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眉子定情







  “三妹叫你过去一下”,纨纨又好气又好笑,自己去浴室的时候,小鸾已经在浴室刚刚脱了衣服准备洗了,自己于是去了一趟房间准备了一下寝具,没想到短短的时间竟然发生了如此艳事。自己出来的时候,妹妹象鸵鸟一样头还埋在被子里,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抬起来,“韩狼,妹妹喜欢你的,你不知道,妹妹有个奇怪的毛病,任何男子除了爹爹弟弟外若不小心碰到她的任何地方,她就会全身起鸡皮疙瘩,甚至马上昏过去,然后拿清水擦个三天,刚刚我出来的时候,她身上就是有点红,却一个疙瘩都没起,韩狼,你可要好好哄哄她啊。”

  到了纨纨房间,小鸾已经穿好了衣裳,但从脖子可以看出,身上可不只有点红,是很红,脸上更是红的垂涎欲滴,看见韩海进来马上坐立不安,身体似乎软的立刻要瘫下一样。半天,看见小鸾几次张口想说却又说不出来,韩海终于忍不住上前抓住小鸾的手“小鸾,你别恼我,这是个误会,是阴差阳错的误会”,小鸾终于开出口来了:“你你什么时候向我爹娘提亲来娶我?”

  韩海张口结舌开了几次口硬没说出来,“小 小鸾”“小小小鸾”,韩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喜欢确是喜欢这个慧心丽质夙性灵异的女孩,虽然自己不通诗文书画、八股经史,却也没有高山仰止的自卑感,但自己身负血海深仇和几辈子也难以还清的感情债,子琳、清雅大仇不得报自己又怎么能安然度生呢?另外小鸾品行高洁,若是为这误会勉强嫁了自己又岂不是耽误她一生。

  韩海想了想也终于说道:“小鸾,我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我中华礼教,但如是女子身体被男子看到就要嫁给此人,这条确是荒谬,三妹是个奇女子,若为此勉强悲苦嫁我大可不必,此事只有你我纨纨三人知道,不说又有何人知道?”,小鸾听罢嘤嘤的哭了起来,韩海一向见不得女孩哭的,手足无措之下,上前抱住小鸾的头:“小鸾,对不起,我很快就会离开这里去报仇了,此去艰险甚多,我不愿负子琳和清雅,更不想你和纨纨一样孤苦度日,小鸾忘了吧,忘了我吧。”,小鸾一听突然紧紧地抱住韩海,哭的更厉害了“我不让你走,更不会忘了你,我是真的喜欢你。”,突然柔柔的嘴唇生硬的吻上了韩海。韩海脑子里一震,登时空白一片,紧紧的反抱住小鸾,更加凶猛的回吻过去。但韩海毕竟不是初鸟,几下之后脑子清醒过来,放开了眼神迷离的快要滴出水来的小鸾,“小鸾,小鸾”,“听着呢”“纨纨姐还在外面呢。”。啊的一声,小鸾从迷乱中清醒过来,又害羞的埋到了被子里。

  纨纨心中也一直忐忑不安,虽说自己想妹妹能嫁给韩海的,但此种情况下妹妹是不是会对韩海有什么看法,再说自己和韩海的一夜情妹妹知道后会不会对自己嗤之以鼻,如果自己以后再不能与韩海交往那又怎么度日?越想越是心乱。就在此时,韩海来了,轻轻的拥住她的肩膀道“纨纨,我该怎么做?你妹妹要嫁给我,可我们怎么办?还有子琳大仇未报,清雅又未找回来,我又怎么能谈婚论嫁?况且我无权无产,你家中又如何会答应这婚事呢?”。纨纨靠在韩海的肩膀上,默想了片刻说:“我先去和三妹妹讲讲话吧。”,于是进了房内,半天出来又叫了韩海进去。纨纨和小鸾并排坐在床上,小鸾的头快低到胸部了,看见韩海进来偷偷瞥了一眼又迅速躲开的装做没看见的样子。纨纨说到:“韩公子,我和妹妹商量了一下,你必须要娶小鸾的,但你的大仇也是要紧之事,不如这样,你先去报仇,小鸾会等你的,日后你再来提亲,但你最好快一点,时间长了我怕父亲那里不好交代。你如果找回清雅就和小鸾一起嫁给你,也别分什么大小了,妹妹你说呢”,小鸾没想到纨纨如此开门见山,片刻之间已经把自己的终身大事给三言两语的定下了,却不想纨纨到底是个过来人,是不宵那等小儿女的扭捏作态的,害羞的蚊子叫般的说道:“我听姐姐的。”。纨纨心中暗笑:“什么听我的,明明是自己喜欢人家想嫁给那个坏蛋。”然后叫韩海道:“你过来一下,交换一下信物吧。”,说时偷偷递给韩海一样物品。韩海茫然接过,进来后自己一句话都没说已经谈婚论嫁了,和自己想象中的浪漫求婚完全不同,应该是雪山皑皑、蔚蓝的天空白云朵朵或者星辰满天、漆黑的夜里到处繁花似锦,最起码也是两人含情脉脉在昏暗的烛光下。正在发愣,纨纨一把抓起韩海的手,又一手抓着小鸾的手让两人手合在一起,小鸾虽是害羞但还是羞答答的让韩海抓着自己的手没有收回来,韩海把手中物给了小鸾,小鸾惊喜的说了声“眉子砚”,想了想掏出自己随身所带的香囊给了韩海:“韩公子,这是奴家自幼所佩,见此物如见奴家。”,手捧着眉子砚爱不释手的看着。纨纨在边上看着小鸾如此高兴问道:“小鸾,什么东西这么高兴?”,小鸾说:“是眉子砚,古籍云眉子砚纹若甲痕如人画眉,是歙县特有的眉子石所制,你看此砚长三寸,宽二寸,厚半寸有奇,面有犀纹,形状腰圆,砚池宛若一弯柳眉,正是眉子砚,小鸾一直想得此砚,小鸾太高兴了,眉子砚呀眉子砚,烟澹澹,月柔柔,伴我熏香伴我修。”,过了半天,猛然惊醒过来,看纨纨和韩海都含笑看着她,脸又红了“小鸾失态了,其实韩公子就是送再寻常不过的砚台,奴家也是欢喜的。”。韩海看小鸾如此高兴忘形,知道那眉子砚是珍贵之物,又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不由感激的看了纨纨一眼。纨纨知道小鸾一直想拥有眉子砚,但此物珍贵之极,如此成色的眉子砚在市场上可换得一座不小的庄园,家中不裕,哪有闲钱来买此物,自己一直最喜欢心痛小鸾,便花去半数财产购得此砚,原想小鸾出阁时送给她,今天却是给了韩海做订情之物。纨纨看着小鸾一付幸福的表情,想起自己和韩郎刚刚郎情妾意干材烈火,莫非以后就要相对无言相守于礼了吗?内心不由的伤悲起来,便说了声我去洗澡便匆匆离开了。

  小鸾看姐姐出去,回头问道:“韩公子,你打算怎样对姐姐?”,韩海原以为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没想到纨纨终是面薄,此等艳事又怎么敢在妹妹面前来讲,想和妹妹两人心知肚明即可,以后自己与韩狼止与礼,妹妹又喜欢他定不会心中芥蒂的。韩海叹口气,将那天和纨纨的事情告诉了小鸾,又说道:“当时虽是酒后失性,但我原本也喜欢纨纨,我想纨纨当时亦钟情于我,实为情之所至。唉,纨纨本来就这么苦命,我想她以后也不会来找我的。”,小鸾问:“那韩公子,你是怎么想的?”,韩海道:“夫死妻守本来就是个吃人的习惯,更何况纨纨与那袁公子本无感情所言,人都有七情六欲,所谓灭人欲根本就是违背天道的,本来我是想娶纨纨的,但她说她不能嫁我,现在又和小鸾妹妹缘分天定已有婚姻之约,但我心里亦喜欢纨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小鸾低着头想了想道:“你和姐姐之事我不怪你,其实当初袁公子死时,我和小纨姐姐都希望纨纨姐再觅有情郎,但那袁公了凡声望极高,以忠孝行善举世称道,又是江南世家的顶尖人物,江南皆视之为道德典范,他是不允许纨纨姐再嫁的,后来他找父亲一番商量后就让我姐姐守节。你和姐姐虽情投意合,但我想纨纨姐再嫁简直难于上青天,更何况你又娶了我,我家中就更不会让你再娶纨纨姐了。”,小鸾又沉默了许久说道:“你若是真心喜欢姐姐,可让姐姐在我们婚后与我们同住,我也很想和姐姐象小时候一样和诗赏兰,若姐姐愿意和小鸾效那娥黄女英,小鸾也不反对。”,想想又抬起头看着韩海:“韩狼,那不合乎礼教之事上天多有惩戒,韩狼,那又该如何是好?”,韩海笑道:“我自横刀向天笑,那又如何,上天以万物为刍狗,我以上天为不仁,这世上善人多遭难,恶人祸害千年,依靠权势者强抢民女者不知何几,又何曾有那报应,我等真情实意,就是有那报应也应该先报应那些人吧。”说罢,哈哈笑了。小鸾看着韩海的豪爽霸气,心不由的痴了,这时韩海一把抓起小鸾一番痛吻,小鸾感觉自己的心都跳出来,浑身都软了,一阵莫名的感觉从下面升起,在自己最后迷失之前勉强道:“韩狼,你去找姐姐吧,小鸾小鸾吃不消了。”,

  韩海笑着离开小鸾,到了浴室,纨纨在浴盆中想着什么似的,韩海到了跟前才发现:“韩狼,你来了,和妹妹谈的怎么样啊?”韩海贪婪的看着纨纨丰满成熟的躯体,一边脱着衣服一边道:“一切OK,现在是做爱时间”,话音刚落,已经进了浴盆趴在纨纨身上,一边把玩纨纨的山丘,一边说:“小鸾说了,以后你们一起做我的老婆。”这时,纨纨早就淫不成声,随着韩海的大手进入了大境界。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