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入长安李渊拜丞相 困江都炀帝缢白绢







  霍邑大捷后,义军临敌,势如破竹。

  八月八日,义军攻下临汾郡,慰抚士民,如霍邑县。

  八月十二日,大军进驻绛郡城北部的鼓山。绛郡通守陈叔达闭城据守。

  八月十三日清晨,义军开始攻城。

  李世民向城楼上的陈叔达劝诱道:“陈将军出身帝胄,名称海内,入隋后久不迁调,屈居通守。将军难道忘了亡国之辱,甘愿背逆天道而助纣为虐么!如今隋主无道,义军绥靖,广纳贤士。我将士一旦入城,将军与隋军玉石俱焚,那时你悔之无及。望将军三思!”

  这一番话,说得陈叔达先愁肠百转,继而豁然开朗,遂开城以绛郡之地献于义军。李渊深爱其才,优礼有加,令他与温大雅共掌机密。

  义军兵不血刃,拿下绛郡后,于八月十五日进兵,攻打河东郡龙门县。

  恰在此时,刘文静与突厥大臣康鞘利率五百突厥援兵和两千匹战马,赶到李渊大营。

  李渊大喜,称赞刘文静道:“我正担心突厥兵来得太多,来得太急,扰掠百姓,打乱我军全盘计划。未想到我大军西南进击到黄河边上,突厥援兵才到,而且兵少马多。这都是你能言善辩、不辱使命的功劳啊!”

  文静称谢。

  二人拟议,待义军在龙门稍事休整后,即进攻真正的强敌──据守河东的屈突通。正待要请裴寂、建成、世民等来共同商议,门吏禀报,有汾阴人薛大鼎、河东户曹任环求见。李渊召见了他们,薛大鼎献计道:“唐公如今兵临秦、晋间,窃以为大军不必再南下攻取河东郡,而从龙门直接渡河入秦,然后南下冯翊郡,攻取隋朝的大粮库永丰仓。传檄远近诸郡,关中可坐而取之。”李渊大喜,准备依计而行,并聘命薛大鼎为大将军府察非掾。然而,许多将领仍主张先攻取河东。

  一时争议不下,任环进一步说:“关中众多豪杰义士,翘首以盼义军收拾京师。我在关中任职多年,了解众英雄的为人。请让我前去晓谕利害,他们必然望风而归顺义军。义军如从梁山渡河,直取韩城,威逼郃阳。冯翊太守萧造,乃一介文吏,定然望风请降。关中群盗,孙华最强。孙华之徒,早有归义之心。义军到来,孙华等定然望尘远迎。义军然后乘机南下,直取永丰仓。纵然未取得长安,关中也指日可定了!”

  李世民、刘文静等,皆以为此计划可行。李渊十分高兴,立授任环为银青光禄大夫,参谋军事。

  八月十八日,李渊进至汾阳,作书招抚孙华。

  八月二十一日,大军兵取壶口,河滨的百姓一日之内,献上渡船百余艘。李渊乃设置水军,准备渡河。

  八月二十四日,孙华从郃阳轻骑渡河至龙门,拜见李渊。

  李渊亲手拉着孙华与自己并坐,以示优待,并厚礼褒奖,封孙华为左光禄大夫、武乡县公,授其为冯翊太守。其部下有功者,孙华可自行封赏,李渊也一并从厚赏赐。同时,派孙华先返回河西,为迎接大军做准备;接着派左右统军王长谐、刘弘基和左领军长史陈演寿、金紫光禄大夫史大奈率步、骑兵六千人从梁山渡河,驻防在河西,以等待大军。派任环为招慰大使,赴韩城游说。

  临行前,李渊对王长谐说:“屈突通精兵不少,其河东与我相距不过五十余里,却不敢来战,足以证明其部下并不服从他的号令。然而,屈突通很担心因据战坚守,招来罪名,又不敢不出战。如果他渡河攻击你们,我就会乘虚而进攻河东,河东郡城定然守不住;如果他闭门不出,全军守城,那么你们就出奇兵,截断蒲津桥。从前面扼断了他的咽喉,从后面控制了他的背部,他进退无路,定然为我所擒。”吩咐已定,众人依次出发。

  任环一到韩城,凭他三寸不烂之舌,说动韩城县令举城投降义军。

  九月七日,张纶又攻下龙泉、文成二郡,俘获文成太守郑之寿,彻底消灭了太原以西隋军的残余势力,和李渊大军得以会合。

  同一天,屈突通果然如李渊所料,派虎牙郎将桑显和率数千兵渡河,偷袭王长谐大营。王长谐猝不及防,义军小败。孙华、史大奈率机动骑兵巡防时,听见军营厮杀声,连忙赶到,从后攻击桑显和。王长谐见援军到来,与孙华等前后夹击。桑显和大败,扔下几千具尸体,率残部逃回河东城。为防义军追上,桑显和毁掉了身后的蒲津桥。

  九月八日,冯翊太守萧造自知力孤难支,为保全城百姓免遭刀兵之灾,乃献城投降义军。

  九月十日,李渊率各路军围攻河东郡城,屈突通坚守不出。

  决战间,僚众部下又拥戴李渊领太尉之职,增置官职。李渊遵从了大家意愿,自领太尉,高官封赏。

  屈突通据守不出,河东城一时难以攻下。关中豪杰来投奔义军的,每天数以千计,并诚邀义军入关,攻取长安。

  李渊一时想率兵西入长安,但又犹豫不决。

  裴寂进言道:“眼下,屈突通率精锐之师守坚固之城,我们如果不攻克它而西去,至时如攻不下长安,退兵时就会被河东所阻抗,腹背受敌。这是非常危险的。不如先攻克河东,然后再西进长安。长安依凭屈突通为援守。屈突通一旦失败,长安城也就指日可破。”

  李世民反驳道:“裴公所言差矣!兵贵神速,我军凭着连获胜仗的兵威,指挥着士气高涨的各路归顺义师,一鼓作气,勇往而进。长安守军,望风惊惧,谋士未及出谋划策,兵将未及决定迎战,我大军已到城下。拿下长安,就如摇落枯枝叶一样容易。如果逗留在此,久攻不下,为其所弊,等到长安城筹划防备停当,以逸待劳,对付我军,那时为攻长安城,坐费时日,众民涣散,我军先机尽失,大势必去。况且关中各路诸侯,我无所属,我军不可不招安为我所用。屈突通不过一介作茧自守的虏囚,根本不足为虑!”

  李渊劝解道:“你二人说的都有理,不要再争了。我自有主张。众将听号令:我自率部先渡河西进,诸将围攻河东。”众人这才分头准备。

  此时,朝邑县法曹靳孝谟以蒲津、中潬二城归降,华阴县令李孝常以永丰仓归降,并答应迎接已渡河的义军。京北府谷县守官派人前来请降。

  九月十二日,李渊率军先行渡河。

  九月十六日,至朝邑,靳孝谟等焚香迎候,关中的士民归顺者蜂拥而至。

  当日,李渊进住炀帝的离宫长春宫,并在宫中接见关中归顺的众豪杰。

  九月十八日,李渊派世子李建成、司马刘文静率王长谐等诸军数万人,屯驻永丰仓,守御潼关,以防东来的隋军。慰抚使窦轨等,受其节制。

  冠氏长于志宁、安养县尉颜师古及世民妻兄长孙无忌等求见李渊。李渊久闻这几位的才名,以很隆崇的礼节接待了他们。量才使用,任命于志宁为记室、颜师古为朝散大夫、长孙无忌为李世民渭北方面军行军典签。

  屈突通听说李渊已渡河西进,便令鹰扬郎将尧君素代理河东通守,驻守蒲坂,自己率兵数万追击李渊。中途被刘文静所阻拦,进退不得。听说将军刘纲守护潼关,驻扎在南城,想前去与刘纲会合。王长谐探得消息后,便先率奇兵袭击刘纲,将其斩首,占据南城,阻击屈突通。屈突通只好退向北城。

  李渊得知屈突通随后追来,便派大将吕绍宗攻打河东。尧君素据城坚守,吕绍宗久攻不下。

  李渊正要发兵援助,门吏禀报有堂弟、女儿及女婿的使者到来。李渊赶快召见。待使者禀报完毕,李渊高兴得合不拢嘴,连声说:“真是意外之喜,意外之喜!”原来,柴绍在长安接到李世民密信时,便对妻李氏说道:“令尊大人要起兵太原。我二人如果同行,容易引起怀疑;若一同留在这里,定然会被官军抓捕。如今该怎么办?”李氏说道:“你赶快奔赴太原,响应举义。我一个妇道人家,容易躲藏。我自己会妥善安顿,你尽管放心前去!”柴绍遂连夜赶往太原,后与建成等一同到达。

  李氏回到户县别墅,广散家财,招募壮丁,聚众自守。李渊堂弟李神通,此时也从长安逃入户县南山中,与长安大侠史万宝等拥众起兵,以响应李渊。西域胡商何潘仁,据周至司竹园为盗,有众数万人,劫持隋朝前尚书右丞李纲,逼其为长史,声势颇大。李氏派家奴马三宝,说动何潘仁与李神通结盟,合力攻下户县城。李神通部下超过一万,自称关中道行军总管,以前乐城县令令狐德棻为记室。

  李氏又派马三宝去劝降关中盗首李仲文、向善志、丘师利等,李仲文等皆愿意率众听从李氏号令。西京留守屡次发兵征讨何潘仁等,均被何潘仁等打败。李氏又率兵攻打周至、武功、始平诸县,都一鼓而下,部众达到七万余人。

  隋朝左亲卫段纶也娶了李渊之女为妻,听说岳父起兵太原,便聚众万余人,在蓝田起事。

  当李渊渡河至长春宫后,李神通、李氏、段纶分别派使者去迎接李渊。李渊听到堂弟、女儿、女婿不仅完好无损,而且还带来了三支生力军,好不快意!连忙手谕褒奖,封李神通为光禄大夫,其子道彦为朝请大夫,段纶为金紫光禄大夫;命柴绍速率数百骑兵,赴终南山迎接李氏。何潘仁、李仲文、向善志等关中群豪,均归顺李渊。李渊一一手书嘉奖令,予以慰劳,并授官职,令他们各守地盘,受敦煌公李世民节制。

  李世民大兵所至,吏民和群盗归顺如流。李世民选择其中的俊杰之士作为僚属。大军驻扎泾阳,队伍也壮大到九万多人。

  九月二十四日,李氏率精兵万余人与世民在渭北会师。兄妹二人相见,分外欣喜。李渊嘉奖李氏与柴绍,可并置幕府,李氏军号称“娘子军”。

  平奴贼数万人,围攻扶风太守、窦琮之侄窦琎,数月未能攻下,贼兵粮草将尽。丘师利派弟弟丘行恭率五百人,带着米面酒肉,送往奴贼大营。奴帅大喜,长揖致谢,邱行恭手起刀落,将贼帅斩首,然后对众贼说:“你等本来都是良民,为何要奉奴为主,被天下人蔑称为奴贼!如今我有一条光明大道,不知诸位愿不愿意相从?”贼众见主子已被杀,慑于行恭威势,便一齐跪下,说道:“我等都愿改随将军号令。”丘行恭就率领他们和兄长师利共赴渭北,投靠李世民。李世民封行恭为光禄大夫。

  隰城县尉房玄龄,赴军中拜谒李世民。二人一见如故,晤谈深夜,相见恨晚。李世民聘房玄龄为记室参军,倚重为主要谋士。房玄龄也深感得遇知己,尽心竭力,出谋划策,颇有鱼水之欢。

  此时,长安城由炀帝之孙代王侑留守,由隋刑部尚书、代理京兆内史卫文升辅佐。卫文升年老力衰,听到李渊将要进攻长安,忧惧成疾,不能理事;仅有左翊卫将军阴世师、京兆郡丞骨仪奉代王之命据守长安。

  九月二十一日,李渊至蒲津关。

  二十二日,从朝邑渡过渭河,至永丰仓,慰劳军民。开永丰仓,赈济饥民。

  二十三日,返回长春宫。

  二十四日,率军进驻冯翊城。命刘弘基、殷开山分兵西取扶风郡,六万大军南渡渭水,屯驻长安故城。长安城守将迎战,刘弘基出奇兵袭其背后,大破隋军。

  李世民率大军赴周至司竹园,李仲文、何潘仁、向善志等都率部下迎接世民。大军会合,共有十三万人马,进驻阿房宫故城。义军军令严整,秋毫无犯。

  九月二十七日,李世民从周至派使者禀告李渊,请求约定围攻长安的时间。李渊听使者禀报完后,放心地说:“屈突通自打东去守河东后,再也不能返回长安,我不用再担心他了。”遂命李建成挑选驻守永丰仓的精兵,从新丰杀向长安东北的长乐宫故址;李世民率领新收抚的各路军马,屯驻长安城西北,等候围城的号令。

  关中以北的延安、上郡、雕阴等郡,遣使向李渊请降。

  九月二十八日,李渊率大军离开冯翊,开往长安。所经之地,百姓夹道欢迎。李渊尽罢沿途的离宫苑囿,放出宫女,让他们与家人团聚。

  十月四日,李渊抵达长安,驻扎在长安东门的春明门之西北部。各路军马汇集,共有二十多万人。李渊一面命各路军马严守营寨,不得擅入村落,侵暴百姓;一面多次派使者,至长安城下,晓谕卫文升等,表明自己拥立代王,复兴隋室之意。使者却被城上守军乱箭射回。

  十月十四日,李渊命各路军马围困长安。李世民、刘弘基、殷开山等从北面出兵,李建成率部从西北部出兵,柴绍、李仲文等从城西南出兵围城,李渊从东面出兵,对长安形成合围之势。

  十月十七日,李渊大营迁往城东南的安兴坊。

  十月二十五日,李渊令各路大军开始攻城,并严申号令:“不得侵犯隋主七庙及代王、宗室,违令者夷灭三族!”左光禄大夫孙华身先士卒,攻上城头,不幸为流矢射中身亡。攻城义军遭到了守城隋军的顽强抵抗。由于长安城城池坚固,城内武器补给充足,义军久攻不下,双方死伤都很严重。

  十一月九日,建成手下军头雷永吉,身披坚甲,手提大刀,在部下的掩护下,先登上城头,砍掉隋军的旗帜,为登城敢死队杀出一条血路,进而很快控制了城门。大军一拥而入,长安城终于被攻破。城内隋军,见义军已经入城,遂一哄而散。

  代王侑正在东宫,左右侍从也逃个精光,仅有侍读姚思廉在身旁。义军先头部队的一队士兵正要上殿捉拿代王,姚思廉厉声呵斥道:“唐公兴举义兵,号称匡扶帝室,拥立代王。你等不可无礼!”士兵们被他的威严所震慑,就停下来,守立在大庭的两侧。

  军校很快就去请来了李渊。李渊先向代王行过臣礼,在表明拥立之意后,请代王迁居隋宫正殿大兴殿后面,令姚思廉先扶代王至顺阳阁歇息。处理完毕后,李渊临时住在长乐宫,和长安百姓约法十二章,废除了隋朝所有的苛役和禁令。长安百姓无比欢欣。

  李渊刚起兵时,长安留守阴世师等挖掉他的祖坟,毁了他的家庙。等攻入长安时,卫文升已死,李渊遂于十一月十一日,将阴世师、骨仪等押赴刑场,历数其抗拒义军、贪婪暴虐、残害百姓的罪状后,斩首示众。

  为了不致引起已降的隋朝官员的惊恐,李渊只杀了十几个罪大恶极者,其余不咎既往。

  马邑郡丞李靖,向来与李渊不合。李渊留守太原防备突厥时,李靖就预见到李渊必将起兵,于是将自己锁在囚车上,从马邑前往江都,向炀帝告发。走到长安时,因道路被阻,留在了长安。

  李渊攻克长安后,搜捕到李靖,准备将其斩首。临刑前,李靖大喊冤枉:“唐公兴举义师,本是为了替天行道,扫除暴乱。怎能不顾大业,仅因为个人恩怨,而枉杀志士呢?”

  李渊说道:“我佩服你的胆识,可以不因个人恩怨而杀你。可是你自锁作囚,赴江东告发本座。这难道是为天下大义吗?”说完,便命刀斧手行刑。

  忽听得有人连喊:“刀下留人!”待来人走到近前,却是次子世民。他未容喘过气,便向父亲求情道:“父亲可记得韩擒虎之言?当今天下,可谈兵略者,惟李靖一人而已。如今正是用人之际,父亲何不留他将功补过,亦落得不计嫌隙的美名!”

  李渊这才说道:“既是我儿求情,暂且饶你一死,你可好生竭忠尽智。若再桀骜不驯,定斩不饶!”

  李世民令李靖谢过父亲,引入自己府第,待若上宾,置为幕僚。原来,世民在太原时,曾与李靖有一面之交,知其有将帅之才,因久未遇到明主,自囚获罪。世民知道后,才极力相救。此后,二人常彻夜晤谈,颇有知音之赏。

  十一月十五日,李渊主持仪式,迎立代王侑,在天兴殿即皇帝位,遥尊炀帝为太上皇。大赦天下,改元义宁,即以炀帝大业十三年为义宁元年。

  十一月十七日,李渊从长乐宫移居长安城里。

  新皇帝以李渊为大丞相,假黄钺,使持节,都督内外诸军事。以琥德殿为丞相府,改教称令,每日于天兴殿东的虔征门处理军国政事。

  十一月十九日,新皇帝下诏,命朝中军国事务,文武官员任免、赏罚,宪章设立,无论大小巨细,均归相府全权处置。惟有祭祀天地、宗庙,可奏知天子。这新天子杨侑,年仅十三岁,还是个不更世事的少年,纯粹是李渊掌上的玩物。所以,一切也不得不由丞相李渊说了算。

  李渊既为名正言顺的丞相,便广置丞相府官员:以裴寂为长史,刘文静为司马。何潘仁派李纲谒见李渊,李渊颇为赏识,留他为丞相府司录,专掌选举事。又以前考功郎中窦威为司录参军,专定礼仪。

  十一月二十二日,封李建成为唐国世子,以李世民为京兆尹、秦公,李元吉为齐公。

  李渊既已完全控制京城长安,便开始着手解除长安四周的各路军阀的威胁。

  建都天水的西秦皇帝薛举,派其子薛仁杲攻打扶风郡,举兵三十万谋攻长安。听说李渊已定长安,自为丞相,便专意围攻扶风郡。

  李世民请命,率部征讨薛举。

  李渊又命姜謇、窦轨出兵,安抚陇右;命侄儿、左光禄大夫李孝恭招慰秦岭以南,府户曹张道源招慰潼关以东地区,配合李世民的军事行动。

  十二月十七日,李世民率部攻击围困扶风的薛仁杲。在渭水之滨,将薛仁杲杀得大败,斩首数千级,一直追至陇山的垅坻。薛仁杲逃入天水城,闭门不出。薛举见李世民兵势正盛,担心他越过陇阪,直取天水,便准备投降李世民。后经大臣郝瑗劝阻,方才作罢。

  李世民解了挟风之围,大守窦琎开城迎接世民。

  十二月十九日,平凉留守张隆率部归顺李世民;

  十二月二十一日,河池太守萧瑀以及汉阳郡守官相继归降李世民。李世民上奏,封窦琎、萧瑀为礼部尚书、宋国公。

  而其他几路招抚大使,则不如李世民那么幸运。姜謇、窦轨进兵至长道县,即被薛举的兵马打得大败而还。通议大夫刘世让赴千阳,招抚千阳贼帅唐弼余党,遇上薛举,战败被俘。

  与此同时,刘文静将屈突通阻断在潼关北城一月有余。屈突通为求速战取胜,派桑显和夜袭刘文静大营。刘文静与左光禄大夫段志玄全力苦战,桑显和只身脱走,其部下尽为刘文静所俘虏。屈突通更加势单力孤。

  部下有人劝他投降,屈突通哭泣着说:“我一生奉事文帝和当今天子,深得他们的恩宠。食君之禄而不能为其分忧,我不能做此等不忠不义之事。”然后,又常常抚摩着自己的脖项,感叹道:“我迟早要为国家引颈吃这一刀!”以此勉励将士,常常流泪满面,部下也因此拥戴他。

  李渊入长安后,派兵保护屈突通家属,颇为周到。此时,遂派屈突通家僮赴潼关,劝说其归降。屈突通立即将家僮斩首。当听说长安已为李渊平定,家属被李渊当作人质,屈氏便命桑显和镇守潼关,自己率兵东去,将往洛阳。等他刚一出城,桑显和即以潼关城归降刘文静。

  文静派副将窦琮、段志玄与桑显和率精锐追赶。追到稠桑,屈突通列阵自守,与义军对垒。窦琮派屈突通之子屈寿前去劝说,通大骂道:“从前我与你是父子,今天我和你是敌人。看箭!”说完,便命部下用箭射他。

  显和急忙向屈突通部下大呼道:“如今京城已被丞相平定,你们都是关中人,朝东去,想到哪里?”这些关中子弟一听,纷纷放下武器,向义军投诚。

  屈突通见大势已去,便下马向东南跪拜而哭道:“我主明鉴,臣屈突通兵败力屈,实在不愿有负陛下,此心天地可鉴!”军士将其拘禁起来,刘文静命令将他送往长安。

  李渊深知屈突通乃忠诚耿直之臣,任命其为兵部尚书、蒋国公。李世民爱其勇猛,要到麾下,李渊遂又命他兼秦公行军元帅府长史。

  河东城久未攻下,屈突通请命前去劝降,招抚守城的老部下尧君素。二人见面之后,不胜感慨,纷纷泣涕下泪。屈突通因已在世民面前夸下海口,便对尧君素说:“我军败局已定,唐王义旗所指,莫不响应。形势已到了这个地步,阁下宜早日归顺义师。”

  尧君素说:“阁下为国家大臣,当今天子委托阁下镇守关中,代王以江山社稷托付于你,你为何要背叛国家,苟活着投降敌人?现在又来为敌做说客。阁下所乘战马,就是代王所赐,阁下有何面目再骑它啊!”

  屈突通说:“唉,君素,我实在是力屈而降啊!”

  君素说:“眼下我还没有力屈,阁下不必再多说!”

  屈突通惭愧而返。

  隋恭帝义宁二年正月,新年来临,长安城一派祥和的节日气氛。作为皇帝的杨侑,却极不情愿地诏命大丞相李渊可享有剑履上殿、赞拜不名的特权。

  为显新年新气象,一月二十二日,李渊命世子李建成为左元帅、秦公世民为右元帅,率大军十余万人,攻打东都洛阳。

  炀帝自至江都,荒淫日甚,曾对镜自照,对皇后萧氏说:“好头项,谁当斫之?”

  由于奢靡无度,江都粮尽。随从侍卫,多为关中人,思乡心切,见炀帝朝不保夕,私下谋议叛乱。虎贲郎将司马德戡、虎贲郎将元礼、直阁裴虔通、将作少监宇文智及、虎牙郎将赵行枢谋杀炀帝,拥立许公宇文化及。

  三月十日夜,司马德戡、裴虔通率叛军攻入成象殿,校尉令狐行达、马文举逼着炀帝退回寝宫。炀帝持白绢交给令狐行达,由其缢死。死后由萧后及宫人撤下漆床板,草草做了一副小棺材,和赵王一起埋在江都离宫西院琉珠堂。

  至此,炀帝自弑父登基,荒淫残暴,将士离心,到被弑身亡,在位仅十三年,就葬送了隋家大好江山。

  司马德戡等拥立宇文化及为丞相,总揽江都事务。

  这宇文化及一旦大权在握,便露出奸佞本相。他将萧后及炀帝所置后宫,一齐据为己有,淫乱残暴,甚于炀帝。他令卫将军陈眣留守江都,自己挟持萧后、秦王浩,向长安进发,抢夺江都百姓舟船,取彭城水路西归。至彭城,水路不通,又抢夺百姓牛车两千余辆,由陆路西进。

  司马德戡、赵行枢等谋杀宇文化及,反被宇文化及诛杀。

  行至河南郡,李密守巩、洛,以阻挡宇文化及。宇文化及不能西进,只好入驻东郡。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