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出门见鬼







  楼外楼附近的画舫上,那两个醉汉耍过了威风就进了船舱,抱住迎面扑来的两个花姐,

  一个醉汉笑着对着坐在角落里喝闷酒的一个人说道:“冯公子,你还在舍不得你那娘们啊,赵大人会怜香惜玉的,要是伺候的赵大人高兴了,回去后在魏公公那里美言几句,你可就要青云直上了。”说着坐在冯云将的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冯云将苦笑道:“小青能伺候赵大人,那是在下的福分,我是怕小青那丫头这段时间身体不好,不能使赵大人尽兴,再说我更怕我那婆娘知道了此事”,

  喝了一口酒骂道:“不知道哪个兔崽子昨天到处乱说我金乌藏娇,要是传到我婆娘耳朵里,我就完了,张大人,你到时候可一定要在我婆娘面前美言几句啊,”

  张千户哈哈笑了几声说道:“那是一定的,不过我可得罪不起你婆娘的。胡师爷,我们出去走走吧,这几个娘们可把我累坏了。”

  张千户和胡师爷在白堤上逛着,不久便逛到了西泠桥上,张千户突然露出凶相道:“胡师爷,上次我们就是在这里围捕那个陈子龙,结果被人救走,还伤了我们一个兄弟,奶奶的,好大的胆子,敢跟东厂作对,让我抓住非剥了他皮不可。”

  胡师爷思索了一下道:“这个蒙面人定是当地人,否则时机不会掌握的那么好,我看过卷宗他似乎对地形也很熟悉。要是当地人,皇甫青倒是有这个功夫,可是体形又不象,那除了皇甫世家那就不出黄洪钱翁四大家族了,钱家重文,翁家重商,黄洪两家最有嫌疑了。”

  张千户说道:“我几次向赵大人提出要搜查黄洪等几家,赵大人总是不同意,说要先对付东林,然后再来对付这些世家,我倒不相信几个世家还能翻天了不成。”

  胡师爷说道:“赵大人那样办是对的,这些世家都纂养江湖死士,确是不可小璩,黄洪钱翁这几家更是互通婚姻同气连枝,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又掌握着杭州的丝绸业和珠宝业,对付他们还是要从长计议的,潘大人早有打算,先在商业上扶持我们自己的人,等彻底消灭东林余孽后,我们再集中全力对付这些个世家。”

  两人正说的起劲的时候,听见一阵清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一匹枣红马冲上了西泠桥,马上一个英俊的骑士抱着个天仙般的姑娘,张千户扫了一眼,正想开口骂却发现那个姑娘有点眼熟,惊呼了一声:“那是冯小青”,同时跃起来伸手想抓那骑士的衣领把他揪下马来。

  韩海没想到运气如此不好,刚出门就见鬼,看着那只伸过来想抓自己的手,韩海稍微偏了一下身子,空着的一只手用力挥出,两手相交,韩海感到一股大力向自己涌来,差点摔下了马,胸口一阵烦闷,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吐在小青的背上。

  张千户落在地上抓着马尾巴说:“想不倒阁下还是个会家子,手底下还是有两下子的”,脸色突然一变“你是什么人,你把赵大人怎么拉?”

  韩海和张千户对了一着,心中暗暗叫苦,这张千户的功夫绝不在那赵统领之下,看样子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偷袭也是不可能的,一边哈哈的笑着一边急转心思想着脱身的办法。

  韩海笑着道:“大水冲了龙王庙,你是杭州府的张千户吧?”

  张千户狐疑的看着眼前这个青年答道:“我是张千户,你又是何人?”

  韩海笑道:“我是扬州府的千户叶蒙张,前去福建办事,听说赵统领驾临江南,在下特地前来杭州拜访,”

  又摸一下小青道:“小青姑娘是我扬州旧人,刚才前来看望,不想赵大人也在,赵大人关心属下叫在下带回客栈,没想到在这遇见张大人,张大人,你为何要对在下出手啊。?”

  张千户心中还是怀疑,但手却松开了马尾,对着韩海作了揖道:“刚好在下还有点事情想找赵统领商议,不如你带我去吧。”

  韩海下了马道:“那也好,今天认识张大人,实在是三生有幸。”

  说完牵着马掉个屁股走到了张千户旁边,突然指着前面说到:“那是不是赵大人啊?”,

  张千户抬头看了一下,前方黑漆漆哪里有什么人,顿觉不妙,后腰又是一痛,张千户忙跳到一边,摸了自己的腰还好没受伤,看韩海却是甩着手嘴里吸着冷气,张千户从后腰掏出把匕首对着韩海。

  韩海看着张千户手中那把匕首,护手上半圈锯齿,心中后悔怎么选在那个地方打,听见张千户一声呼哨,不远处的船上跑出来几个人向这边跑来,张千户又道:“胡师爷,你去看看赵大人那里有没有事情。”

  韩海看情况不对,冲上去想尽快打倒张千户,但是张千户是沧州铁线门的高手,论真实功夫尚在赵统领之上,韩海没几下身上已中数刀,幸亏都不是要害,但也是血流满身,看着那几个人越跑越近。

  张千户又是一刀向韩海的胸口刺来,韩海边上偏了偏,那匕首却又横挥过来,韩海勉强抬手一挡,手臂上又是一条口子,深可见骨。

  张千户哈哈的笑着,又是一刀从下直撩韩海的腹部,韩海不退反进,在刀插进肚皮的那一瞬间,一拳打向张千户,张千户左手挡了一下,韩海紧接着一个野蛮冲撞,两人撞在一起,乓的一声,韩海噔噔退了几步,张千户后面是栏杆,退无可退,扑通一声掉下了水。

  韩海捂着肚子爬上枣红马,小青摸着伤口惊呼了一声,韩海用力踢了两下马,枣红马一声长嘶而去,而韩海肚子却更痛了。

  从船中跑出的几个人这时已经跑到了西泠桥,三人七手八脚的去捞张千户,另一人掏出个小小象爆竹一样的东西点燃了,一声尖利的声音伴随着爆开的红色烟花响彻了半个杭州。

  韩海看着后面亮起的烟花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果然跑出没几百米就看见前面有几十个夜巡的士兵手持火把挡在了路口,肚子中了一刀更是无力再搏斗了,目光一转,湖边正停着一艘小船,韩海抱着小青下了马,用力一拍,枣红马向相反的地方飞奔而去。

  韩海解开缆绳,听得那群士兵向马跑去的地方追了过去,抱着小青上了小船向南岸划去,依稀可见到处都有火把长龙从各条街巷钻出来,向西湖汇集而来。

  此时湿淋淋的张千户已经从水中爬出,吩咐几个人守在路口,自己急忙向小青的院子跑去,还没进门就看见胡师爷跌跌撞撞的跑出来,看见张千户哭喊道:“赵赵大人,赵大人被杀了。”

  张千户一听天晕地旋,一屁股坐在地上,这个时候一个人跑来道:“张大人,刚才一匹空马跑过去了。”

  张千户一把抓过他,从他身上又掏出个烟花,手颤抖着点燃了。

  那人尚且兴奋的说:“幸亏张大人英明,提前制定了这紧急方案,片刻之间就能布下天罗地网,想必那贼子必定无处可逃,很快我们就能抓住那贼子,”

  张千户一脚把他踢开,想了想又怕胡师爷看差了,起身进了屋里,看赵统领的脑袋软绵绵的塌在一边,知道是彻底没救了。手颤抖着从赵统领身上找出个更大的烟花出门点燃了。

  随着张千户这个更大的烟花在空中绽开,杭州城里更是乱成一团,兵马四处巡查,碰到路上游荡的人就绑了起来,知府和巡抚也被下人叫醒,听说是东厂信号,更是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轿子也不乘了,带着护卫骑着马屁颠屁殿就跑来孤山了。

  韩海吃力的划着小船,看四周似乎都有火把在游动,突然有一种英雄末路一筹莫展的感觉,小青趴在韩海的背上,手轻轻抚摩着韩海的伤口,却不知每摸一下韩海都呲一下嘴,

  “韩狼,你还痛不痛”,

  韩海强忍着疼痛笑道:“不痛,一个小口子”,

  小青也看见了湖边到处的火把,凄楚的说:“韩狼,都是我连累了你”

  韩海转身抱了一下小青:“小青,还没到山穷水尽呢,我们不会有事的。”

  正在说的时候,一个小船划了过来,上面做着三个军士打扮的人,都手提着钢刀,看见韩海站在那里呼喝道:“你过来,接受检查”

  韩海慢慢把船划过去,离那船还有丈把远的地方,韩海突然腾空而起,那站在船头的军士慌里慌张的胡乱挥出一刀,韩海劈手夺过,一脚把他踢到水里,另两名军士刀堪堪砍到,韩海架住了一把,另一把刀在韩海的胸膛上划过,划出了长长一条血痕,韩海转身劈出道弧线,两个人头飞天而起,两名军士登时了帐,掉湖里那名军士刚刚爬上船,一抬头,觉得咽喉冰凉一下,扑通又掉到了水里。

  韩海看着那两具无头尸体,想了一想,动手把盔甲剥了下来,,又跳到自己的船上,叫小青换上。

  两人换了盔甲,和湖里搜索的的军士门看起来没什么两样,过去两艘船都没看出来,渐渐的小船已经划到湖中央,画舫、游船也多了起来,韩海正在划船,一艘灯红酒绿的画舫迎面驶来,船头上站着两个人,船越来越近,突然画舫上传来“咦”的一声,有人叫道:“韩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我是本书作者小解,论文散文此类的写过不少,小说还是第一次,越写越是害怕——深恐出现一些硬伤,历史的或者逻辑的,所以有读者发现本书的此类硬伤,请告知小解,书评中或者QQ:34390502,另外你有明末的历史资料,也可发给小解。

  小解在此先行谢过。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