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破雲南輿圖成一統 殂順治清史暫收場







  話說定國正要起行,忽有一將入帳,大呼:“去不得!這是漢高僞遊雲夢的故智。”定國瞧時,乃是左軍都督王之邦。

  忙邀他坐下,問道:“我與秦王,誼猶兄弟。今來召我,怎見他別懷奸計?”王之邦道:“孫可望心懷不軌,所以遲遲未發,就怕王爺一個兒。現在皇上在安隆,不過擔著個虛名兒,一應政權,都在可望一個兒手裏。皇上的宮室何等卑陋!服禦何等粗惡!每年的供養,不過八千兩銀子,六百石米糧。隨駕各官的開支,都在裏頭,這也不必說它。那行營戶部報銷冊上,寫著皇帝一員,皇后一口,月支銀米若干。王爺,你想想,這是哪一朝的禮數兒?”定國皺眉道:“怎麽荒謬到這個樣子?我想總不至於如是吧。”王之邦道:“這等荒謬,比這個加起十倍的,正多著呢。戎政司馬吉翔、勇衛司龐天壽,恨吳閣老不肯諂附孫賊,交章參劾他。皇上知道吳閣老是忠臣,不去理會他。這兩個奸賊,竟會公然具啓孫賊,把內外各政,盡行收歸兩司辦理,又叫武選司郎中古其品,畫堯舜禪受圖,獻給孫賊。

  其晶不肯,馬、龐兩賊,竟會借事害掉他性命。現在衆奸日夜謀逼皇上禪位,孫賊怕你老人家不答應,還未敢造次。”說著,外面遞進一封信來,定國拆開一瞧,歎道:“秦王果然是賺我,我與他是弟兄,不便跟他對敵。”遂引著本部,走向廣西而去。

  早有探馬報知可望。可望大怒,親率人馬追趕。趕到半路,撞著清兵,吃了一個大敗仗,回轉來一忿氣,全發泄在朝臣身上。

  弄得永曆君臣,愈益惴惴不已。

  一日,永曆帝聽得行宮門外,馬蹄聲絡繹不絕。派內侍張福祿、全爲國出去瞧看,回報秦邸駕前軍飛鞭直過,並不下馬。

  永曆帝泣道:“孫可望早晚必行篡弑,可憐朕躬,不知命在何時?”二人見說得傷心,不覺也陪著下淚。君臣三個,偷偷兒哭了一會子。張福祿道:“吳閣老很是忠心,可惜手無寸柄。”

  永曆帝道:“聽得西寧王李定國已走廣西,軍聲大振,能夠出朕險關,必是此人。意欲降一道密旨,叫他統兵人衛。你們倆,能夠辦理此事嗎?”二人奏道:“隨駕各官,忠貞可靠的很是不少。像刑科給事中張鐫,中軍都督府左都督鄭允元,大理寺丞林鍾,太仆寺少卿趙賡禹,翰林院檢討蔣乾昌、李開元,吏科給事中徐極,江西道禦史周允吉,廣西道禦史朱議浘,福建道禦史胡士瑞,兵部郎中朱東旦,工部郎中蔡縯,內閣中書易上佳,吏部員外郎任鬥墟、林青陽等,見秦邸近日行爲,都很忿怒,都可與謀。”永曆帝道:“你們二人,出去跟吳貞毓悄悄商議著行罷。千萬小心,風聲一走,咱們的性命就都沒有了。”二人應諾。當下背地裏,告知吳貞毓,貞毓密邀張鐫等到家商議道:“主上阽危如此,正我輩致命之秋。諸君中誰願允當密使,到廣西去走一遭?”青陽慷慨請行。貞毓大喜,就令蔣幹昌撰了一道敕,朱東旦書就,福祿持人用過寶,遞給青陽藏好。次日早朝,青陽就上了一個乞假歸葬的本章,卻悄悄馳向廣西去了。一去遙遙,杳無消息。永曆帝等候得不耐煩,於是再降一道密敕,派翰林院孔目、周官前去催促。怕馬吉翔知道,先下一道聖旨,派他梧州去謁祭興陵。也是明朝氣數,這件事偏被馬吉翔曉得了,轉報可望,吳貞毓等十八個人,盡都遭害。正是:盡瘁鞠躬今已矣,忠臣千載氣猶生。

  孫可望既害十八忠臣,又上封章一本,辭意之間,十分要永曆帝沒奈何,只得優詔褒答。一日,忽報西寧王李定國統兵人護,秦王部將張總兵在田州打了個大敗仗。現在秦王派白文選前來劫駕,要把兩宮移到貴州去。永曆帝嚇得魂不附體,太後聽到此事,由不得傷心哭泣。永曆帝見太后悲傷,也大哭起來,從官無不淒咽,頓時滿宮裏哭聲驚天動地。正亂著,白文選已經進宮,瞧見帝後悲泣,不覺也悽愴下淚。因跪奏道:“皇上勿憂,臣願誓死護駕。且緩一兩天,西寧王一到,就好並力抵禦孫賊了。”永曆帝親手扶起文選,道:“卿真社稷躬臣,朕從此全仗卿家了。”文選道:“孫賊悖逆如此,部下都很不直他。劉文秀也早通款西寧了。如果打起仗來,一定是一敗塗地。”永曆帝才放了心。

  過不多幾日,果聞金鼓喧天,守城將弁飛奏“西寧王兵到。”

  永曆帝傳旨開城延納。霎時李定國、劉文秀並騎人城,徑進行宮覲見。永曆帝喜不自勝,親書詔敕,封李定國爲晉王,劉文秀爲蜀王,白文選爲鞏國公。其餘將土,一一都有封賞。定國就請永曆帝駕幸雲南。於是永曆帝才脫去了霸絆,安安穩穩,臨幸雲南。定國就把可望府第改爲行宮,給永曆帝居住,把雲南省城改名叫滇都。部署才定,驚報傳來,說孫可望訓練士馬,修造營帳,不日稱兵犯闕。永曆帝大驚,召集心腹文武商議。

  李定國道:“強敵沒有滅掉,滇黔倒先戰鬥,不是反叫清國享受漁人之利麽?依臣愚見,還是議和的好。”白文選道:“王尚禮、王自奇、張虎都是可望心腹人,現在尚禮、自奇各擁著重兵。在輦轂下張虎那廝,尤爲詭秘,日伺左右,禍且不測。

  既要議和,還是皇上親派張虎到黔中去,免生反復。”永曆帝允諾。當下就召張虎到後殿把議和事情,詳細說了一遍,親拔頭上金簪賜之道:“和變成功,卿功不朽,必當賜卿公爵,以爲酬報,就以此簪爲信,見簪如見朕也。”張虎得著這樣的知遇,論理應如何感恩圖報,誰料他到了黔中,非但不幫忙,還很挑撥了可望一番。這才叫畫虎畫龍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張虎向可望道:“皇上賜我金簪,命我到此行刺,事情辦就,許封臣爲二字王。臣受國主厚恩,哪里敢變心。白文選受了國公封號,已經投順那邊了。”可望大怒,逆謀愈急。永曆帝見張虎沒有消息,又派白文選前來議和,可望拘住了文選,大起兵馬,克期犯闕。

  這時,可望部下馬寶、馬進忠、馬維興各將,都不以可望爲然,心裏頭很是不服。群謀反正,計議已定,遂說可望道:“使功不如使過,默觀請將,沒一個及得上文選。征滇大帥非文選不可!”可望應諾。於是拜白文選爲兵馬大總統,馬寶爲先鋒,起兵十四萬征滇。命馮雙禮留守貴州,自己親督精騎策應。十八日,渡過盤江,滇中聞報大震。永曆帝下旨削掉可望秦王封爵,命晉王李定國、蜀王劉文秀與白文選聯師進討。這時,定國、文秀手下兵士,只有數千名,甲仗還不很完備。遙望孫可望大營,整齊嚴肅,宛如泰山一般,不覺相顧失色。文秀議逃向交址地界去,定國要東渡沅江,經取土司。躊躇了兩天,沒有決定。忽報白文選率衆來歸,二人聞報詫愕。馬蹄響處,文選已經單騎進營,一見二人,就道:“請兩王快快出兵交戰,我們暗裏頭都已約定,稍遲就怕事機要敗露。”定國道:“不誑我們麽?”文選立誓道:“要是誑皇上,負國家,一定身死萬箭之下。”忽報馬寶密使至。定國喚進,那人道:“我們爺叫拜上王爺,請王爺快快決戰,再遲一兩天,怕就要不得了呢!白爺走後,秦王原想收兵回黔中去。我們爺怕大事泄漏,就激他道:‘咱們兵馬,比他們多至十倍,爲了白某一個人就這麽著,難道咱們都不是人麽?’秦王悅道:‘諸將如是,吾複何憂’,遂令我們爺跟張勝兩個帶領鐵騎七千,從間道走襲雲南。我們爺所以差我來報一聲信,要是遲一點子,王爺就不免要腹背受敵了。臨走時,我們爺再三囑咐,叫請王爺最好明兒就開仗呢。”定國呆了半晌,搓手道:“真真難死了人,叫我如何處置?”文選道:“事已至此,只有死中求生一法。”

  定國道:“開仗保的住必勝麽?”文選怒道:“張勝已到雲南去了。咱們退兵,他的精騎追上來,不鳥獸散也蹂做肉泥了。

  一般是個死,死在陣上,比死在路上,石好點子麽!而況開起仗來,敵營裏頭還有內應呢。”定國聽說有理,決然道:“我就聽你話,一準開仗。”當下傳令,明兒五鼓,拔寨齊起,跟孫可望開仗。

  一到次朝,營中吹起畫角,大小三軍整隊前進,兩軍合戰。

  才交得三五合,大將李本高,馬兒蹶倒,早被敵將一刀揮爲兩段。定國失色,才待退兵,早見本營中一支人馬,如風發潮湧一般,向敵陣中沖蕩而去,旗上大書“大明白文選”字樣。定國駐馬遠視,見敵軍陣腳衝動,後隊已亂,於是揮兵大進。這時,可望部下各將開營歡呼,迎接晉王,呼噪之聲,震天動地,真是迅雷不及掩耳。嚇得可望只帶著十多騎從人,落荒而走,逃到貴州。部將馮雙禮接著,可望道:“威清是貴州的咽喉,威清有警,貴州就要不保。你帶著本部人馬,到那裏防守。如果追兵到此,你就放三個大炮知照我,我好早早預備。”雙禮嘴裏答應著,心裏算計道:“你這廝衆叛親離,明明惡貫已滿,何犯著還幫著你鬧呢。”可望逃進貴州城,席還沒有坐暖,就聽炮聲轟然,連著三響。探馬飛報迫兵已到威清。可望大驚,摯著妻子,慌忙出城,一切輜重婢仆,都被亂兵掠掉。經過鎮遠、平溪、沅州,各地守將都閉門不納。可望狼狽已極,逃到長沙,差人到洪經略軍前,上書請降。洪承疇連夜動本奏明世祖,世祖大喜,降旨封孫可望爲義王,立召進京詢問雲貴情形。

  可望降清之後,不多幾時,雙目盡都瞎掉。到順治十七年,因病身死。那義王世爵,直到乾隆年間,被清高宗特旨削除,總算承襲了百年光景,這都是後話。卻說可望未降以前,明朝內情,清國不甚知曉。分疆劃界,節節設防,派四川總督李國英駐守保甯,經略洪承疇駐守長沙,大將軍辰泰、都統阿爾津駐守荊州。又派尚可喜等分駐肇慶、廣州各地。遇著明軍來攻,方才出戰,退出境外,也不窮追。因爲川東雲貴,地勢十分險峻,孫、李、馮、白又都是百戰餘生,姑把這幾省地方,置諸度外。現在可望降了,拎起袋底一倒,明朝的內情,盡都披露。

  於是那班清朝大忠臣洪承疇、吳三桂忙著獻勤兒,先後上章奏請乘機大舉。世祖覽奏,下旨三路征明,派出幾位將帥,一個是貝子洛托拜爲甯南靖寇大將軍,同了經略洪承疇,從湖南進發;一個是平西王吳三桂拜爲平西大將軍,同了都統墨爾根李國翰,從漢中四川進發;一個是都督卓布泰拜爲征南將軍,同了提督線國安,從廣西進發。三路軍約于貴州會齊。正是寶車騎任委金山,隆施詔冊;耿都尉泉拜疏勒,密運韜鈐。列陣齊呼,風雲變色,前麾所指,神鬼效靈。軍聲如雷動,兵甲似天來。驅阱機深終縶逸圍之獸,焚岡焰烈莫逃遊釜之魚。不到半年工夫,四川貴州各地,早都隸人清國版圖。永曆帝同著二三臣子,跼天蹖地,東竄西奔,苦得要不的。清世祖偏又不肯放松,特下上諭,拜豫親王的兒子信郡王鐸尼爲安遠大將軍,總統三路人馬,一面密諭諸帥克取貴州,如雲南機有可乘,即乘勢進龋兵馬疲弱,則候鐸尼進止。諸帥接到此旨,辦事愈益奮勉。等到鐸尼兵入黔境,吳三桂已從遵義飛馳六百里,紮營平越府、楊老堡地方。鐸尼行文各帥。合兵人滇,一面叫貝子洽托,同了經略洪承疇,留守貴陽,辦理糧台事宜,千軍萬馬,風一般卷將來,李定國、白文選等,空焚世傑存趙之香,徒伏子房報韓之劍,天命已去,人謀胡臧,輝戈終難返日,銜石胡可填波。清兵一到,永曆君臣就此遁向緬甸而去。黎侯寓衛,竟賦式微楚昭人隨,終難複國。

  明朝失勢,清朝得意。捷報到北京,世祖就下聖旨,以雲貴州廣湖五省蕩平,宣示中外,召鐸尼、洪承疇等班師回命,命吳三桂留鎮雲南。俗語說的好,禍兮福所倚,福兮禍之媒。

  清世祖蕩平雲貴,正欲飲至策勳,南中警報雪片也似飛來。大明延平王鄭成功,兵部左侍郎張煌言,聯師北上,江陰、鎮江、瓜州、儀征、江浦、蕪湖、漂陽、池州、和州、甯國、太平、徽州、無爲、當塗、敏昌、宣城、南陵、旌德、涇縣、貴池、銅陵等四府三州二十二縣,盡都失守,現在江寧被圍,危在旦夕。世祖大驚,忙著聚集文武商議退敵之策。

  原來鄭成功駐師金廈,時時有恢復中原、再造邦家的雄志。

  一日聚集諸將,商議進龋吏官潘庚鍾道:“漳、泉沿邊,民苦爭戰,並且偈於一隅,也難號召天下。藩主欲伸大義,莫如督率戰艦,從瓜鎮徑取江南。金陵一破,閩、粵、黔、蜀的豪傑,自會聞風回應,中興事業,就有指望了。”成功還沒有答話,就有人反駁道:“我們空國遠征兩島,豈不危險?”衆視之乃是藩標中軍甘輝。庚鍾道:“甘將軍,你的眼光兒未免太近點子,清朝所以不攻兩島,就怕滇、黔的牽制。如果滇黔削平,全力來撲,區區兩島,豈能獨全?現在統率貔貅,人據長江,截其糧道。他們自救不暇,哪里還有工夫攻兩島?”工官馮澄世,參軍陳永華,都稱潘庚鍾的計劃很是。甘輝堅稱不可。

  成功慨然道:“我也久有此心。漢賊勢不兩立,清朝哪里肯忘記我?我當請旨黔中,會師北上。”於是遣楊廷世、劉九臯人黔請命;一面日夜操練兵馬。從征甲士,檢定十七萬,五萬習水戰,五萬習騎射,五萬習步擊。還選一萬輕驃善戰的往來策應。還選軍中有力能舉重五百斛的,披了鐵鎧,畫著朱碧彪文,只留出兩個眼珠子,都給與砍馬大刀,站在陣前,專砍敵軍馬足,名叫鐵人軍,望去宛如神兵一般,就派左虎衛陳魁統轄鐵人軍。金廈兩島,只派前軍提督黃廷,跟兵官洪旭、戶官鄭泰兩個留守。不上一個月,水陸馬步操練都已純熟,於是擇日祭旗出發。甘輝堅請等候滇中命令。成功道:“會師也無非牽制他們兵勢的計劃,現在兵馬雲集,日費萬金,難道倒好遷延觀望,自老其師不成?”忽報張煌言到,成功接進。煌言道:“聽到王爺興師恢復,特來相助。”成功大喜,當下就命中軍提督甘輝爲前部先鋒,馬信、萬禮爲第二隊,親統大衆爲合後,請張煌言爲監軍,祭旗鳴炮,揚帆北上。偏偏老天不做美,行到羊山,遭著颶風,雷鳴水吼,浪湧如山,撞沈了十多號巨船。

  於是只好到舟山暫時停泊,修理帆楫。忽接警報,清兵三路入滇,成功道:“勢迫如此,何能再緩?”立令揚帆北進。所到之處,勢如破竹。不過一月開來,長江一帶,盡都豎立朱明旗號,聽受成功命令。

  封疆清吏聊銜上章告急。世祖忙著召集文武會議,議了半天,也並沒有什麽高妙的法子。世祖急極,下旨禦駕親征。次日臨幸南苑,校閱六師。傳旨滿漢各王,盡都隨駕。這日天氣清朗,世祖駕到時,皇族各王公、滿漢各大臣、馬步各將弁,都已齊集。從早至晚,整整操閱了一整天。鼓角喧天,旌旗蔽日,八旗勁旅,馳驟往來,不異活虎生龍。世祖十分嘉許。操畢回宮,內監遞進江南捷報,才知崇明總兵梁化鳳,已用奇計把鄭成功擊走,鎮江、瓜州盡都克復,並擒斬敵將甘輝、潘庚鍾等十多名。現在成功已經退回海島去了。世祖喜極,親書上諭,拔升梁化鳳爲江南提督,並飭圖形進覽。

  清朝入關到今,經過一十七個春秋,智取豪奪,得寸進尺,一半是人力,一半是天助,大難刪夷,山河總算一統。幾位善拍馬屁的開國大忠臣,便商量著上尊號,進賀表,幹那粉飾承平的勾當。內中要算洪承疇、金之俊最爲起勁。這日,是順治十八年正月初六日,之俊擬了一篇賀表稿子,自己看過,十分得意,遂袖著到洪承疇家裏來就政。一見面就道:“亨翁,我有一篇文字,你瞧瞧可用不可用?”承疇先不觀看,用袍袖把昏花老眼揩了兩下,然後逐字逐句仔細瞧了一過,笑道:“好極了!落筆大方,頌揚得體。”之俊道:“別是過獎麽?”承疇道:“我倒是實話呢。本朝的大手筆,第一自然要推著範文肅公,太祖太宗的廟號,列聖的年號,本朝的國書,盛京宮闕的名兒,以及各王公封號,哪一項不是他老人家一手撰出來的。

  自從他老人家去了世,我接著辦,終覺不甚妥貼。要找個幫手,一竟沒有找到,卻不道今天倒找著了。”之俊問是誰。承疇笑道:“還有誰,就是你。將來少不得還要借重呢。”之俊才待回話,聽得一陣腳步響,兩個家人匆匆奔人,報說皇上晏了駕,各位王爺、公爺、貝勒爺、貝子爺都入內哭臨去了。承疇、之俊都嚇一跳。正是:龍驤虎躍,方矜射虎之能;地拆天崩,倏召普天之痛。

  下文三藩稱變,二將爭功,康熙皇南巡訪父,年羹堯北上觀光,立皇嗣移花接木,謀大統煮豆燃箕,燭影斧聲,案疑千古,神蹤鬼迹,秘絕人寰。求香妃興師征回紇,訪生父禦駕幸江南;千叟宴帝室慶升平,八卦教草莽興革命。這些節目,具待下集書中,再行披露。諸君恕罪,小子告別,《清史演義》初集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