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唐朝,曾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页。

  贞观之治、开元盛世曾成为世界华人的骄傲和自豪。至今国外许多地方仍习惯将华人称为“唐人”,把华人聚集的地方称为“唐人街”。

  唐朝,也在历史上写下了“安史之乱”这残破的一页。

  这非同小可的一页,竟使中国封建社会从鼎盛的高峰陷入低谷;也使唐王朝大伤元气,一蹶不振。

  肃宗后的代、德、顺、宪、文、武、宣宗等数位有志皇帝,都欲励精图治,中兴唐室。

  经他们努力,虽然出现了“永贞革新”和“元和中兴”的短暂复兴,也不过是腐朽的封建王朝的回光返照,最终未能挽救唐王朝的衰落与灭亡。

  具有典型意义的是,素有抱负、胸怀中兴大志的唐文宗在他登基后,曾立志革除旧弊,中兴唐室,轰轰烈烈干一番无愧先祖的大事业。

  虽然他在减宫女、裁冗员、减赋税、罢进献、戒奢倡俭、奖励农耕等方面做出了些功绩,但在削藩镇、遏朋党、消灭宦官势力这三大关系唐王朝命运的大事上,却收效甚微,或遭到惨败。

  作为一代有作为的帝王,文宗有一个致命弱点:他喜好读书,温文尔雅,性格恭俭,为人谦和,但遇事却优柔寡断,明强不足,缺乏一个大政治家所具备的驾驭时代风云的魄力和知人善任、运筹帷幄的策略。

  他同宰相商定的国家大事,往往经宦官一干预,第二天就变了卦;他首鼠两端,投鼠忌器,既想铲除宦官势力又惧怕、屈从宦官势力。

  他任用贤相宋申锡除宦,却又不信任宋申锡。结果宋申锡未能除掉宦官,反让宦官除掉了宋申锡。

  他密谋用“甘露事件”把以仇士良为首的宦官势力一网打尽,偏偏错用了心术不正、志大才疏的小人李训和郑注,致使谋事不周,密计泄露。不仅未能一网打尽宦官,反让宦官滥杀朝臣,血洗长安,予以报复,酿成唐史上一桩重大冤案。

  这一“失败的反击”,不仅未清除宦官势力,反而加速了宦官势力的膨胀;不仅赔了李训、舒元舆、王涯几位宰相的老命,还使文宗从此大权旁落,受制于家奴,成为连周赧王、汉献帝都不如的傀儡,整日在深宫以泪洗面……

  这泪,对文宗来说是悔恨,是教训。

  这泪,对今人来说是启迪,是古鉴。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