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夺嗣位上窜又下跳 圆新梦武党梦成空







  迎回庐陵王,在武氏家族中受刺激最大的,要属武承嗣和武三思了。

  圣历元年(公元698年),武承嗣和武三思都加紧谋求废皇嗣(武旦)并自立为太子的活动。他们深切地感到,武皇已老,不会长久于大位了。现在不先坐上太子位,一旦武皇有个三长两短,武旦一继位,大周的天下立即就会变颜色,成为大唐。到那时,最先掉脑袋的恐怕就是他们两个。

  他们虽然对太子位各怀鬼胎,都想把对方整倒,自己作太子,但在首先说服武皇上却是一致的。于是他们分别多次面谒武皇,痛哭流涕地说:

  “自古以来,就从来没有异姓为皇嗣的。现在不把咱武家人立为皇嗣,将来……”

  “‘将来’什么?你们是不是认为朕快要上西天了?”

  “不敢,不敢,侄臣不敢!不过,不管如何,千秋万岁之后,姑母将来总得有亲骨肉给您祭祀呀!”

  “我不是有亲儿子吗?”

  “您的亲儿子可是姓李呀!一旦他得了位,还不得把咱们武家祖先牌位从太庙里给扔出来,把人家李氏祖宗牌位给请进去。”

  “好吧,你们先退下,朕自有道理。”

  其实,武皇一直考虑是否废皇嗣立武家人为太子。可是她也清醒地看到,武家这两个小子都不是当皇上的料儿。一旦自己一闭眼,他们肯定保不住天下。可是,传给李家子弟吧,那我这一辈子打呀杀呀夺呀,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这皇位,我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一个个地干掉了,可是到头来……武皇陷入了两难境地。

  当时,以狄仁杰为首的一批大臣也在加紧活动。他们抓住武皇一个昼思夜想的关键问题:她死后能否长享宗庙的祭祀来打动她。果然,这一着正戳到武皇心里的痛处。是呀!历史上向来没有听说过侄子当了天子,而在太庙祭祀姑母的。武皇是特别相信佛教所宣扬的那一大套天堂地狱生死轮回之说的,要是自己将来死后成了一个无人祭祀的孤魂,那才是最可怕的呀!想到这里,武皇又基本上抛弃了立武氏子孙为嗣的想法。

  根据狄仁杰等大臣的意见,立太子应该以长幼为序。庐陵王李显已经在房州流放十几年了,应该召回庐陵王,安排大事。

  武皇也认为此议有理。可是庐陵王是因言获罪被自己废掉的。现在要召回来,自己也得给自己来个台阶下呀。于是在一次朝会上,武皇向朝臣们说:

  “朕昨夜作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大鹦鹉,其大无比,羽毛丰满,美丽异常。朕正在赞叹之时,大鹦鹉两只翅膀却都折断了。卿等哪一位可为朕圆圆此梦?”

  满朝臣子正在议论纷纷、找不出答案之时,突然有一人站出来,说:

  “臣试为陛下圆此梦。”

  说这话的人正是狄仁杰。

  “陛下所梦大鹦鹉,鹉者,武也,乃陛下之姓也。两翅,乃陛下之二子也。如陛下目下起复二子,重振东宫,则两翅得全,鹦鹉可振翅高飞矣。看来这是天意,而天意是不可违的呀!”

  在场的朝臣听了仁杰的话大多都表示叹服,只有武承嗣和武三思站在那里,面红耳赤,两颊都沾满了汗珠。

  武承嗣看到大势已去,得了意气怏怏的心病。几个月没有上朝,也没有晋见武皇,病情越来越沉重了。后来不知是谁告诉他庐陵王已应召回朝,他听后即拒绝茶饭,只是一个劲儿面朝里躺在床上,谁也不理。过了几天,侍候的人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断了气……

  武三思看到武承嗣一命呜呼,反而振作起精神来了。因为他想武承嗣自动出局,等于不费吹灰之力给自己前进的道路上清除掉一块大石头。现在,不管怎么说,武党是以他为首了。虽然到底将来谁继承武家大业,仍是一个未定之数,但他看到现在的皇嗣睿宗已看透人生,对皇权没有什么兴趣。庐陵王一被召回,他必然要让位,然后作个局外人。至于庐陵王嘛,其人懦弱幼稚,用些小手段就可玩他于股掌之中。如果将来要保住自己的安全和地位,现在就应该开始行动,把他笼络过来。一旦武皇归天,就是他当了皇上,也不过是个傀儡,掌权的还不是我武三思?

  果然不出他所料,庐陵王回来以后,皇嗣武旦多次上表母皇要把太子位让给哥哥。

  武皇终于在这年九月答应了睿宗武旦的要求,立庐陵王为皇太子,大赦天下;封睿宗为相王,领太子右卫率。韦后当然就自然地又成了太子妃。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