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血淋淋二张受屠戮 凄惨惨武皇梦病床







  长安四年(公元704年)十二月,武皇病重,不能视朝,卧长生院疗疾。宰相不见皇上已经有几个月了。长生院除留少量宿卫和一些太监、宫女、御医值班外,主要是张易之、张昌宗在床边侍候。

  后来病情稍缓和,崔玄日韦上奏章说:

  “皇太子、相王,仁明孝友,足以侍陛下汤药。宫禁事重,伏愿不令异姓人出入。”

  神皇虽然口头应承,实际仍离不开二张,所以一切如旧。

  二张看到武皇的病越来越重,恐怕将来一旦驾崩会祸及自身,于是企图结党营私,秘密做准备。但为时已晚,现在几乎没有什么人愿意与他们联合。二张陷于彻底的孤立状态。

  当时,洛阳大街小巷常出现帖子,说“张易之,张昌宗兄弟谋反”。武皇知道后,也不闻不问。

  有个许州人杨元嗣告状说:

  “张昌宗曾请江湖术士李弘泰为他占相。弘泰说昌宗有天子相,劝他在定州造佛寺,那么天下一定归心于他。”

  御史中丞宋暻、司礼少卿桓彦范、大臣崔玄暻等都上奏,力主治二张重罪。可是武皇却百般袒护二张,并且只让二张在病床边侍候她,大臣们干着急却无法对二张下手。

  可以说,武皇到现在已经也尝到了孤单的味道了。她是自作自受。她连太平公主和两个亲儿子太子和相王都不让接近自己的床榻,只有与二张相依为命了。

  也许她已意识到她自己断气之时,也就是二张断头之日。这在历史上是屡见不鲜的。皇帝主子一归天,那些宠臣佞倖也就会跟着一块走。她宁愿让二张陪她度过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

  有时武皇半昏迷时,似乎感觉自己已撒手人寰,正在向天国飞升。旁边是两个俊美飘逸的宠臣陪伴着她,五郎踩着祥云用手扶着她,六郎骑着鹤吹着笙,在去天国的路上为她解闷……

  当她清醒过来时,看到二张那么尽心地在身边服侍,就想不通,难道这两个人能谋反,能背叛朕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只不过是那些大臣想最后从朕的手中把两个宠臣夺走罢了。朕要保护他们,只要不让他们离开朕一步,看谁敢动他们一根毫毛!

  想着想着,她又昏昏睡去。

  她当然经常做噩梦。

  在梦中,那些她亲自杀死、整死、毒死、杖死、陷害致死的鬼魂都一拨一拨地来到她的面前。披头散发、脸上带血的王皇后和萧淑妃总是怒瞪双眼,向她索命。面目青紫的韩国夫人、魏国夫人捂着肚子向她走过来。太子弘、章怀太子贤,满脸怨气,燕王忠、泽王上金、许王素节也跟在后面,要说什么,她却听不见。四个儿媳妇裴妃、周妃、刘妃、窦妃在嘤嘤哭泣。后面还有一些模模糊糊、若隐若现的脸,堂兄元庆、元爽、外甥惟良、怀运,孙子重润、孙女永泰。他们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在低头沉思,有的在幸灾乐祸,连那被她掐死没有满百日的小女孩都伸着手想抓她……

  她有时吓得醒来,浑身汗津津的……

  她奇怪高宗始终没有出现在她的梦里。她想来想去似乎找到了答案,是不是在天上的高宗认为她不贞。她早就背叛了他,后来又和那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她生前早把他遗忘,他为什么还要与她梦中相会呢?

  她还常梦见那些惨死在他手下的唐宗室,一批批地向她走来。他们是琅琊王冲、韩王元嘉、鲁王灵夔、越王贞、黄国公、范阳王蔼、霍王元轨……他们有的人还提着自己血淋淋的头向她索命!

  她在梦中跑呀逃呀,这些冤鬼在后头紧追不舍。她喊着:快来救朕,快来救朕!但没有一个人救她,帮她的忙。她被逼到万丈深渊的悬崖上,她只有跳下去……

  当然,她也常梦到那些死在她手里的文臣武将们,常进入她梦中的是长孙无忌、褚遂良和韩瑗,长孙无忌拿着一条白绫向她走来,把白绫套到她的脖子上,然后狠命地勒着……

  今天,她又梦见长孙无忌了,他仍然拿着那条白绫逼近她。她想反抗,但手举不起来,脚下如灌了铅,抬也抬不起来,她感到一阵窒息……

  可是,正在这时候,一阵大呼小叫的声音将她惊醒了。

  发生了什么事?她习惯地摸一摸床的两边,空荡荡的,张易之、张昌宗不是躺在我的两边。一刻也不离开我吗?这两个宝贝哪里去了?

  忽然她睁眼一看,怎么?床前站的竟都是穿铠戴盔的人!她知道这不是梦,这是在宫禁森严的迎仙院,她正躺在自己的病榻上。

  出了什么事情?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她一生昼夜防范的事终于今天来了!

  突然,她意识到,站在床前的都是一些犯上作乱的人,她已经成了他们的俘虏了。

  她强打起精神,有气无力地问:

  “谁敢在这里作乱?”

  她听到一个声音:

  “启奏陛下,张易之、张昌宗谋反,臣等奉太子令已把二贼诛杀了。恐事先消息泄露,所以不敢先报告陛下。臣等带兵进入宫禁之中,罪该万死。”王柬之拱手站在床边说。

  武皇此时头脑也开始清楚了,眼睛也看得清了,分明她瞅见太子也站在床前。她一下子来了力气,瞪着太子命令说:

  “原来是你小子呀!二张小儿既然被你们杀了,你也该回东宫去了。”淫威似乎又回到了她的身上。

  太子这时面带羞惭,低着头正要退下,没想到桓彦范却拦住了他,并对武皇说:

  “太子怎能再回东宫呢!

  “过去先皇以爱子托付陛下,现在太子早已长成壮年了,至今还久居东宫,这是大大悖逆天意人心的呀。

  “现在天下久思李氏,群臣不忘唐德,所以吾等奉太子之命诛贼臣,复社稷,愿陛下传位给太子,以顺天人之望!”

  这几句义正辞严的话把武皇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气得混身发抖,嘴唇哆嗦,但就是找不出词儿来。突然,她发现李义府的儿子李湛也站在床前,就对李湛说:

  “好呀,没想到你竟然也参加乱党。想当年朕待你父亲可是不薄,没想到今天……”

  李湛低着头,没有回答。

  她又发现了崔玄日韦,对崔说:

  “别人当官都还是有人举荐的,只有你可是朕亲手提拔任用的,没想到今天也有你!”

  玄日韦一拱手回答说:

  “这正是臣在报陛下的大恩大德呀!”

  武皇已经再没有别的话了。她一转身,脸向床里,再没有动一动。

  于是李湛留守长生院,把武皇软禁起来。

  大队人马继续在宫中搜索,完成善后工作。

  几天后武皇下制令,命太子监国,赦天下。

  接着,武皇传位给太子,中宗即位。

  武皇徙居上阳宫,李湛仍任宿卫。

  几天后,中宗率领百官诣上阳宫,上武皇尊号为则天大圣皇帝。

  这是中宗神龙元年(公元705年)发生的事情,在历史上称为“神龙革命”。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