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不死心颁金书铁券 逢场戏韦后隐机锋







  韦后现在越来越看得清楚了:虽然自己的丈夫已经当了太子,但是不到神皇咽最后一口气,他是不可能继承王位的。

  这段时间到底有多长,谁也说不清楚。

  但是在这段时间,是不是就没有什么危险,打了保票呢?也完全不是这样。

  首先武党的势力咄咄逼人,他们对失去武氏天下、恢复李唐王朝是绝不会甘心的,况且他们各个都掌握着军政大权。神皇现在是压着他们,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同时又处处保护着他们。神皇的最终意图是制造下一个没有武则天的武氏王朝。

  其次,企图匡复唐室的朝中势力已经急不可耐了。神皇已老,朝政日非,再拖下去,武氏班子一旦翻上来就不堪设想。所以他们非常希望看到武皇早些让出皇座,让太子早些登位。

  再次,近年来又出现了一股新兴的势力,那就是武皇所宠的两个小白脸张易之、张昌宗兄弟,人称“二张”。二张得幸于武皇以后,取得高官特权,一时也不离武皇左右。武皇对他们简直是言听计从,对他们做的坏事也是不闻不问。这样下去,他们很可能一步步地控制武皇,“挟天子以令诸侯”。

  在这三股势力明争暗斗之际,自己的丈夫中宗会稳坐太子位,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韦后还知道,武皇召回中宗也不是为了母子亲情。这十三年在房州的流放,他们的行动一时一刻也没有逃出武皇的视野。如果说他们这十三年受的苦,对他们自己还有价值的话,那就是赢得了武皇对他们一定程度的放心。因为在这漫长的十三年当中,他们在房州还真没有丝毫乱说乱动。徐敬业叛乱、裴炎谋反、二王之乱、地方上一些农民暴乱,有的还打着拥立庐陵王的旗号,可是到头来,查来查去也查不出他们有二心的蛛丝马迹。用现代的话说,武皇对他们在政治上还是比较放心的。所以现在把他们从房州流放地召回来,武皇并不感到有任何威胁。

  武皇是耍政治平衡术的大师。

  当时突厥屡次侵犯大周朝边境。蓝田令薛讷向太后上奏:

  “太子虽然立了,但朝外还议论纷纷,认为太子仍在尸位素餐。假若这种情况还继续下去,丑虏是平定不下的。”

  于是武皇命太子为河北道元帅,前去讨伐突厥。这虽然是挂名出征,但对当时安定人心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

  但同时武皇又下制令,命河内王武懿宗、九江王武攸暨领都下屯兵,保卫神都。命相王(睿宗)领太子右卫率,名为保卫东宫,实为分散太子兵力。

  为了安抚二张,武皇又新设置控鹤丞、主簿等官,扩充他们的力量,封张易之为控鹤监,张昌宗、吉顼、田归道、李迥秀、薛稷等人为控鹤监内供奉。

  圣历二年(699年),赐太子姓武氏,大赦天下。

  说来也奇怪,当时武皇生出了重眉。所谓重眉,就是在原有的眉毛基础上,又生出两绺眉毛,成八字形,这当然可以说成是高寿的特征。于是朝中又举行大典,命百官齐贺。

  其实神皇她本人很清楚,这是老态,再用化装术也不好掩盖了。她每次照镜子,都感到自己的岁月已经不会太长了。她想着自己身后最大的顾虑是将来太子和诸武不相容,造成混乱。她思来想去又亲自导演了一出戏。

  地点是举行大典的朝堂。

  参加的人有太子、相王、太平公主以及封王和郡王的以武三思、武攸暨为首的武氏班子,这些人的主要家眷也来参加。同时,正二品以上官员、国史馆官员列席,武皇出席并亲自主持仪式。

  内容是宣读事先拟好的一篇誓文。文中历数大周朝创建之艰难以及建朝后伟大之勋业,并告天地与明堂,宣誓人应世代忠于武氏,忠于朝廷,精诚团结,不相背负。如有违背誓文的行为,则天地共诛之,全族共讨之。

  誓文铭诸铁券,一式两份:一份本人保管,一份藏于内府史馆,永远保存,以此为证。

  宣誓典礼举行得很隆重,或者说对于每名宣誓人都有很大压力。在武皇严厉的目光威逼下,不少人在宣誓时不知是真的激动还是吓得都流出了眼泪。

  韦后看到太子今天的表现还差强人意,没有辜负她这几天对他的训练。也许是他复位以后流露出来的真实感激之情吧,看来比武三思和太平公主的逢场作戏,比相王的无动于衷,都来得令人感动。

  韦后这天故意化了淡妆,也没有穿太平公主送给她的那些华丽的服装。她只是隐没在家属群中,生怕惹人注目。

  她还真是学得聪明了。她非常注意武皇的目光。她看到武皇目光对她只是扫过几下,并没有在她身上停下来。武皇的目光主要专注在太子、相王以及太平公主和武三思身上。专注在大臣狄仁杰身上。在武皇表面上威严锐利的目光中,她发现了有几许无奈和老人特有的悲哀。她心中升起一丝快意。

  好呀!阿武,“全智全能”的阿武呀,你也有今天!你明明知道这都是在逢场作戏,你却还要让这出戏硬演下去,这不是说明你有些黔驴技穷了吗?你明明知道,“一山不能藏二虎”,你却偏偏还要让二虎结拜成弟兄,这不是在自欺欺人吗?你已经老态毕现、行将就木了,却还在让那些小白脸耗尽你那最后的一点点“灯油”,还在做着长生不老的梦!

  我看你的日子不会太长了。你杀人太多,作孽太重,那些死在你手里的大堆大堆的冤鬼不会不勾你去见阎王的,你就等着吧!

  而你闭眼之日,就是我太子妃成皇后之时。到那时,嘿嘿,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韦后想得出神了。当她发现身旁的皇眷正在衣服声中退出时,她才猛地回过神来,也跟着别人鱼贯而行,退出了明堂。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