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糊涂天子忘乎所以 五旬帝位幽禁房州







  按说武太后目前已经大权独揽,志得意满了。但是,如果这样去看武太后,那就错了。她正在酝酿着更加惊心动魄的风暴。

  中宗继位后思想也发生了变化。他很快就感到做一个傀儡,处处受武太后控制是难以忍受的。他每天上朝,受到大臣的朝拜渐渐有些飘飘然了。他开始忘记自己处境的危险,有些忘乎所以了。

  他在做太子时纳的妃子韦氏,因他当了皇上也被封为皇后。于是韦氏的父亲韦玄贞,也由普州参军提升为豫州刺史。

  这本来升得够快,可是韦氏一直撺掇中宗把她父亲再往上提,一直提到官居宰相的侍中。中宗受不住这强劲的“枕边风”,就在朝中提出来了,同时还要授给他乳母的儿子五品官。这种破格提拔的想法受到了辅政大臣中书令裴炎的谏争。这就激怒了中宗,中宗面红耳赤地说:

  “裴炎,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也不要忘记我现在是皇帝。权在我手里,我想封谁就封谁,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别说一个侍中的官位,就是我把天下让给我岳义韦玄贞又有何不可!”

  这本来是一句气话加儿戏的话,可是这话出于皇上之口,那当然就不可等闲视之了。

  裴炎听到这句话后很是害怕。他想如果这样下去不加以制止,那后果真是难以想象了。他想向太后禀告此事,请太后出面批评皇上并制止这件事。

  当裴炎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密告给武太后以后,裴炎看到武太后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接着就是把脸一沉,说:

  “卿所奏确实如此吗?”

  “臣怎敢欺诳太后?臣言句句是实。”裴炎说。

  “那么,命你告中书侍郎刘禕之、羽林将军程务挺、张虔勗如此如此,不得有误。”太后命令说。

  “太后,臣以为将此事禀告太后,是请太后劝劝皇上,以后决定大事一定要慎重。臣完全不是这个意思。”裴炎急忙说。

  “此事必须按我的命令来做。如有违误,以抗旨处置。你退去吧!”太后说。裴炎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闹到这种地步,看来是无法挽回了。于是就照太后的旨意去布置。

  话分两头。当天晚上,临睡前,韦后又向中宗提出封官之事。中宗说:

  “你不要再说了,朕意已决。中书令裴炎这老家伙上午一直缠着我不放,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真是烦人!最后我向他一瞪眼,他才识趣地退出。真是不识时务。难道他要走长孙无忌的路?”

  “历来这些老臣都是一个毛病,依仗着先帝临终托命的权势,还想左右陛下。他也不看一看,现在坐在金銮宝殿上的是谁!”韦后觉得再激一激皇上,此事就十拿九稳了。

  第二天早朝前,中宗还在盘算着给母后来一个措手不及,一宣布,在大臣面前,母后再也不能出面反对吧。

  果然,上朝时,按原来定好的规矩,高宗在前,武太后在后,走上御座。

  没有想到,太后先抢先一步坐在自己的宝座上。

  高宗突然觉得情况有些异样。

  这时,他看到身着盔甲的御林将军程务挺、张虔勗带着全副武装的士兵,小跑步进入宫中,并排了个包围的阵式。

  高宗正要走上御座,突然被中书令裴炎挡住,并命太监宣太后诏书:“废去中宗帝位”。

  这真如晴天霹雳,惊得满朝文武面面相觑,谁也说不出话来。

  两个侍卫立即用手把中宗挟持住,往大殿外拉。

  中宗的脸色煞白,挣扎着说:

  “放开手,放开我,我犯了什么罪?”

  “你还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你要把大唐的天下送给你岳父韦玄贞,这难道不是最大的罪吗?”武太后声音洪亮,咄咄逼人。

  于是,当了五十四天皇帝的中宗,在满朝文武众目睽睽之下,被他的母后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拉下了皇帝的宝座,并遭到了幽禁。

  过了一个月,他被迁往均州,又很快被迁往房州,软禁起来。韦后当然随行。中宗的岳父韦玄贞也被贬到荒远的南方。

  接着,在太后授意下,皇子旦率王公、大臣,在武成殿朝拜皇太后,进献“文明”年号。

  三天之后,皇太后下诏,封她的四子旦为睿宗。

  但出人意料的是,睿宗却被迁往太子住的东宫居住,并与外界断绝了一切来往,实际上也是被幽禁了起来。

  于是武则天以皇太后之尊独揽朝政的局面就这样形成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