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害庶子清扫登基 路杀诸孙宗室尽遭殃







  在登基前,武后要清扫一下战场,有些人是不可能活到九月的。

  我们还记得高宗的前两个非武后所生的儿子上金和素节吧!上金是高宗第三子,为杨氏所生;素节为高宗第四子,为萧淑妃所生。他们现时虽然一个名为隋州刺史,一个名为舒州刺史,其实他们早就被严密禁锢在外地,活得连一般的囚犯都不如。

  长期的迫害和与世隔绝,早把他们弄成只有一口气的行尸走肉。

  现在武后示意武承嗣,让他命令周兴赶快结果了这两个人。因为无论如何,在登基大典上,如果还有这两个人站在那里,是会让人想到被她谋害的王皇后和萧淑妃的,那不是大大煞风景吗?况且,这两个人要是还活在世上,总会被反对势力拿来利用的。所以绝不能再留了。

  周兴呢,干这种事已经熟练得不假思索了。按老规程,告他们“谋反”不就结了吗!对于这种重要的政治犯说他“谋反”,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难道还有谁敢来为他们鸣不平吗?

  确实没有。朝中早已万马齐瘖了。人们早已熟悉了武后的伎俩。像上金、素节这样的人,早已判了政治上的死刑,只不过是执行得早与迟的问题罢了。而早与迟,只有在武后认为恰当的时候而定。让他们以前暂时活着,是正确的;让他们现时死去,也是正确的。至于“谋反”,只不过是一种信手拈来的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像这样的活死人,哪还有力量和可能去谋反呢!

  不过,武后的意思总要做做样子,不能无声无息地杀了了事。于是下了一道制令:

  “因原隋州刺史泽王上金、舒州刺史许王素节阴谋造反,征诣行在。”

  所谓“征诣行在”就是押来神都问罪。

  古代隋州和舒州距离神都都有一千多里。七月的天气并未转凉。上金、素节加上一家大小,包括一些受牵连的亲属奴仆都被绑着塞在囚车里,由重兵押解,那真是一串长长的囚队,沿途引来不少围观的人看热闹,好像在看大出丧。

  素节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又是百病缠身。他已算定此去,正是一步步走向死亡。不过,他惟一的希望就是早点死,早点离开这人生的苦海,去和自己的父皇团圆,去和母亲(萧淑妃)团圆,他最怕的是到洛阳见那个狠如蛇蝎的武后。

  说他的罪名是“谋反”,这是他早就料定的。他的亲人,凡是唐宗室的死,可以说没有一个不是被扣上这顶帽子死去的。他开始是害怕也被扣上这顶帽子,后来就对此麻木了。现在他在囚车上反而逐渐清醒了。他反而觉得自己如果不是被扣上这个罪名,反而将来在地下无颜去见那些死去的亲人。被诬以“谋反”反而令他心安,他知道母亲萧淑妃死得壮烈,想到这里,他甚至有些光荣感。因为他毕竟是父皇(高宗)和母妃的骨血,他是和他的亲人一起在最黑暗野蛮的时代站在一起死去的。想到这里,他反而有一种解脱感,他盼望早早离开人世。人世对于他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不过他听见后面的囚车依依呀呀的车轮声,他开始可怜起他的那些妃妾和那些子孙了。他们不该也受到这样残酷的对待,他们更是无辜的。如果说他们有什么罪,就是因为他们生在或者生活在帝王家!是他一个给他们带来今天这样的遭遇。如果说自己还有罪过的话,那就是对于这些人有罪。这些活脱脱的生命正在被赶着走向屠场,这难道不都是因为他而造成的吗?

  他怎么也想不通,煌煌大唐怎么会毁于这样一个狠婆娘之手!人们都说他的祖父太宗是一代明君。但他认为,那只是人们对他盲目崇拜所得的结论吧。以太宗的明察怎么就没有发现身边这条毒蛇呢?他的父亲高宗更是一个软弱的人。他终身被这个狠婆娘控制利用不能自拔,从小他甚至不敢对自己表示一点父亲的爱。他只不过是那个狠婆娘实现个人野心的一块垫脚石罢了。

  人们都说他父亲和那个狠婆娘夫妻感情还是好的。这完全是一派胡言!他的尸骨未寒,那婆娘就把那个淫荡的大和尚接进宫,在他的床上淫乱。这难道还有一点点夫妻感情吗?耻辱呀耻辱,难道父亲的耻辱不是儿子的耻辱吗?想到这里,他又可怜起软弱的父亲高宗来了。

  漫长的途程完全破坏了他的生活节奏。他一会儿醒着,一会儿又胡胡涂涂地睡去。睡去以后,他就做各种各样的梦。以致他竟然分不清哪时还醒着哪时在梦中了。

  不过,有一回,他感到自己清醒了,那是他被一阵民间乐器发出的声音和人的哭声惊醒的。

  一队民间的送葬队伍从他们身边走过。他看到那个死者的遗孀哭得很悲伤。从她的年龄看,死者和自己的年龄大概差不多。大约是得病而死的罢。他看到那死者的棺木漆得油亮亮的,还有一批亲友为他送葬举哀,他顿时产生一种羡慕之情,自言自语地喃喃地说:

  “得病而死这是多么幸福呀,这些人应该为他庆幸,为什么还哭得那么伤心呢!”

  这句话大概是他从隋州被押上路以来惟一的一句表达完整意思的话。

  但是谁知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句话被身旁监视他的人听到了,记下来了,并如实地向随行的酷吏汇报了。

  很快,就汇报给了武后。

  武后听罢,不动声色地说:

  “好吧,你既然认为死是一种幸福,那我就赐福于你吧!”

  于是,当押送的队伍已经快进入神都地界,走到龙门山时,一根细细的绳索结果了许王素节的性命。

  泽王上金呢?他被押到神都以后,由于看管一时疏忽,也趁机自杀了。

  也许是武后有意的安排吧,谁也说不清楚。

  不过他们的子女和与他们有牵连的人都在神都被处决。史书上说:“悉诛其诸子及支党。”可见没有一个人能逃脱死亡的命运。

  他们的死却给武后提了个醒儿,她想起了故太子贤的儿子还活着。

  是呀!这是她的亲孙子。起码在名义上是亲孙子。因为太子贤是不是武后所生,本来就是一宗历史上的疑案。宫中的传言说太子贤即章怀太子是高宗和武后姐姐的私生子。不过,武后一直矢口否认,在人面上以亲子对待。当然,正如前面已经说过,贤也没有逃脱武后的毒手。

  由于贤死的时候,这些儿子还太小,武后总得顾顾大面,于是把他们禁锢起来,没有一起杀掉。

  现在据汇报,有两个孙子也已经三十多岁了,似乎不那么服帖了。要早些处理了他们。

  读者大概认为“禁锢”就是软禁,让他们不与外界接触,没有行动自由吧。

  其实,这样理解就太过于简单了。

  现在说说禁锢在宫中那些小生命的情况。

  据说他们只许在一间门上上了大锁、窗子全被糊住的小屋里过活。连透过窗户看看院子里的情况都不允许。

  他们还要不定期地受到被派来太监执行的鞭刑。这是要他们时刻记住自己是罪人。因为残酷的皮鞭会抽掉他们心中任何萌生的私心杂念和反抗意识,让他们时时保持朝不保夕、惶惶不可终日的精神状态。

  八月,在武后授意下,太子贤的两个遗子,武后的两个起码是名义上的亲孙子,惨死在太监无情的皮鞭之下。

  同月,据史书记载:

  “甲寅,杀太子太保、纳言裴居道。癸亥,杀尚书左丞张行廉。辛未,杀南安王颖等宗室十二人──唐之宗室于是殆尽矣。其幼弱存者亦流岭南,又诛其亲党数千家。”

  到此为止,武后已经履行了“天意”:

  “唐三世之后,女主武王代有天下。”

  “杀唐子孙殆尽。”

  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是不是有例外的情况呢?

  有。

  那就是以巧媚巴结武后得全的千金长公主。就是那位在武后新寡时不失时机把淫僧薛怀义献给武后作面首的千金长公主。

  这位本来长武后一辈的长公主,后来竟然自愿作武后的干女儿,并请求把自己的李姓改为武姓。

  当然,“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武后欣然接受,并把她的名号改为延安大长公主。

  只有她还苟活了下来。

  不过,她还算是真正意义的唐宗室吗?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