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周顺昌公







  韩海跟着丫鬟一路穿街走巷,终于到了一个大宅院内。院内下人战战兢兢,客人虔诚无比。厅内更是一堆人马,韩海到了袁了凡面前,看了座后又把事情讲了一遍,这回韩海学聪明了,那与子琳和清雅的艳事是绝定不说的了。讲罢众人均义愤填膺,一人道:“那倭寇大军败于袁公之手仍不思悔改,还意图我大明,其狼子野心也。”,另一人道:“遥想袁公当年,以大义统兵,王师浩荡啊。”还有一人道:“那李如松乘谈判之际突击倭寇,袁公严正苛责有失我天朝上国的风范损我大明天威,竟然还讥笑袁公迂腐。”,另一人道:“王师何为起兵,教化也,所谓王师教化,若为打胜仗而失教化体统,因小失大也。”先前一人接着说:“可恨李如松竟然还进谗言将袁公革职,真是千古奇冤啊!幸亏当今皇上英明,恢复了袁公的名义,授之尚宝司少卿,皇恩浩荡啊!”

  一片阿谀奉承中,又跑出来个英明之人:“那倭寇不过疥癣之疾也,阉党才是心腹大患。”,刚说完,几人攻击道:“魏公公忠心爱国,是个好公公。”登时吵成一片。

  韩海觉得呱噪,正想出去,不想有一人拿起酒杯向那几个说魏忠贤好的人掷去,大骂道:“阉奴敢尔”

  被骂的那几个人也不回击,只是冷冷的看着他,周围的人很自觉的离周顺昌一圈,表示我和他无关,周顺昌叹口气,便出去了。韩海看着他出去,跟着他到了院子一个僻静的角落。见周顺昌望着天上的月亮感叹到:“大明不幸啊。”

  韩海上去唱了个诺,周顺昌看着韩海道:“你将那日倭人和东海帮的对话再说来听听。”韩海将那天猪头太君怎么说的重述了一遍,周顺昌笑道:“好名尚空谈,好谋无断,好武惜命,好文而拘泥经史八股,好党争而不问正错,不知权谋手段,只知气节教化又风流多情,上不能安邦下不能救民,果真不错,还要加上好攀附权贵,真要有气节那也是不错的,但那有气节又有几人,有气节的都被杀光了,气节,只不过一块遮羞布罢了。倭寇中也有人才啊。”,韩海问道:“江南世家联盟和阉党不是水火不相容吗?为何还有人公然夸赞魏忠贤呢?”。周顺昌道:“江南世家联盟内外部矛盾重重,就对阉党来说,有要和魏忠贤决一死战的,有赞同妥协的,有想乘机做世家领袖的,有说以皇上旨意为准,废话,皇上旨意不是魏忠贤的旨意又是谁的,甚至还有做魏忠贤的走狗的。现在江南文人士子和世家联盟早就分成无数的小集团,自己斗起来比斗阉党还厉害。”。“周公,世家联盟不是有司马睿和名望极高的张溥公子还有尚在狱中的杨左等诸位大人吗?为何不能号令联盟?”。“韩公子,现在文的有尊崇程朱理学有信奉阳明心学的,信奉阳明心学又分成江南浙东浙西的,就是同样浙东的内部也斗的厉害,小派林立,纷纷各自组织文社,早就不奉从联盟号令了。政治上有东林一党,有浙党,其他大部分都是各自投机,投靠这党投靠那党,当年东林兴盛时,江南士子皆自称东林,后来阉党得势,烧了书院,现在有几个还自称是东林的,投靠浙党也还算是好的了,投机的都去投阉党了。武的方面大小世家如今都有家有产,又争这个盟主十分激烈,怎么如何敢得罪厂卫缇骑。有的干脆不问政治,只谈风月,作作文作作画,象徽州的江家、胡家等就只做做生意万事不管。韩公子,我看这次报仇也就桐城方家和子龙的师傅张溥公子会上点心,其他的人我就不说了。不过就是报仇也就敢对倭人和东海帮而言,如果缇骑出面,又是敢怒而不敢言。报仇,如果有那决心,早就上北京救杨左大人去了,贪污3000两银子?杨左等几位大人两袖清风清正廉洁,天下有谁不知道,为何我江南世家内部有人还说他们是罪有应得咎由自取,那是不敢出面营救又要名声,所以才睁着眼睛说瞎话,唉,狱中的杨左等大人估计已经凶多吉少。现在各扫自家门前雪,迟早会被一一分化,各个击破的。”。韩海听了也是默然,良久问道:“那阉党为何要向江南联盟下手呢?又为何要屠尽方公一家呢?”,周顺昌说:“我大明自太祖立国以来,江南联盟基本脱离江湖,全力辅佐太祖治国,又我江南人才辈出,逐渐取代开国之臣成为朝廷的主要力量,虽内部偶有分歧但大都一心为国,后来建文帝即位,太祖临终前嘱咐江南联盟全力卫护新皇帝,后来永乐帝起兵,在军队的支持下夺得皇位,我江南联盟差点遭到灭顶之灾,联盟领袖方孝儒被诛十族,其他黄子澄、齐泰等都被诛族,江南联盟只好向永乐帝低头,总算保留了大部分世家。后来永乐帝看南京在江南联盟范围内也迁都到北京。从此后江南人虽也被任用但已失去了皇帝的信任,皇上开始多任用其他地方的官员。虽然过了两百年好了很多,但终不得皇上全心信任。阉人原不得干政,但阉人首领帮助永乐帝夺嫡得到了信任,日后永乐帝多用阉人干政监军,此后几朝都有权势滔天的阉人。而今魏忠贤更是登峰造极,此人本是一市井无赖,从小就在社会底层闯荡,很有些江湖阅历,武功很高,却喜爱赌博 。”,周顺昌叹口气又道:“他书虽读得不多,但很精通各种厚黑之道,更别提什么伦理道德了。做事心狠手辣,绝不拖泥带水,只要能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正是我等文人所欠缺的。他结识了当今圣上的乳母客氏,当上了东厂总管和司礼监总管。但当时秉笔太监王安权力极大,魏忠贤尚不能为所欲为,后来他指使人诬陷王安,可恨的是我辈东林党人抱着阉人相斗狗咬狗的想法却无人加以营救,要知道王安可是一向赞成文官治国和偏向我东林党啊。后来王安死后,魏忠贤又多方结交文官,并把自己的党羽塞入内阁,而我东林党人整天摆着一副君子的面孔,动辄仁义道德、臧否人物,拒人以千里之外。其实所谓浙党还有大部分文官都游移在善恶好坏之间,其从善从恶,往往是一念之差。而我辈对他们却横眉冷对,这导致人人自危,大量官员都投入魏忠贤的门下,唉,反受其害。幸好我东林首领首辅叶向高为人持重,深得皇上信任,有他主持尚可维持局面,但魏忠贤极为狡猾,杖打叶相的外甥扫尽叶相脸面,又利用我东林党内的激进人士杨涟杨大人等向叶相施加压力,叶相一辞职,我东林党便一败涂地,唉,悔不当初,叶相,我对不起你,体会不到你的苦心啊。叶相一走,魏忠贤便借机赶走了赵南星、高攀龙两位大人,又诬陷东林几位大人收取熊廷弼的贿赂将几位大人抓了起来,现在也已经快两个月了,我朝有政治斗争不杀士大夫的传统,不知魏忠贤是不是敢行那天下大不惟,大中,你要挺住啊。”。韩海听的惊心动魄,好狠毒狡猾的魏忠贤。韩海问道:“那些阉党都是什么人啊?”,周顺昌说:“有从前浙党齐党楚党的,有虽是江南人士但不属于世家联盟的官员,有世家联盟内部反对东林党的官员,也有原先是东林党人投靠魏忠贤的。唉,现在道德败坏,为了功名利碌哪里还有什么文人气节,为了利益哪里还管什么世家联盟,都各自结社立党,唉,旧的势力即将被打破,江南联盟,该退出历史舞台了。”,韩海又问:‘那方家呢,他们可没有从政,为什么魏忠贤下如此毒手。”,周顺昌道:“方家望海山庄方文是东林激进派的坚定支持者,多次要求江南联盟组织武力铲除魏忠贤,为出版替熊廷弼叫冤的小册子慷慨解囊,这次江南联盟的一批少壮派四处联络人手,准备抛头颅洒热血去京城解救杨左魏诸位大人并寻机刺杀魏阉,卧子前去各处联系,哪知早就败露,后来厂卫发现方文和方清颂也参与其中,魏忠贤早就下令,方家如有异动,格杀全家。可能当地锦衣卫因为高手有限,就利用倭寇和东海帮来干此事,这次福建、浙南有好几家武林世家被灭门。唉,也是望海山庄远离世家联盟势力中心,如果在苏南浙北一带,那厂卫缇骑又哪敢如此嚣张?还好卧子在当地高手的支持下逃脱了还杀了他们一个缇骑,可这杀朝廷厂卫还是大罪,不过在张公子的保护下应该没事,卧子家人也都已被救出送到了秘密的地方。”,韩海看着周顺昌想此人对机密事情了如指掌应该是个人物,这时那周顺昌又说了:“我一直在朝中为官,耻于与阉党同立于庙堂之上,后请假回家,那魏忠贤巴不得我早走呢,唉,朝纲败坏啊,大中,几个月前和你匆匆一晤,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我们一起当着那缇骑走狗的面骂那魏阉,真是痛快淋漓啊!”。韩海挂念报仇事情问道:“袁公这次前来,是不是已经安排好人手去对付那倭寇和东海帮?”,周顺昌道:“袁公声望虽高,但已早不管盟中事宜,司马盟主如何安排我也不知道,不过最近大批厂卫高手进驻南京,司马盟主也是不敢轻举妄动。韩公子,方家忠烈遭此毒手,我也是义不容辞的,这样,明天我在苏州找些帮手来一起去宁海找那倭寇东海帮算帐。”

  韩海心中十分感激,这时丫鬟来叫袁工了凡在书房等候。韩海到了书房,看见书房内有几个穿着文人长袍却满脸精干之人也在旁陪坐,袁了凡道:“司马睿盟主安排这几位联盟高手前去,你明日即跟他们一起出发,到了那里不要妄杀不要做有损君子之事不要偷袭要多多传播我中华教化,要先礼后兵,略微惩戒即可。唉,杀人者恒被杀,人固有向善之心。韩公子,你别忘了要积德要每日填那功过格切记不可犯淫戒记得非礼勿视更不可心中只有仇恨之心圣人道..........”。韩海一阵嗡嗡,什么都听不见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