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酒后红杏







  两人吃罢早饭,乘着一辆马车不一会到了一个渡口,叶纨纨道:“那日韩公子就是乘坐此辆马车从松江到吴江的,今日我们乘船前去。”两人上了艘小船顺流直下,叶纨纨迎风站在船头,头上一遮阳蓬遮住了太阳,风吹起黄色长裙,飘飘欲飞去,过一会又坐了下来,将玉足伸入水中。韩海出神的看着叶纨纨,何曾有今天早上那愁苦和前几日的雍容,倒象个刚怀春的女孩,看着清澈的河水在她白白的脚尖流过,又想起子琳和清雅也曾经一起坐在小河边戏水心中不仅又是一痛。叶纨纨一直偷看着韩海,看见韩海出神的看着自己的玉足,脸一红却不收回,又见韩海脸色黯然,知道他又想起了子琳清雅,又是暗暗的叹息一声,想到:“韩公子至情至义,实为女子不得多得的好夫君,可惜子琳清雅两位妹妹福薄,但就算大仇得报,韩公子也是孤苦一身。”,几天下来,叶纨纨早已将韩海看成自己的亲人一般,不仅想到:三妹尚未嫁人,眼光又高,过的几日,让小鸾来一趟,若是有缘,倒不失一桩良缘。

  过了约一个多时辰船已到了华亭,两人上了岸行不多时,叶纨纨道:“前面就到了陈府了,不过子琳已经父母双亡,家中只有子琳奶奶在。”,突然两人看见不时有骑士横冲直撞而行,纨纨道:“这是锦衣卫缇骑”,韩海登时感觉有点不妙,前行数里远远的看见不少缇骑将一庄园围住,韩海拉着纨纨进了一个茶馆,向茶博士打听,茶博士道:“那是我们华亭陈家庄园,陈家公子陈子龙可是了不起的大英雄,听说前一段时间他杀了一个锦衣卫缇骑,官府就查封了他家,不过听说还没有抓住他,公子夫人,你们别前去了,他们抓去问不都问就关了去,听说有的人被抓去已经活活被打死了。”。韩海听了只得郁郁而回,一路无言。

  到了吴江韩海向叶纨纨告别,准备去宁海一带等方文来再去寻那倭寇和东海帮决一死战。叶纨纨不允说道:“还是过些日子吧,你身体还未养好,再说此事我已经告知联盟中人,过的几日,他们必定前来找公子一同前去。”,韩海想想也对,就在叶纨纨的芳雪轩住将下来,过的一天,叶纨纨面带焦急的来了,见到韩海行了个福道:“袁公和司马盟主都来信了,说联盟已经派人去了宁海,另外张溥公子也派出了人手前去,方以戈方公子也亲自前去发誓要将凶手碎尸万段,袁公几日后便来找公子,叫公子在这里等候,另外......方清颂在浙西遇难了,方公方文也在福建失踪了。”,韩海听了眼泪又流下来了,清雅一家竟家破人亡到如此,清雅也是生死不知、凶多吉少,听到联盟有人去宁海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前去杀光匪徒。叶纨纨看着韩海悲痛的表情不自由主伸出手揩干韩海的泪水,肃声道:“男子汉大丈夫当拿的起放的下,清雅子琳他们也不想你这样,你要坚强快乐的活下去才能对得起她们。”,韩海喊道:“是的,我放不下,他们是我的女人我的爱人,你没有爱过人也没有过爱你的男人,你怎么可以体会我的心情。”说完又是呜呜的哭了,叶纨纨脸色变了一变,但依然还是那恬然的表情,上前怀抱住韩海的头,“我是真的不了解,但我真的是希望你能快乐的活下去,不仅只为她们报仇,还为她们而快乐的活着。”,韩海的泣声渐止,叶纨纨叫了丫鬟送了点酒菜来到了房里对韩海说:“今天我们一醉方休,希望明天醒来的时候你不再沉浸在悲痛中,作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两人相对无言喝起了闷酒,叶纨纨酒浅,不一会脸色桃红,韩海因为心情不好一会也是醉眼看人了。两人都未停杯,叶纨纨越来越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讲起了自己的故事“那个时候我才十六岁,说要嫁人了,嫁的是吴江大家袁家的公子,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还是很向往,为什么向往?你知道我们这种诗文之家家中藏书很多,很多都是描绘男女之情的,西厢记、牡丹亭看得我们女儿家都是心中暇思,还有那种看起来羞人的书啊画啊,虽然羞人我们女人还是很向往的,后来我嫁了,他长的还不错,没你这么英俊威武但还是文雅公子一个,那天晚上他来逗我,我很害羞,再说出阁的时候妈妈说女儿家要正经雍容尤其我们读书人的孩子,我很心动但装着很正经的样子,其实只要他哄哄我我就会忍不住的,他粗暴的脱我的衣服,手法很熟练,我知道你们男人尤其这些所谓的文人名士都是青楼常客,也不在意,但他没有象那些书上写的那样来哄我抚慰我,很粗暴的就进去了,我痛死了他也不停,后来他翻个身就睡去了,我好几天都不能走路,他不来陪我还是每天跑青楼,有时候醉醺醺的回来也不管我睡了没有就把我拉起来干那事,嘴里还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尤其那个卖艺不卖身的李贞丽的名字,我们这些当夫人的还不如一个妓女。我也忍了,他好歹还是世家子弟,我要他多读书,多学点琴棋书画也不丢世家的脸面,他骂我多管闲事,后来我对他也渐渐的淡了,每天读些诗文过日,他还是每天不着家,偶然回来找我发泄一下转身便睡,有一天他突然得了不知道什么病,只半天就去了,我却没有多少悲伤的感觉,处理完丧事我以为可以重新开始了,但袁公说要做贞洁女子要做烈女,我心都凉了,我父亲母亲也叫我守节,其实我知道他们很后悔我嫁给袁家,我没办法只好给那个我现在都陌生的人在守节。一开始还好过,后来越来越难过,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只好起来读书画画弹琴,但奇怪的是我不喜欢他,却是老想和他一起干那事的情形,韩弟弟,你说怎么回事情啊?还有那天你说和子琳清雅两位妹妹做那事,是不是和书里写的一样舒服啊?”,韩海也醉醺醺的说:“姐姐,比书里写的还好呢,书里写的不及真正的感觉万一,你想你那个死鬼丈夫不是在想他,是在想和他干那事的感觉,姐姐,你真的很可怜,有什么好守的,你为他守个六年已经足够了,真正的守节是发自内心的,你可真倒霉啊。”“就是,姐姐真倒霉,人家丈夫尚在的在外偷汉找男人那些文人倒不说什么,我们这些寡妇他们倒管东管西,让他们自己去守,弟弟,你和子琳清雅她们是怎么做的啊?”“是这样做的......”

  一缕阳光照在韩海光溜溜的屁股上,韩海伸了个懒腰,想起了昨晚那个春梦,一会和子琳一会和清雅最后竟然是和纨纨姐,心中不仅骂自己,子琳刚去世清雅生死未卜自己就想别的女人,尽管这个女人是自己尊敬和依恋的。韩海转了个身,一手摸在一个软软腻腻的地方,一看眼前一个长发女子正在自己怀里酣然春睡,黑发披散在白玉般的背上,细细的腰身和圆润的臀部形成一个完美的曲线,成熟的面容和小女孩寻求安全般的神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时叶纨纨早已经醒来害羞的在装睡,内心也不愿离开这男人浑厚的怀抱,偷偷看见韩海在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脸皮吃不住,趴的更加紧了。过了许久韩海才讪讪的说道:“纨姐”“叫我纨纨”“昨天是我酒喝多了,做了对不起纨姐......纨纨的事情,纨姐,你怎么处置我都接受的”“傻瓜,我自己愿意的,不怪你”“以后找回清雅,纨姐你就一起嫁给我吧,我发誓我会对你负责任的”“傻瓜,纨纨不要你负责的,纨纨有这一个晚上一辈子都足够了”“不行,我已经失去子琳,清雅也不知道是生是死,我不能再失去你”“你不知道的,我们这种诗书之家肯定不会让我再嫁的,不过纨纨这一辈子也不会嫁给别人,日后你如是惦记纨纨就来找纨纨吧。”“我一定要娶纨纨,去他妈的守节礼教”“你若是心中真的有我,娶不娶又如何呢,韩狼,我想把我妹妹介绍给你,她叫小鸾,我妹妹生而灵异,慧性夙成,也只有韩狼这样的世间奇男子才能配的上她”“不行,我都和你这样了怎么能再娶你的妹妹,我和你妹妹在床上干同样的事你不会吃醋啊?”“不会的,你忍心看我妹妹嫁给我前夫那样的人一辈子孤苦的过不开心的日子?”“不行......那等找回清雅再说吧。”这个时候一个丫鬟在到处呼唤“夫人,夫人,三小姐来了”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