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布罗网恶奴广卖主 闹法场象贤留烈名







  现在酷吏们的间谍网已经遍布全国。他们为了罗织罪名,获取情报的一个重要来源就是收买、网罗那些唐宗室和官吏们的奴仆,来检举他们主人的谋反企图。这一妙招,正是武后当时在夺取皇后宝座时惯用伎俩的发展。因为主人的一举一动都难逃奴仆的眼睛,他们最知情,也最能提供可靠的情报。只要他们投靠了新主子,就会对旧主子变得无情和阴狠。

  有一天,肃政台得到了一个新的情报:太子通事舍人郝象贤有谋反迹象。提供情报的是郝象贤家里的一个奴仆。

  太后对这一情报非常注意,立即命周兴调查鞫问。

  太后为什么对此特别注意呢?

  原来郝象贤已故的祖父郝处俊,是太后以前嫉恨的人之一。但在他生前未能来得及对他下毒手,太后一直对此耿耿于怀。现在她看到这份情报,觉得报仇雪恨的机会到了。

  郝处俊是怎么得罪武后的呢?

  当年高宗当政时,曾因为身体多病,不能经常临朝,曾经有过逊位给武后的想法。

  当时任中书令的郝处俊曾经劝谏道:

  “天子治阳道,皇后治阴道。皇帝与皇后正像太阳和月亮一样,各有所主,不能互相替代。如果乱了正常的次序,天就会降下灾祸,危及苍生和社稷。大唐的天下,是高祖、太宗打下的天下,并非陛下专有的天下。陛下正应谨守宗庙,传之子孙,不应把国柄交给外姓人。”

  这一席话使得高宗有所感悟,才没有把朝政大权完全交给武后。

  武后当时空欢喜了一场,因而很嫉恨处俊。但由于处俊很得高宗信任,加之行得正,坐得端,一直活了七十五岁而死,生前竟找不出对他下毒手的借口。

  现在他的孙子郝象贤被人检举谋反,这不是正可新账老账一起算的好机会吗!

  其实,郝象贤既没有谋反的动机,更没有谋反的条件,他只不过对太后的倒行逆施有些义愤罢了,当然有时在家里发几句牢骚也是有的。不想被手下的奴仆听见,于是加以渲染,成了企图谋反的罪证。

  郝象贤正当年富力强,并有一身好武艺。他性格刚烈,又极有口才,自小即有抱负,想做一名象祖父那样的忠臣,留名青史。

  可是,他突然以莫须有的罪名被逮捕,遭到酷刑折磨。他决心杀身成仁,舍生取义,所以在周兴百般逼问中,表现得异常刚烈,一直没有承认任何谋反的事实。

  周兴怕他在狱中死去,于是就假拟了已经承认谋反的口供,判了死刑,并要立即执行。

  郝象贤已断定自己必死,但暗暗下定决心,不能就这样默默就戮,一定要死得有个名堂。

  当时洛阳的闹市,几乎每天都有一批死刑犯被执行。老百姓都见惯不惊了。围观行刑,成了他们每天生活的常课。

  郝象贤被执行的那一天,和以往也没有什么不同。每个死囚都被锁在一辆木栅的囚车里,被推向刑场。

  郝象贤知道,再有一会儿工夫,他就要身首异处了。这时,他反而把死置之度外了。

  他眼睛睁着,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黑鸦鸦的人群在他面前掠过,人们的目光大部分是呆滞的,只有少数人在那里好奇地议论。

  行刑台越来越近了。他已经看到几个监斩官坐在台上桌前,台子边上有大鼓、旗帜、卫兵……

  十几个挺胸凸肚的刽子手都排成一排,右手捧着雪亮的大刀,正在等待死囚的到来。

  在打开木栅囚车要把犯人押上行刑台的一刹那,郝象贤突然踢倒押解他的士兵,跳下囚车。

  他虽带着枷,又有脚镣和手铐,却身手利落地跑向围观的人群。

  惊吓的人群为他让开一条路,他跳到一个高台阶上。

  人群发出呀呀的叫声,都木然地瞅着他,不知所措。

  郝象贤突然扯大了嗓子喊道:

  “父老乡亲们,我叫郝象贤,我没有罪,我是冤枉的!

  “我为什么被判死刑呢?这是因为当今的太后武则天,要篡夺大唐的天下,滥杀无辜忠良,制造恐怖气氛,顺她者昌,逆她者亡。

  “你们要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时候一到,一切都报。武则天也逃不脱灭亡的命运!

  “武则天是个什么东西?她原来是太宗皇帝的女才人,又勾上了高宗,利用阴谋,废掉王皇后,窃取了后位。

  “她是个什么东西?她是个大淫妇,大娼妇!她把冯小宝这个市井无赖接进了宫,每天在宫中大肆宣淫。

  “我告诉你们,她每天在床上是怎么和冯小宝淫乱的吧。他们按照春宫画在床上摆姿势。这老淫妇在床上胡言乱语,说的话,连在床边侍候的宫女都堵起耳朵不要听……

  “她把大唐的脸都丢尽了,她把高宗皇帝的脸丢尽了,她把我们全国人的脸都丢尽了!”

  他说着,骂着,手比划着,铁链发出哗哗的声响。

  开始连那些卫兵都听得傻了,忘了动手。因为他们也希望多听一些这类新鲜事儿。直到监斩官突然明白过来,才大喊捉人。

  几个卫兵拿着刀枪开始逼近郝象贤。

  不知是谁递给了郝象贤一根很粗的木棍,于是郝象贤就抡起木棍,打翻了逼近他的一名卫兵,然后又钻进了人群,且骂且跑。

  奇怪的是,围观的群众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助卫兵捉拿郝象贤。有的人还故意给象贤让路。

  最后,当然是寡不敌众,象贤终于被几个卫兵乱刀砍死了。

  围观的大部分群众也四散回家,只剩下零零落落一些人看完这次草草结束的行刑。

  当武太后听到这次意外的事故时,怒不可遏。当即下令,第二天还在原地的行刑台上肢解郝象贤的尸体,并对其灭门九族,命令百官都去观看。

  第三天,挖开郝象贤的祖坟,将其父亲、祖父的尸骨当众焚烧,将棺木砸碎,弃之荒野。

  从此以后,终太后之世,法官行刑,先用木丸塞住犯人的嘴,让他们发不出一点声音。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