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罗织经寰中造冤狱 丽景门人间鬼门关







  如果把对李续的复仇看做是来俊臣人生的最大美事,那可就错了。这不过给他带来一点复仇的快感,是他的酷吏经历的一个小小的岔曲罢了。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案件太多了,他很快成了太后手下的一条疯狗,成了太后对付李唐宗室和保唐旧臣的一柄锐利的刀剑。

  所以没有一年,他就官升侍御史加朝散大夫,第二年又擢升为左台御史中丞,弄得官员上朝,只要来俊臣在场,“无交言者,道路以目”。这就是说,人们怕来俊臣怕到在他面前连话都不敢说,走在路上也怕他的间谍窃听,只能用眼色示意。

  来俊臣又和其他的酷吏如侯思止、王弘义、郭霸、李仁敬以及司刑评事康暐、卫遂忠等狼狈为奸,同恶相济。这些酷吏又搜罗社会上的无赖几百人,让他们混在人群中充当间谍。要是想诬陷谁,只需向下面示意。于是各处对此人的检举信就如雪片似地飞来,而且内容几乎是从一个模子里脱出来的。

  这种罗织罪名的方法,达到千里响应的阵势,弄得人人自危,恐怖之极。特别是检举信都要求“请付来俊臣推勘,必获实情”,借以为来俊臣邀名。

  太后看到自己的“计划”已获得初步实施,心中很是得意,对来俊臣特别器重。于是又在宫中丽景门西面另外设置了推事院,专令来俊臣掌管,专事审讯和处决朝廷重犯。

  可想而知,凡是送进丽景门推事院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酷吏王弘义曾经用谐音开玩笑,把丽景门叫“例竟门”。这就是说,凡是送入丽景门的,照例都要“竟”(性命完结)了。

  所以官员上朝前,怕突然遭到来俊臣的逮捕,就总是战战兢兢地向家人告别说:“不知今天还能回来再见吗?”真是上朝如进鬼门关!

  有些贵族大臣家,只要一听见急急忙忙的敲门声,人人就吓得要死。不得已让仆人去开门,只要从门缝里看到是肃政台官员,仆人就扭头大声疾呼:“来索!来索!”就真像见了鬼一样。

  所谓“来索”,一语双关,可理解为“前来搜索”和“前来索命”,也可理解为来俊臣和索元礼的简称。这种如对虎狼似的恐惧也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来索”一到,这家必然人头落地,血流成河。不但主人要被捕被杀,就是妻子儿女也要跟着遭难,能保住性命的也要没官为奴,那些无辜的亲属朋友,遭牵连后也得流放蛮荒之地。而壮丽的府第也被洗劫一空,成为断壁残垣、荒草野坡了。

  据《新唐书·来俊臣传》记载:“(来)按制狱,少不会意者,必引之,前后坐族千余家。”可见当时“来索”的酷毒之极了。

  这里特别值得介绍的是,来俊臣不仅是告密、酷刑的实干家,而且是告密、酷刑的理论家。

  他和酷吏朱南山、万国进等人共同编辑了一部《告密罗织经》(又名《罗织经》),把告密互控和酷刑逼供专业化、理论化。

  所谓“罗织”,就是搜罗编撰罪状,以陷害无辜。

  这部书内容精要,条理分明,简明地告诉特务官员和酷吏们如何诬告,陷害,逼供,诛杀等可用的“合法”方法。只要运用《罗织经》的要义,要什么口供就会得到什么口供,想定什么罪,就定什么罪,可谓百发百中。

  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制造冤狱的经典。《罗织经》的主要内容是:

  如何制造一件谋反叛国案。

  首先确定逮捕审判的对象,然后由特务耳目从各地向当权机关或朝廷发出对这些人的检举揭发信件,以造成声势。

  等待上面把这些信件交下面司法机关侦察审理。

  司法机关根据这些检举信,逮捕审讯此人。

  审讯时可不择手段使用酷刑,务必令其招出与检举信内容相吻合的口供;如果畏罪自杀,则罪加一等。所以被告只有招认和死于酷刑之下两条道路,别无选择。

  审讯时,不仅让被告承认自己的罪行,还要供出同谋的人。牵连人数的多少和牵连范围的大小,可由当权人物和审判官员决定。

  将被告的供词整理编撰,一定要把案情搞得前后关联,人物、时间、地点均准确无误,不留丝毫破绽,于是一件重大谋反案件宣告定案。

  执行判决。

  刑讯方法举例:

  用滚烫的醋灌耳,然后扔在不见天日的地牢之中。

  把囚犯放在一个大瓮之中,四面生起烈火烧烤。

  不让囚犯吃饭,以致其撕下衣服中的棉絮充饥。

  把囚犯掷到污粪堆上,令其臭薰腐染。

  用烂泥灌入耳中,后用脚踏。

  打断囚犯的肋骨,拔掉手脚指甲。

  把头发捆起,吊在空中。

  用浓烟薰耳,令其头晕欲裂。

  将囚犯倒吊,用火烧瞎其双眼。(以上叫“狱持”)

  疲劳审问法:可接连几夜不让囚犯睡觉。一旦瞌睡,即捶打摇撼,令其神经极度疲乏而错乱。此时问他什么,他就招供什么。此法百试不爽,身上又不留任何伤痕。此法名为“宿囚”。

  凤凰展翅:将囚犯手脚绑在短刑木上,然后用铁轮旋转扭绞,令其手足四肢骨折。

  驴驹拔橛:用绳子绑住囚犯的脖子,用力向上拉;如还不招认,颈骨可拉断。

  仙人献果:让囚犯赤裸着身体跪在尖石或碎瓦砾上,双手高举巨枷。枷上还可加码,可令膝盖骨粉碎,血肉模糊。

  玉女登梯:用绳子拴在囚犯脖子上,强迫他登上高梯。如不招供,即将绳子后拉。有时会被勒死,有的会从梯子上掉下摔死。

  ……

  这些杀人恶魔,嗜血成性的禽兽,竟将折磨屠杀被告当成娱乐消遣。

  不难想象,酷吏的监狱完全变成了杀人的屠宰场。

  每天,一队队无辜被告被赶了进去,又一列列折磨得不成形的尸体被运了出来,在焚尸场被烧掉。发着恶臭的滚滚浓烟带着无数冤魂飞向茫茫的天际。

  而来俊臣、索元礼们正发出得意的狞笑。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