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夜深深武后偷验药 情腻腻老树又逢春







  近来,小宝感觉到公主有些奇怪的表现,一会儿热情得要命,一会儿又突然烦躁起来,无缘无故地摔砸屋里的摆设家具,或对下人大发脾气。但对小宝却有一种过分的温存,好像小宝就是公主一件珍贵的什物,而公主很快就要失去它了。

  有一次,小宝问公主:

  “公主,难道小宝有什么侍候不到的地方令您心烦吗?”

  公主沉吟了一会儿,终于说出:

  “小宝,我现在真是离不开你了。可是你又不能不离开这里。”

  小宝心里一惊,忙问:

  “为什么?”小宝突然想到,是不是你把我玩腻了,另有新欢,是不是我的死期到了?

  公主说:

  “再过一两天,你就要到一个地方去了。”

  小宝急忙问:

  “什么地方?”

  公主说: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你也不要再问了。不过咱们的关系该就此结束了。”

  小宝故作动情地说:

  “公主,我哪里也不去。我就陪伴您一辈子吧。”

  公主说:

  “小宝,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呀。不过今后你不管到哪里,别把我忘了就是了。你要是忘了我,你就是没有良心,你就会不得好死。”

  小宝急忙跪在地下,说:

  “公主,您对我的恩情,我是终身难忘。我要忘了您,就让雷劈死我,刀砍死我……”

  公主急忙用手捂住小宝的嘴,说:

  “不许你胡说!也许将来我会有用你之处。现在你就对天盟誓,做我的干儿子吧。”

  小宝赶快对天磕头,认了这个干娘。

  可是公主又说:

  “我虽然是你的干娘,却不许你在公开场合叫我干娘。只有将来……恐怕不会有什么将来了。你心里有我这个干娘,我也就算不白疼你一场了。”

  夜里,公主睡着了,小宝却睡不着。他怎么也解不开这个谜:她要把我送到哪里去?看来不像是要送我到阴曹地府。既然不让我死,可是又说不准我在公开场合叫她干娘。既然以后还可能在公开场合见面,可是又说“恐怕没有什么将来”了。这个妇人的心真是猜不透!不过看样子是在这里呆不长了。是吉是凶,走着瞧吧。

  从这天上午起,公主就不来了,由两个太监在屋里守着他。一会儿是宫中的裁缝给他试定做的新衣服,一会儿是美容师给他洗浴美容,一会儿又是御医来给他检查身体。最令他感到惬意的是给遍身擦上一种香味特殊的油膏,然后让他躺在炭火盆旁,由按摩师给他按摩,好像这些香膏都揉进了他的每一个毛孔里。

  到了第三天傍晚,当他吃过晚饭,穿上那一身金灿夺目的服装,站在镜前,他简直认不出自己来了。

  他从来没有感到自己会像一个舞台上的人物,像一个大官或将军。他很为自己的样子而自豪。他觉得穿着这套贵重的“装裹”死去,也算不白话一世了。

  这时,门帘启处,公主露面了。

  公主穿着一身锦绣的官服,进来后,就打发随从的人都出去,只留冯小宝一个在屋里。

  公主对小宝说:

  “小宝,今天我就要送你到一个地方去了。

  “这地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是个什么地方,你到了,就明白了。

  “你要去见一个新主子。这个主子,也是我的主子。她在天底下,至高无上。她嘴唇向上努一下,就可以把你变成神仙;她的嘴唇往下撇一下,就可以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你到了那里,尽心侍候新主子,自有你今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要把我教给你的技术都尽量用上。到时候你要放得开,千万不可缩手缩脚的,但也不可鲁莽从事。

  “话要少说,记住祸从口出的道理。好吧,现在就走。”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冯小宝就被塞进一抬黑色的轿里,公主坐在另一抬轿里,出了公主府。

  冯小宝这抬轿,窗户都遮得严严实实的,看不到外面,他只听见轿杠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

  大约走了一个时辰,轿落了地。但他没有被允许走出去。又等了半个时辰,听到轿外有公主的说话声,接着他的轿又被抬起来。走了一段路,停下来,才让他下了轿子,有两个太监引他向一个灯火通明的地方走去。

  他回头望去,公主和他原来的乘轿都不见了。

  太监打着灯笼在他前面引路,走了一段长长的走廊,才到了一座小宫殿的门前。

  太监掀起门帘让他进去。他觉得这屋里挺热。绕过一道玉石屏风,他听到潺潺的流水声。

  他被引进里屋,原来有一个用玉石砌的水池,水池旁用黄金做的水管,慢慢地向池中注入温热的水。

  引他来的太监和另外几个在里面等候他的太监,很熟练地给他脱去衣裳。于是,他一丝不挂地站在水池边上。

  奇怪的是,太监都离开他,只让他一个人呆站着。又让他转过身去,转过身来,他也不知道这是干什么。

  其实,在澡塘的墙壁上有秘密的视孔,武后正在通过视孔审视着千金公主送来的这件“礼物”。

  武后还是第一次瞧见这么一个高大健壮充满雄性魅力的裸体男人。当她把小宝身体的哪一部分都看过后,脸上现出少有的微笑。她向千金公主道谢后,就吩咐太监把洗浴好的小宝送入她的寝宫。

  小宝洗浴后,裸着身体,被一件白绸被裹着,躺在一个带手把的木床上,由四个太监抬着走向灯火柔和的武后寝宫。

  这时的小宝的头也被蒙着,根本看不到周围的一切。他直挺挺地躺在木床上,任由人抬着前进。

  其实,小宝并不知道,武后的寝宫是一座特殊结构的建筑。武后的龙床是在宫中一个高高的阁楼上,只有一条密闭的通道通向阁楼。通道的进出口都有严密的保安措施,凡进入入口的人,无一例外要经过值班太监的精细搜身检查。通道的门用具有磁性的精钢铸成,任何金属的武器都会被它检验出来。通道和寝宫里,到处都是设计精巧的机关。只要一按机关,有各种方法可致有暗杀企图的人以死命。这座寝宫绝不与其它宫殿相连,周围也不种高大的树木,这是为了防止能飞檐走壁的刺客潜入寝宫行刺。

  小宝进入寝宫后,被两个太监搀扶着赤足踩在厚厚的波斯地毯上,向着一个四周都吊有精美图案锦帘的大床走去……

  约摸一个时辰后,小宝又被太监搀扶出来,仍用白绸被裹好,躺在原来的木床上,被抬出了寝宫。

  当小宝被抬进为他专用的房间时,看到有一桌丰盛的酒菜。由于紧张和疲累,他早已腹内空空,于是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几个太监站在周围照料他。由于在公主府他已接受了一般的礼仪训练,所以在太监面前总算没有出洋相。

  他一面呷着酒,一面慢慢回味刚才发生的事。他这才明白他干妈千金公主临别时说的话。他想起刚才帐中那个女人表示满意的微笑。他觉得他像传奇中人真地游了一次仙窟。

  武后呢,她正躺在龙床上不能入睡。她感到服了这付千金公主献给她的“药”,顿时恢复了青春和生活的乐趣。说真格的,她还是第一次体验到作为一个女人那种原始的野性的快乐。和这次比,以前几十年等于是守活寡,是抱着一个冰冷的石头人睡觉,……她想着想着,进入了安谧的梦乡。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