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平四川獻忠伏天誅 破兩粵雙忠完大節







  話說衆臣聽了多爾袞的話,不免都有些詫異,只範文程一個兒明白。豫親王多鐸道:“王爺明鑒,打仗的事情,日子原不能夠限定。何況這張獻忠又是積年巨寇,現在又僭了號;四川地方又是險峻不過。豪格出兵以來,也沒有打過大敗仗,若說用軍法治罪,未免太重點子。這個還求王爺斟酌。”多爾袞向文程道:“此論如何?”文程道:“豫王爺的話也是,現在這麽著罷。”王爺先降一道嚴諭,把肅王爺申斥一番,如果還不知勉勵,說不得只好按行軍法了。多爾袞道:“既然你們都這麽說,那也只好先就這麽行了。”說著,通政司又遞上博貝勒奏報,多爾袞拆開瞧看,衆人見他初看時,很露出喜歡的樣子,忽地皺眉搖頭,漸漸變了顔色,看到後來,忽又歡喜起來,猜不透是何朕兆。只見他向文程道:“范老頭,你過來瞧瞧。”

  文程就禦案上瞧去,看那奏報,第一段,稱說大兵略定興化、泉漳諸郡,進逼安平,明帥鄭芝龍軍容還很烜赫,疑懼不肯遽降。給了他一封信,許他顯官,才率五百人來降。芝龍的兒子成功,隆武賜過國姓的,擁著大隊,盤據海上,倔強得很。叫芝龍招他,倒回信把他老子罵了一頓,什麽“從來父教子以忠,未聞教子以貳,今父不聽兒言,倘有不測,兒只有縞素而已”等語。又飛檄遠近,有“本藩乃明朝之臣子,縞素應然,實中興之將佐,潑肝無地,冀諸英傑,共伸大義”之語。芝龍故部,都聽他指揮。成功現佩著隆武封的招討大將軍忠孝伯印綬,往來島嶼,志頗不校中段稱明大學士蘇觀生等,在廣州地方,擁立隆武的兄弟唐王聿(钅粵)爲皇帝,建元紹武;兩廣總督丁魁楚,廣西巡撫瞿式耜,奉著桂王由榔,在肇慶地方,先稱監國,後稱皇帝,建立年號叫永曆。未段稱派兵南下,襲破廣州,紹武被擒縊死,蘇觀生自殺,何吾縐降順,永曆聞風逃遁,聽說已奔梧州等語。隨道:“博貝勒立了這麽大功,最好封他一封,那才有賞必有罰呢。”多爾袞道:“我想還叫他回京歇歇,你就草一道上諭,封他做端重郡王,叫他凱旋時就把鄭芝龍帶了來京。海盜出身的,哪里有什麽好人!留在京裏,省得他作怪。”文程應諾。忽見漢班中一個老頭兒,曲背彎腰而出,向多爾袞道:“回王爺,芝龍倒不消防得,倒是他的兒子成功,不很好弄。”多爾袞擡頭,見是江南降臣錢謙益。因金之俊放了學差,派他暫署著禮部。遂問道:“鄭成功不很好弄,你又怎麽會知道?”錢謙益道:“微臣在南京時,成功恰在國子監念書,時常瞧見的,長得一副好儀容,明星般的眼珠子,冠玉般的臉蛋兒,又是倜儻,又是孝順,真是個全齊的孩子。”多爾袞道:“住了,他老子降了,他還倔強,怎麽倒說他孝順呢。”

  謙益道:“成功原是倭婦翁氏所生。芝龍就撫之後,倭子怕他兵威,送還成功。那時這孩子名字叫森,還只七歲呢,束向望母,常常掩涕。因此親友沒一個不稱讚他孝順。叔父鄭鴻逵非常器重他,稱之爲‘千里駒’。先輩王觀光,也向芝龍道:‘此兒英物,非你所及。’成功開筆學習制藝,作灑掃應對進退題文。中有湯武之征誅,一灑掃也,堯舜之揖讓,一應對進退也語,塾師也很奇怪他。十五歲考了諸生,歲補一等,食餼。

  有一個術士,見了他的品貌,大驚道:‘這位相公,骨相非凡,命世雄才,是個奇男子,並不是科甲中人物。’接來芝龍引他見隆武,一見傾心。隆武就撫他背道:‘恨朕無女妻卿,當盡忠吾家,不要忘記了。’遂賜他國姓,賜名成功,封爲禦營中軍都督,儀同駙馬都尉、宗人府宗正。後又賜他尚方劍,加封忠孝伯,招討大將軍。現在他不肯降,倒是我朝心腹大患。”

  多爾袞道:“且等他老子來了,再商量罷。”謙益獻勤兒討好,白遭多爾袞這麽淡淡一句話,弄得同列倒都抿嘴竊笑,自覺沒意思,退了下來。多爾袞又向文程道:“你再替我草一道旨給豪格,問他軍事怎麽了;廣東、福建人家怎麽一樣辦妥了呢?

  前一道上諭沒有發,草好了就一同發了去。”文程先應了一聲“是,”然後回道:“朝廷統兵大將,派在外面的,不光是肅王爺一個兒,現在嚴旨光責肅王爺,在知道的呢。原曉得朝廷至公無私;那起不明理的糊塗種子,保不住又要嚼舌根,說朝廷偏心了。像何騰蛟死,據著湖南順承郡王勒克德渾攻打了好多時,也沒見立什麽大功,最好也下一道旨,申斥申斥。”多爾袞搖頭道:“不用,勒克德渾我原要派人去調他呢。”過了兩日,果然下旨,命定南王孔有德爲定南大將軍,到湖南去調勒克德渾回來,就叫平南王尚可喜、靖南王耿仲明同去。

  卻說靖遠大將軍肅親王豪格,駐師漢中,正謀進取,忽然接到兩道申斥的諭旨,歎道:“這回出兵,我早知道要收拾我性命呢。”不禁滴下淚來。左右忽報平西王進營回事。豪格站起身,三桂已經走了進來,瞧見豪格臉有淚痕,隨坐下問道:“王爺爲甚傷心?”豪格歎了一口氣道:“一言難盡,你瞧了就知道了。”說著,就把兩道嚴旨,遞給三桂。三桂瞧過,笑道:“好叫王爺歡喜,我才得著個喜信呢,四川這一塊地,看來就在這幾天裏可以打破了。方才有個賊將叫劉進忠的來投降,說起張獻忠大殺蜀人,部將孫可望、李定國、白文選等諫了好多回,都不聽,川裏頭人,沒一個不怨恨他。這回他因劉進忠部下都是川人,又想掘個大坑,一古腦兒活埋死。不料這個消息,被管門人知道了,報知進忠,進忠就率領部下到營投降。他說獻忠在順慶金山鋪地方,離此一千四百里,日夜趨趕,五天工夫可以趕到,他還情願做向導呢。擒住獻忠,四川不就平定了麽。”豪格道:“就算四川平定,也救不了我的命。長白,這個人,總在這兩年裏頭。你不信,往後瞧就是了。”三桂道:“這是什麽纘故呢?”豪格停了半晌,歎道:“從來說家醜不可外揚,我還有什麽說。”說著,又流下淚來。三桂見他如此,也不敢再往下問,隨談了一回別的事。豪格道:“降將的話,大半總靠得住的。”三桂道:“看來還不致有甚意外。”

  豪格道:“這麽很好,長白你就叫他領了路先走,我隨後趕來。咱們偃旗息鼓,偷偷的走,別太招搖了。”正是:時方逐鹿,難長兒女之情;志欲吞鯨,未短英雄之氣。

  當下大小三軍,拔營而前。殘月曉風,雞聲茅店,途中風景,也不及賞覽。這日行到鳳凰山,恰恰漫天大霧。豪格勒軍登山,流星探馬報稱獻忠高坐府堂,會衆飲酒、連斬三探。豪格笑向部下道:“這賊子驕極了,他也料不到咱們這會子會到這裏的。”遂令:“吹笳鼓角,滿漢各兵,一齊衝殺前進。”

  此令一下,步騎各將,宛如狂飈驟雨。張獻忠軍沒有防備,又蒙著大霧,正不知清兵來了多少,嚇得東奔西竄。打仗這件事情,越是拼命,越保住性命;越是逃命,越喪掉性命。張獻忠軍才一逃,就被清兵左突右沖,殺得個屍山血海。獻忠含了一嘴的飯,穿著半臂飛蟒,率同十多圈牙將,倉皇出視。恰碰著章京雅布蘭,也是獻忠氣數已盡,被雅布蘭一箭,射中在額上,跌倒在地。衆牙將搶救不及,被清兵一陣亂刀剁爲肉泥。張獻忠部衆大半投降。豪格一面派兵,分剿川南、川東、川西、川北,一面飛章到北京報捷。上諭下來,命總兵李國英爲四川巡撫,平西王吳三桂留鎮漢中,肅親王豪格凱旋聽賞。豪格接過上諭,就把地方事情交割清楚,率著本旗人馬,回京複命。說也奇怪,升見這日,豪格還健得生龍活虎相似;賜宴回邸,不知怎樣,就得著暴病薨了。京師人言籍籍,都說與多爾袞很有關。說書的生於二百年後,無從查考,不敢妄擬。

  卻說滿洲入主中原而後,待到漢臣,總不免奴育隸視。衆多降將不堪其辱,因此紛紛奉表永曆,舉旆歸明。廣東李成棟、江西金聲桓、王得仁、大同薑瓖,先後反抗。又有明朝的舊臣瞿式耜、呂大器、薑曰廣互相應和。張獻忠餘黨同了明朝舊將李占春等,分踞川南川東。於是永曆帝遂有雲貴、兩廣、江西、湖南、四川七省的地方。鄭成功在福建,張名振在浙江,也時常出沒攻掠,倒很有中興的氣象。無如人心思漢,天不祚明。

  經清朝派了幾支兵,派都統譚秦爲征南大將軍,同著都統和洛輝從江寧赴九江,會了耿、尚二王,專攻江西、廣東;派鄭親王濟爾哈朗,順承郡王勒克德渾,會了孔有德,專攻湖州、廣西;派端重郡王博洛,敬謹郡王尼堪,專攻大同;又叫吳三桂、李國翰分攻陝西一帶;洪承疇留鎮江寧,經略沿海各地。也不過一二年工夫,早打得落花流水,依舊沒結果。李成棟金聲桓頭,廉頗雖已用趙,子房終難存韓。徒守殷頑,空傳漢臘,只落得與白楊衰草,徒供後人憑吊而已。其中就是大同薑瓖,因爲逼近京畿,多爾袞曾經親自出征過。那時忻州、朔州、偏關、甯武、岢風、保德、雁門、代州、繁峙、五台、延安、榆林、河西、洮岷各州縣,平陽蒲解潼各關,通通起兵回應。多爾袞兵到大同,也不曾得著便宜。後來經博洛、吳三桂、李國翰、洛碩、阿濟格五六路的攻打,才打掉了。於是天下大半又歸人大清版圖。可憐那永曆皇帝東奔西竄,靠著李定國、白文選等幾個孤臣,守著些剩水殘山,度那悲慘日子。

  此時清世祖已經親政,多爾袞、多鐸都已薨逝。世祖爲人,很是英明,因憤多爾袞攝政時舉動僭越,行爲荒謬,迹類反叛,下旨追削封號。又念多鐸舊勳,敕封其子鐸尼爲信郡王。又特設議政大臣,以宗室近支各王貝勒賢明有遠見者充當。內閣大學士範文程見世祖料理國政,這麽精明強幹,恐怕究起大婚舊案,自己也有不是,連忙上了一道乞休本章。世祖手詔慰留。

  到翌日上朝,世祖又當著群臣,著實誇獎了一番,文程才安了心。回到家裏,兒子承謨進來請安。文程道:“東南海疆不靖,聖上很是焦心,我想趁這機會,就替你謀一個好缺。”承謨道:“兒子在京裏很安逸,又何必離家背井。”文程道:“你現在是工部侍郎,能有幾多出息?就薑瓖造反那一年,當了三個月糧台差使,過此何曾見你拿過大宗兒銀子進來。現在家裏頭開銷,一天大似一天,終不然要我老頭兒一個兒支援不成!”承謨道:“老爺教訓的何嘗不是。只是聖上才親政,兒子就謀著外任,萬一有人參起咱們來,說咱們父子營私植党,可怎樣呢?

  老爺不見洪承疇那麽謹慎,上月還有人參他呢!何況咱們!”

  文程見說,只得罷了。承謨又道:“南京才有信來,兒子拆了,裏頭附著一大卷詩文,大半都是明朝孤臣臨終絕命之作。這洪亨老也太不曉事,這種文字,上頭知道了,豈不又要生出事故來。”文程道:“在哪里,拿來我瞧。”承謨只得遞上。文程先瞧過信,然後瞧那卷子。只見上寫道:黃道周發自婺源之作:火樹難開眼,冰城倦著身。

  支天千古事,失路一時人。

  碧血題香草,白髮逐鈞綸。

  更無遺恨處,搔首爲君親。

  捕虎仍之野,投豺又出關。

  席心如可卷,鶴發久當刪。

  怨子不知怨,閒人安得閑。

  乾坤猶半壁,未忍蹈文山。

  諸子收吾骨,青天知我心。

  爲誰分板蕩,不忍共浮沈。

  鶴怨空山曲,雞啼中夜陰。

  南陽歸路遠,恨作臥龍吟。

  爲世存名教,非關我一身。

  冠裳天已定,得失事難成。

  姓氏經書外,精神山海濱。

  高懸崖上月,偏照夜行人。

  殘棋垂手已難工,又是論人成敗中。

  但說丹心無所用,一時張眼念臧洪。

  續經溪口萬重山,救爾尚差旬日間。

  自是泰華須破碎,嶺雲終古不開顔。

  餘煌絕命詞:

  生爲大明之人,死作大明之鬼。

  笑指白雲深處,蕭然一無所累。

  子房始終爲韓,木叔死生爲魯。

  赤松千古成名,黃蘖存心獨苦。

  臣年五十有七,回頭萬事已畢。

  徒慚赤手擎天,惟見白雲貫日。

  去夏六月念七,今夏六月初八。

  但嚴心內春秋,莫問人間花甲。

  手著遺文千卷,尚傳副在名山。

  正學焚書亦出,所有心史難刪。

  慧業降生人文,此去不留只字。

  惟將子孝臣忠,貽與世間同志。

  張國維絕命詞:

  艱難百戰戴吾君,拒敵辭唐氣勵雲。

  時去仍爲朱氏鬼,精靈長傍孝陵墳。

  傅冠絕命詞:

  白髮蕭蕭已數莖,孽冤何必苦相尋。

  拼將一副頭顱骨,留取千秋不貳心。

  華允誠絕命詞:

  視死如歸不可招,孤魂從此赴先朝。

  數莖白髮應難沒,一片丹心豈易消。

  世傑有靈依海岸,天祥無計挽江潮。

  山河漠漠長留恨,惟有群鷗侔寂寥。

  文程搖頭道:“那種人懷了滿肚子好文章,只落得如此結果,豈不可憐可歎。只是姜曰廣、何騰蛟、瞿式耜,都很有文名的,怎麽臨死倒又不留只字呢?”承謨道:“姜、何兩人,沒有瞧著,想來是沒有罷。瞿式耜有的,連他臨死的事迹都有,很長很長一篇呢。”文程道:“在哪里?你翻給我瞧。”承漠應諾翻出,文程念道:順治七年冬十一月,王師既克廣州,遂大舉入嚴關。時明大學士臨桂伯瞿式耜留守桂林。聞報檄趙印選,爲戰守計,不應再促之,則盡室逃。甯遠伯王永祚迎降,衛國公胡一青、武陵侯楊國棟、綏甯伯蒲纓、甯武伯馬養麟等,馳出小路勒兵,兵自潰,乃皆逃。式耜危坐府中,總兵戚良勳操二騎至,跪而請曰:“公爲元老,系國安危,身出危城,尚可號召諸勳,再圖恢復。”式耜:“四年忍死留守,其義謂何?我爲大臣,不能禦敵,以至於此,更何面目見皇上。遣調諸勳乎?人誰不死,但願死得明白耳。”家人泣請曰:“次公子從海上來,一二日即至。乞忍死須臾,一面訣也。”蓋式耜次子元鎮間關入粵,時已至永安州矣。式耜揮家人出,曰:“毋亂我心,我重負天子,尚念及兒女邪?”俄總督張同敞自靈川回,入見曰:“事急矣,將奈何?”曰:“封疆之臣,將焉住?子無留守責,曷去諸。”同敞曰:“死則俱死耳!”乃呼酒對飲。四顧茫然,惟一老兵不去。命呼中軍徐高至,以敕印付之曰:“完歸皇上,勿爲敵人所得也。”

  是夜雨不止,城中寂無聲。兩人張燈相向,黎明有數騎腰刀挾弓矢入。式耜曰:“吾兩人待死久矣。”偕之出,見定南王孔有德。有德踞地坐,舉手曰:“誰爲瞿閣部先生?”式耜曰:“我是也。”顧曰“坐。”式耜曰:“我不慣坐地,城陷求一死耳。”有德曰:“甲申之變,大清國爲明復仇,葬祭成禮。今人事如此,天意可知。吾斷不殺忠臣,閣部毋自苦。吾掌兵馬,閣部掌糧餉,一如前朝事何如?”式耜曰:“我明之大臣,豈與汝供職邪!”有德曰:“我先生後裔,勢會所迫,以至今日。閣部何太執?”同敞厲聲曰:“汝不過毛文龍家提溺器奴耳!毋辱先聖。”有德怒,自起批其頰,叱左右刀仗交下。式耜叱之曰:“此宮詹張司馬,國之大臣,死則同耳,不得無禮。”有德遽命還其衣冠,因曰:“某年二十起兵海上,南面稱孤。投誠後,擁旄節,爵名王,公今日降,明日亦然矣。

  語曰:識時務者爲俊傑,清自甲申入中原,五年之間,南北一統,至縣縣破,至州州亡,天時人事,蓋可知矣。公守一城奸天下。屢挫強兵,能已見於天下。不轉禍爲福,建立非常,空以身膏原野,誰複知之?”式耜曰:“汝爲丈夫,既不能盡忠本朝,複不能自起逐鹿。稱孤,爲人鷹犬,尚得以俊傑時務,欺天下男子邪?昔少康光武,恢復中興,天時人事,末可知也。

  本閣部受累天朝大德,位三公兼侯伯,常願殫精竭力,掃清中原。今大志不就,自痛負國,刀鋸鼎鑊,百死莫贖。尚何言邪?”

  有德知不可屈,館兩人於別所,供帳飲食如上賓。

  臬司王三元,蒼梧道彭爌,皆式耜裏人,說以百端不應,勸剃發爲僧,亦不應。曰:“爲僧者,剃發之漸也。”兩人日賦詩唱。式耜詩名《浩氣吟》,其一曰:藉草爲茵枕土眠,更長寂寂夜如年。

  蘇卿絳節惟思漢,信國丹心只告天。

  九死如始遑惜苦,三生有石只隨緣。

  殘燈一宣群魔繞,寧識孤臣夢坦然。

  其二曰:

  巳拼薄命付危疆,生死關頭豈待商。

  二祖江山人盡擲,四年精血我偏傷。

  羞將顔面尋吾主,剩取忠魂落異鄉。

  不有江陵真鐵漢,腐儒誰爲剖心腸。

  其三曰:

  正襟危坐待天光,兩鬢依然勁似霜。

  願仰須臾階下鬼,何愁慷慨殿中狂。

  須知榜辱神無變,旋與衣冠語益莊。

  莫笑老夫輕一死,汗青留取姓名香。

  其四曰:

  年年索賦養邊臣,曾見登陴有一人。

  上爵滿門皆紫綬,荒郊無處不青燐。

  僅存皮骨民堪畏,樂爾妻孥國已貧。

  試問怡堂今在否,孤存留守自捐身。

  其五曰:

  邊臣死節亦尋常,恨死猶銜負國傷。

  擁主竟成千古罪,留京翻失一隅疆。

  駡名此日知難免,厲鬼他年詎敢忘。

  幸有顛毛留旦夕,魂兮早赴祖宗旁。

  其六曰:

  拘幽土宣豈偷生,求死無門慮轉清。

  勸勉煩君多苦語,癡愚歎我太無情。

  高歌每羨騎箕句,灑淚偏爲滴雨聲。

  四大久拚同泡影,英雄到底護皇明。

  其七曰:

  岩疆數載盡臣心,坐看神州已陸沈。

  天命豈同人事改,孫謀爭及祖功深。

  二陵風雨時來繞,歷代衣冠何處尋。

  衰病餘生刃俎寄,還欣短鬢尚肅森。

  其八曰:

  年逾六十複奚求,多難頻經渾不愁。

  劫運千年彈指去,綱常萬古一身留。

  欲堅道力頻魔力,何事俘囚學楚囚。

  了卻人間生死事,黃冠莫擬故鄉遊。

  同敞詩曰:

  一日悲歌待此時,成仁取義有誰知?

  衣冠不改生前制,名姓空留死後詩。

  破碎山河休葬骨,顛連君父未舒眉。

  魂兮懶指歸鄉路,直往諸陵拜舊碑。

  留四十日,求死不獲。式耜謂同敞曰:“偷生未決,爲蘇武邪?李陵邪?人其謂我何。”乃草檄諭焦璉曰:“城中滿兵無幾,若剄旅直入,孔有德之頭,可立致也。”降臣魏元翼,浙人,曾任桂平督糧道,以貧墨爲瞿張所劾。至是,布邏卒獲其檄,獻之有德。十二月十七日丙申,數騎至系所。式耜曰:“乞少緩,待我完絕命詞。”援筆書曰:“從容待死與城亡,千古忠臣自主張。三百年來恩澤久,頭絲猶帶滿天香。”肅衣冠南向拜訖,步出門。遇同敞曰:“吾兩人多活四十一日,今得死所矣。”同敞出白網巾於懷曰:“服此以見先帝。”行至獨秀岩,式耜曰:“吾生平愛山水,願死於此。”遂同就義。

  同敞屍不仆,首墜地,躍而前者三。頃刻大雷電,雪花如掌,空中震擊者亦三。有德股栗,觀者靡不泣下。金堡時已爲僧,上書有德,請葬忠骸,未報。而吳江義士楊藝,服縗絰,懸楮錢肩背間,叩軍門號哭,請殮故主。有德歎曰:“有客若此,不愧忠良矣。”許之。藝撫屍哭曰:“忠魂儼在,知某等殮公乎?”忽張目左右視。藝撫之曰:“次子來見邪?長公失所邪?目猶視,門下士禦史姚端叩頭曰:“我知師心矣。天子已幸南寧,師徒雲集,焦侯無恙。”目始暝,遂具衣冠淺葬兩人於風洞山之麓,端與陽羨清凝上人盧墓不去。

  初式耜知桂林不守,遣其孫中書舍人昌文詣梧州陳狀,辭世襲爵,永曆帝授昌文翰林院檢討,賜式耜黃鉞龍旌,節制公侯伯大小文武,甫撰敕文。而兩粵省垣齊陷,昌文走山中,叛將王陳策,挾之至梧州。大學士方以智,時爲僧於大雄寺,言于我鎮將馬蛟麟,曰:“瞿閣部精忠,今古無雙,其長孫來,君以德綏之,義聲重於天下。”蛟麟厚遇之。魏元翼憾不已,構昌文於有德,將甘心焉。一日,聞鐵索鏗然,繞室有聲,元翼伏地請罪。忽吳語曰:“汝不忠不孝,乃欲殺我孫邪?”七竅流血死。有德嘗以事,遣一弁禱於城隍神,恍惚見同敞南面坐,有德大駭,爲雙忠神位祀之,因厚禮昌文,遷式耜柩而改葬之。清凝上人亦遷同敞樞與夫人合葬焉。

  文程道:“死鬼會這麽靈?也真是古怪不過的事。”承謨道:“這種文字,兒子怕的是上頭要不依。”欲知文程如何回答,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