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梁祝化蝶







  韩海睡的正香,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睁开眼睛,眼前一双黑眼睛正定定的看着自己。看见韩海突然睁开眼睛,小青有些难为情,轻声说到:“韩公子,你醒了?”

  韩海很顺手的摸着小青的青丝,想了想对小青说:“我今天先去请医生,然后再去找那个陈洪绶帮你画像,你在家里乖乖的等我,不要到处乱跑了。”,韩海看着外面已旭日东升,就起身找大夫去了。

  到了附近大街上打听一下,都说张卿子是最好的大夫,韩海找到了张卿子的诊所,结果到了那里队排的足有十丈长,韩海等不住,加了许多诊费约了晚上出诊,便一路沿着白堤回来。

  初秋的西湖象个美人迟暮的少妇一般,雨后的湖面有些浑浊,散落着凋落的荷花的残枝,韩海不由得叹了一声气吟道:“西湖一夜秋風冷,吹散芰荷紅玉影 ”

  旁边有一人道:“好诗,不过公子这诗哀怨了些。”

  韩海惊了一下,忙打量面前这人,年纪不大,比自己还小个几岁,估摸只有十五六岁,却也做一付浊世翩翩佳公子打扮,手拿扇子,神采飞扬,眼睛骨碌碌直转。韩海却也不嫌他年龄小,行了礼节道:“这位公子,在下韩海,有些事情感怀,所以有些哀怨,不过你看这满湖荷花今日却是枝残叶落,恰似美人迟暮,另人感伤”

  那小公子道:“美人之美,不尽而同也,所谓少女之美,所谓少妇之美,以在下看来,所谓美人,最美却是三十以后,眼角虽有鱼尾之纹,但稍做装扮,便艳丽不可方物,风华绝代之姿,云雨之后,若秋后海棠,虽零落而仪态慵懒,此谓有缺陷才为美,正如这西湖一般,虽雨后芰荷零落,但金秋九月,桂子飘香,景色满湖,实在是妙不可言。”

  韩海差点晕倒,一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家伙居然还有这么一套理论。

  那小家伙旁边一人转过来打了他一下,骂到:“李渔,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李渔也不示弱回口道:“陈老莲,你做的,我就说不得?”

  韩海惊呆了,这就是那个写肉蒲团的李渔,自己还以为写这本书的人起码三四十岁,阅尽天下女人,最少也得二十好几,久经沙场之辈,没想到是这样一个黄毛小子,一定是弄错了。还有那个陈老莲,好象现在最出名的画家陈洪绶就叫陈老莲,眼前此人青袍破烂,眼眶凹进,是那个陈老莲吗?

  韩海忙向陈老莲行了个礼,问他是否叫陈洪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韩海可是乐坏了,得来全不废工夫,韩海便把小青的情况说了说,想陈洪绶帮忙前去画幅画,陈洪绶没奈何只得答应了,口中说到:“今天本来是为躲避人家求画才来西湖逛逛的,没想到被韩公子给逮着了。”

  李渔跟着韩海一个劲问小青漂亮不漂亮,有没有学过房中术,对付韩海的招数多不多,搞的韩海口都不敢开。

  三人还没到小青的小院,远远的看见小青站在湖水旁又在顾影自怜,韩海不仅心一痛,上前抱住小青肩膀说:“小青,陈洪绶先生来了。”

  小青高兴起来,向陈洪绶行了个礼,陈洪绶眼睛都直了,半天才舒了口气,道:“我画尽天下美女,却无一人有小青姑娘这种特别的气质,小青姑娘,你就这样站那里吧,”

  陈洪绶摇了摇头:“小青的神韵太难琢磨了,是寂寞?是感伤?是自恋?是看破世情?还带了点心有所属的欢喜。”

  陈洪绶看了半天才拿出随身带的纸笔,又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小青,象是要看穿小青一般,久久也未下笔。

  小青听到陈洪绶那句“还带点心有所属的欢喜”偷偷看了一眼韩海,见韩海也是关心的看着自己,害羞的低下头来。

  陈洪绶道:“小青姑娘,你一定最喜欢梅花吧”

  小青有点吃惊的问道:“先生如何看的出?小青确是最喜欢梅花。”

  陈洪绶突然笔走龙蛇,接着飞快的调色上色,不多时一副雪日倚梅图已画好, 画面上雪后初晴,小青沉静靠在一枝梅树旁。

  陈洪绶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好几眼,然后交给小青,小青看着自己的画像,脸上终于露出了喜色对着陈洪绶深身鞠了个躬:“谢谢陈先生,让小青一了夙愿。”

  陈洪绶笑道:“叫我陈老莲即可,韩公子,听说这西湖有不少好吃的东西,不若就让你来做东来品尝品尝。”,韩海忙答应下来,四人去楼外楼找了个包厢点了一堆宋嫂鱼、西湖醋鱼什么的边吃边聊。

  李渔半天没机会发话,一坐下来马上开始滔滔不绝从罗敷效应看男人本色谈到花木兰如何隐藏女人身,从潘金莲的出轨合理性到杜丽娘的少女梦淫,从武则天和上官婉儿的面首无数到赵飞燕赵合德色迷皇帝。小青虽是妓院长大,却还是第一次听这么系统的性心理分析,不由得听的入了迷。

  韩海看着李渔恨不得找点针线把那嘴巴缝缝起来。陈洪绶却是一幅见多不怪处之泰然的样子,嘴巴不停的吃着这菜那菜,看李渔讲的这么起劲,笑着说:“李渔,你那本新写的肉蒲团不若送两本给韩公子”,小青惊讶的说道:“李公子,你年龄这么小就开始出书了,小青很佩服,小青也想拜读一下李公子大作。”

  李渔一听得意起来,说道:“我师兄写的金瓶梅也不错,不过比起我来还是差这么一点的。”,想了想又说准备把梁山伯与祝英台写成小说。

  韩海一听有点急了起来,其实昨天颜佩韦讲梁祝故事的时候,韩海脑海中就浮现出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同时还伴随着一首优美的音乐。

  那李渔的能耐韩海自然是清楚的很,想到翩翩起舞的两只蝴蝶变成一对翻云覆雨的狗男女,韩海就有一种拯救梁祝二位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韩海笑了笑对李渔说道:“这么巧,我的一位朋友也写了梁祝,前几日我粗粗看了一遍,写的极美,他还谱了首曲子。”

  李渔马上问到如何如何的,韩海参照脑袋中越剧京剧什么的大致说了一边,最后,双双化蝶、花间起舞,同时哼起了那首优美的化蝶。

  李渔听了久久无言,半晌说道:“你这位朋友才情胜我十倍,李渔今日方知道何谓山外有山,化蝶,已是情之极致,李渔是绝不敢再写这梁祝了。”

  从此这凄美的传说多了两双优美的翅膀,两位静静躺在坟墓的人变成了蝴蝶尽情在花中起舞,遗憾的是众多H书爱好者却少了一本经典。呜呼,蝶飞有心,风月无存。是非功过转头空,一壶浊酒笑谈中。

  李渔不久又开始了他的风月演讲,从燕瘦环肥谈到赵纤楚柔,从桃花眼谈到水蛇腰,果然学贯古今,上至黄帝素女心经,下至洞玄子御女心法,几人都是听的入迷。李渔讲的来劲,喝了口水,又谈起天下十大名器和妓院如何训练妓女的,“这大同红粉之所以天下闻名,是因为她们从小就训练蹲缸,在蹲缸时不但要维持平衡,双腿尤其要夹紧,所以时间一长那个部位就肌肉紧绷,富有弹性”,韩海看小青的脸色开始不好起来,忙打断李渔的演讲,说道:“小青的身体不太好,时间长了吃不消,我该带她回去休息了,陈先生、李公子,与二位接识韩海三生有幸,我们下次再一醉方休。”

  小青到了屋中嘤嘤的哭了起来,韩海知道小青痛恨自己那一段过去,劝慰道:“小青,有时命运是无法抗拒的,即使仙女也有堕入凡尘的时候,但是你的心一直是最高贵最纯洁的,是远远超过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的。”

  小青看着韩海:“你的心中真是这么想的吗?其实我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在你的面前提起那段过去,我就很难受,很痛恨自己。”

  韩海盯着小青:“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最美丽最纯洁的天使。”

  嘤的一声,小青扑到了韩海的怀里,嘴唇紧紧吻住了韩海,韩海脑海里一片空白,紧接着一个火热的肉体贴了上来,韩海再也站不稳,和小青双双倒在满是画像的床上。初秋的阳光穿过重重的树叶留下无数晃动着的光斑,其中一个穿越了窗户投影在一个上下起伏的白嫩的身体上,韩海没有想到释放自己全部情欲的小青是如此的狂放,自己几次让身下的小青高潮,小青如同那浴火的不死鸟一般,在荆棘中高歌,一次次的重生,最后飞上了蓝天,那挥舞的长发象展翼的翅膀一般甩下情欲的汗滴,又是一声高歌,黑暗的隧道,飞鸟从这里逃离,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小青无力的趴在韩海的胸膛上,汗水浸湿的黑发粘在红晕还未退去的胸前,柔情的眼光幸福的看着韩海。

  韩海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青,知道自己又欠了一份情债,想起小青的病,心里不仅沉重起来,手也抱小青抱的更紧了许多。

  小青感觉到了韩海的担心,手在韩海的胸膛画着圆圈道:“韩狼,你不要担心,今天我感觉身体好了许多,若是韩狼永远这么陪着我,小青一定可以长命百岁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