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建明堂神皇由天降 改朝代皇座咫尺中







  当然,在这出戏中既是导演又是主角的武则天并没有丝毫的陶醉,“众人皆醉我独醒”,这正是她成功的原因。

  她虽然也相信天命,但她从来不依赖天命。她知道被动地依赖天命行事,那是很危险的。她相信的倒是自己的神机妙算、自己的权谋和铁的手腕。她的计划向来不同第二个人商量,她总是独断专行,如天马行空,独往独来。在她的心中,她总是有一个不可变更的时间表。她在按照这个时间表一步一步地推进自己计划的实现。令她欣慰的是,她的计划总是按照她的意图向前推进,从未遇到多大的阻碍。现在她已经看到,再有几步,她就要登上她一生梦寐以求的皇位,“女主天下”的理想,就要实现了。

  不是吗?她现在在广大臣民的眼中,已经是半神半人之体了。什么“武才人”、“武皇后”、“武太后”都被“圣母神皇”的耀眼光辉淡化了。天命已掌握在她的手中,连神灵都要给她送礼,大唐这匹“狮子骢”也在她的铁棒下瘫倒了,那么下一步要改朝换代,看来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但她觉得越是在即将成功之时,越不能掉以轻心。她觉得人们对她的神化和个人崇拜的气氛还不够浓。“拜洛受图”总还有些虚,她要让人们看到“实”的东西。

  这“实”的东西是什么呢?

  那就是耗费民力千万人、花费国帑亿万银两的明堂也即将落成了。

  按照古代的制度,明堂应当建在离皇宫三里之外、五里之内的地方。但武太后认为离皇宫太远,就下令拆毁了宫中的乾元殿,在其地基上加以扩展,建起这座构思特殊、宏丽无比的宫殿来。

  明堂高二百九十四尺,三百尺见方,共有三层。最底层是正方形,正对东西南北四方,开春、夏、秋、冬四门,以季节为序,象征岁月的周而复始,永无止歇。四门涂饰四种颜色,以为区别。第二层,是十二边形,每边代表一个时辰,象征一天的时间永远流动不居。上面一层又为二十四边形,象征二十四节气。顶上有一只昂首欲飞的铁火凤凰,高一丈,用黄金装饰。

  整个建筑由一根粗十围的巨木支撑,上下贯通,其它梁柱椽檩都以这根巨木为本,向四方延展。建筑物的下面铸铁作渠,有常流水环流,据说是仿周朝辟雍宫而设计,象征教化流行。

  本来这明堂已经够雄伟壮丽的了,可是还不满武太后的心意,她又命令在建明堂的同时另造一座五层的高塔式建筑,起名为天堂。天堂内主要供奉一尊有六百多尺高的巨大无比的佛像。天堂共有五层,大佛的头几乎顶着屋顶。如果人在楼底向上仰视,那是看不到佛的面目的,真可谓“仰之弥高”、“高山仰止”了。

  天堂到底有多高呢?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不过说“至(天堂)三级,则俯视明堂矣”,可见天堂比明堂至少高一半多,真是高耸入云,插到天上去了。

  在建筑施工当中,可谓耗尽了民力、国帑。据史书记载,一根巨木就要一千多人拖运,更不要说从深山老林中寻找砍伐无数根这样的巨木而耗费的人力和牺牲的无数工匠的生命了。

  为了完成太后限定完工的期限,每天有十余万民夫在大和尚薛怀义和他的众多狗腿子的皮鞭下,日夜辛勤地劳作着。每天都有几大车拉着累死、病死、被惩罚而死、出事故而死的民夫尸体运往洛阳郊外被掩埋掉。

  而这些在武则天看来都以为当然,视如草芥。隔三差五地,大和尚薛怀义总要进宫给太后解解闷,当然也要汇报工程的进度。太后对薛怀义越来越赏识了。因为薛怀义的表现说明他不仅仅只有一种“用处”,用他的“业绩”来堵那些说三道四的人不满的嘴,不是越来越有说头了吗?不过,武太后在这点上也颇用了一些心计。她命令整个工程要在绝对保密的情况下进行,以便将来完工后,给满朝文武和广大老百姓看时,造成一种轰动的效应。这当然也包括为薛怀义树立一个崭新的形象。

  工程的进度确实不慢。太后也时不时地亲自到工地视察,做些指示。

  正像一个农夫,看着自己田间的禾苗在一天天地长,他总会做着丰收的好梦。武太后呢?她也在划算着,如果这座建筑完成了,怎样在世人面前亮相呢?

  是呀,古人云,名不正言不顺,这“名”非常重要。原来叫“明堂”是沿袭古制,是为了以古来压今,让人们俯首帖耳地接受这个坐在明堂里的女皇。可是,就叫“明堂”,总显得有些陈腐味儿,不新,不美,和自己当前的身份不大般配。古来是“天子坐明堂”,那只是人主的境界,太一般了。我已经是“圣母神皇”了,已经是半人半神之体了。“圣母神皇”坐在“明堂”之上,这不是有点掉份儿、不伦不类吗?

  “圣母神皇”只能坐在半天之上,只能坐在“神宫”里呀。对,应该叫“神宫”。

  同时,我这座建筑又不同于历朝历代的普通宫殿。在规模上,在高度、宽度上早已是前无古人了,何况建筑构思的奇妙也是无与伦比的。无论是秦始皇的阿房宫、汉高祖的未央宫,再往上推,殷纣王的琼台、夏桀王的瑶室,他们不管有多少宫殿,有多少亭台楼阁,还不都是方方正正的一个模样。他们那是上朝的朝堂,住人的寝宫,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内涵。我这建筑是象征天地宇宙、神人合一的,总之是象征自有世界以来永恒的东西,可以说茫茫宇宙、朗朗乾坤,那些主宰万物的冥冥之力,那些代表世界万象之物的内蕴都包含在里面呀。

  突然,武太后的灵感上来了,眼睛一亮,两手一拍,脱口而出:何不叫个“万象神宫”呢!

  好!就叫“万象神宫”。这个名字才与我武则天的气派、神韵、身份相合。当然,这个名字现在必须秘而不宣。什么时候宣布呢,要在落成典礼的前几天,先制成一个金灿灿的大匾秘密地挂在正门之上,用黄锦缎包住,要在关键时刻才能亮出来。这绝对是任何人也想不到的。到时候让你们惊讶咋舌吧,让你们顶礼膜拜吧!因为只有我这个具有超人智慧的“圣母神皇”才能想得出来。

  果然,在十二月下旬,武太后诏示天下:万象神宫落成大典隆重举行,届时要群臣百官、皇亲国戚、外国使节都来参加大典仪式,并大摆宴席以示庆祝。为了与民同乐,还将大赦天下有罪之人以示朝廷恩典。同时将开放“万象神宫”和“天堂”三日,“纵民入观”。

  当然,随着大典大庆的进行,全国立即刮起来一股对武太后个人崇拜的旋风,也确实产生了巨的大轰动效应。只要看一看,在“纵民入观”时,不断有挤伤人和踩死人的事故发生,而街上堆得像小山一样被踩掉的鞋子、丢掉的帽子、袋子等,任人寻找认领,就知道盛况是多么的空前了。

  其实,这只是表面的现象,真正底里的是人人似乎都得到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那就是──“改朝换代”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因为新宫殿和那些大唐原有的旧宫殿对比起来,更显得旧宫殿灰暗陈旧,平淡无华。这似乎告诉人们大唐旧日的辉煌已成过去,大唐的命运也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了。

  万象神宫内坐在金銮宝座的主子已经不是一般的“人”,而是“神”了。你看在她的后面是法力无边的大佛,她是秉承天意来统治人间的。她的意志就是天意,谁又敢逆天意而行呢?

  万象神宫的顶尖也是一只硕大无朋的金凤凰,而下面的几条龙都在凤的脚下,这不是明白地告诉人们“女主天下”的传说已经快变成现实了吗?

  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介绍一下立了头功的大和尚薛怀义。因为他这时可称为全国最得意、最自豪、也最自命不凡的人了。

  大典的第一天,他就跪受了太后特下的诏书。诏书上说,由于他此次立了大功,封他为左威卫大将军、加封梁国公,并赐府笫及金银、奴婢若干。他现在已经有了正式的官爵和头衔,和那些王公大臣站在一起,腰杆子就硬得多了。他现在出入宫禁侍候太后,也再不用避人耳目了。

  第二年的春节乃至新正,全国都沉浸在庆祝和欢乐的余兴之中。

  大年初一,在万象神宫举行了拜神祭祖的大飨礼。

  这当然又是太后精心安排的。

  出乎人们意料的,武后的穿着打扮完全像是帝王。她穿着衮服,戴着仿皇冕的帽子,手执玉圭进行初献。而睿宗皇帝像一个傀儡一样进行亚献,太子则在别人的指点下进行了终献。

  参拜的次序也一反常例:先拜昊天上帝座,次拜高祖、太宗、高宗神主,再次就是拜魏国先王(武氏祖先)的神主,最后是五方帝座。

  这当然引起了在朝文武百官的疑惑,因为在这种极为隆重的大飨礼中是不应该拜外戚的先祖的。可是在场的人谁也没有敢议论。

  接着就是太后亲御则天门,接受百官和民众的祝贺。届时,太后再一次宣布新的大赦令,并宣布这一年的年号改为“永昌”。这又一次提醒人们不要忘记“圣母临人,永昌帝业”的天意。

  正月初三,太后亲御万象神宫,接受百官朝贺。

  正月初四,太后在万象神宫宣布新的大政方针,特别又宣布了九条官箴训诫百官。

  正月初五,太后又亲御万象神宫,大宴群臣。

  这场政治旋风真是刮得席卷全国,令人目不暇接,神魂颠倒。

  武太后深谙给人换脑筋的玄机妙招。她相信谬误如果重复多次也会成为真理,而真理经过多次批判也会成为谬误。臣民们只是迷途的羔羊,看你的鞭子指向哪里。古人不是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吗?你越制造迷信,他们越盲从,越相信你就是天上的神、真理的化身。眼前的现实不是明确地证明了这一点吗?

  正是在这时,坐在万象神宫里的圣母神皇已经自信地感到:改朝换代,坐上女皇的宝座,已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大唐这匹遍体鳞伤的狮子骢已经瘫倒在她的铁棒面前,下一步该是用匕首刺向它的心脏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