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回 丑行露韦后恐问罪 中宗妻女共行凶







  这几年韦后和中宗早已做了虚名夫妻。

  中宗当然有三宫六院、嫔妃美人相侍床笫,早对韦后这个半老徐娘失去了兴趣。韦后呢,乐得中宗不来扰她,就放开手养起“面首”来了。所谓“面首”就是男妾,是满足她淫欲的男子。

  特别是宗楚客送给她的两个小白脸,更令她夜夜销魂。其中一个是散骑常侍马秦客,此人不但容貌出众,而且擅长医术。每次侍候韦后,先给韦后服一种“六转游仙丹”(其实是一种催情的春药),让韦后顿觉又恢复了青春年少,然后为韦后进行全身按摩,直把韦后摆弄得骨酥筋麻,如此再陪韦后上床,令韦后如入仙境。可以说,韦后一天都离不开马秦客这个淫臣。另一个是光禄少卿杨均,此人以善烹调被韦后召到后宫。韦后见他长得健壮风流,又嘴甜如蜜,于是也把他收入房中充当面首。再有就是和女婿武延秀鬼混,延秀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有更深的政治意图。只要岳母将来真正掌了朝廷大权,自己的妻子安乐公主就会封为皇太女,下一步……

  韦后这些丑行当然不胫而走。中宗再昏庸,也难免耳中吹进一些风声。此次大臣们一再上奏,而再一次上奏的人立遭横死,开始引起中宗的警惕。为了自己的脸面,他开始考虑要和韦后正式说一说。以中宗的懦弱,他也是只想“说一说”,让韦后收敛收敛,别把事搞得太满城风雨了。可是,就是这,他也不敢壮起胆子走到韦后的面前。他在韦后的面前虽然表面上相敬如宾,但实际上他却怕得厉害。在这点上,大概有些遗传基因。他的父亲高宗,不是也这样怕他的母亲武则天吗?

  正因为如此,他的矛盾心情在脸上就表现出来了。有时,他是对自己的懦弱感到生气,以致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韦后呢?由于她心中有鬼,所以就把中宗的表情看成中宗要对他们兴师问罪。无论如何,一旦中宗在朝中突然变了脸,朝臣中还是会有人跳出来支持皇上,自己要是被废,那半生的苦心经营就会付之东流了。

  她越想越怕,越想越愁。于是找来女儿安乐公主私下里商量。此时的安乐早已不是昔年的“裹儿”了。她已变成一条政治毒蛇,一心一意将来要学她祖母的样儿当女皇。她想第一步要搬掉父亲中宗这块大石头。父亲一不在,母后当然临朝称制,然后即废当今太子立她为皇太女。到时候再让母后让出皇位,她不就可以成为祖母武则天那样的女皇帝了吗?

  可是她看到自己的父亲身体尚健,只要他健在,是不可能自动让出皇位的。那么怎样把这块大石头搬掉呢?她曾暗地里设想过一些方案,比如搞宫廷政变,还是刺杀父皇……但她都觉得自己力不从心。在她周围,还没有形成一个足以完成这种特殊任务的政治势力。那么怎么办呢?

  正在这时,母后找她到后宫商议此事了。她们母女一拍即合。于是决定在中宗最喜欢的糕饼里下毒,这是一个最省力、最妥帖的办法。

  很快,由马秦客提供的毒药就揉进杨均精心制作的糕饼中。她们又组织了一次内宫赛球会,布置一些踢球好手陪中宗踢球。中宗踢得又累又饿,回宫后见案上摆着自己特别爱吃的糕饼,于是抓起就吃。吃后自觉头昏,韦后就扶中宗在床榻上睡去。

  中夜,药力发作,中宗腹痛难忍,大呼找医生。当然御医是来不了的,于是折腾了一会儿,七窍流血,身亡于神龙殿,当时正是睿宗景云元年(公元710年)六月。

  可悲的是,这样一位昏庸的天子竟死在自己最挚爱的发妻和最疼爱的亲女儿手中!大概他在黄泉的路上也万万想不到谁是杀他的元凶。中宗胡涂了一世,到死又作了一个胡涂鬼。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