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这是一件典型的贪官奇案、一部悲剧。

  57岁的中唐名臣窦参,被唐德宗授予宰相要职。这位颇有声誉的大唐重臣,却任人唯亲,贪心大炽。他利用侄儿窦申,暗中招权纳贿,营建豪华“别墅”,富埒皇室。不料,京兆少尹、给事中窦申因“喜鹊”之丑闻,被德宗获知。德宗告诫窦参不要因为“喜鹊”害了大好前程,窦参却狡辩抵赖,继续我行我素,执迷不悟,愈演愈烈。终于,在窦参六十寿筵上,德宗派出的御林军将窦参及同党,一网打尽。

  窦参罢相贬谪郴州,竟然继续收受贿赂。

  德宗大怒,赐其自尽……

  小说中的窦参,是一个颇为复杂的悲剧人物。

  作者用一红一黑两条线,勾勒出一个大唐官僚的一生,展示了一出“清官”变“贪官”、“直臣”变“佞臣”、“执法者”变为“枉法者”的演变史。

  窦参,曾经是个秉性刚直、政誉颇佳的正面人物──

  任京都万年尉时,窦参代人受过,被贬江南──他是侠义之士;

  任蒲圻县令时,窦参勤吏治,用奇才,助漕运,使穷县变富。离任时,万民相送,赠以“窦青天”──他是良吏;

  任京畿奉先尉时,窦参力排众议,严惩恶徒;任大理司直时,按狱江淮,面对傲慢的节度使,窦参义正辞严,维护天子圣威──他刚直不阿;

  婺州刺史邓珽,欲吞赃款,宰相庇佑,众臣随声附和。窦参坚持己见,秉公执法;湖南判官马彝,揭发上司贪赃,反被诬奏。窦参明察暗访,昭雪冤案──他是朝臣眼中的“愣头青”,是冤民心中的“窦青天”。

  然而,随着窦参官职的升迁,其贪婪、虚伪、自私的一面日益膨胀,终至不可收拾!身败名裂,遗臭千古!

  窦参本人也是遗恨于世,抱憾终身。他在贪泉自断右掌、自掘坟茔,令人悚目惊心。

  正是这一崭新叙事视角,使历史人物窦参在艺术中复活,形象丰满,栩栩如生。

  作者红黑双线交织勾勒,展示了一幕幕家庭变故、爱情悲剧、奇人轶事、侠客传奇……其背景乃是造成大唐由盛转衰的安史之乱、藩镇割据,横贯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个朝代。

  历史有其惊人相似的一幕。

  窦参的悲剧,在当今改革开放时代,仍有发人深省的借鉴意义。

  谈云龙识于湖北省教委

  二○○三年七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