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平江南豫王獲美婦 題郵壁宮女感黍離







  話說之俊聽了文程的話,很是不明白,再三請教。文程道:“豫親王這回平江南,獲著兩個美婦:一個叫劉三季,原是富室孤孀,豫王自己收了;一個叫宋薏湘,原是宏光的宮女。這兩個女子,不但模樣兒長得俊,文才也很過得去。”之俊道:“女子的文才,老前輩怎麽倒也知道?”文程隨在抽屜中取出兩張有字的紙,向之俊道:“你一瞧就知道了。”之俊接來一看,見是一封家書,上寫著:母示付珍兒知悉:我生不辰,疊罹險難。向日送爾河幹,竟成長別,痛何可言!自七獸肆毒,擄我往松,幸叨假母慈複,寢食相依,且許送我歸虞,令母子完聚。不期挂名眷籍,候遣省中,忽又送入掖庭,竟如墜崖之人,不能奮飛。嗟乎,珍兒!汝母至此,尚能隱忍以求活哉!所以苟延殘喘,累遭窘折而不死者,嘗與張媼言,汝是我一點血脈,若不相聞問,而泯泯以死,使汝抱無涯之戚也。前在松江,驚聞直塘一帶,村落盡被兵燹,想七獸未遂所欲,故又發縱指使,以勢而揣。汝家亦爲破巢之卵,然究竟是真是假,尚不免將信將疑。今吾書至而汝有手書來,則吾知汝之幸不死於七獸也;吾書至而汝若無手書來,則吾知汝之不幸而竟死於七獸也。其生其死,決於片楮,專睇歸鴻,自我愁思,若夫煢煢嫠婦,給事掖庭,凡所慰計,皆所素審。彼若辱我下陳,使以鞭棰,非口唾其面,即頭撞其胸,雖粉吾骨不懼也。吾秉性高抗,不肯下人,拚卻一死,彼且奈我何!珍兒珍兒,無爲我慮。

  隨問:“誰的家書,寫得這麽悽楚?”文程道:“文筆還過得去麽?”之俊道:“至性至情的話,一字一淚,一淚一血,還有什麽說呢。”文程道:“那一張兒,你也瞧瞧。”之俊又瞧那一張,見是兩首七絕:風動江空羯鼓催,降旗飄颭鳳城開。

  將軍戰死君王系,薄命紅顔馬上來。

  廣陌黃塵暗鬢鴉,北風吹面落鉛華。

  可憐夜月箜篌引,幾度穹廬伴暮笳。

  文程道:“你可都瞧見了,那封家書,就是劉三季寫給她女孩子的;兩首七絕,是宋蕙湘在客舍裏頭題壁之作。”之俊道:“那真奇怪不過。”文程道:“什麽奇怪?”之俊道:可見得國家龍興,良非偶然。從來聖人禦宇,不有物瑞,必有人瑞,如祥鱗、瑞鳳、甘露、靈芝各種東西,都是物瑞。本朝龍興遼沈,太祖太宗兩代聖人的德化,超軼唐虞三代。所以天地靈秀之氣,不鍾於物,獨鍾於人;不鍾于男子,獨鍾於女子。

  不然,開國以來,出現的幾個女子,怎麽都是往古來今有獨無偶的呢。第一個當今皇太后,不用說得,是女中堯舜;平西王吳邸的陳夫人,又是個無雙國色,吳邸不爲她,如何肯向本朝借兵?現在這劉三季、宋蕙湘都是美才,都是殊色,又都被豫邸搜羅著。老前輩你想罷,這不是人瑞是什麽?”文程笑道:“不過爲本朝開國,平添一段佳話罷了。定說他是瑞,也未免過泥了。”之俊道:“皇太后與攝政王反目,倒底爲點子什麽?”

  文程道:“這回削平江南得著兩個美女,豫王回京,就把宋蕙湘送了攝政王,不知怎樣被皇太后知道了,大大的不答應。

  攝政王賭氣,索性回邸歇宿,因此鬧大了。皇太后大罵他短命沒良心子,竟要他歸政,叫皇上自己親政。現在豫親王等一衆親王貝勒,都在兩面和解,不知和的下和不下?”之俊道:“這件事,論起來豫親王也有幾分錯。既然得著了,何不兩個都收了,何必拿來送人,鬧出這種事情來。”文程道:“你不曉得這新福晉也很利害呢。豫王見她很有點子忌憚。”之俊道:“這劉三季竟然升做福晉麽?”文程道:“自然是福晉。”

  原來這劉三季,是虞邑任陽人氏,詩書門第,禮樂家聲,祖代一竟是業儒的。三季自小聰明,六歲上沒了母親,自己即會得裝束。老子教她念書,過目了了,作詩學文,都很過得去。

  到十歲上,老子又沒了,倚著兄嫂度日。他兩個哥哥:大的名叫賡虞,規行矩步,是個正人君子,小的名叫肇周,卻是深明世故之人。兩兄待遇三季,倒都十分憐愛。三季年才垂髫,她聰明標致的聲名兒,早已轟傳四遠。附近數十村莊,沒有一人不知道她是國色。更有一樁奇異處,這三季非但貌樣兒俏俊,性情兒聰明,並且很有殺伐決斷,人家辦不了的事,告訴她,經她一句話,就斷得三面都平服。差不多把世界上女子所有的好處,都占全了。因此小小年紀,已經幫著兩嫂,摒擋家政,治得井井有條。有個黃亮功,是虞邑的首富,胸無點墨,庫滿金銀,年紀已有四十開來。聞得三季多才美貌,托人前來關說,要娶爲繼室。賡虞不答應,把媒人罵了一頓。肇周倒極力勸合,說姓黃的很有幾個錢,這頭親事,錯過很爲可惜。賡虞固執不從,只得擱了下來。

  事有湊巧,這一年,忽地得著一個謠言,說朝廷派使到江浙地方,采選民女。城鎮村坊,有女之家,嚇得趕忙辦嫁娶,老少妍媸貧富貴賤,不知錯配了多少姻緣。恰恰賡虞又在山左作幕,肇周趁這當兒,就把三季配嫁了黃亮功。等到賡虞回家,生米已成熟飯,沒法可想。三季見亮功年老態俗,心裏很是鬱鬱。過了一年,生下一個女孩子,三季喜歡道:‘這孩子就是我的掌上珍珠’,因取名叫珍兒,憐愛備至。肇周的兒子劉七,因爲亮功沒有子嗣,終年寄育在黃家。三季初意,劉七有出息,想就把珍兒配給他,接續黃姓一脈。哪里知道劉七是個不長進東西,一味的好勇鬥狠,每日跟著鄉間無賴,東遊西蕩,一點子正事也不幹。三季罵了他幾回,只是不改。索性氣出肚皮外,不去管他。把珍兒許給了直塘錢姓。那女婿溫文爾雅,異常的討人歡喜。三季做主,索性招贅了家來。劉七知道沒甚想頭,無賴的比前愈甚。三季恨極,發狠把他攆了出去。

  這年黃亮功病故,劉七穿著孝服,執著哭杖,到柩前號哭,硬欲索分遺産。三季喊集家人,把劉七捆縛了,摔出門去。劉七怨恨填胸,大喊:“不報此仇,我不姓劉。不報此仇,我不姓劉。”過了幾天,劉七果然領了許多無賴,塗臉執仗,前來搶劫。虧得防備嚴密,不曾損失什麽。

  跌一交,長一智。三季怕他再生出別的事來,忙與珍兒商議,搬家直塘去,避避風潮,就叫珍兒住在直塘,專管收入事宜。自己住在家裏,專管發出事宜。細自金銀珠寶,首飾衣服,粗至台凳椅桌,動用雜物,搬了五天功夫。粗粗完畢,正擬次日起身,到直塘去過安樂日子,哪里知道不情風浪,就在這夜裏發起來。高傑部將李成棟新降清國,仗著新朝威望,縱兵大掠,所過城邑,無不殘破。有一會子,擄著婦女十多船,路經嘉定,被嘉定鄉民一把火燒了個完結。成棟恨極,立誓掠盡吳中美女,爲報償地步。接著攻破松江,就佔據紳富大宅,把擄掠所得各婦女,都安置在裏頭。豫王發下將令,叫成棟率領本部,規取兩粵。成棟臨走,命心腹將率旗兵千人留守松江,其實全爲保護婦女起見。

  這時候,劉七恰投在旗下,當一名走卒,因說守將劫取任陽黃姓,自己願充鄉導。守將大喜,就派一名裨將,率兵五百,跟隨劉七前往。三季正與傭婦張媼,在空屋裏,秉燭閑坐,講說家常。忽然炮聲震天,牆坍壁倒,只見數百名拖辮子的強盜,照著燈球火把,執著劍戟刀槍,蜂擁而人。爲首一個小子,剃得精光的頭,拖著很長的辮,正是劉七。三季大驚。只見劉七冷笑道:“好姑媽,你今兒才認得你侄兒了。”一句話不曾講完,早見一片聲喊劉七。一個兵跑進來惡狠狠的向劉七道:“老爺問你話,怎麽樓上下都是空的,一所空宅子。你誑老爺是首富,現在老爺喚你,你自己去回。”劉七驚得面如土色,指了三季,向那兵道:“哥,她就是主人,只要問她。我可不敢說謊。”於是擁了三季見裨將。裨將見三季淡妝素服,豐神逸秀,恍若神仙,向衆卒道:“這是菩薩人兒呢!虧有了這個,不然,怎樣回主將呢?”衆卒道:“這廝勞我們白跑一趟,可惡得很,求老爺怎樣治他一下子。”裨將道:“那我自有法子,你們先把菩薩人兒送到城裏去。”衆卒簇擁三季要行,張媼喊道:“要去須一塊兒去,那是我多年老主人呢。”裨將歎道:“這老婆子,不過是個傭婦,就這麽的義氣。劉七這廝關係著血脈,總算是姑侄,倒這麽的無良心。弟兄們,護著這主仆兩個去罷!好好兒休嚇著她們。”衆卒答應一聲,簇擁三季主仆而去。這裏裨將喝罵了劉七一頓,叫把他捆縛了丟在空屋裏頭,臨走一把火,連人連屋燒了個精光。

  卻說衆卒擁三季到松江,守將見她貌美,笑向部下道:“那總要李帥才有福消受她,我如何配呢?”遂把三季主仆,安置在大宅子裏頭,每天好飯好菜地供養。這所大宅子裏,擄來的婦女,共有二三百名,同業相嫉,同病相憐。衆婦女同在難中,自然互相憐愛,三季思兒念婿,每日傷心哭泣,衆婦女都來解勸。宅裏有個老婆子,衆人都喊她做媽媽的,是成棟雇來監察衆婦女的。對待三季,格外假慈悲,常用好言慰勸三季。

  三季身在藩籠,有力沒處使,只得且住爲佳。

  一日,飯後沒事,三季與幾個同難婦女小坐閒話。忽見那個喚作媽媽的,急匆匆進來,向衆人道:“不好了,我們老爺壞了事,南京王爺令旨到來,查抄家產。所有本家眷屬,都要提到南京去,聽候本旗發遣。”接著,兩個傭婦喘吁吁奔入,報說:“胡老爺進來提人了。姑娘們快快收拾收拾,怕就要動身呢。”就見一個藍頂花翎的官兒,帶著十多個兵役,大踏步進來,向衆人瞧了一瞧,問道:“都在這兒麽?”那個喚作媽媽的,就陪著笑回道:“胡老爺,本府女眷一總三百一十七名。”

  胡老爺就問有冊籍沒有。那媽媽笑回沒有。胡老爺就命點名兒造冊。那媽媽笑應兩個“是,”於是就點起名來。胡老爺坐在中間,那媽媽侍立唱名。胡老爺逐一打量過,然後登記人冊。

  點過的,站在東邊;沒有點過的,站在西邊。姓名、籍貫、年歲、相貌,通通記上,載得異常詳細。點畢,押下樓船,聯帆並楫,直向南京進發。

  江天萬里,春色滿舟。風又順,船又輕,不消五七天,早已行到。船到南京,先差人上岸回過。霎時差官下船,傳王爺令旨,李逆家眷發交黑都統承管,胡老爺諾諾應命。差官去後,胡老爺向衆人道:“我帶你們黑都統那裏交割去。”衆人道:“我們都是好人家眷屬,你們這起韃子,把我們擄到松江,養在一個宅子裏,又用船載到這裏來,這會子又叫我們去見什麽黑都統白都統,到底安著什麽心?要把我們怎樣?”胡老爺笑道:“原來你們都蒙在鼓裏。實對你們說了罷,你們都是李成棟家眷,頭裏擄掠你們的想必就是李成棟,不幹我們的事。現在李成棟叛了大清,投了明朝了。豫王爺發怒,叫查抄他家產,家眷提到南京聽候本旗發遣。”衆人聽了,方才明白。於是跟隨胡老爺到都統府。門上回過,傳出話來,都統今日沒暇,叫胡老爺帶他們馬棚裏歇一夜再問。胡老爺皺眉道:“馬棚裏肮髒得很,那所在如何好歇人?”門上道:“髒也罷,潔也罷,都統這麽吩咐呢。”胡老爺忙應道:“是是,大爺講的是。我引她們那邊去是了。”門上聽了,才不言語。

  胡老爺回向衆人道:“跟我來!”說著,舉步先走,衆人只得跟隨上去。轉了三五個彎,約摸已到署後,胡老爺站住身,道:“到了。”衆人擡頭,見兩扇破敗不堪的門兒,一扇倒了,一扇還支撐著,那木頭露著枯灰顔色,好似表現自己久曆風霜的樣子。跨進門是一所荒園,頹垣破井,滿地都是蓬萊。牆上的枯藤兒,兜著風兀自吱吱怪叫。那邊十來間馬棚子,門窗都沒有,不過幾根木頭,撐著個屋面,刮著風搖搖欲墜。衆人哭道:“這地方怎麽好住人?”胡老爺道:“黑都統將令,誰敢駁回。好在我也陪你們在一塊兒,不見得你們是性命,我不是性命。”衆人無話,只得同到馬棚裏,見滿地都是馬糞,又沒個凳子,風又大,煙塵瓦灰,紛紛下墜。衆人腳又小,身子又乏,站在這地方,真是其苦萬狀。三季扶了張媼整整哭泣一夜。

  好容易挨到天明。兩個當差的慌忙奔入,傳說:“王府總管老奶奶來了。胡老快快伺候,總管老奶奶奉王爺令旨選人呢。”

  說著時,總管老奶奶已帶了一群媳婦兒、小丫頭進來了。胡老爺慌忙迎接,打千兒伺候。老奶奶叫把衆婦女分做了十排,一排一排挨著驗看,選中的留著,選不中的留交本旗賞人。那老奶奶年紀雖高,精神倒好,評頭品足,很是不嫌繁瑣。選了大半天,選中三十名。小丫頭子捧上點心,老奶奶吃過,重新查看一遍。這個太高,那個太矮,又挑去了一半,只剩得十多個人。於是叫小丫頭拿眼鏡來戴上,把這十多個人,喚到面前,細細地瞧,皮膚、頭髮、眉毛、眼睛、口鼻、指臂,沒一處不驗到,又隔衣捫乳,驗其高低,只要些微不稱,馬上就剔掉。

  選到後來,只中得五個人。於是把這五個人引到一間很精致的房間裏,倒上上好的茶,供上極精的點心,殷勤問訊,再驗其聲音。內有一人,發音微澀,老奶奶又叫剔去。一總選中得四個人,劉三季恰恰選在裏頭。老奶奶笑道:“你們好福氣,都是王府裏人兒了。我已叫黑都統傳辦轎子,你們有底下人,不妨帶進府去。”衆人都不理會,三季聽了,郁忿交加,心裏一氣,苦眼淚便似斷線珍珠直滾下來。老奶奶道:“哭什麽,停會子見了王爺,管叫你歡喜。”說著時,當差的回說轎子齊了,請老奶奶示下。老奶奶道:“齊了就走,還候什麽?”於是都上了轎。

  張媼跟著三季轎子,直到王府下轎。老奶奶進內回報。三季執住張媼手道:“我一個寡婦家,受盡千羞萬辱,不過想跟珍兒見一個面。現在到這個地方,想來要見她面,是不能夠的了,我也只好死了。”說到這裏,心裏一酸,眼淚直流下來。

  張媼也陪著掉眼淚。主仆兩個,正在抱頭暗泣,老奶奶早出來傳話道:“王爺叫呢,你們快隨我進來。”隨又囑咐道:“你們初到府,不知道規矩,我來教導你們:見了王爺,是要磕頭的。叫你們起來,就起來,千萬別哭泣。惱了王爺,不是玩的。”

  當下引著四人進裏頭來。經過多少崇門峻戶,越過多少補道琳宮,才到豫王起居之所。原來這王府,就是大明宏光帝的內苑,所以這麽巍峨宏壯。太監打起軟簾,衆人進內,只見一個腸肥腦滿的騷韃子,盤膝坐在炕上。炕前桌上,滿擺著酒肴,五六個內監,分侍左右。韃子嘻著嘴正在喝酒呢。老奶奶道:“快跪快跪!上面坐的正是王爺。”那三季只當沒有聽得,回視同難的三個女子,早巳伏地恐後了。老奶奶催道:“劉三季,怎麽還不跪下?仔細王爺惱了,快跪快跪!”三季側著嬌軀,撲颼颼出眼淚,仍是不理。老奶奶怕王爺發怒,替她捏著一把汗,回瞧王爺倒很是和氣。只見豫王多鐸嘻著臉問道:“你這女子,哪里人氏?幾歲了?有丈夫沒有?”老奶奶忙道:“王爺問,聽得麽?快回快回!”三季放聲大哭道:“我是民間一個寡婦家,韃兵擄了我來;我爲舍不下親生女孩子,沒有死得。

  現在這麽逼我,還要性命做什麽?快快殺我!快快殺我!我好人家兒女,做奴婢決決不甘的。”說著向殿柱奮身就撞。欲知三季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