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庸三子暂充太子位 昏高宗病归离恨天







  李贤的死引起了朝臣和民众的纷纷议论。

  为了掩盖这次谋杀的真相,武后命令在显福门举行盛大的哀悼仪式,武氏亲临致祭,并追复李贤的王位。另一方面,把责任又推到丘神勣身上,把丘贬为垒州刺史。

  但没有半年,丘神绩又被召回,官复原职。

  那么,太子哲的命运又如何呢?

  太子哲当时已改名显,他是武后亲生的第三个儿子。他的性格庸懦恭顺,恰是一个可由武后任意摆弄的儿皇帝人选。武后把他召来宫中,一方面加以“保护”,另一方面严格限制,不许与外界来往。

  当时的高宗,身体越来越坏,头痛、晕眩、周身痛、四肢麻木、气喘。在开耀元年(公元681年),他已不能视朝,全由武后一人专断朝政。

  照武后的野心,本可把高宗毒死。但武后深谋远虑,她认为如果这样做会引起朝中大乱,反对派借机可以真的为了保唐朝团结起来。她现在还得冷静以待,她知道时间总是对她有利。

  当时的天灾人祸接踵而来。开耀元年,彗星出现,拖着长长的扫帚尾巴划过夜空,昭示着世人将有大祸降临。仪凤二年(公元677年)至永隆元年(公元680年),吐厥入寇,大败唐军,兵民死伤惨重。大饥,洪水,蝗灾,疠疫,致使京城的粮食严重缺乏,死尸堆积,盗贼充斥,法纪遭到严重破坏。

  武后为了讨上苍喜欢,在河南嵩山修建大庙“奉天宫”,借以消弭灾祸。奉天宫在永淳元年(公元682年)七月开工,动用了大量灾民,第二年才修建完成。当年十一月,高宗与武后,登山莅临奉天宫。

  但在登临途中,高宗突然感到头痛难忍,竟发展到突然双目失明。这令武后大为吃惊,急召御医诊治。

  御医张文仲、秦鸣鹤拟用针砭法,说只有刺头出血,症状才会减轻。

  武后大怒,说:

  “陛下的龙体怎能妄用金针刺伤?两御医心怀叵测,应该处死!”

  高宗喊道:

  “快,快,快!我疼死了,快让他俩试一试吧!”

  武后无奈,只得让御医针砭。

  奇迹出现了,金针一扎,高宗的疼痛立即止住了,并且睁开眼睛说:

  “我又看见了,看见了。这针真灵验呀!”

  武后说:

  “这真是奇迹!大概是嵩山之神保佑。看来,修了奉天宫,上苍显灵了。”

  于是厚赏了二位御医。

  可是没过了一个时辰,高宗的头又疼起来了,视力又有些模糊了。武氏急令回宫。

  十一月二十四日,高宗和武后回到洛阳。

  经过几天调养,高宗病体略微平复。为了给高宗求寿,颁诏于十二月四日,大赦天下。

  高宗还想当天亲自登上则天门楼参加颁诏的大典。可是由宫中上马时,顿觉气短身虚,不能成行。宫外广场上,万民齐集,等候万岁爷驾临,但已经不可能见到高宗的龙颜了。

  当天晚上,高宗已到弥留之际,急召中书令裴炎入宫,面宣遗命。遗诏太子显在“柩前即位,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

  这就是说,在高宗死后,太子显要立即继承皇位,大事要与武后商定,要尊重武后的意见。

  所谓“柩前即位”,就是高宗一死,太子立即即位。

  可是奇怪的是,高宗死了一天,两天,三天……到第五天仍不见太子继位的正式诏书颁行天下。宰相裴炎上奏,催促武后执行遗诏。武后在第七天,才命举行太子登基大典,号为中宗,并尊武后为皇太后,朝廷大权仍然掌握在武后手中。

  这六天六夜,武后一直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在她的心中有几种方案:篡改遗诏,假造圣旨,让自己登上皇位;发动政变,改朝换代;依遗诏相机而行,做垂帘听政的帝王之母。前两个方案都弊大于利,只有第三个方案,虽然是她最难接受的,但比较稳妥,于是决定走走过场,再待有利时机。

  这正是六天六夜武后没有公开露面的原因。

  中宗登基以后,武太后仍然临朝听政。一切国家大事均由武后一人说了算,而中宗只是一个傀儡而已。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