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 无道君宠僧造佛寺 恶太监受贿广积钱







  中宗自神龙元年(公元705年)登基以来,由于治国无方,奸人当道,内讧纷起,忠良缄口,以至弄得民生凋敝,外患频仍。到景龙元年(公元707年)还不到三年,已显出种种末世之象。所谓神龙革命人人盼望的“中兴”之象,不过昙花一现,早已荡然无存了。

  但是昏庸的中宗和韦后全然无视这种衰败混乱的情况,也感受不到潜在的危机对他们的威胁。他们受到一些奸臣的蒙蔽,以为天下太平,对于一些忠臣的谏言也听不进去,甚至谁说了一些逆耳的忠言,反而会受到惩罚和贬黜。他们整天陶醉于花天酒地、骄奢淫逸的享乐之中,不能自拔。对于那些手下人做的种种祸国殃民的坏事也不闻不问,甚至还百般对其庇护,为其张目。

  他们完全陷入历史上无道昏君的覆辙烂泥之中。

  他们为了求长生、乞福祉,在全国各地大肆营造佛寺。佛寺建得一个比一个豪华壮丽,这不知费去了多少国帑,不知浪费了多少民力!小民愤怨的呼声,他们是听不到的。

  因为要造佛寺,必然要宠和尚。胡僧慧范此时可谓红得发紫。他的头衔多得吓人,什么银青光禄大夫,上庸公,圣善、中天、西明三大寺住持等等,真是炙手可热。

  慧范在东都洛阳建圣善寺,又在长乐坡造大佛像,役使民夫一二十万,国库为之虚耗。但中宗、韦后只求造得越大越好,于是也就给了慧范很大的人权、财权,把慧范捧得势倾内外。谁要敢于说他个“不”字,他就定然用残酷的手段进行报复。

  由于经他手的国库银两多至万亿,他又是个利欲熏心之徒,所以就大把大把地往自己的腰包里搂钱。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呢?无非是买豪宅,置田地,放高利,逛妓院,抢男霸女,欺压百姓,可谓无恶不作,哪有一点佛门出家弟子的样子!

  俗话说:盈满则亏。他的这些劣迹不可能不暴露出来。景龙二年九月,侍御史魏传弓突然带兵包围了他所住的寺院,把他那藏污纳垢之所翻了一个底儿朝天。不但解救了许多被他抢来供他淫乐的良家妇女,仅赃钱就发现了四千万!

  传弓拿到了人证物证,就上奏皇上,请准予处以极刑。

  读者该不会忘记,胡僧慧范本是韦后姘夫之一。韦后知道慧范事发,不能见死不救,就请求中宗,务必给予宽宥。中宗也觉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现在出了点儿小毛病就要砍头,将来还有哪一个和尚给你造佛寺?于是在朝上说:

  “慧范是个胡人,不懂得中国礼法。现在发现了问题,也怪朕平时对他教育不够。不如让他戴罪立功,如再发现不法之事,再予问罪好了。”

  魏传弓激动地站出来奏道:

  “陛下,刑赏是国家大事。以前陛下赏已妄加,怎能现在竟还刑所不及呢!臣以为不惩慧范,天理不容。”

  中宗当时实在没法收场,又怕在满朝文武面前再丢面子,就判他一个削去一切官衔,放归原寺为僧了事。

  古人说:“赏罚不明,则纲纪不立。”像中宗这样是非不分,庇护奸佞,何以振朝纲呢!

  再一个由于后宫女主权力的恶性膨胀,宦官必然得到宠幸。武则天朝对宦官的势力还是压制的,但到了中宗朝,韦后、太平公主、安乐公主等要想办什么事,首先要通过宦官。于是宦官在宫中的势力也就越来越大。由于这个肥缺有油水可捞,所以申请到宫中当太监的人也越来越多,当时中宗朝后宫太监已超过千人。以往太监只能任八品以下低级官职,现在中宗早就破了这个例,比如救驾有功的宫闱令杨思勖就官封五品内常侍。

  有些宦官贪污受贿,广积金钱,就拿出钱来买官。太监薛思简因为贿赂安乐公主,当了个左监门大将军,在宫内放纵不法,在他手里就有不少被他整死的人命案。侍御史魏传弓奏请诛之,御史大夫窦从一是传弓的岳父,他知道了非常害怕,因为这无异在安乐公主这只母老虎嘴里拔牙!要把公主惹恼了,不但传弓小命保不住,恐怕窦从一也要受到牵连。他赶快叫来传弓,坚决让他撤案不问。从一还再三叮嘱传弓说:

  “当今为官,贵在模棱,方可保住禄位。一味锋芒毕露,锱铢必较,必会遭忌招祸。你看魏元忠大人这个响当当的人物,一生刚直不阿,最后落了个什么下场?你呀,年轻气盛,不更世事,还要多看多学着点才是。

  “我身为雍州刺史、御史大夫,每次断案见到凡是来打官司而没有胡须的人,我都必曲意加以开脱关照,这就是因为当今太监是千万惹不得的呀!他们都是通天人物,皇上、皇后一旦怪罪下来,谁能担当得起呢?”

  传弓受了岳父的“点化”,也就只好罢手,不敢再问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