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舍亲女栽赃王皇后 施荼毒后妃陷冷宫







  武则天第二次入宫当然非常秘密,就暂时被安置在王皇后宫中的一个小偏房里。除了皇上和王皇后及其近侍宫女,连六宫中的人也不知晓。

  她在感业寺那次与高宗的幽会中,怀有了身孕,进宫后不久就生下一个男孩,取名李弘。她知道,这是龙种,是她今后飞黄腾达的护身符,所以对李弘百般疼爱。

  产后的武氏保养得很好,很快就长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加之修饰讲究,服装得体,更显得妩媚艳丽,令高宗倾倒。

  但她对王皇后非常谦恭有礼。一句一个“恩后”,把王皇后美得合不拢嘴,飘飘然,以致待武氏如亲生姐妹。武氏却绝不敢以姐妹相称,总是以奴婢自称。对皇后总是跪迎跪送,诚惶诚恐,不苟言笑,百依百顺。皇后这时才对她真正放了心。

  于是皇后什么话都跟武氏说了,特别把对萧淑妃的嫉妒和怨恨都在武氏面前发泄。武氏总是顺着皇后说,皇后爱听什么她就说什么,她那一张甜蜜蜜的嘴把皇后哄得五迷三倒。

  对付高宗,她总是花样翻新,使出全身的解数,令床上的皇上神魂颠倒,骨麻筋酥。加上她又会唱小曲,作艳诗,弹琵琶,打双陆,弄得皇上退了朝就钻到她的屋里出不来了。

  王皇后看在眼里,不但不嫉妒,反而暗暗高兴,她知道她的情敌萧淑妃这时正在独守空房,无计可施。让这小狐狸精也尝一尝“泪尽罗巾梦不成,斜倚熏笼坐到明”的滋味儿吧!

  武则天隔三差五总要把高宗推到王皇后的屋里去过夜。她知道自己目前还是人家皇后的一件工具,不可忘乎所以。王皇后到了高宗面前,总是给她添好话儿,而这才是她最需要的。

  果然,高宗和王皇后都想到一块儿去了:不能把武才人总这样藏在后宫不见人呀!

  于是高宗下了一道圣旨:拜武才人为昭仪。这样武氏由原来的后宫正五品升为正二品,再上一步就成了皇上的宠妃了。

  这时的武昭仪当然不用藏着掖着了,她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在皇上娘娘的后面侍候了。

  当真相大白以后,萧淑妃真是气得咬碎了银牙。可是非常奇怪,在武昭仪面前,她有火也发不出来。武昭仪的行为举止,真是做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竟然一点破绽也找不出来。

  这时的武昭仪已摆脱了做王皇后情场工具的束缚,她开始向她的第一个目标──皇后的宝座攀登了。

  她熟悉历史,她知道历来后宫的斗争是十分残酷的、激烈的,流血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心慈手软,缺乏策略,那是必败无疑。

  她并不恨王皇后,但她也并不对王皇后感恩戴德。她知道王皇后接她进宫是出于要利用她,而不是出于同情,所以她也大可不必对她感情用事。她必须除掉她,要不惜任何手段除掉她,否则她就将被别人除掉。

  她知道,王皇后只不过是她前进道路上的第一块绊脚石。不把它搬开,她就无法起步。

  她已经很了解王皇后了。她知道论才质,王皇后只是个普通的女人。她头脑很简单,处事意气用事,根本谈不到什么策略。她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她注定要失败。

  但是,靠她自己的力量是拿不掉这位一国之母的。她必须靠皇上的力量。

  那么,怎么用高宗的手去消灭自己的情敌呢?首先要让皇上疏远王皇后,这是第一步棋。

  这好办。皇上本来对王皇后没有给他生儿子就很失望,在武氏二次进宫前,王皇后已经失宠。现在暂时热乎起来,实在是武氏给促成的。她只要把皇帝笼络得紧一些,皇上对王皇后必然会又冷下来。

  永徽五年,高宗李治27岁,武则天已31岁。这个成熟又工于计谋的女人,已基本上把这位缺乏人生经验又多病软弱的皇帝掌握在股掌之中了。

  这时的高宗已经离不开武昭仪,他已很久不到王皇后和萧淑妃那里去了。

  王皇后已感到接武则天进宫是做了错事,帮她升为昭仪更是错上加错。她开始恨这个武昭仪了。她觉得这个女人虚伪,有心计,比萧淑妃还难以对付。

  她低下架子来去拜访萧淑妃,要和萧淑妃重新和好。她们要联合起来。她们俩本来就没有什么大矛盾,只不过是争风吃醋罢了。现在皇后屈尊来向萧淑妃赔礼道歉,萧淑妃能不感动吗?况且,不把武昭仪从皇上跟前撵走,她们的生活岂不会越来越惨?

  这两个失宠的女人在大敌当前时,又言归于好,联合起来了。

  她们商量来商量去,想出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编造一些武昭仪的坏话,到皇上面前诋毁她。她们相信,两个人的舌头就能使皇上回心转意。

  可是她们忘记了,武昭仪有一条更厉害的舌头。武昭仪的枕边风,比她们煽起的冷风更有劲。

  史书上说:“王皇后、萧淑妃与武昭仪更相谮诉,上不信后、淑妃之语,独信昭仪。”

  俗话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武昭仪的风已把皇上吹得晕头转向,王、萧二人再向皇上吹风,只能增加皇上对她们的反感和厌烦罢了。

  要想跟武昭仪斗,她们只有这一张牌,可武昭仪手中的牌还多着呢。

  王皇后认为自身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她的地位。在后宫,除了皇上,她认为她就是地位最高、权力最大的人。所以她傲慢、自信,对皇上左右的人她也是不放在眼里。

  她的母亲魏国夫人柳氏和她的舅舅中书令柳,自恃门第高、地位重,对六宫的人也是态度傲慢。

  王皇后自认为的优势,武则天却看出这正是她的劣势。因为她把自己孤立了起来,人们虽然畏她,却不亲她。

  而武昭仪呢,谁不亲近王皇后,她就拉拢谁;谁受了王皇后的委屈,她就去安慰谁;谁爱占小便宜,她就非常大方地用财物贿赂谁。结果,王皇后身边的太监和宫女几乎都成了武昭仪的亲信。王皇后的一举一动,武昭仪都了如指掌。

  高宗也看出来了,武昭仪在后宫越来越得人心,王皇后越来越不得人心。

  正赶上武昭仪又给皇上生了一个女孩,高宗更加宠爱武昭仪了。除了上朝,皇上大部分时间都在武昭仪的寝宫里消磨。

  可是武昭仪发现,虽然皇上越来越疏远王皇后,但是还没有废掉王皇后的意思。因为废后是一件国家大事,皇上还没有下决心的动机。

  武昭仪暗下决心,她不能再等待了,她必须主动出击。

  王皇后很喜欢武昭仪的小女孩,有时她独自耐不住寂寞,就屈尊来到武昭仪的房子,抱抱孩子,逗弄她玩。王皇后每次来,武昭仪都是毕恭毕敬,跪迎跪送,这倒使王皇后对她的嫉妒和怨恨有所缓解了。

  有一次,武昭仪给孩子喂奶。她看着孩子红扑扑的小脸,联想到王皇后亲吻孩子的样子,突然,她灵机一动,想到,也许这孩子会帮她的大忙。

  于是,一个恶毒的计划在她心中产生了。

  有一天,她让在她房中值班的宫女都离开她的房间,并安排两个亲信宫女在大门前守望,只要王皇后来她这里,就赶快向她报告。

  果然,那天王皇后梳妆完毕,吃完早餐,又想去看武昭仪的小女孩,就踱出寝宫,向武昭仪的住处走来。

  武昭仪得到报告,急忙把安睡的小女孩放在摇篮里,然后就溜出房间,躲在暗处。

  王皇后走到武昭仪的寝宫门前,叫了几声“武昭仪”,却不见答应。她就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她一看,屋里只有小女孩在摇篮里甜甜地睡着,就俯下身来欣赏了一会儿,并在小孩的脸蛋上亲吻了一下,轻轻地离开,到御花园散步去了。

  这时,武昭仪从外面走进自己的房间。她的脸变得非常可怕,注视了孩子好一会儿。突然,她的两只手抓起小被子一下把孩子的脸蒙住。她闭住眼,咬住牙,用力按下去……她感到孩子在被子里拼命地挣扎……

  过了一会儿工夫,当她掀开小被子时,孩子已经断了气!

  她又把被子给孩子盖好,弄成孩子还在睡觉的样子,就悄悄离开房间,到门口去了。

  那天早朝完毕后,高宗又兴致勃勃地到武昭仪住处来看孩子。

  武昭仪满面春风地迎接皇上,并且把皇上引到自己的屋里。

  当她假装掀被子让皇上看孩子时,突然惊呼一声,立刻泪流满目,几乎昏厥过去。

  高宗看到的是一个面色苍白的死孩子!

  武昭仪一边哭,一面喊道:

  “是谁杀了我的宝贝?是谁下的狠手?”

  高宗立刻叫来在房里值班的几个宫女,问:

  “谁刚才到过这屋里?”

  宫女们吞吞吐吐地说:“刚才只有王皇后来过这里。”

  高宗愤怒的脸变得铁青,指着皇后寝宫的方向大声说:

  “是她,是她这个贱人杀死了朕的女儿呀!”

  这时的武昭仪跪在皇上面前,拉住皇上的衣服哭着说:“陛下呀陛下,您可得给臣妾做主呀!皇后每天来看小女,原来是要谋害这小生命呀!这是皇上的一条根呀,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啦!陛下,您赐臣妾一死吧,妾现在走还赶得上小女儿呀!”

  接着武昭仪就乱找剪子、刀子,要自杀。皇上赶紧让宫女拦住她,并嘱咐要好好安慰她。

  皇上离开武昭仪时,反复地说:

  “朕自会处置的!”

  从此高宗再不到王皇后那里去了,也不许王皇后来见他。王皇后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这时的王皇后才明白,原来接武氏进宫是做了一件令她终生遗憾的事。本来她想利用她赶走一只狐狸,却没想到引来了一条毒蛇!

  武昭仪开始露出峥嵘的本来面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