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蛇出洞武党势复振 二凶除产禄又登场







  武党之势复振,最敏感的当然是那些发动神龙革命的大臣们。

  他们非常后悔未按狄仁杰的遗言办事。

  当初狄公弥留之际,曾密召张柬之、袁恕己、桓彦范等五人,告诉他们说:

  “仁杰身先朝露,不能预谋盛事,此天命也夫!望五公戮力同心,共谋义举,大唐兴亡,皆赖五公之成败。起事时勿忘梁王三思,其人手握权要,心狠手辣,可先收而后行。否则反生大祸矣。”

  可惜起事前,他们急于求成,认为铲除二张,扶太子即位,恢复大唐就万事大吉了,慢慢地收拾武党也不迟。若把武党和二张一起诛除,势必分散兵力。可是没想不“先收而后行”,“大祸”已露出端倪。洛阳长史薛季昶跟张柬之、敬晖说:

  “二凶虽除,产禄犹在,去草不去根,终当复生。”

  当时二人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说:

  “大事已定,武党犹机上肉耳,他们能干什么!现在杀人已不少了,再杀就失之残忍了。”

  季昶叹道:

  “二公不悟,大势已去。吾不知死所矣!”

  季昶所说的“二凶”指二张,“产、禄”是指汉高祖时吕后的兄弟。高祖死后,吕后专权,外戚吕产、吕禄横行朝野。后赖周勃、陈平等大臣,诛诸吕,复刘氏,天下才平。季昶用“产、禄”比武三思、武攸暨等武党,是说他们迟早要乱朝。“机上肉”指放在几案上的肉。张柬之等人认为武党已成毫无反抗能力、任人宰割的行尸走肉,这当然是大错特错了。至于再杀就“失之残忍”,这大概也是儒家的“仁”在他们心中做怪。其实他们所讲的“仁”,乃腐儒之“仁”。你对人家“仁”,人家可对你不“义”。瞧着罢,恐怕张柬之等五人将来会落得“不知死所”的下场呢!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张柬之等上奏中宗说:

  “先皇(指武后)称制,李氏宗室被诛夷殆尽。今赖天地之灵,陛下得掌神器,然而那些滥官僭爵的武氏却按堵如故,这实在令天下大失所望。愿陛下抑损诸武禄位以慰天下!”

  这当然是对牛弹琴,中宗只“哼呀”了几下,全如耳旁风。

  现在“五公”聚在一起只有抚床叹愤。张柬之还自我解脱地说:

  “主上昔作英王(中宗曾以皇子身份封英王),时称英烈。吾等所以不诛诸武,是想请皇上自己动手来张大天子之威。现在事势已失,为之奈何!”

  大家都看得清楚,现在的中宗不但不会诛诸武,恐怕爱诸武还爱不够呢。不是吗,中宗还嫌武三思来宫中不勤,竟然多次换上民间服装秘密到三思家寻欢作乐。

  三思家中什么没有呀!皇上每次去玩,都玩得乘兴而来,尽兴而返。

  监察御史崔皎曾上密疏劝谏说:

  “现在国命恢复之初,则天皇帝仍在西宫,人心犹不稳定;先朝的旧臣,仍列位朝廷。陛下为何轻易外游,难道不怕圣躬失安,动摇天下人心吗?”

  高宗看后竟然嗤嗤一笑,并且把密疏掷给坐在一旁的武三思看。三思暗暗切齿痛恨,必欲杀崔皎而后快。

  如果说中宗给了那些忠于他的人以“回答”,那就是颁布了以下的制令:

  “以太子宾客武三思为司空、同中书门下三品,“以右散骑常侍、安定王武攸暨为司徒、定王。”

  两个武党竟被封为三公、王爷,位居相位,简直比武后时还尊贵。中宗心中想,这就是朕对你们明确的回答,这下子看你们还多嘴不?

  这当然是韦后秉承三思之意出的主意。在韦后看来,现在武党均投奔在她的羽翼之下了,不把他们抬高点儿,给点儿实际的甜头,怎么行?

  她还以禄位笼络皇弟李旦,封相王为太尉并知政事。但相王固辞不受;又立皇太弟名位,相王还是固辞不受。可是韦后想,不管你接受不接受,反正我人情是做了。

  其实相王已看出武党复振,形势不正常。他素来对武三思等避之犹不及,现在让他与武党为伍,整天提心吊胆,何如做个清闲的王爷自在!况且,我连皇位都让给皇兄了,难道我会为一个“太尉”名衔、一个“皇太弟”名衔而折腰吗?反正我不掺和,好了坏了都没有我的份。

  相王的谦让固辞倒启发了武三思。武三思一看,还真没有到公开出头露面拿大权的时候,于是就和武攸暨商量了一下,共同上表固辞新官爵及政事。中宗不知底细,左右为难。还是韦后解围,暂时答应他们的请求,但给他们加开府仪同三司。实际上二武是不担三公名的三公、不担宰相爵的宰相。三思等既落了谦冲之名,又有执掌大权之实,可谓一箭双雕了。

  新朝复兴伊始,总要收揽人心。于是中宗又颁布新的制令平反冤案:

  “文明以来(指武后以皇太后当政以来),破家子孙皆复旧资荫,唯徐敬业、裴炎不在免限。”

  又颁布制令,打击酷吏:

  “酷吏周兴、来俊巨等,已死者追夺官爵,存者皆流岭南恶地。”

  中宗还没有忘记被流放的魏元忠,派使者由驿道把魏元忠从岭南高要县迎回京都,拜为卫尉卿、同平章事。不久又以元忠为兵部尚书。同时封韦安石为吏部尚书,李怀远为右散骑常侍,唐休暻为辅国大将军,崔玄日韦为检校益府长史,杨再思检校杨府长史,祝钦明为刑部尚书、并同中书门下三品。这些人都是中宗作太子时的东宫旧僚,特予褒奖重用。

  原来武后天授元年曾立武氏七庙于神都,追尊其先祖为帝和后,并将长安的大唐太庙更名为崇尊庙。现在中宗把武氏七庙迁于西京崇尊庙,立大唐太庙、社稷于东都(洛阳)。这样一来,也算给大唐的先祖恢复名誉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