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结死党三思收上官 通韦后中宗戴绿巾







  中宗和韦后所生的幼女裹儿,正处在豆蔻年华。她长得面如桃李,身材苗条,加之聪慧伶俐,能说会道,颇得父母宠爱。由于她生在当年中宗贬为庐陵王去房州的途中,中宗更对这女孩怀有歉疚之情,所以在家中可说是说一不二。因之也养成了事事都要占上风,唯我独尊的性格。

  中宗即位后,她由郡主被封为安乐公主,在家里外头更加不可一世。后由太平公主做媒,嫁给了武三思的儿子武崇训。于是武三思又成了中宗和韦后的亲家公,这样他进出宫中就更方便了。

  神龙革命之初,武三思怕得要死,生怕那些大臣们要拿他开刀。可是形势稍微稳定以后,他就看出那些大臣并没有把矛头指向武氏的明确意图。中宗即位后,他又看出大臣和中宗出现了矛盾,只要把中宗拉过来,武氏的势力就能被保护下来,于是他就加紧玩弄手腕,想法把中宗抓牢。

  朝中正在为中宗选后宫美女。这几十年,由于武氏专权,把大唐后宫制度完全废止了。高宗生前,只有武氏一人独霸龙床,把什么妃子、昭仪、婕妤、才人、美人等职位尽行取消,只留下几个所谓“辅佐圣德”的女官。那些众多的宫娥彩女,只不过是服侍皇上日常生活的奴婢,根本不能接触皇帝。后来高宗一死,武后成了武皇,她只需要男性面首,当然更不需要后宫这一套了。

  现在要选齐后宫,那当然不是短时期能完成的。特别是韦后也想效仿武氏来个龙床独占,所以谁也不敢唐突从事。到现在,妃子以下还是有位无人。

  读者可能还记得,武氏当时有个私人秘书叫上官婉儿。这上官婉儿是高宗当政时大臣上官仪的孙女。只因当年上官仪曾想帮助高宗废武后,被武后发现后将上官仪处死,上官仪的家也就被毁掉了。上官仪的儿子株连被杀,其妻郑氏抱着仅有一岁的女孩上官婉儿没入掖廷当了宫婢。

  婉儿在宫中渐渐长大。她越长越好看,伶俐活泼,非常可人。由于特别聪明,小小的年纪就过目成诵,出口成章。婉儿的优异表现渐渐传到武后的耳中,经过当面测试,武后就把她留在身边,培养成为她的私人秘书。从圣历年间(公元698年)以后,百官的表奏,武后大多都让婉儿参与审阅,许多制令也都是由婉儿起草后经武后看过再行颁布的。

  婉儿虽然没有什么官职,但是实际上她已经成了武后不可须臾离开的人物,也可称得上朝中炙手可热、说话算数的人物了。

  但是婉儿终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是个也有七情六欲的女人。武后在后宫与众多男性淫乱,不可能不对她发生微妙的影响。俗话说,哪个少女不怀春。宫禁再严,她也想尝尝禁果的滋味。据说她曾经偷偷地和张昌宗发生过恋情。有一次,他们正在眉来眼去,被假寐的武后看见了。武后醋性大发,武后抓起一把匕首向婉儿掷去,所幸婉儿发觉得快,往后一闪,那匕首从婉儿的额头擦过,伤了一点皮肉,给她雪白的额头留下了块难看伤疤。为了掩盖,婉儿特意创造了一种发式,将一个卷曲的发髻巧妙地盖在那疤痕上,不但让人发现不了那疤痕,反而使她的脸显得更加楚楚动人。后来不少宫人还特意效仿她的这种“上官髻”呢。

  这件事后,婉儿在武后面前失宠了。但专掌制命的工作她仍在做,因为武后再选不出另一个人能代替她。由于她不必再像以前一样总陪伴着武后,就有了一些自己支配的空间,不知怎么被武三思勾引上了。当时武后已经卧病在床,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俩用金钱铺路,被收买的宫人也就替他们保守秘密,有时还为他们私通制造条件。

  如果把婉儿只看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多情女子,那就错了。婉儿在武后身边耳濡目染,已经产生了政治野心,她绝不会满足于现状,她也要出人头地,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她和三思私通,绝不是单纯追求肉体的欢愉,她是想投奔武党,找个大靠山,为将来飞黄腾达找个起飞的立足点。

  中宗即位后,撰写制命的任务很繁重,武三思趁势把婉儿推荐给中宗。

  中宗对婉儿早有粗浅印象,现在一见更加惊异于她美丽的外貌、干练的办事作风以及敏捷的思维,特别是那种宫中贵妇人的气质更令中宗倾倒。中宗当即封她为婕妤。这是宫中女官仅次于妃子和昭仪的官阶,属正三品,品秩上与一般宰相平级了。

  但婉儿非常冷静明智,她知道韦后是得罪不起的。她认为现在还不是接触龙床的时候,所以她对中宗的态度总是那么若即若离。中宗呢,现在对女人还不能随心所欲,所以也不想立即占有婉儿,不过他觉得有婉儿这样的女人总跟随着他,就浑身舒服自在。

  婉儿和三思的关系已经不是一般的私通关系,而是成了政治上的盟友。对于如何攀上中宗和韦氏并进一步把他们控制住,婉儿与三思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婉儿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情愿把三思让给韦后。因为她很懂得权衡政治利益轻重的道理。三思呢,也很感激婉儿的苦心,所以还是抽出时间来婉儿这里。婉儿当时手里已经积累了一大笔钱,她就在宫外买下了一座豪宅。这使他们的幽会更方便了。不过每次见面,他们不只是谈情说爱,而且还互通信息,制定下一步的策略。

  三思经常被请到后宫为中宗和韦后出谋划策,大小政事几乎不通过三思,中宗就拿不出主意来,所以慢慢地张柬之等人也就落入了武三思这只毒蜘蛛编织的蛛网中了。

  这么说吧,只要中宗有婉儿陪侍办理一些政事,武三思就钻入韦后的寝宫。三思使出了全身解数,令韦后那痴迷的迟来的爱情发展到了极致,可以说一日不见三思就如坐针毡,神魂颠倒。

  有一次也是赶巧了,中宗突然为了一件什么事,改变了事先拟好的行动路线而踅回了韦后的寝宫。武三思和韦后干过好事正在床上疲乏地休息,突然听到圣上驾到,慌忙跳起来,穿上衣服,把屋里整顿好。

  他们抓起双陆棋盘铺在床上,二人一本正经地盘坐在床上假装下双陆棋。

  中宗进来一看,二人正在下棋,不但不嗔怪,反而说:

  “好呀,娘娘和表弟真是好兴致呀!免礼,免礼!待朕为你们点筹如何?”

  于是中宗也就上了床,盘腿坐在二人中间点起筹来。三思突突跳的心慢慢才平复了,心想这个愚蠢的家伙,绿帽子都戴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也许哪一天脑袋搬家还不知道是谁砍的呢!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