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论前因伽蓝傍弥勒 遮耳目面首充住持







  没有不透风的墙

  冯小宝的入宫慢慢地引起了朝中官吏的议论,进而洛阳市井的酒楼茶舍也以此作为谈资,闹得沸沸扬扬。

  这实在是毫不奇怪。中国封建社会历来都是男的当皇帝。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子,也是天经地义的。即使皇上的后宫有佳丽三千、三万,人们都认为正常。就是有的皇上好色过分,误国殃民,一般也可以用“不爱江山爱美人”而加以宽解。

  可是最高统治者如果是一个女人,只要她找一个情夫耍耍,却会被人们认为是不可饶恕的淫邪行为,是有损国格的丑行。俗语说得好,“众口铄金,积毁销骨”,绝大多数的人,本来不可能有男女平等的意识,所以都认为太后这样做,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了。

  至于武后本人,她已掌握了对天下苍生的生杀予夺之权,她已享有帝王之尊,找一个男人来给自己解解闷,调养一下身体,添些寿考,这有何不可!她所做的一切既然都是天意,都是合法的,都是有利于国家,有利于天下苍生的,那么找一个男妾来消遣一下,也是顺天意、合法度、益苍生的事情嘛。

  她觉得她自己是天神下凡,是一位超人,旧有的道德伦理根本不能来束缚她。她这样做,就有对旧有的一切藐视的味道。如果说,祖宗定下的礼法规矩,还有存在的必要,那只是用来约束除了她自己以外的人,绝不是用来束缚她自己的。她觉得她自己就是真理的化身,真理是她造的,真理是讲给别人听的。

  当然,她是绝顶聪明的。她懂得事情不能做绝,还得讲些策略,这样才能使天下百姓口服心服。于是她想出了一些掩人耳目的方法。

  自从冯小宝进宫以来,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他已经知道自己这位新主子,就是当今至高无上的皇太后。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有这样的好命来侍候太后。

  他现在过的生活,和以前在千金公主府中过的生活简直不能相比。那可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他知道只要继续讨太后高兴,他就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

  他看到连当朝一品大臣,宫中的大太监,都对太后怕得要死,可是他却不怎么怕太后,甚至太后有时还得想法子讨自己的喜欢呢。

  虽然太后比他几乎大三十岁,可是太后的身体简直是一个奇迹。她具有女人无穷的魅力和风韵,和她在一起,他感到旗鼓相当,并没有一种“例行公事”和勉为其难的感觉。所以他逐渐大胆起来,尽量使出浑身的解数令太后满意。他自己也越来越对自己感到满意。

  可是,他也有烦恼,那就是他不愿意和太后进行交谈。因为一交谈,他就觉得自己愚昧无知,浅陋卑俗,简直像一个懵懵无知的幼儿。

  有一次,他把这种想法告诉太后。

  太后笑着说:

  “小宝,你知道你的前世是谁吗?”

  这个问题可把小宝问糊涂了。小宝说:

  “我怎么能知道前世我是谁?难道陛下知道?”

  “朕当然知道。你是朕的护法伽蓝呀。”太后说。

  “什么叫护法伽蓝?”小宝更糊涂了。

  “你去过寺庙的大雄宝殿吗?你见到佛旁边都有一些罗汉力士吗?”太后说。

  “见过。我以前和几个哥们一起游寺院,他们都说我长得像那浑身蓝色的、满身都是疙瘩肉的天兵天将呢。”小宝开始兴奋起来,自夸地说。

  “这就对了。我的前身就是弥勒佛,我是受天命下世来普度众生的。你的前身是我的一个随从伽蓝。”武后的口气完全是一个成年人给小孩子讲故事的口气。

  冯小宝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有这么大的造化。可是想起自己近来一桩桩奇遇,也觉得自己似乎确实有些来头。他又问道:

  “那么,为什么让我托生在一个穷光蛋的家中,让我从小就失去父母呢?”

  太后说:

  “这也是天意。让你生下来尝尽苦头,磨炼你的身心,然后才让你来到我的身边做大事。”武后说。

  “可是我一点灵性也没有,什么也不懂。我在陛下的面前,简直是个憨憨。”小宝憨直地说。

  “这也就是我要跟你说的。古人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我先得给你正名。你到世上的任务就是护法护人。我现在让你到白马寺去当住持,那你的地位就足可顶得上一二品官了。”武后说。

  冯小宝一听说让他当和尚就有点犯怵,因为他知道和尚一不能吃肉,二不能和女人接触。

  武后解释说:

  “吃肉不吃肉,那只是表面现象。世上总是真和尚少,假和尚多。少林寺僧早有一句口头禅:‘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上留’。只要心中有佛,那就是真和尚。况且,把你剃度了,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出宫中,别人就不会说三道四了。”

  小宝一听,划算着,如果当了白马寺住持,就等于做了大官,成了一寺之主,既可逛街,又能作威作福,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武后就下了一道诏令,任命冯小宝为白马寺住持。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