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宠裹儿昏父酿祸水 抬太平庸兄豢蛇蝎







  中宗的心中有一个巨大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公主情结。

  上文提到过,中宗有四个儿子,其中与韦后所生的叫重润,重福、重俊和重茂均为中宗与后宫所生。

  重润因为与其妹永泰公主和妹夫武延基私下议论二张淫乱宫闱事,被武则天下令杖杀,中宗和韦后就没有亲生儿子了。

  韦后作为一个后妈,对于另外三个后子当然不亲,在心里隔着一层,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特别是这三个儿子对于她野心的实现均有一定的威胁,因而她总是对他们另眼看待。

  重润死后,按照惯例,当然重福就是将来的太子了。韦后当政后,立刻向中宗进谗言,说重福与“二张”兄弟有牵连,结果把重福贬到濮州作了一名员外刺史。后又把他迁到合、均二州,但不许参与州政,实际上是幽禁监管了起来。

  三子重俊和四子重茂呢,韦后暂时把他们放在宫中。下一步怎么利用他们,还得看将来形势发展再说。

  下面说说中宗的几个女儿。

  《新唐书》说:“中宗八女。”现依次介绍:

  新都公主,以郡主下嫁武承业之子武延晖。非韦后生,生平史书不载。

  宜城公主,也非韦后生。开始封义安郡主,下嫁裴巽。裴巽原有宠姬,婚后不愿割舍,在外宅养着,不时幽会。后被宜城发现,大闹一场,当着裴巽的面,让人将宠姬的鼻子、耳朵用刀割下,致其死亡。又把裴巽的头发完全剃光,以示报复。当时还是太子的中宗听到后大怒,把宜城的郡主身份降为县主,裴巽也因此贬官。过了很久,宜城才恢复郡主身份。神龙初,与诸姐妹一起封公主。

  安定公主,也非韦后所生。开始封新宁郡主,下嫁王同皎。王同皎以驸马都尉参加神龙革命有功,在关键时刻,曾将当时的太子李显(中宗)抱持上马,带到北门起事。后来官拜右千牛将军,封琅邪郡公。但不久,同皎获罪,安定的生活也遇到了大的变故。此事的发展容后再叙。

  长宁公主,为韦后亲生。她与中宗、韦后在房州共度艰苦岁月。回宫后,下嫁杨慎交。由于是韦后亲生,所以在东都洛阳造公主府,利用国库公帑,大肆挥霍,极尽豪华之能事。倚恃母爱,权倾一朝。此女好胜争强,有关她的事,容后再叙。

  永寿公主,也是韦后所生,下嫁韦钅岁,不久夭亡。

  永泰公主,以郡主下嫁武延基。大足(公元701年)年间,为武则天下令杖杀。中宗朝以礼改葬,其墓号为陵。

  安乐公主,中宗被废为庐陵王时,韦后在赴房州道中所生,起名裹儿。容貌姝秀,口齿强辩,处事机敏,中宗与韦后特别喜爱。以郡主下嫁武三思之子武崇训。中宗复位后,弄权恣肆,以后有很多热闹的表演。容后文详叙。

  成安公主,非韦后生,下嫁韦后的侄子韦捷。

  还有一位金城公主,是中宗收养的邠王守礼的女儿。中宗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女儿还收养一个女儿呢?原来是为了准备与外番北狄和西戎和亲时随时以“公主身分”嫁给番邦的。

  根据以上的介绍可以看出,所谓中宗的公主情结也是以是否为韦后所生为转移的。由于重润已死,所以他把父爱完全给了安乐和长宁二公主,以致发展到任其为所欲为的程度,这就埋下了以后的祸根。

  从韦后这方面讲,她更是对这两个亲生女儿骄纵放任。特别是自己本有将来也当女皇的野心,所以在朝中极力扩大公主的权力,为以后独揽朝政铺垫,这当然是后话。

  不过,我们不该忘了在中宗的公主情结当中还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那就是武则天所生并且一直权倾朝野的太平公主。太平公主本来是这些公主的姑母,应该叫太平长公主,不过史书上一直呼之为太平公主,我们为了简便也不给她加那个“长”字。这位老牌的公主在今后的故事中将扮演重要角色出场,那么也容后文详叙。

  正因为中宗心中的公主情结,加上韦后从中撺掇,所以在神龙二年二月下制令:

  “太平、长宁、安乐、宜城、新都、定安、金城公主并开府,置官属。”

  所谓“开府”即分别置公主府,“置官属”即在公主府内设置专门的官员管理。

  从制令排列的前后,也可看出中宗公主情结中的倾向性,前三名当然最尊,其余的那就是陪衬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