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感业寺武媚偏惑主 净禅室天子续前情







  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唐太宗李世民驾崩。

  一个晴天霹雳突然爆响在武则天头顶的上空。

  依照宫中的惯例,老皇逝世,曾生养过皇子、公主的妃嫔,可留在宫中保位受尊宠;无子女的妃嫔,或守陵或出家为尼。

  在太宗大殡以后,武则天就依例要到皇家的感业寺为尼了。她将在青灯黄卷前为先皇诵经,祈求冥福,寂寞地终其天年。

  这对武则天来讲,无异于一下子掉到一口万丈枯井里,永世不得超生了。

  但武则天终归是武则天,所谓“岁寒乃知松柏之后凋”也。

  她紧紧抓住命运之神的手,死死地攥着不放。

  她利用在太宗棺旁守灵值班的间隙,避开众人耳目,与太子李治幽会。她认为李治就是她的命运之神。

  她使出浑身的解数,一会儿哭得成了一个泪人,一会儿又展示着在孝服的衬托下更显得楚楚动人的美色,让太子对她无限怜爱,无限留恋。

  最后,太子向她发誓说,如果继位后不能把她从感业寺接出来,他就不当皇上了,他也去当和尚!

  武则天当然知道,这是一句充满感情而缺乏理智的话。但她知道,太子对她情有独钟,如果他掌握了皇权,只要他愿意,这件事办起来也并不难。

  为了把太子的心拴得紧紧的,她甚至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太宗的棺旁,趁旁边无人的机会,偷偷摸摸把自己的身体献给太子,让太子尝到从来未领受过的美味。

  但宫法如山,大殡后武则天和其他没有子嗣的嫔妃宫女被送到感业寺为尼了。在感业寺的武则天,遵守寺规,每天吃斋念佛,辛勤劳作,并钻研佛经,俨然是一个四大皆空、断绝尘缘的女尼。

  在寺中单调的钟声陪伴下,她每天在蒲团上打坐,双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深夜,她还钻研佛理。有时众尼谈经,她对佛理的理解和阐发,总是受到大家的敬佩和赞叹。

  其实,以武则天的学识和过人的精力,对付这些平凡的尼姑,本来就是绰绰有余的。

  然而,她真正的精神仍在壮丽的唐宫里游荡,她的打坐实在是修炼身心,修健美功,并构想着飞黄腾达的未来。她对高宗与王皇后冷淡的夫妻关系也略知一二。她更自信高宗不会对她忘情。

  她相信天意和命运。她自信天生我材必有用。

  青灯黄卷,磨砺了她的耐心和坚忍。她善于等待。她绝不对现实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好像是鬼使神差,永徽二年(公元651年),在太宗的忌日,高宗竟带着王皇后到感业寺来为先皇祈冥福。

  其实是高宗在一年期间已坐稳了帝位,想要与武则天重温旧梦了。

  皇上驾临前的几天,寺中进行了大扫除,佛堂里挂上了黄色的经幡和桌饰,镀金的法器被擦得光灿夺目。

  武则天这几天虽然很少入眠,但显得特别精神焕发,脸上泛出美丽的桃花色,竟引起不少师姐妹的嫉妒。

  但她尽量不去露出自己特别的兴奋和企盼。她只是默默地干着分配给她的活儿。

  其实,她的心中思绪万千,就如大海的波涛翻腾澎湃。她预感到决定她一生命运的时刻就要来到了。

  那天早晨,感业寺的钟声仍按时报点,但在武则天的耳中,似乎听到命运之神的昭示。是吉是凶,就在今天定乾坤了。

  早斋后,众尼被吩咐又作了一次迎接皇上的演练,然后就是恭候圣驾的降临了。

  虽然高宗和皇后来感业寺进香,想尽量轻车简从,不作张扬,但皇家的气派仍令那些没有进过宫的尼姑们惊叹不已。

  高宗在快进寺院大门前,在恭迎圣驾的行列里,突然发现了武才人。在灰色的尼姑群中,她显得异常突出,楚楚动人,不减当年。

  见到了久别的皇上,她的眼中无法抑制泪光的闪动,流露出哀怨、渴望和压抑……

  高宗一阵惊喜。“噢,她还活着……”

  进完香后,王皇后带着宫女去游寺庙的后园。皇上推说要休息一会儿,在精舍里喝茶。

  武则天则被住持吩咐到一间密室中,也没有告诉她去干什么。

  一会儿,她听到熟悉的脚步声,接着门被推开,昔日的太子、今日的皇上进来了。

  武则天赶忙跪下,叫了声:“陛下!”

  皇上急忙把她拉起搂在怀里。

  史书上记载:“武氏泣,上亦泣。”

  他们的时间不多,一会儿王皇后就要回来了。

  语言已难以表达彼此的感情。武则天拿出千娇百媚的绝技,令高宗如醉如痴,重温旧梦。

  临走时,皇帝向她表示,一定不日接她回宫。

  高宗回宫后曾微露口风,把要接武则天的想法传递给皇后。因为他知道没有皇后的同意,这件事办起来就会有不少麻烦。

  可是出乎高宗的意料,王皇后不但满口答应,还出主意说,现在就让武则天蓄起发来,以免接进宫来太惹人耳目。

  高宗对皇后意外的仁慈和大度产生了好感,他对近年来一直连续在萧淑妃那里过夜感到歉疚了。

  高宗和王皇后的感情无形中又热乎了起来。

  王皇后当然心中暗喜。

  王皇后心中的算计是,如果把武则天接进宫,她就成了武则天的救命恩人,武则天就会感恩戴德地供她驱使。让武则天先占住皇上的身子,不就是从那个小骚货萧淑妃的手中把皇上夺过来了吗?

  这一天赐良机,促成了武则天第二次进宫。

  在一个傍晚,一乘小轿把武则天秘密地抬出了感业寺的山门。没有任何人给她送行。

  感业寺的晚钟又响了。

  武则天知道,大钟正在为她做最后一次的祝福。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