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佛圣地小宝成寺主 改名字怀义得贵姓







  这白马寺可不是一般的寺庙,是在东汉明帝永平十一年(公元68年),由印度佛僧摄摩腾在洛阳城西奉旨建造的中国第一座佛寺。当年摄摩腾曾把佛经放在一匹白马背上,由印度驮来东土,所以佛寺被命名为白马寺。早在三国时,就有人在白马寺译经书,历代都不断整修,使这座宏伟的寺庙得以保存下来。

  武则天信佛,也想利用佛教巩固自己的皇权,所以称制后对寺庙百般呵护。她知道要想彻底巩固自己的统治,不能只靠铁棰,还得笼络人心。她深谙“攻心者上”和“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的兵家之道。大唐立朝以来,把道教抬到首要地位,在全国大修道观,供奉老子,普及推广《道德经》。她想代唐立新朝,必须贬道兴佛,通过佛教把自己树立成人人崇拜的佛。因为非如此不能树立她在人们心目中的绝对权威。

  令她欣喜的是,她发现冯小宝不只有一种用处。此人出身草莽,没有受道教、儒教的熏染,心里没有固定的框框,接受佛教教人,心中不会有什么阻力。加之此人有不受羁绊的想像力,有时胡思乱想好像还有些点子。据他说,他最喜欢盖房子,那么就让他去监修白马寺吧。反正得让他有个活儿干。

  自从小宝知道他是天神下凡,就以半人半神自居了。他现在狂得不得了。除了武后,他几乎把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

  太后为了提高他的出身,把他的姓名都改了。“冯小宝”,这俗不可耐的名字和这位首席大和尚的地位太不相称了,听起来太可笑了。太后给他改姓名为薛怀义。薛在全国姓氏中是个显贵大姓,代代有名人辈出。至于怀义嘛,那也是一语双关。一来是说明他这个人做的事都合乎封建社会的道德标准;二来呢,又有对众生仁义为怀的意思。武后对汉字的表意性有精深的研究,她不但用汉字来断案杀人(如杀宰相裴炎),而且还用汉字污辱人(如把人的姓改为姓枭,姓蟒,姓虺),也用汉字来拔高人(如她自己起名为武曌,取日月当空之意)。这一次给小宝改名,太后也用了一些心机。

  太后还觉得不够。赐给小宝薛姓以后,总得拉出几个亲戚来呀。于是就命令自己小女儿太平公主的丈夫、驸马都尉薛绍以叔父之礼对待薛怀义。薛绍虽然开始感到有些不三不四,可是时间长了,叫顺嘴了,也就不感到别扭。特别在当着太后时,不但叫,还得叫得自然,叫得响亮。因为不如此就是抗旨不遵,谁敢以身试法呢!

  书写到这里,我们不妨将武则天的亲女儿太平公主介绍一下。因为她是我们叙述这段史实不可或缺的人物。

  武氏进宫后,与高宗生有四男二女。一女为了诬陷王皇后被武氏掐死在襁褓之中。四男中前二男被武氏谋害,后二男则被幽禁。其原因,前已叙明,就是因为男子可继承皇位,对武氏的野心得以实现构成直接的威胁。惟独剩下的一个宝贝女儿,对武氏没有什么妨碍,所以武氏对太平公主还保有母性。

  这太平公主生得也是“方额广颐”,颇似其母,加之正处妙龄,更显得楚楚动人。大概是遗传,史书上说她“沉敏多权略”,在性格和为人处世以及政治手腕上,也很像武氏。所以武氏策划的一些阴谋,她有时也有机会参与。因而,她是武氏最亲信宠幸的人,在朝中当然是炙手可热的大人物。

  当年闺中未嫁之时,吐蕃得知太平公主美丽,欲求和亲。武氏舍不得,就为公主修造了一座太平观,说公主已出家修行,成了太平观主,而拒绝了吐蕃的要求。

  后来,武后为公主选了光禄卿薛曜之子薛绍为驸马。薛绍的母亲是唐太宗之女城阳公主。招驸马时,大肆铺张。从洛阳的兴安门南到宣阳城西,燎炬相接,明如白昼,路旁的槐树,大多被烤炙而死。

  公主下嫁薛氏,武后认为他的嫂子门第低下,说:

  “我女儿怎么能与农民的女儿论妯娌!”要把二位嫂子赶出家门。后知道嫂子萧氏也是皇亲出身,才没有实行。由此可知太平公主在薛家气焰逼人。

  当然她对薛绍也并不放在眼里,平时就行为放荡,常与一些男人鬼混。薛绍是敢怒而不敢言。

  这回她知道武后养的薛怀义有超人的体魄和本领,也就和怀义勾搭上了,不时地把怀义招来家中作乐。

  武后呢,并非不知此事。只要怀义不耽误让她玩弄,就对女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作没看见。

  这样一来,薛怀义就更不知道自己是老几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