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时运转又步通天路 龙门驿百官迎中宗







  中宗回到自己的住处,示意让韦后把门关上,一句话也说不出。韦后惊呆了,轻轻推搡着中宗,问:

  “王爷,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中宗坐在那里,仍是眼睛呆呆地直视前方,还是不吭声。

  韦后以为中宗中了邪,忙着要掐他的人中。

  突然,中宗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哭声中又夹杂着大笑,这可让韦后害怕了。

  “莫非是受了刺激,老病又犯了?”韦后想。

  突然,中宗抓住韦后的肩膀,眼睛直瞪着韦后,说:

  “爱妃,咱──们──转──运──啦!”

  “转运?转什么运?难道这是真的?”韦后突然意识到,十几年日日夜夜想的事,认为今生今世再不可能发生的事,却在今天突然来到了。

  她眼中突然充溢着热泪,直瞪着十几年日夜陪伴的丈夫,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们俩只有抱头痛哭起来。

  当他们多年被压抑的郁闷之气,得到了充分宣泄之后,中宗才告诉韦后刚才发生的详细情况。韦后仔细地听着,生怕漏了一个细节,因为她知道中宗是不善于观察和分析的。往往一些蛛丝马迹,正是反映事情本质的东西。

  韦后特别问了几个问题:母皇身体到底怎么样?说话底气足吗?当母后拉住中宗手时,手上有劲儿没有?走起路来还是那么轻捷有力吗?她瞅中宗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来的笑意是自然的还是装出来?她有没有问到中宗家里现在的情况?

  中宗一一据实回答以后,韦后开始冷静下来。她的结论是:还不能高兴得过早,还要静观事情的进一步发展。有一点她是绝对肯定的,接回他们绝不是出于母子亲情,还是为了政治目的。这些年,她已经充分领教了这位婆婆的手段,绝不可掉以轻心。目前他们仍是母后手中的两粒棋子,问题是下一步要把他们摆在哪里。

  经她这么一分析,中宗也若有所悟,又回到冷酷的现实中来。

  他们按照安排,又被秘密地转移到神都洛阳郊区的石像驿,等待朝廷组织的恭迎盛典。

  要举行恭迎庐陵王回朝的盛典,在朝里朝外成了爆炸性的新闻。

  迎接盛典终于如期举行了。届时朝中的文武百官按规定都到场了。围观的百姓更是人山人海,倾城出动。

  中宗和韦后以及两个女儿都换上了朝廷命服。当他们在大典上亮相时,宫中乐队奏起欢乐的乐曲,爆竹齐鸣,锣鼓喧天。

  武后虽然没有出席,却派上官婉儿捧着制书,由狄仁杰宣读。中宗全家跪领圣旨后,即接受百官迎贺。然后中宗和韦后及孩子们分坐两顶二十四抬大轿,由仪仗队开路,后面跟着百官护送,迤逦行进在回宫的大道上。

  中宗一家又被安置在经过整修装潢的英王府,也就是中宗为英王时的老宅。

  一切都显得那么突然,又那么现实;那么生疏,又那么熟悉;显得那么沉闷,又那么欢快。人们似乎暂时忘记了十几年来大屠杀的血雨腥风,朝臣和百姓脸上也都出现了多年来未见的喜气。似乎阴沉的天空上突然射出一线明亮的阳光,给世界带来了新的希望。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