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改国号上表演丑 剧换朝代佛头又妆金







  天授元年(公元690年)七、八两月,屠杀的浪潮真是一浪高过一浪。人头落地,血流成河,大批的流放犯向着荒远的地方进发,朝臣都钳口重足,噤若寒蝉。这一切都是按照大唐一个儿媳妇的心意进行的。因为她不满足于做皇后,也不满足做“代子称制”的皇太后、圣母神皇,她非要做女皇不可!

  多年的等待,多年的阴谋,多年的杀戮,就是为了那一天的实现。她要踏着鲜血染就的红地毯,头上现着光环,在神秘的祥云缭绕下,登上那皇帝的金銮宝殿。

  屠刀的闪光,遍布全国的特务统治,又打又拉的策略,加上人为地制造对她半人半神的崇拜……这一切告诉人们,改朝换代的形势已经不可逆转,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但就差谁来捅破这张薄薄的窗户纸。

  时势造英雄。

  有一个侍御史叫傅游艺的,脱颖而出。他纠结了“关中百姓”九百多人到宫廷大门前上表:请改国号叫“周”,并请赐皇帝(睿宗李旦)武姓。

  武后立即在朝廷接见了他。

  傅游艺泪流满面地跪在阶下,大声奏请,仿佛不如此天就会塌下来,天下的苍生就会毁于一旦了。

  他强调这是天意,天意不可违;这是民意,民意不可侮呀!

  武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默默地听着,慢慢地环视着周围,大多数官员显得手足无措,而武党们都在急切地等待着,只有武承嗣嘴角上的一丝得意的笑意没有逃过武后锐利的目光。

  “好小子,总算没有白栽培你,”武后的心中嘉许着,他已经明白这场戏的真正导演是谁了。

  突然,宣旨的太监站出来,刚才的一一嘈杂的声音都停止了。他大声宣制道:

  奉天承运,太后制曰:侍御史傅游艺率百姓诣阙上表,请改国号曰周,赐皇帝姓武氏,朕以为:不可。然该游艺能为朕分忧,诚心可鉴,着擢升其为给事中。钦此。

  跪在下面的傅游艺,听到“朕以为不可”时,脑袋里嗡地一声,心想,坏了,太后要发怒了。武承嗣呀,我的这条命就看你怎么拯救啦!可是又听到“擢升其为给事中”时,心中立刻一块石头落了地,心想古人所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于是他感激涕零,赶快叩头谢恩。

  这道圣旨可难为了众朝臣!谁也保不准这不是一个圈套。怎么表态呢?是赞颂太后的“不可?”──不可!这太危险了。是反对太后的“不可?”──那也不可,难道你比当今圣上还圣明?

  不过立即又给傅游艺升了官,这才泄露了天机,太后已经明确地把信息传给了群臣,所谓的“不可”,只是做做姿态罢了。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这么贵重的“礼物”总得表示一些谦让再接受吧。

  给傅游艺升官,分明告诉人们赶快学他的榜样,以后给你们做的官有的是!

  于是文武百官、远近百姓、四夷酋长、沙门道士以及以延安大长公主为首的残存的几个帝室宗戚共六万多人,群集则天楼前,喧嚣请愿。这次是武承嗣亲自出马,带领十二名代表进宫,面谒武后,当面递万民折,上表强烈要求武后批准傅游艺的奏请。

  特别是皇帝李旦,也上表自请赐姓武氏。

  据说,这完全是自发的行动。武后一看众望难却,当即答应考虑官民所请。

  又过了两天,群臣上奏:

  “有凤凰从明堂飞入上阳宫,后来又飞到左台梧桐树上面。鸣叫良久,向东南飞去。”

  “有赤雀数万,集朝堂上。”

  据说,当时目击者很多,谁都愿意出来作证。没有人怀疑,这是天降祥瑞。

  又过了两天,武后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才同意了皇帝和群臣百姓的奏请。

  两天后,武后亲自在万民劝进表上批了一个字:“可!”

  两天后武后出现在则天门城楼上,大赦天下罪犯,宣布废唐朝,立大周朝,改元“天授”。

  又过了几天,制书下:

  “批准上尊号曰:圣神皇帝。以皇帝为皇嗣,赐姓武氏,以皇太子(李旦之子)为皇孙。”

  “圣神皇帝”当然比“圣母神皇”又大大前进了一步。特别重要的是把那个“母”字去掉了,成了货真价实的至高无上的皇帝。

  其次,既然新皇帝已即位,那么以前的“皇帝”就得挪个窝儿,变个称号,所以改为“皇嗣”就是理所当然的。那皇嗣的儿子也就成了“皇孙”。

  再次,封建社会是家天下。原来唐朝是李家天下,现在呢,当然是武氏天下,那么就得以武姓最尊。皇嗣如果还姓李,就于理不合,于是李旦也就成了武旦。

  这是中国历史从来没有的事。以往都是以男性为主,现在改为以女性为主,所以什么事都得颠倒过来。

  如此推下去,古人最重的宗庙也得变动。于是,武皇立武氏七庙于神都。把武皇祖先牌位由长安迁到洛阳新庙,并将她上七代祖先──一律尊为“帝”和“后”。那么唐室太庙只有降格为享德庙,武氏七庙就成了太庙。还有一节,把唐室七庙中四庙关闭废掉,只许按季节奉祭最后的三代祖先,即高祖、太宗、高宗,这就使唐宝宗庙明显地降了格,靠边站。

  九月中,唐室王公的爵位也完全削除,立武承嗣为魏王,武三思为梁王,武攸宁为建昌王。再下一辈攸归、重归、载德、攸暨、懿宗、嗣宗,攸宜、攸望、攸绪、攸止都封郡主。武皇的姊妹辈封长公主,下辈女性都有相应封号。

  武皇当然不会忘记那些帮她坐上帝座位、立下汗马功劳的人。

  于是,封司宾卿史务滋为纳言,凤阁侍郎宗秦客为检校内史,给事中傅游艺为鸾台侍郎、平章事,位列相位。傅游艺和岑长倩、右玉钤卫大将军张虔勗、左金吾大将军丘神勣、侍御史来子珣等,都赐武姓,以示荣宠。

  最显眼的,当然是首先倡导请愿的傅游艺。一年之间,他由九品官升到三品,换穿了四种青、绿、朱、紫颜色的官服,当时人称他为“四时(季)仕宦”。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