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武才人壮言驯名马 李淳风密语点潜龙







  武则天任职的才人是一个令她绝望的角色。

  她认为要想一步一个台阶地论资排辈地爬上去,一直爬到后妃的高位,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不要想成为一国之君了。

  看来老天并不轻易想让这条潜隐在深渊的“龙”飞上天庭。

  才人要有文才,懂音乐,会骑马射箭,伴君王笙歌宴乐。但太宗的审美观点是偏爱那些温顺柔弱的女子,并不垂青那些有主见而干练的女性。武则天像一朵无人采摘的花,当然也会有深宫哀怨之情。

  当时的武则天曾写有一首《如意娘》,可配五弦琵琶弹唱,流传至今:

  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

  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验取石榴裙。

  可是她毕竟和一般宫女不同。作为将军之女,她具有尚武的精神、大胆泼辣的性格,总会有时在太宗面前脱颖而出。

  当她二十几岁的时候,太宗得到外国进献的一匹叫狮子骢的骏马。这匹马高大雄壮,奔走如飞,特别是马鬃又密又长,如瀑布一样从马颈一泄而下,真像一头雄狮。

  也许是人之常情,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它。太宗的御马厩有骏马万匹,目下却独垂青于这匹马。可是这匹烈马桀骜不驯,总驯服不成供人任意驰骋的坐骑。

  多少驯马能手都在狮子骢面前败下阵来,有的还丢了性命。太宗呢,当然不服气,也亲自下场驯了几次,但也失败了。

  太宗为自己的盛年不再感到叹惜。

  站在皇上身旁侍候的武才人突然发了话:

  “启奏陛下,臣妾有一方法可使此马驯服。”

  “什么?你?快快讲来,”太宗意外地打量着面前已经成熟的少女。

  “只要陛下给我三件东西。”

  “哪三件?”

  “一条铁鞭,一根铁棒,还有一把匕首,”武才人胸有成竹地说。

  “朕给你准备。你打算怎么办?”

  “我先用铁鞭抽打它。”

  “好。可要是铁鞭还不能驯服它呢?”

  “那我就用铁棒击打它的头部和四肢。”

  “噢,有意思,”太宗心里一惊,可是还是问下去:“如果铁棒还不行呢?”

  “那我就用匕首穿透它的心脏!”

  太宗觉得面前的武才人已非刚进宫时那样单纯而略带稚气了,她说得极有信心和决心,脸上带有英武之气。太宗微笑着说:

  “那不就成了死马了吗?”

  “臣妾以为,天生此马就是供陛下坐骑的。这也就是此马活着的价值。如果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那就违背了天意,还不如让它死了的好。否则让陛下在日理万机之际还如此烦心,那才是不值得的呢。”

  太宗当然没有让武才人那样去驯马。他宁愿让这匹马老死于槽枥之间。他的心是仁慈的。但是他开始对这每天站在他旁边侍候他的少女的胆识感到惊异了。

  历来的史书和稗史记载这件事时,均用了一个“壮”字,就是“太宗壮朕之志”。意思是说,太宗认为武则天的话说得很雄壮,很有胆气。

  其实,仅一个“壮”字,尚不能深入解读武才人的玄机。

  古人说,言为心声。言语往往能道出内心深处的思想内涵。

  应该说,这一席话表现出武则天处事的机智和谋略,表现出武则天办事的果断和彻底。

  这一席话更反映了她的人生哲学:万物皆备于我。如能为我所用,那么我就利用它;如果不能为我所用,那么就是再宝贵的东西也要处于被消灭之列,毫不可惜。

  不管是什么人,恩人、亲人、密友、功臣、良将,如果违忤我的心意,挡住我的进路,那么都会被我毁坏消灭;就是那神圣的大唐,如果不能让我满足自己的野心,也会被我推翻。

  以后出现的历史事实,不正是这一席话生动的注脚吗?

  当时的天象,太白金星屡次在白昼出现。星象官说:“太白昼见,女主昌。”

  民间也谣传:“唐三代以后,女主武王当代有天下。”

  太宗听到这些消息,很疑虑,秘密召见太史令李淳风,问他此事可信不可信。李淳风回答说:“臣仰观天象,俯查历书。这个人已在陛下的宫中,并且成了陛下的亲属。从现在以往,不超过三十年,此人当作天子,而且要把李唐子孙几乎斩尽杀绝。这是上天的征兆。”

  太宗说:

  “那么朕把宫中可疑的人都杀了,不就除去这妖孽了吗?”

  “上天的意志,不可违背。这将作天子的人不会死去,只能是白白多杀无辜的人。况且,再过三十年,此人年龄已经老了,也许能产生慈悲心肠,造成的祸害可能要小些。现在即使陛下捉到她,并把她杀了,上天还会再生一个更加年轻、更加强壮的人,她会肆无忌惮地发泄她的怨毒,恐怕陛下的子孙,会一个也不剩了。”

  太宗知道天命不可违,也就暂时搁置了搜寻这个人的计划。

  但是他心头的疑云并未消散,而想起自己的子孙后代要惨遭此人毒手,就对此人的仇恨与日俱增。对于他这位大唐天子,还有什么事办不到的呢?他总要找一个人开开刀,来解开这心中的死结。

  太宗总是一个人苦思冥想,他设想此人既是亲属,大概姓李。此人一定高大雄壮,威武无比。他不信有什么女子可以做天子,大概此人与“女”字有些关系。天意深不可测,其暗示往往要经过转弯抹角的解读才能得其真意的。所谓宫中,大概是暗示包括朝中一切文武官吏。朕宫中只有女流和太监,根本不足虑。

  他的这种思考正好使武则天滑出了他危险的视线,反而让另一个人成了替罪羊。

  当时有一位左武卫将军李君羡,在玄武门宿卫。一次太宗召集近侍武官举行宫中内宴,让在座的人各言小名作为酒令。

  君羡说:

  “我的小名叫五娘子。”

  太宗惊愕,接着强为微笑说:

  “这么勇猛的伟男子,怎么竟叫小女子的名字?”

  君羡并没有感到有问题,就解释说:

  “臣出生时,有方士来家里,算臣生辰八字,说臣命硬,取一女子名可以消灾。臣的小名只有家人知道,向来不与外人说,以免受到嘲弄。今天陛下命报小名,不能不实说。”

  太宗见君羡口才也很好,很是爱惜,就希望这是偶合,并非是所寻的人。又往下问,希望找到解脱的理由,于是就问他的出生地和封邑。

  可是万没有想到,君羡答复的话却令太宗越来越惊异,他生于武安,封武连县公,任职左武卫将军,现宿卫玄武门,可谓处处带一个“武”字!

  这难道是一个历史的巧合吗?太宗的心冷了,急忙用掩面喝一爵酒来遮盖他深深的厌恶君羡的表情。

  酒宴散后,他命御史秘密调查君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不久,御吏在调查中发现君羡与一个叫员道信的平民来往。员道信说自己有绝粒之术,深通佛法。李君羡很尊敬并深信他,就把他养在家中,常与他密谈终日。

  于是御史奏道:“李君羡在家中阴结妖人员道信,将为不轨。”

  太宗疑心李君羡就是那个上天派来的所谓的“武王”,于是下令诛杀了李君羡。

  这时的武则天已经知晓太宗的疑心,又意识到自己可能就是那天遣的女主武王,于是一面加强了防范,一面处处不露锋芒,有意不引起太宗的注意,来避免杀身之祸。她深知“龙”有时是要潜伏下来的。

  同时她又考虑到,太宗毕竟是五十来岁的人了。身体日衰,享国不会太久了。就是自己攀上了皇上,日后也没有几天的风光。还不如从皇位继承人太子身上打主意,才更为长远。

  真是天赐良机!

  守候在太宗病榻旁侍候的武才人有机会见到了以“仁孝”著称的太子李治。

  李治每天都要来探望病中的父皇。被疾病折磨的太宗,当然不会注意到武才人和李治眉来眼去。他们后来的几次秘密幽会,当然也没有人知道。

  李治当时已有王妃,可是他抵挡不住武才人的美色和才华,所以很快成了武则天的情虏。

  李治比武则天小四岁,这种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的皇子往往城府浅,心肠软,爱美色,更缺乏必要的阅历,所以成了武则天猎取的理想中人。

  武则天此时是切盼太宗早日归天,她这条“龙”就可以由深渊中飞升起来,大展宏图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