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突来横祸







  如此过得十来天,那女儿红也只剩得寥寥数坛了,三人的日子过得乐陶陶的,一日晚韩海又在潭边与两位大小姐鸳鸯戏水,在清雅的娇吟声中韩海突然感觉到有一丝不妥,过了一会这感觉越来越强烈,两位娇娃也发现了韩海的异常,韩海也不多说,让两人马上穿好衣服,自己也穿好衣服跑到了庄园门口,一出门便看见上百名黑衣蒙面人手持弓弩堵了庄门,隐约庄侧庄后也有人埋伏在那里。韩海喝道:“你们乃何人,这里是私人地方,你们要杀人放火吗?”一名头领模样的黑衣蒙面人道了一声“宰了他”便不言语了,手一挥,几十名黑衣蒙面人手持钢刀向庄内冲去,韩海抓起一个黑衣人抢过钢刀,随手把他扔的远远的,守在门口大喝道:“谁敢过来”,几个黑衣人就冲了过来,韩海一个横扫,那几名黑衣人个个被扫成两段,肠子流了一地。那首领模样的黑衣蒙面人道:“没想到方老匹夫和方清风不在,还有你这个高手啊,我来会会你。”,这个黑衣人是帮中的堂主,武功高强,但韩海竟然和他斗了个旗鼓相当,但此时庄中开始传来声声的惨叫,惨叫声中浓烟滚滚,韩海惦记着子琳和清雅,用力一刀逼开黑衣首领,向清雅房间跑去,后面跟了个一串黑衣人在追杀。一路上跑过,看见时不时的有家丁护院和粗笨丫鬟的尸体,血流遍地,院中到处火苗四起,远远地看见子琳和清雅正在和几名黑衣人相斗,子琳武功高些,对付着三四人,清雅武功低些,对付着二三人,还没跑到,看见清雅一个趔趄,几把钢刀立刻架在她脖子上。韩海看得心神欲碎,大叫道“住手”,结果子琳一个回头又被几把钢刀架在脖子上。几个黑衣人看着韩海,哈哈大笑了几声:“这么漂亮的两个美人,我们怎么舍得杀掉,我们还要享受享受呢。”,这个时候那个黑衣首领也到了,说道“你放下刀,我就饶了这两个小美人。否则,嘿嘿。”,韩海没办法只得放下了刀,这个时候刚刚来的一个黑衣人笑着跟那黑衣首领道:“你们明人还是那么苯,还以为放下武器能活命呢。”,那黑衣首领回头恭敬的叫了声“太君”,那长的象猪头一样的太君看了一眼韩海的脖子,笑眯眯的和那黑衣首领说:“汪君,这附近地方还有什么要杀的吗?这两个花姑娘是那方文的女儿吧,长的还真是水灵,今晚咱们用过后再给帮主和会长送去,等以后肚子大了再给方文送回来,哈哈哈,还有李千户答应的十万两银子什么时候给啊?”,那汪君忙答道:“七天后千户会派人送过来的,他还答应以后对我们的行动提供方便。”,那猪头太君又哈哈大笑道了声要西,拔出把细细长长的刀向韩海走来。韩海此时心乱糟糟的,打又打不过,逃跑吧又怕害了自己的两个女人,但是屠刀要砍下来,不管怎么说是一定要反抗到底的。正在此时一个声音怒吼道:“贼子敢尔”,只见一个白衣青年手持宝剑从房顶上一纵而下,剑尖上还滴着鲜血,一落在地上便关心的看着清雅和子琳,“小妹、子琳,你们没事吧,”,然后对着那几个黑衣人道:“你们放开我两位妹妹,方清风饶你们不死”,对着那猪头太君和黑衣首领道:“阁下何人,胆敢到我方家杀人放火,难道不怕我江南联盟吗?”,那猪头太君和黑衣首领打了个眼神,两人一起向那年轻人攻去,那白衣青年夷然不惧,双方拼了几下,那猪头太君突然喝道:“砍了那两个女人”,方清风眼神一扫,看见两把刀正高高举起向清雅、子琳砍下,方清风手中剑如闪电般射出正射穿砍向清雅的黑衣人的心窝,与此同时,韩海也暴起发难,早就握着的一块石块电射而出,将正在砍向子琳的黑衣人打的脑浆迸裂,那刀仍然在子琳的脸上划出条血痕。方清风和韩海射出手中物后,都身形一闪,将两女身边的黑衣人杀的干干净净,但黑衣人仍源源而来,那猪头太君又道了声“放箭”,几十道箭光向四人射过来,这明显都是军中强弩所发出的箭,方清风此时已在黑衣人尸首上拔下了宝剑,左支右当,突然有一支漏了过来,直奔清雅而来,韩海也没多想,抱住清雅一转身,那箭正插在韩海背后,鲜血迸流,韩海剧痛之下差点昏过去,眼神扫处,突然看见一支箭射在方清风肩膀上,方清风剑势缓了一缓,登时十数支箭将方清风射得刺猬一般,那猪头太君牙牙的叫着,上前将方清风的头一刀砍下,脖腔中鲜血朝天标出数尺之高,方清风的头从天上落下滚在韩海身边,睁的大大的眼睛尚未闭上,眼神中含着不屈和愤怒,此时方清风无头尸身尚且不倒。从来未见过血光的清雅看到这个悲惨的景象悲愤的喊到“哥哥,哥哥”便在韩海怀里昏了过去,子琳喃喃道“方大哥”,突然拔起把刀跳起来向那猪头太君冲去“畜生,我要杀了你”,猪头太君做了个不要放箭的手势后一脚将方清风屹立不倒的身子踹倒,哈哈的狂笑着,看见陈子琳冲过来边出刀抵挡边调笑道“花姑娘的,你的打不过我的,我要活捉你的,”,韩海将清雅放在地上,挣扎着起来抽起把刀势如疯虎般冲过去,那黑衣首领马上跳过来一刀刺出准备挡住韩海,韩海视若无物,任凭一刀扎穿肩膀,然后继续向前冲,刀刃和骨头摩擦发出另人牙酸的兹拉声,那黑衣首领何曾见过如此必死惨烈的打法,一楞之下,一道刀光将黑衣首领斜斜地砍成两截,五脏六腑一起喷出,韩海转身又向猪头太君杀去,肩膀上还插着那把刀,黑衣人首领的上半截尸身吊在刀上,韩海一刀斩断了那黑衣人首领尸首还紧紧的抓着刀把的左手,那太君虽杀过上百人,但看见这副惨烈的景象也不禁哆嗦一下,子琳武功远较这猪头太君为低但也是不要命的打法,乘机在猪头太君的脸上划了条刀痕,猪头太君大怒,反手一刀扎在子琳的心窝处,子琳喊了声“海”就倒在地上。“子琳子琳”,韩海看见那一刀之下陈子琳倒地,心都碎了,手中的刀也颤抖起来,又回首看了眼方清雅,清雅正昏在地上,怀里抱着方清风的头。这时四周黑影幢幢,猪头太君带着一帮黑衣畜生围了过来。韩海这时候脑子一阵昏眩,两处都是致命伤,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清醒一下头脑,突然转身劈死两个黑衣人,用尽全身的力气拔腿飞奔而去,心里高叫着“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为子琳报仇,我要活下去救出清雅,我一定要活下去。”。猪头太君一挥手,几十个黑衣人蜂拥追去,想了想又叫过几个人指着地上的昏倒的方清雅和地面上黑衣人尸体一阵哇啦哇啦,然后也追了过去,院中尚有近百名黑衣人开始拖尸体、打包财物,最后押着二十来名姿色尚可的丫鬟离开了方家庄园,一路上还杀了几十名前来救火的附近村民,方家大院此时已是烈火熊熊。

  韩海朝东一路狂奔而去,几个窜出来阻挡的黑衣人均一刀劈断,不知不觉跑到了一处悬崖边,悬崖下海浪汹涌,不一会一群黑衣人围了过来,猪头太君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指着韩海哇啦哇啦一番后说道“你的,死拉死拉的”,韩海看了看大海,奋起余勇又杀了两个黑衣人,仔细的盯着猪头太君狠狠的看了看,转身便跳下了悬崖。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