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回 虎口余生窦参惜命 侠心重义意属苍生







  却说窦参与侄儿别后,出郴州城,拍马向南。行至太平岭,但见密林夹道,遮天蔽日,恐怖阴森,不觉放慢速度。却见日已偏西,恐遭翦客,便快马加鞭,同时提高警觉。那黄骠马行至山谷口,突然扬起前蹄,后腿着地一声长嘶,竖立而起,差点把窦参摔下马来。

  窦参乃勒马立定,却见前后左右数名蒙面汉子,个个身穿黑色侠士服,围逼过来。不待窦参发话,数道刀光剑影,扫向窦参。

  窦参仗剑相迎,以为是一群盗匪,也不畏惧,仗着一时雄勇,左抵右挡。几个回合,发觉蒙面人乃武林高手,招招狠毒,似要立取窦参性命。心下着了慌,剑法便乱了些,渐渐有些不支。毕竟一拳难敌四掌,被蒙面人觑了空子,背部受创。

  窦参忍着剧痛,使出窦门看家剑法。此套窦门看家剑法,江湖上极少人知,那剑法怪异,又极迅猛,被窦参冲开一面,夺路而逃,那数名蒙面人却穷追不舍!

  窦参且战且走,才走百余步,迎面又出现数名黑衣蒙面人!窦参心中叫苦!两股蒙面黑衣人,前后夹攻,任你窦门看家剑法如何厉害,也难防止十名高手,前后堵截,四面围攻!

  窦参坐骑负伤,那匹黄骠马惨叫一声,倒了下去,窦参从马上滚下。正要施展轻功,那帮蒙面人的大刀长剑却封住了窦参出路,泰山压顶般罩住了窦参的身躯。

  窦参已动弹不得,心中喊了一声:“完了!”

  一名蒙面人持刀要取窦参首级,却被另一蒙面人用剑拦住,那人口气鄙夷地说:

  “窦大人,你好不辛苦呀!小爷叫你死个明白!你以为你高明,调虎离山?啊?你不看看我们辛爷是何等人物,凭你单枪匹马,也想跟辛爷斗?愣头青!你他妈以为是皇上什么人?一只走狗!小狗!咱们辛爷那才叫人物呢!辛爷为国为民,还抓了贪官,大大的忠臣!你臭小子竟敢谋害忠良!”说完一阵狂笑。

  窦参知道大难临头,却不放过一线希望,恨恨地说:“我死不足惜,你们所说辛爷的罪证此番已经北上京城,皇上若是知道你谋杀朝廷命官,你们辛爷的命也保不住!”

  “嗬嗬嗬!你愣头青别做梦吧!此番,只怕你那随从,早已剁成肉酱啦!”

  “只怕未必!”一道尖细的嗓音破空而来!三条白色人影,仿佛从空而降,三道白色长绫同时卷过,架在窦参身上的刀剑全被荡开。

  黑衣蒙面人全被震退,大惊失色,有人惊叫:“茶花仙女!”

  “还算你们有见识!你们以众凌寡,岂不给江湖人丢脸?”被唤作“茶花仙女”的为首一人笑里带怒!

  “弟兄们!上!”刚才侮辱窦参的蒙面人大叫,那些蒙面人分头攻了上来。他们分作两队,一队取“茶花仙女”,一队取窦参。“茶花仙女”也分成两组,两人战蒙面人,一人来护窦参。

  三道白绫凌空飞舞,柔若蛟龙喷水,刚若猛虎下山,打得那些蒙面人左跳右闪,只有招架之功,已有几人惨叫倒下。

  忽然一蒙衣人一声“唿哨”,路旁密林齐刷刷钻出许多弓箭手,那弓箭如飞蝗般袭来!

  “茶花仙女”们又撂倒几名蒙衣人,一声“走”,一人抓着窦参,白绫飞舞,弓箭噗噗噗落地;一个旱地拔葱,已飞起数丈高,掠上树冠。另外两人断后,也掠上树冠。四人向林外方向急掠而去,一口气急掠十几里路。

  窦参略有轻功,但这般奇绝的轻功,却是平生首见,心中暗暗称奇。似“茶花仙女”这般挟带一壮汉腾空飞行的绝技,尤令窦参惊奇不已。

  四人飞至一悬崖古洞处歇下。“茶花仙女”商议:两人前去救应师父“茶花仙母”,一人留下为窦参疗伤。主意一定,两人已腾空而去,瞬时不见踪影。

  窦参惊魂未定。此番虎口余生,多亏“茶花仙女”搭救,正要跪下向三位救命恩人磕头,三人已飞走两位。

  窦参向一直护卫自己的“茶花仙女”跪了下去。留下的这位正目送二位师姐远去,一回头,见窦参跪在那儿,连忙摆手:“使不得,使不得,窦大人,快起来,快起来呀!”

  窦参仍然郑重地磕了三个响头,“茶花仙女”一时手足无措,见窦参非要磕头,只得作罢。

  窦参说:“多亏三位仙女搭救!窦参今日拣回一条命,三位仙女是窦某的救命恩人,再生父母呢!”

  “茶花仙女”说:“窦大人!快别这么说,你如若不是为朝廷办事,也不会冒今天这个险。窦大人,现在什么话也别说了,疗伤要紧!”说完要窦参坐下,为窦参察看伤口。

  “茶花仙女”小心检查窦参伤口,不禁大吃一惊:“这伙人真狠毒哇!他们的刀上带毒!窦大人!赶快!事不宜迟!我们不能在这里等我师姐她们了,马上到韶州南华寺去,我师叔禅定大师那里才有这种解药!”

  窦参说:“真有那么严重?”

  “哎呀!窦大人,他们用的是百花奇毒,这种毒药一旦发作,最多只有两个时辰的命!”“茶花仙女”急了,“趁现在毒性还未发作,我们得抢时间。幸亏这儿离韶州还不太远,不然的话麻烦可大啦!”

  “茶花仙女”为防万一,用那白绫将窦参腰上打个活结。又在石洞口作了个记号,便携起窦参腾空而起。时而在离地面几丈高的空中飞行一段路程,时而落地跑一段路程。待赶到韶关,天也全黑了。

  南华寺是禅宗六祖慧能大师的祖庭,此时寺院大门已关闭。“茶花仙女”急拍山门,一寺僧开门一看,赶紧进去传话。不一会儿一位鹤发童颜的长老出来,“茶花仙女”双手合十:“师叔!我们今天救了一个人,不料他却中了百花奇毒,师叔赶快救救他!”

  禅定大师合十:“阿弥陀佛!原来是上清徒儿,你师姐太清、玉清呢?你们救的是何人呢?”

  “哎呀!师叔,他昏过去了!一定是毒性发作了!快呀!师叔,快呀!”原来这位“茶花仙女”叫上清,她忽然发现窦参脸色铁青,就地坐了下去,一面喊,一面去扶窦参。

  ……窦参终于醒过来,上清师叔禅定大师合掌道喜:“阿弥陀佛!施主醒来,料想无事了!还好,没伤着骨头,只是皮毛伤,毒药已解,这点毛皮伤嘛,要不了几天就会好!上清,师叔这就回寮房啦。”说完转身要走。

  窦参急忙开口:“多谢大师!窦参感恩不尽!愿以死相报!”

  禅定大师已走开几步,复又停下,转过身来,“阿弥陀佛!施主刚才说名叫窦参?贫僧早就听我师弟说起过你!阿弥陀佛!这一切都是因缘哪!”

  原来这位上清的师叔禅定大师是慈恩寺瘌头胖和尚的师兄,原住在慈恩寺,因北方战乱便云游到这南华寺落脚……

  第二天,窦参便告辞南华寺长老,急着要到潮州去。理由是,如若不快点赶到潮州,只恐那嗣曹王皋也会遭人暗算;再说,侄儿窦申还不知道情况如何,皇上还等着窦参回去复命呢。南华寺长老也不挽留,却要“茶花仙女”上清护送窦参到潮州去。

  窦参到韶州府上去要来两匹马,执意要骑马去潮州。窦参感到身体格外沉重,没有以前那般轻快,正感诧异,上清说:“师叔不要我告诉你,窦大人,你虽然性命保住了,但功夫全失!”

  窦参听了浑身一震!

  本来想到韶州去找几名武功好的军吏,随同自己前去潮州。窦参这时才明白,上清的师叔为什么要上清护送自己。

  “这么说,那么多年辛辛苦苦练就的武功全没有啦?”窦参喃喃自语。

  “窦大人只是轻功丧失了!你的窦门剑法是丧失不掉的!”上清安慰道。

  “窦参真是太不知足了!能保下这条命,就是我窦参的万幸了!不错!我还活着!哈哈哈!我还活着!”窦参此时感到:功夫,是为建功立业而有的,谁想到,功夫也会害命呢,假如不是自恃武功高强,也不会冒险南来,单枪匹马查什么狗屁赃案!要不是上清她们师姐妹三人,要不是上清的师叔,这条命都没有了!愣头青啊,你真是个愣头青啊!

  窦参一路听上清讲述她们师姐妹和师父四人,因为侦察到大批武林高手云集郴州城,感到其中必有什么大的阴谋。她们分头探查,很快探到密谋。师徒四人开始秘密保卫窦参叔侄俩,待发现窦参叔侄分手后,也分头行动,师父“茶花仙母”去暗暗保护窦申,“茶花仙女”三人前来保护窦参,不料那帮刺客老谋深算,竟然专等在郴州往潮州去的必经之地,要暗害窦参。

  “茶花三仙女”遥遥跟定窦参。密林中窦参与那帮刺客交手了,茶花三仙女赶紧援手。还好,幸亏窦参抵挡了一阵,茶花三仙女赶到及时,却不料那刺客竟然刀剑上涂有那百花奇毒!……

  上清一口气讲下去,窦参没有料到那辛京杲父子竟如此歹毒凶狠!看来确实是低估了对手,要不是“茶花仙母”和“茶花仙女”,我窦参叔侄俩,恐怕早没命了!

  也许真是“艺高人胆大”,现在窦参武功全失,竟觉得恐怖起来。骑马到穷山恶水之地,或偏僻之处,密林小路,窦参竟全身发抖!窦参心里骂自己“孬种”、“没出息”。

  见过潮州刺史曹王李皋,窦参要求曹王李皋,将辛京杲涉及贪赃的案例,写一份详细的案辞。曹王李皋以身家性命,担保马彝不会贪赃,倒是辛京杲父子反陷诬奏。

  过了几天,“茶花仙母”和“茶花仙女”中的太清、玉清也赶到潮州来。窦参得知窦申无事,“茶花仙母”暗中护送窦申回京后,便返回郴州,与太清玉清会合便到古洞,又赶往南华寺,转道来潮州。据查,郴州那批武林高手,已从郴州城散去,窦参这才放宽心,但依然心有余悸。窦参要求“茶花仙母”无论如何要派一位弟子护送他回京。“茶花仙母”仍然派上清护送。

  窦参痛哭流涕,拜别“茶花仙母”师徒。“茶花仙母”说:“窦大人,只要是为国为民的忠臣义士,我们江湖人不会袖手旁观,让那些受人指使的江湖恶徒胡作非为!窦大人此番立了大功,回京以后,定会受到朝廷重用!窦大人将来若是大权在握,只要不忘今日之险、我‘茶花仙母’之语,则是我黎民苍生之幸!”说完,与太清、玉清如飞而去。

  窦参只顾磕头不迭,茶花师徒已走,他还在那儿磕头,痛哭不止。上清劝他不住。她哪知道此时窦参的心情呢?自从太平岭遇险,窦参深知生命的可贵,仕途的坎坷,江湖的险恶,人生的悲欢离合,命运的神秘难测……雪儿的早逝,兰儿的出家,自己为朝廷卖命却不得重用,此次武功全失,险遭不测……千头万绪一齐涌上心头,叫窦参如何不伤心?

  上清却难以理解窦参此刻的心情,想不到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名震朝野的朝廷命官,哭得那么伤心,没完没了。上清想,此人定然经历过太多的风风雨雨!可是这么些天来,他只字不提自己的事。那刚毅冷酷的外表下面,到底藏着些什么东西呢?

  窦参为谨慎起见,取道漳州、福州,到杭州一线,沿运河漕运回京。一路上,窦参发觉那“茶花仙女”上清,竟然对茶道非常精通。在漕运大船上,上清一眼看出那些是粗茶、散茶,哪些是末茶、饼茶;哪些是山南道产、淮南道产的,哪些是浙西道产的、江西道产的。

  更令窦参吃惊的是,上清不用鼻闻,仅凭眼看,便辨得出茶的品级。她一眼从船舱中琳琅满目的各色茶叶中,找出了碧涧、明月、芳芷、含膏、紫笋等名贵上品。上清还惊喜地发现有剑南石花、小方等号为天下第一的神品茶叶。

  看着上清在茶舱中轻盈地跑来跑去,真的难以相信轻灵如飞燕的一介女子,竟是武林一顶尖高手。她那无拘无束、率性纯真的性情,使窦参同时想起两个人,一个是爱妻雪儿,一个是竟陵子陆羽。

  他很想看看那藏在白色纱巾面罩里的面孔。

  这是真正的奇人!“茶花”师徒虽是女流之辈,但那惊世骇俗的轻功、卓绝超人的武艺、加上那隐藏在面纱中的神秘面孔,意属苍生的侠心义胆,……真不愧是“仙母”、“仙女”。

  而今,看到上清对茶叶是如此的熟悉,如数家珍,窦参似乎领略到“茶花仙母”、“茶花仙女”江湖名号中“茶花”的含义。

  回到京城,窦参去御史台报到,准备单独面见代宗皇上。上清执意要去慈恩寺,拜见师叔的师弟──瘌头胖和尚。

  上清见到胖和尚后,胖和尚竟要上清把真如(兰儿)带在身边。真如向家父窦参告别后,便随上清离开了京城。却不料这一来,竟引出一段奇缘。

  未知那奇缘是如何之奇,缘在何处?且听后来详叙。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