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萬衆高呼戴真主 三藩跋扈隱禍伏







  前集書中,說到金之俊撰好賀表,正在洪承疇家裏斟酌損益,忽地頭頂上一個焦雷,報說世祖龍馭上賓,金、洪兩人呆了半晌。家人問道:“老爺可要套車?”連問兩遍,承疇才如夢初醒,向之俊道:“昨兒還好好的,怎麽一下子就會這麽?”

  之俊道:“真是想不到的事!”承疇回頭,問車套好沒有,家人回已經傳話出去了。承疇道:“金老爺是坐了車來的?”

  之俊介面道:“我有車的。”於是,金、洪兩人坐車到東華門,步行人內。聽得裏頭哭聲撼山震嶽相似。兩人忙忙趕進,隨班號哭了一陣。退班出來,到偏殿裏,見各王公勳戚已擠了半屋子。幾個認識的,就過來招呼。才談得三五語,一個內監匆匆進來,向承疇道:“洪閣老,我們王爺請你過去。”承疇認得是信郡王賓了天,第一樁要緊事情,就是開讀遺詔。中原的儀注,我們都不很熟悉。你是前明做過官的人,經過得多,就派你充捧冊大臣好不好?”承疇一口答應。當下,鐸尼又派了幾位漢臣,請出大行遺詔。按著儀注,宣讀過了,就冊立皇三子玄燁爲皇帝,是爲清聖祖,擬定年號叫康熙,即以明年爲康熙元年。這清聖祖年齡通只八歲,八歲的孩子,懂得點子什麽。一應朝章國政,都聽鐸尼、洪承疇等主持罷了。但有一樁奇怪處,這孩子年齡雖小,福澤倒很不小,登位得沒有幾時,就把大明朝永曆皇帝,生擒活捉,中原的冠裳,大明的國號,從此煙消雲散,影迹無存。

  你道這是哪一位建的奇勳?原來就是兩代勳臣,一朝柱石,平西王吳三桂吳大將軍。先是永曆皇帝遁人緬甸之後,李定國、白文選統著殘卒,只在孟良木邦跟緬人哄鬧,所以清朝倒並不把他們放在心上。幾位議政大臣,議要裁兵節餉,世祖叫詢問吳三桂。三桂複奏,有渠大魁不翦,三患二離一疏,略稱“李定國、白文選以擁戴爲名,引潰家窺我邊防,患在門戶。

  土司反復,惟利是趨,一被煽惑,患在肘腋。投誠將士,軫念故主,聞警生心,思在腠理。滇中米糧騰踴,輸挽耕作,因荒逃亡,養兵難,安民亦難,惟有剿盡根株,才可一勞永逸。”

  世祖遂派內大臣愛星阿爲定西將軍,率兵會剿。三桂獨出奇謀,一面催兵前進,一面飛檄緬王,叫他獻出永曆帝來。順治十八年十二月,三桂兵入緬境,紮營在舊晚坡。緬王嚇得要不的,忙遣緬相錫真,持著貝葉文,到清營投降,一面派兵護送永曆帝出境。永曆帝自知不免,遂親筆寫信一封,叫人到清營投遞,其辭道:將軍新朝之勳臣,舊朝之重鎮也。世膺爵秩,藩封外疆。

  烈皇帝之于將軍,可謂甚厚。詎意國遭不造,闖賊肆惡,突入我京城,珍滅我社稷,逼死我先帝,殺戮我人民,將軍志興楚國,飲泣秦庭,縞素誓師,提兵問罪,當日之本哀,原未泯也。

  奈何憑藉大國,狐假虎威,外施復仇之虛名,陰作新朝之佐命。

  逆賊授首之後,而南方一帶土宇,非複先朝有也。南方諸臣,不忍宗社之顛覆,迎立南陽。何圖枕席未安,千戈猝至。宏光珍把,隆武就誅,仆於此時,幾不欲生。猶暇爲社稷計乎?諸臣強之再三,謬承先緒。自是以來,一戰而楚地失,再戰而東粵亡。流離驚竄,不可勝數!幸李定圖迎仆於貴州,接仆于南安。自謂與人無患,與世無爭矣。而將軍忘君父之大德,圖開創之豐功,督師入滇,覆我巢穴。仆由是渡沙漠,聊借緬人以固吾圉,山遙水遠,言笑誰歡,祗益悲矣。既失世守之河山,苟全性命於蠻服,亦自幸矣。乃將軍不避艱險,請命遠來,提數十萬之衆,窮追逆旅之身,何視天下之不廣哉!豈天覆地載之中,獨不客仆一人乎?抑封王錫爵之後,猶欲殲仆以邀功乎?第思高皇帝櫛風沐雨之天下,猶不能貽留片地,以爲將軍建功之所。將軍既毀我室,又欲取我子,讀鴟珫之章,能不慘然心惻乎?將軍猶是世祿之裔,即不爲仆憐,獨不念先帝乎?

  即不念先帝,獨不念二祖列宗乎?即不念二祖列宗,獨不念已之祖若父乎?不知大清何恩何德于將軍,仆又何仇何怨于將軍也!將軍自以爲智,而適成其愚;自以爲厚,而反覺其保奕祀而後,史有傳,書有載,當以將軍爲何如人也!仆今者兵衰力弱,煢煢孑立,區區之命,懸于將軍之手矣。如必欲仆首領,則雖粉身碎骨,血濺蒿菜,所不敢辭。若其轉禍爲福,或以遐方寸土,仍存三恪,更非敢望。倘得與太平草木,同沾雨露於聖朝,仆縱有億萬之衆,亦付于將軍,惟將軍是命。將軍臣事大清,亦可謂不忘故主之血食,不負先帝之大德也。惟冀裁之。

  此信去後,也不見什麽動靜。隔了兩天,永曆帝正在太后跟前定省,忽聞帳外呼噪喧天。內監飛報:“緬將帶兵進來,不知是何意思?”太后、皇帝,一齊失色。只見掌院太監,又進來報說:“緬將闖入寢宮來也。”永曆帝擡頭,見那緬將穿著皮甲,佩著銅劍,滿臉笑容地進來。見過駕,隨奏:“晉王兵到,敬請大皇帝起駕!”永曆帝才要問話,緬將指揮道:“快進來請駕起行!”隨見七八十個緬兵,蜂擁而入,不問情由,把永曆帝與太后中宮,迎神賽會似的就椅子上擡著就走。衆妃嬪號哭跟隨,始終不舍。

  此時永曆帝宛如在雲裏霧裏,被他們擡著,也不知經了幾多時,行了幾多路,忽然畀入一坐營帳裏頭。衆緬兵放下自去,另有一班韃子般的人,上來服侍。永曆帝問這裏是什麽所在,服侍的人回奏,是平西王前鋒高得捷營帳。永曆帝只歎了一口氣。此時,三桂標下各官進見的,叩頭跪拜,總算還守著規矩。

  一會子三桂進營,長揖不拜。永曆帝問是誰,三桂見了永曆天帝般的儀容,心裏早驚悸起來,哪里還回得出半句一字。等到第二遍問時,不覺雙膝跪倒,伏在地上,宛似犬兒一般。永曆帝問之再四,三桂顫著聲道:“罪臣吳、吳、吳三桂。”永曆帝道:“原來你就是吳三桂,好個能幹的人兒。朕今兒才認識你。你做事果然能幹,只是太刻薄點子。”說到這裏,歎氣道:“事到如今,那也不必說它了。朕原本是北人,要回到北邊去,瞧一瞧祖宗的十二陵寢,然後就死。你能夠照辦不能夠?”三桂顫著聲應道:“能夠辦到。”永曆帝道:“這麽很好,你去罷!”三桂伏在地上,面如死灰,汗流浹背,哪里還能夠動彈!

  手下人挽著出帳,三桂一面揩額上的汗,一面向手下人道:“我在百萬軍中,殺出殺進,也沒有什麽害怕。今兒見了他,竟會這個樣子,連我自己也不會知道。光景天威咫尺的話,不全虛的,從今後倒不敢見他了。”

  次日,奏凱北旋。永曆帝與東宮都騎著馬,太后與中宮都乘著四人肩輿,宮眷都騎從。行不到十裏,滿漢各軍,一齊都變起來,統兵官彈壓不下,飛報三桂,三桂也慌了手腳。原來,滿漢各兵,從沒有見過真天子,現在瞧見永曆帝這麽的儀錶,這麽的氣度,宛如西方佛祖,玉闕天皇,不由欽服得死心塌地。

  十多萬人,不約而同地跪倒馬前,高呼起“萬歲”來。頓時山鳴谷應,動地震天,一片都是“萬歲、萬歲、萬歲”的聲音。

  三桂大驚失色,忙與心腹計議,把永曆帝迎入大隊,換乘軟輿,一面用好言撫慰衆兵,一場大禍,處置得霧解冰消。三桂初意,原要把永曆帝活解北京,舉行那太廟獻俘典禮。自經了這回挫折,把那興頭頓時打滅,拜折北京,奏請將永曆父子就地正法。

  康熙元年三月,吳三桂回兵雲南,就把永曆帝安置在都督舊衙,派兵看守。那時有一個戶部尚書龔彜,具了嗣肴,前來送飯。守門兵卒,不肯放他進去,龔彜大怒道:“這是我的主子,君臣之義,南北皆同,何得阻我?”守門兵弁報知三桂,三桂叫放他入內。龔彜設宴堂上,行過朝拜禮,跪著進酒,永曆帝痛哭不能飲。彜伏地哭勸,拜一個不止,就此觸地而死。

  三桂聞知,也很感歎。四月十四,這日清聖祖上諭到滇,“前明桂藩朱由榔,恩免獻俘,著平西王吳三桂傳旨賜死,餘照所請。欽此。”三桂接過上諭,立即升帳,點齊本藩馬步各軍,從都督舊衙起,直到篦子坡法場,排列得邊牆相似。用兩乘肩輿,把永曆帝和東宮,擡到法場,傳令用弓弦絞死。東宮才只十二歲,臨死大罵三桂道:“黠賊,我朝何負於汝?我父子何仇於汝?把我們收拾到這個樣子。”這日大風揚沙,雷電交作,滿漢軍民,無不悲悼。吳三桂卻很是欣然,一面叫把永曆帝屍身,叢葬在省城北門外,一面叫幕府中擬折複奏。

  說部常套,有話即長,無事即短。清聖祖登基而後,雖未必五穀豐登,萬民樂業,卻因三桂殄滅了永曆,西南方的憂慮是沒有了。張煌言隱居南田,鄭成功建邦台島,東南方也沒有人來纏擾。得過且過,總算是太平天子。從來太平天子,必定做出幾樁風流韻事,來點綴歷史。像隋場帝、唐明帝,都是成例。清聖祖既然算是太平天子,自然總也逃不脫那個成例。而況聖祖聰明天亶,又乖覺又伶俐,軼類超群,幾百個也不及他一個。生長宮闈,日夜跟宮女們混在一堆,又加母后憐愛,百般放縱,一任他蹂香躪玉,叱燕嗔鶯。因此雖在童年,那古怪刁鑽淘氣,比成年人還要利害。

  一日,他不知又轉出了一個什麽念頭,特到慈甯宮見太后。

  這位太后,是蒙古科爾沁部一等公定南將軍佟圖賴的女兒。蒙古人沒一個不信喇嘛教的,聖祖進宮,見太后正跟一個喇嘛僧,對面坐著,講經說法,談得非常起勁。太監報:小爺進來。太後喜歡道:“玄哥兒來得正好,你也來聽聽師傅的說法。”說著就把聖祖摟入懷中,一面撫弄他的脖子,一面靜聽喇嘛僧講道。聖祖不耐煩道:“這位師傅想必肚子餓了,傳旨禦廚房賜齋罷。”喇嘛僧見聖祖這個樣子,也不敢再往下講,謝過恩就出宮去了。聖祖向太后道:“母后,兒臣有一件事情,要回你老人家。”太后忙問何事。聖祖道:“這幾天經筵講官進講的是《尚書》,兒臣聽著倒很喜歡。”太后道:“喜歡念書,果然是好,只是別太認真了,身子也要緊。咱們又不比百姓人家,靠著這個要應科第,不過認得幾個漢字,能瞧瞧章奏罷了。”

  聖祖道:“母后教訓的是!”頓了一頓,又道:“兒臣聽那講官說起中原的主子,從古到今,最好不過就要算著唐堯虞舜。

  那唐堯的好處,就在和睦九族的人,九族都和睦了,然後化及百官,化及萬國,天下沒一個人不被他的恩,沒一個人不服他的治。兒臣現做著中原主子,兒臣想就學那唐堯的法子,先把九族的人和睦起來。母后瞧好不好?”太后道:“一家子人,原是要和氣。你既然肯效法堯舜,那還有什麽不好?”聖祖道:“懇求母后下一道懿旨,所有宗室格格等,准其隨時入宮朝見,不這麽,又怎麽會和睦呢?”太后點頭道:“還是你想得周到。”

  次日,果然降了一道懿旨。於是,睿邰豫邰肅邸各王邸的格格,鎮國、輔國各公府的姑娘,都能隨時入宮,陪著聖祖玩笑。大內裏頭,頓時熱鬧許多。聖祖朝罷回宮,就跟衆格格謔浪笑傲,日子過得非常快活。

  這一年是康熙八年,聖祖已經十六歲了。宗人府拜上一折,開具各邸格格年歲,請旨遣嫁。聖祖瞧見此折,心裏先已不耐煩,暗想:女孩兒到了年長,爲甚必定要嫁人,真乃不通得很。

  等到瞧那所開的名字,內有某邸七格格一名,笑道:“這宗人府真不曉事,七格格朕早納爲妃子多時了。”隨提朱筆批道:“七格格已納爲妃,遣嫁一節,著毋庸議。欽此。”宗人府見此朱批,不勝驚詫,遂爭道:“中原禮節,同姓不得爲婚。七格格于皇上爲父輩行,皇上稱之爲姑母,豈可納爲妃子?臣等寧死不敢奉詔。懇請收回成命!”聖祖笑道:“你這個人怎麽這麽的不通,中原人所謂同姓不婚,無非指著生我的母,我生的女,與同生的姊妹罷了。像姑母一輩,既不是我的母,又不是我的女,更不是我的姊妹,納之有何妨礙?”宗人府聽了這種精奇透闢的議論,哪里還回奏得出。在朝各漢臣,瞧見宗人府爲難的樣子,不約而同的慷慨陳辭。你也面折,我也廷爭,諫諍得非常盡力。究竟聖意堅定,諸臣瞎鬧一會子,也就罷了。

  這時候,聖祖雖然親政,其實全國政權,一大半操在強藩手裏,平西王吳三桂,開府雲南;幹南王尚可喜,開府廣東;靖南王耿精忠開府福建。耿、尚兩府,各有五十佐領,綠旗兵各有六七千,丁口各有二萬,平西王藩屬,獨得五十三個佐領,綠旗兵有到一萬二千,丁口有到數萬。三個藩王裏頭,要算平西王功勞最高,兵馬最強,朝廷待遇的恩禮,也最爲濃厚。西府用人,吏兵兩部,不得掣肘;西府用財,戶部不得稽遲;西府有除授文武官吏的特權。因此天下官吏,一大半都是西選,各省督撫提鎮,差不多有只知藩王教令,不識皇帝上諭的樣子。

  平西王的兒子,入尚宮主就在北京供職,且政大小,朝夕飛報雲南。所以在朝各官,聽了“平西王”三字,也很惴惴。欲知其詳,且聽下回再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