了店,詢明制台衙門所在,懷了書信,徑去投遞。這日恰值轅期,司道州縣提鎮遊參各文武簇簇的轎馬,擠滿了轅門內外。

  張熙全都不管,高視闊步地直闖進去。門上兵弁攔住問話,張熙道:“我有機密大事,面稟制軍。”兵弁索取名帖,入內回過,一時傳令進見。張熙跟著那軍官,昂然而入,到一間陳設很精雅的所在,想來就是簽押房了。只見炕上坐著一個五十左右年紀的官兒,威風凜凜,想來就是嶽制台了。那官兒身旁,七八個當差的,雁翅般伺候著。只見那軍官先到那官兒跟前,打千兒回道:“張秀才傳到。”那官兒也不言語,只把頭略點一點。此時張熙搶步上前,連打三拱,口稱:“晚生張熙謹謁。”

  岳鍾琪見他長揖不拜,心下很是納罕,不免問道:“方才巡捕官說你見我,有機密大事,不知是什麽事情?”張熙道:“晚生從湖南到此,戴月披星,走了千余裏的路,無非爲的是天經地義,古聖先賢的道理。不承望制軍這麽倨傲,令人望而卻步。”因自歎道:“只可憐辜負了曾師傅一片好意也。”說著站起身來,就要告辭。岳鍾琪笑道:“何必如此,從來文人求見,總是上那幾條不痛不癢的條陳,或是把前人經世文章,東抄西襲,胡謅了一大篇,前來搪塞,想博個山林隱逸的保薦。

  我已經被他們鬧膩了,疑你也是這一班人,既然不是,不妨把大作請出來瞧瞧。如果有一二可采的地方,本部堂是很虛心的,定當專章保薦。”張熙道:“晚生要取功名,不等到這會子了。

  保薦一層,可以不必。”說著就把書信呈上。岳鍾琪拆開一瞧,嚇得面如土色,喝令拿下。當差人等不敢怠慢,立把張熙拿下。

  岳鍾琪道:“把這賊子交給中軍,多派兵弁嚴行看管。這是謀反大賊,疏忽了我只問你要人。”當差的答應了兩個“是”,把張熙簇擁而去,一面叫請藩臬兩司,會同審問。這個法堂,森嚴利害,從來不曾有過,向外三個座位,中間是制台,左邊是藩台,右邊是臬台,兩侍帶刀戈什,執仗軍官,刀斬斧截站成雁翅樣子,階下列著各項刑具。岳鍾琪傳令帶上犯人,一時帶到。中軍官上堂報唱,謀反逆犯張熙帶進,那兩旁軍弁差役,齊聲呼喝,這一股威勢,要是說話的見了,早已魂飛天外,魄散九霄。虧這張熙膽大包身,心堅如鐵,只當沒有瞧見,依然滿面笑容。岳鍾琪喝道:“本朝深仁厚澤八十多年,何曾虧負於你?你這逆賊,膽敢到本部堂跟前獻遞逆書,勸本部堂謀逆。

  現在問你逆黨共有幾人?姓什麽?叫什麽?巢窟在哪里?到此獻書,究竟奉誰的命?”張熙道:“滿夷入關,到處殺人,到處擄掠,仁在哪里?這幾年來,抽糧抽餉,差一點半點,就要革職拿辦,也不管官職大小,也不問情罪故誤,澤在那裏?

  我公大宋忠良武穆王後裔,令祖爲夷而死,我公倒幫著夷人,死心塌地,替他辦事,背祖事仇,很爲我公不龋再者出著死力幫夷人,夷人見你情也還罷了,我知道非但不見情,倒還要算計你呢。何不翻然變計,自己做一番事業。上觀天象,下察人心,這件事,成功的倒有八九分。”岳鍾琪喝道:“該死的逆賊,誰願聽你那種逆話,你只快把同黨幾人,巢穴何處,此番到本部堂這裏奉誰的差遣,供上就是,別的話不用講。”張熙聽了,只是冷笑,並不答話。岳鍾琪喝令用刑。軍弁番役答應一聲,隨把夾棍砰的擲於面前。一個軍弁道:“快供了罷,大帥要用刑了。”張熙冷笑道:“你們大帥至多能夠治死人家,我是不怕死的,恁他劍樹刀山,拿我怎樣呢!”岳鍾琪拍案喝快夾,早走上四五個軍弁,鷂鷹抓小雞似的,把張熙提起離地二尺來高,套上夾棍,只一收,痛入骨髓,其苦無比。岳鍾琪喝問:“招不招?”張熙咬緊牙關,一言不發。岳鍾琪道:“不招再夾。”張熙熬痛不住,哎了一聲,暈絕過去。軍弁番役忙把冷水噴醒。岳鍾琪問道:“誰派你來,可招供了?”張熙道:“我張敬卿只知道捨生取義,不曉得賣友求生。你要夾盡夾,我拼著一死就完了。”岳鍾琪料難勢逼,隨命退堂。即邀兩司到簽押房,共同商酌。三個臭皮匠,抵過諸葛亮,究竟被他想出了一條奇謀秘計。遂換上一副面孔,把張熙請到裏頭,延爲上客,滿口稱譽好漢子。張熙見他忽地改腔,心下很是納罕,隨問“制軍何其前據後恭。”岳鍾琪道:“我與先生,素昧平生。今日忽蒙下降,叫人怎麽不疑?開罪之處,尚祈原諒。”

  隨命擺酒,與張熙壓驚。席間虛衷詢問,辭氣之間,萬分謙抑。張熙心終不釋,岳鍾琪因道:“我也久有此心,只不敢造次發難,一來兵馬缺少,二來沒有輔助的人。現在瞧了這一封書,這寫信的人,我雖沒有會過面,卻信他是個非常人物,經天緯地的大才。能夠聘他來做一個輔助,我的事就成功了。”

  又說家裏也藏著一部屈溫山集,所發的議論與這寫信的人,無不相合。張熙嘴裏隨便答應著,心裏終不肯信。岳鍾琪又命當差的立請著名傷科大夫,替張熙醫夾棍傷。這夜親自陪他宿在書房裏,擯去從人,細談衷曲,披肝露膽,誓日指天,說不盡的誠摯。張熙究竟是個書癲子,人情的鬼蜮,何曾經著過,見岳鍾琪這麽對天設誓,泣下沾襟,只道果是真心,不覺把曾靜裏居姓氏,傾吐了個盡。

  岳鍾琪探出案情,頓時翻過臉,叫把張熙發交首懸看管,一面飛章人告,一面移文湖南巡撫,拿捕曾靜等一干人犯。風起水湧,電掣雷轟,把個世界幾乎鬧翻了。弄到完結,世宗還下了幾道限長的上諭。說話的旁的也都記不起,只記內中很有幾句精警句兒,是什麽“逆賊等以夷狄比於禽獸,未知上天厭棄。內地無有德者,方眷命我外夷爲內地主,若據逆蛾等論,是中原之人,皆禽獸之不若矣。又何暇內中原而外夷狄也”等話。又把曾、張兩人的口供,跟煌煌聖諭,彙成了一厚本,名叫《大義覺迷錄》,刊行天下,頒發學宮。在世宗當時,固以爲很得意事情,其實做了皇帝,與書癲子打筆頭官司,也限不上算。曾張二人,虧得口才來得,彌天罪犯長彌天罪犯短,一百個認錯,一百個請死,卻把許多錯誤,盡推在死鬼呂晚村身上。世宗倒也英明,只把死鬼來出氣,下旨將呂晚村戮屍示衆,曾靜、張熙倒都放過不問。看官試猜,這是什麽用意?原來世宗久知晚村有個女孩子四娘,很不安靜,想借此爲一網打盡之計。誰料呂四娘比鬼還靈,差捕到後,只剩一所空屋子,詢問四鄰,都說一月之前,四娘奉著老母,不知往哪里去了。差捕等無奈,只得捕了幾個不相干的鄰舍,銷差搪塞。

  州縣官照實申詳,督撫飛章奏複,世宗跌足道:“這丫頭不除掉,朕總要受她的害。但是州縣官也太沒有能耐,連拿個丫頭都拿不到,成什麽樣子。”這夜也不選召妃嬪侍寢,獨個兒臥在乾清官,覆去翻來,一夜何曾合眼。次日上朝,也不很高興。一連三日,都是如此。到第四日,忽地轉出一個念頭來,立召群臣道:“州縣爲親民之官,州縣官好,天下就太平,州縣官不好,天下就不太平。聯想了三日三夜,只有一個法兒,把天下州縣官,盡都撤了任,就將部院筆帖式派去補缺,你們看是如何?”衆人聽了,無不隨和稱頌,內中只有一人,默然不答。世宗詫異,視之,乃是大學士張廷璐,隨道:“張廷璐爲甚不答?”張廷璐回奏:“皇上聖明天縱尚須竭心思三天三夜,況臣愚昧,何能驟剩也乞三日假,容臣回家細想。”世宗笑道:“倒也說得有理,就依你三日,第四天回奏朕罷。”

  一過三天,到第四日清早,就傳旨叫起張廷璐。廷璐入見,世宗道:“第四天了,想准了沒有?”張廷璐道:“州縣是親民之官,民者百姓也。依臣糊塗主見,治百姓之官,總要做過百姓的人做方好。”世宗抛手道:“妙得很!妙得很!你回家歇歇去罷。”廷璐退後,世宗召見群臣,就把廷璐的話,述了一遍。群臣又異口同聲。頌起聖來。世宗笑道:“不必稱頌,這原是張廷璐的主意。”隨問衆人道:“你們可知道,廣東地方有個河泊所官兒麽?”衆人有回知道的,有回不知道的。世宗道:“這河泊所官兒,一年有多少出息?”衆人都不知道。世宗道:“內閣裏頭有一個姓屈的供士,他很想這個官做,就把他補了出去罷。”衆人領旨出來,都道:“小小的供士,皇上怎麽會知道他姓氏,又指名兒叫他補這個官?真又是天外飛來的奇事。”張廷璐道:“我看內中必有緣故,還得我去問他。”

  衆人道:“屈供士是內閣當差人,你老人家問他,真是最妙不過的事。”

  當下張廷璐走入內閣,把二十多個供士,一齊叫上,問道:“你們裏頭,誰是姓屈?”就見一個三十左右年紀,瘦長身兒的人,走上應道:“供士姓屈。”張廷璐道:“我問你,你在這幾天裏頭,可碰著什麽意外事情沒有?”屈供士道:“沒有。”

  張廷璐道:“你可想做廣東河泊所官兒不想?”屈供士驚道:“中堂如何知道?這是供士卑鄙的念頭。”張廷璐笑道:“恭喜!恭喜!聖上已有恩命,叫把你補出去呢。”屈供士大驚道:“哎喲,我前晚會見的就是當今天子麽。”張廷璐忙問:“幾時會見過當今?”供屈士道:“前晚的話,提起此事,我真該死得很。”張廷璐道:“前晚不是節日麽?”屈供士道:“正是節日。那天閣裏頭人員都回家過節去,只我一個兒留在這裏,喝酒解悶兒。忽聽腳步聲響,闖進一個人來,面生得很,只當是哪一部部員。我那時正悶得慌,就邀他喝酒。那人並不推辭,坐下喝酒談天,坐了大半天才去。”張廷璐道:“談點子什麽話?”屈供士道:“他問我‘閣裏人員都哪里去了?’我說今兒節日都回家過節呢。他問我:‘你爲什麽不回去?’我說:‘都走完了,上頭有起事來,叫誰辦理?’他問我:‘在這兒當差,有甚出息?’我就回:‘不過想當滿三年差,放一個小官做做。’他問:‘小官兒好麽?’我道:‘怎麽不好,像廣東的河泊所官兒,做著就是運氣了。’他問:‘河泊所官兒,有什好處?’我道:‘河埠商船進出,都有孝敬的,做上一任兩任,還愁沒飯吃麽。’那人問了我姓名,就起身辭去。

  再不料就是當今天子。如今想來,我真該死得很。”張廷璐道:“怪道聖上問起你這個人,原來有這麽一回故事,那也是你的運氣。只要勤慎辦事,將來怕還有出息呢。”屈供士大喜,次日領了文憑,就投廣東做官去了。

  世宗所行的事,神出鬼沒,諸如此類,也難盡述。一年,乃是雍正十三年,世宗偶爾不適,太醫院醫官照例請脈開方,服下藥去,就輕鬆了好些。雖不坐朝,那朝章國政,卻天天召進王大臣去,面授機宜,親行指示。一日,張廷璐、莊親王、果親王、鄂爾泰同被宣召至禦榻前,請了安,世宗賜他們在腳踏上坐了,講了大半天話。四人退出剛到午門,忽聽腳聲雜遝,三五個太監,气喘吁吁,奔出報說:“皇上宴了駕。”四人聽了,都嚇出一身冷汗來。鄂爾泰道:“才好好的,怎麽就歿了?”

  張廷璐道:“我們回進去瞧瞧。”於是四人返身進宮,到禦榻前揭帳一瞧,哎喲!幾乎不曾把他們嚇死。後人有詩道:重重寒氣逼樓臺,深鎖宮門喚不開。

  寶劍革囊紅線女,禁城一嘯禦風來。

  只見莊王道:“這種淒慘樣子,做臣子的何忍細看!快把羅帳放下了。”果王道:“現在最要緊的是,先把本宮內監鎖拿拷問,一個不要放走了。”衆太監嚇得都跪下道:“這不幹奴婢等事,奴婢等在這裏當差,巴不得沒事,哪里料得到今兒會有這飛來橫禍?”鄂爾泰道:“這也是真話,不能怪他們的。”

  莊王道:“事情呢原來是天外飛來的,只是他們在內廷,太不成事了,也應整頓整頓。”鄂爾泰道:“兩位王爺這麽主張,我也不敢駁回。只是內監原是備使令的,責他們保駕,似乎治非其罪。”張廷璐再也耐不住了,開言道:“禍變非常,最要緊的是定亂。定亂的方法,莫如立君。立了主子,各樣事情就都有頭緒了。”莊、果二王點頭道:“你的話何嘗不是。但是大行皇帝倉卒遇變,這傳位大事……”廷璐不等他說畢,介面道:“這倒不用王爺慮得,大行皇帝前兒曾親書密旨,示我們兩個。”說著,向鄂爾泰一指道:“王爺不信,問他就是了。”

  鄂爾泰道:“不錯,這封密旨,還收藏在宮裏頭呢。”廷璐道:“快快請出宣讀,國不可一日無君。大統不正,人心不定。”

  莊、果二王齊道:“這話很是。”隨傳總管太監,問他密旨藏在哪里。總管太監道:“大行皇帝未曾諭及,奴婢沒能知道。”

  廷璐道:“大行皇帝當日密封之件,諒亦無多,你去找找,有外用黃紙固封,背後寫一封字的就是密旨了。”總管太監應諾而去,霎時取到。大家接來瞧時,黃封朱印,體制隆重,確系禦封密旨。拆開宣讀,朱書禦筆,寥寥數語。大略說是“皇四子弘曆,天性純孝,舉止穩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統,著繼朕即皇帝位。欽此。”莊王道:“我們同到新主子跟前宣詔罷。”於是四人同到四皇子邸第,宣讀遺詔。四皇子弘曆遵詔即位,改元乾隆,即以明年爲乾隆元年,是爲高宗純皇帝。

  且住,清世宗偶患小恙,怎麽一會子就宴了駕呢?據說當日浙江呂晚村奉旨戮屍之後,呂四娘俠女奉著老母,避居山東,嘗膽臥薪,蓄志報仇雪恨。逃出去時,只兩個光身子。彼時虧遇著了一個某孝子,分衣分食,時時周濟。這一年老母因病身亡,四娘脫去了緊累,懷劍進京,就替老子報了仇。這樁事情,蒲柳仙《聊齋志異》上也曾載過,篇名兒記得就叫做《俠女》。

  又有人說世宗實被某宮女所刺。所以世宗以後,歷朝諸帝,防范媳嬪的法子,嚴密異常。每逢妃嬪進禦,必先一日叫內監去傳知,到了這一晚,內監持了一條被兒,匍匐到那妃嬪寢宮裏,展放開來,鋪於床前地下。那內監爬進床下掩著面宣旨道:“上諭欽召某娘娘。”那妃嬪脫光了衣服,精赤著身子,鑽入被內,卷了個嚴密,然後應說“領旨”兩字,那內監就抱著她直到寢宮。放下地,仍舊爬進床下,等候妃嬪上了床,然後將被退去。一到次日,仍舊用這老法子,送她回去。這兩個所說,究竟前一個是,後一個是,宮闈秘密,年代久遠,說話的也難懸擬。卻說高宗即位之後,尊母鈕枯祿氏爲皇太后,封兄弘暉爲和碩端親王,弟弘畫爲和碩恭親王,弘瞻爲和碩果恭親王,已故弟兄也各追封賜諡。說也奇怪,高宗出身,原是接木移花,金牛石馬,待到皇太后卻孝順得要不的,就是諸母兄弟,也非常和氣,頻頻加恩,所以宗室覺羅,文武勳戚,倒沒一個不歌功頌德。皇后富察氏也很賢淑,深得皇太后歡心。高宗待到後族,也是另眼相看,奏明皇太后,特准椒房眷屬入宮請候省視,這原是至孝純仁的善政,並不雜一點別的念頭。皇后的母親嫂子、姊姊妹妹,奉到恩旨誰不踴躍感戴。自此娘兒姊妹,不時聚首,捐掉了幾許離愁別恨。高宗倒也不托大政務,余閑常與她們一塊兒玩笑解悶兒,或是圍棋,或是抹牌,或是譜曲,要好得與自己人一般。這幾位椒房眷屬,都是青年玉貌,眉如秋月,嬌若春花,見高宗爲人和氣,便也漸漸脫略起來,嬉笑無心,諧謔任意。高宗大度包容,概不計較。這椒房眷屬中,有一位傅夫人,口才最是伶俐,模樣最是標致,是皇后的同胞妹子。皇太后也很喜歡她,第一回見面,就賞了她一件俄羅斯進貢的織絨雪衣,還怕皇后拘管她,特叫內監傳諭皇后,命格外的優容。皇后原本賢淑,奉到懿旨,自然無有不遵。虧得傅夫人達禮知書,雖奉恩旨,舉動行止,倒也蹈矩循規。就是她的丈夫傅恒,在朝供職,也很小心謹慎,並不敢犯分越禮。因此宗親懿戚,沒一個不稱讚他們。未知日後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