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李世民登极开新宇 唐太宗出兵征突厥







  唐武德九年(626)的初春。

  京师长安。

  绵绵细雨连飘三日。“春雨贵如油”,老百姓无不为这场及时雨的到来而感到欢欣鼓舞。连年的战乱总算平息下来,饱经战争忧患、深受战乱之苦的人们是多么希望能过上和平、安定的生活。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新的一年又有了好兆头,人们自是喜不自禁。这雨像是下在了老百姓的心坎上,滋润得长安城中以及附近村舍的人们像初春大地吐露的嫩芽一般,充满了无限生机。

  雨过天晴,美丽的七色虹挂在天边。此时,本就繁华的长安街市便越发显得拥挤了。长安城郊外,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农民对着湿润的田地,指指点点,大声谈论着,不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

  午后,阳光洒满了大地。田地间的小道上,一老一少,牵一头牛缓缓而来。

  “爷爷,田里土太粘。”小孩抓了一把泥,露出了一脸的天真和无邪。

  老者全然没有理会小孩,举目深情地望着远方,口中喃喃低语……

  “爷爷,爷爷!”小孩摇着老者的衣袖。

  “小安,田太湿,过一会再犁地。”老者慈爱地摸了摸孙子的头。

  “不是,爷爷,你看那边,星星!”

  “星星?”老者一惊,顺着小孩手指的方向望去。太阳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一颗闪亮的星星悬于天际!老者的脸色苍白,拉起小孩的手,牵着牛匆忙朝回走。

  “爷爷……”小孩有些茫然。

  老者的表情很木然,他看看孙子,半天才迸出三个字:“太白星!”

  “太白星是什么啊?”小孩的好奇心总是很大。

  老人没有说话。战争让他失去了儿子和儿媳。他只有小孙子一个亲人了。

  小孩觉得爷爷的手越握越紧,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也不敢再吭声,忍着痛跟着爷爷向家走去。

  并不仅仅是这爷孙俩看到了那颗星星。在同一时刻,许多春耕的农夫也都看见了这一奇怪的现象。阅世深的老者沉重地告诉人们:又要发生战争了。那颗星名叫太白星,太白星是煞星,白天出现必是国家动乱、江山易主的不祥征兆。

  消息像长了翅膀一般,一夜之间,上至皇宫官员,下至黎民百姓广为言传。易主株连臣子,动乱殃及百姓。朝野上下便蒙上了一层无形的恐惧的幔。特别是京师长安,人们无事不再上街闲游,黎明与黄昏时分街上几乎没有行人。他们惟恐天下大乱给自己和亲人带来灭顶之灾。

  凶兆上天注定。唐高祖李渊这段日子正为几个儿子的明争暗斗深感焦虑痛心。手掌手背都是肉,他极力地遮掩,但只能是欲盖弥彰。太子建成与弟弟元吉先是陷害秦王李世民不成,后竟与后宫姨娘私通鬼混。李世民当然也不甘示弱,一封又一封的状告太子的密谏放到了太极殿的案头。如今沸沸扬扬的太白星传闻又无疑给李渊雪上加霜。短短数月,高祖须发皆白,苍老了许多。

  李世民是李渊的次子。他从小喜欢弓马骑射,练就一身精湛功夫;又深谙兵书战策,长于谋略,是一个优秀的军事统帅。但李世民与日俱增的声望和实力引起了一个人的嫉妒和不安,他就是李渊的长子、世民的大哥、皇太子李建成。

  李建成在统一战争中有很大的功劳,加上长期留守盗京师长安,也有很强大的政治力量。可和秦王李世民相比就有些逊色了。按照古代帝位继承“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的传统,他是当然的皇太子、未来的皇帝。但他更清楚在皇位继承问题上历来就存在着你死我活的斗争。

  李渊的四子齐王李元吉对皇位也有觊觎之心,他感到秦王的强大威胁,知道自己在竞争中的劣势地位。由于共同的目标,李建成和李元吉结成了暂时的同盟。元吉是个凶残狡猾的人物,在他的主谋下,他们策划了几次谋杀李世民的行动,但都没有得逞。

  李渊也发现了儿子们之间的明争暗斗,由于他的昏庸,一直没能妥善地解决这个问题,以致发生了一场流血政变。

  这年六月,突劂入侵,李渊令李元吉领兵抗敌。李建成和李元吉密谋在为元吉送行的宴会上乘机杀掉秦王李世民。这样,李世民不得不用武力来谋求生存了。他首先在李渊面前揭露了太子和齐王的阴谋,取得高祖的同情。然后又策反了李建成、李元吉派去防守皇宫北门──玄武门的卫兵。六月四日,秦王又亲自带100多人埋伏在玄武门内,待机行动。

  建成得知阴谋败露,忙和齐王商议对策,他们决定先带兵入皇宫,逼李渊表态。当他们进入玄武门,走到临湖殿时,发觉有可疑情况,急忙拨马而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李世民等人从后面喊杀而来。匆忙之中,元吉忘记打开弓箭上的机关,连射秦王三次,都未拉开弓。李世民一箭射死皇太子李建成,尉迟敬德射杀了李元吉。建成的部将得到消息,前来报仇,和秦王的部队在玄武门外发生激烈战斗,最后失败。

  李渊知道木已成舟,只好答应立李世民为皇太子,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玄武门兵变”。接着,李世民又用叛逆的罪名,诛杀了建成和元吉的儿子们,消除了通往皇帝宝座的一切障碍和隐患。

  李渊痛失二子,思量再三后,便以年岁过高为由退位,做了太上皇。秦王李世民在东宫显德殿登上皇位,是为太宗。

  一个历史的新纪元开始了。

  李世民一继位,便绽露锋芒,实行仁政,减免税收。先是对玄武门事件中立了功的大臣加官晋爵;而后大赦天下;接着又放大批宫女返回民间,允许随意嫁人,生儿育女;免除了关内蒲、黄、虞、泰、陕、鼎六州两年租税。这些措施,得到臣民的一致称道。普天之下,额手称庆,无不为拥有这样一位圣明的君主而拍手高兴。太白星的怪象也得到完美的诠释。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在李世民登基仅半个月之久,边关便频频加急传书,突劂人不时骚扰侵袭边境的百姓。

  突劂人,百姓并不陌生,他们的祖先是匈奴的别支,崇拜的偶像是狼,生性野蛮凶狠,在隋末就十分强盛。身为可汗的颉利早对大唐地域垂涎三尺,闻听太子被杀,高祖退位,便觉得是天赐的好机会,想趁机起兵大举进攻。但他又听说登基的秦王年轻有为,很有头脑,因而也不敢轻举妄动。一面派人骚扰边关汉民,一面派了使者到京师打探虚实。

  突劂使者来到京师见了太宗后,趾高气扬,不跪不拜,还傲气实足地提出许多无礼要求。他们根本没把眼前这位年轻的皇帝放在眼里。

  太宗大为恼怒,下令立即囚禁使者。匈奴使者这才慌了神,连呼饶命。众大臣面露不安,刚想站出为使者求情。太宗却卷袖退朝。

  “万岁驾到!”太宗抬头一看,不觉已到后宫的长孙氏门前。

  长孙氏祖先为北魏拓拔氏,父亲长孙晟原是隋朝右骁将军,与李渊交情深笃,便把掌上明珠许配给了李世民。长孙氏十三岁便嫁给了李世民。她自幼喜欢读书,精通经史,很有才学。李世民不仅武艺超群,而且也是好学之人。成婚以后,二人轻常一起谈论诗书,研讨今古,感情甚深。李渊太原起兵反隋,李世民一直跟随身边,辗转沙场。长孙氏独守闺房,身带毒药,立下了夫亡妇随的坚定打算。李世民对她也很喜爱,特别是对长孙氏的洁身自好极为敬重。

  不幸的是,长孙氏生下的第一个儿子,两腿却是粗细不一。宫中御医、民间神医都束手无策,无人能医。李世民却是满心欢喜,李渊更是喜不自胜,孩子因生于承乾殿中,故起名承乾。

  过了两年,长孙氏又生一子。儿子出世体重超常,与身体虚弱的承乾形成鲜明对比。李世民起名为泰。

  男儿是支撑门户的顶梁柱,况是皇室子孙。李世民连得二子,怎能不欣喜若狂!只是他不曾想到,就是这两个爱子给他晚年带来巨大的创伤。

  长孙氏在书房听见太监的呼声,忙放下手中的经书迎了出来。正欲行礼,太宗却抢前一步拖住了她。长孙氏心中纳闷,看见太宗满面愁云,知是出了事情。二人在屋中坐定,长孙氏示意宫女、太监退下,然后小心问道:“万岁有何心事?”

  太宗叹了口气说“国势刚刚稳定,突劂人便来侵犯。适才突劂使者在朝堂上气势逼人,朕一时动怒囚禁了他。突劂贼子定不会善罢甘休,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战争爆发,百姓受苦。朕自觉愧疚,不知如何是好。”

  长孙氏微微点头,目光中透出几分刚毅:“隋朝末年,突劂雄霸西域,虎踞漠北,控弦百万,势凌中原,经常袭扰边关,抢掠财物,北部边民深受其害。现在又乘朝廷内乱方息,乘机而入,实属虚张声势进行威吓。如若退让,突劂必定认为我大唐软弱可欺,会更加放肆无忌。今天下已定,有贤臣良将辅佐;万岁所做之事,又深得民心,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又何愁之有呢!”

  太宗的眉头舒展开来,长孙氏一番话说得太宗满身舒畅,愁思全无。他深情地拉起长孙氏的手感激地说:“爱妃一席话,朕茅塞顿开。眼下边境不定,难以安国,此次朕要亲征突劂!”太宗爱抚地望着孙氏说:“没想到刚一登基,又要去沙场。前些日子,朕与萧瑀等大臣商议,准备将后宫之事托付于你。乾儿立太子,还有宫室其他皇戚都要加封。”

  长孙氏微皱眉头:“万岁……”

  太宗摆了摆手,呵呵笑道:“爱妃不必推辞,你饱读史册经书,料理宫事,朕很放心。以后你可要帮朕共理朝中政事。”

  长孙氏连连摇头:“后宫之事,臣妾一定尽力而为。只是共理政事,如何使得。古人云,母鸡报晓,其家尽败。臣妾是女人,怎能参与政事?”

  太宗心里连声叫好,有了这样知情达礼的皇后,以后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次日早朝,太宗下发了关于宗室人员加封的诏书:长孙氏为皇后,承乾立为太子,李泰封为魏王云云。而后,太宗又召集群臣,表述出征西域的决心。不顾大臣萧瑀苦苦阻拦,亲自挂帅,率兵百万,浩浩荡荡,直逼突劂。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