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箭双雕







  午饭后不久,方文、陈子龙、方清颂三人整理完行李便分头出发了。三人一走,这天下便是方清雅的了,不一会便弄的整个院子鸡飞狗跳的,刚好那黄秀才又来求食,方清雅就出去安排了。韩海和子琳躲在僻静的地方卿卿我我,但好景不长,清雅玩累了,几下子便寻到了他们,韩海正和子琳亲嘴亲的起劲,被清雅吓了一跳。清雅因为听子琳讲上次在海中韩海会唱奇怪的歌会讲一些羞人的故事一直惦记着,于是缠着韩海要他讲故事,韩海想了一想讲了个和尚和少女故事:

  话说在一个遥远的地方,从前有个富翁。在他的儿女之中,有

  个美丽可人的女儿,叫做莉白。她虽然不是一个佛教徒,可是听得好多本城的佛教徒都是满口念着阿弥陀佛,崇拜着如来佛祖,不觉也生了向慕之心。有一天,她向一位居士请教,人们侍奉佛祖、怎样才能事半功倍呢。那人告诉她,侍奉佛祖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弃绝尘世的一切羁绊,就跟那些逃避到沙漠里去的和尚那样。

  那女孩子才只十四岁,头脑又简单,她听得这话,其实也并不是受了什么佛经的感动,仅是凭着幼稚的一时热情冲动;就瞒过家人,第二天清晨独自一个人偷偷地向那沙漠进发了。她凭着这一股热情,一路上经历了几天的辛苦,终于来到了那一片荒漠的地区。她远远望见一间小茅屋,就踉跄地往那儿走去,看见正好有一位圣洁的和尚站在门口。

  在这人迹罕至的荒漠里,出现了一个小姑娘,不免叫这位和尚十分惊奇,就询问她是来干什么的。她回答说,受了如来佛祖的感动,一心皈依真教,要寻求一位和尚指点她怎样侍奉佛祖,那和尚看见她又年青又漂亮,生怕收留了她会遭受魔鬼的诱惑;所以用好言赞美了她的虔诚的志愿,拿出了一些野菜根、野苹果、枣子来给她吃,又倒些清水给她喝了,说道:“女儿,离开这儿不远,住着一位圣洁的和尚,对于侍奉如来佛祖之道,他比我懂得多,你还是去请教他吧。”

  他就这样把她打发上了路。等她找到了那位和尚,得到的回答跟第一次一样。她只得再往前走,遇到一个很年轻、很虔诚、很和善、叫做色空的和尚,她又把自己的来意从头再说了一遍。那个年青的和尚有心想试一试自己的过硬的道行,所以不象两个老和尚那样打发她走,竟把她引进自己的小屋里。到了晚上,他铺了几张草,算是床,叫她就睡在这上面。这么安排之后,还没歇了多少时候,肉欲的引诱已经开始向他的性灵逞威了。这位和尚这才发觉过于估高了自己的克制功夫;经不起魔鬼的几番猛攻,他只得屈服告饶了。圣洁的思想、祈祷、苦修等等,全都给他丢在脑后,他一心只是思量着那少女的青春美貌;又在胸中盘算着该用怎样的手段才好满足自己的欲望,又不致让那姑娘把自己看成淫荡无耻的人。他先问了她几句活,发觉她还从不曾跟男人打过交道,果真是天真无知,就象她那一副模样儿。于是他看出,正可以借着侍奉如来佛祖为名,来引诱她给自己满足欲望;因此就滔滔不绝地向她讲解魔鬼是如来佛祖多么大的一个对头,接着就让她懂得,侍奉如来佛祖,最能讨得他老人家欢心的,便是把魔鬼重新送进如来佛祖禁锢它的地狱里去。

  那女孩子就问怎么个送法呢,色空回答道:“你等会儿就明白了,你只消看着我,我怎样做、你也就跟着怎样做。”说罢,他把身上薄薄几件衣裳全都脱了下来、露出一个赤裸裸的身子。那女孩子就跟着他也把衣裳剥个精光。于是他跪下来,象是要祷告的样子,同时叫她跪下来,正朝着他。

  他们就这样面对面跪着,色空看见一个丰腴的肉体呈露在他眼前,他那一直被压制着的肉欲冲动起来了。莉白看得很奇怪,就问:

  “色空,你下身那个直挺挺的是什么玩意儿呀--我怎么没有呢?”

  “女儿呀,”色空回答道,“这就是我刚才说起的魔鬼呀,你看,它把我害得好

  苦,我简直没有办法对付它!”

  “阿弥陀佛!”那女孩子说,“那么我比你幸运得多了,因为没有这促狭的魔鬼来缠绕我呀。”

  “你说得不错,”色空说,“可是你虽然没有魔鬼,却有另一样我所没有的东西。”

  “那是什么东西呀?”莉白问。

  “你身上长着一个地狱,”色空回答道,“我深信如来佛祖派遣你到这里来,就为的是拯救我的灵魂,好让它得到安宁;因为这个魔鬼把我折磨得好苦哪!要是你看我可怜的话,让我把这魔鬼送到地狱里去吧,那你就给了我最大的安慰,同时你也替如来佛祖做了一件功德,会叫他老人家大为高兴,而且你这样做,你长途跋涉来到这里的愿望也就实现了。”

  那个虔心诚意的姑娘听了这话,连忙说:“很好,我的大师,我原是为侍奉如来佛祖而来的,既然地狱就长在我身上,那么就听凭你高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把它关进去吧。”

  “我的女儿,愿如来佛祖保佑你!”和尚说,“让我们现在就动手把它关进去吧,免得它以后再来跟我捣蛋了。”

  说完,他就把那个姑娘放上小床,叫她怎样睡好,好把那遭受如来佛祖谴责的魔鬼关进去。

  这女孩子的地狱里原是从来没有关过魔鬼的,所以不免感觉到一阵痛楚,禁不住嚷起来了:“噢,大师呀!这个魔鬼可当真邪恶哪,它真是如来佛祖的对头,无怪要受到如来佛祖的惩罚,就连把它打回地狱的时候,它还是不改本性、在里面伤人!”

  “女儿,”色空说,“以后谅它不敢这样放肆了。”

  为了煞那个魔鬼的凶性,色空接连把魔鬼打入地狱六次,制服了魔鬼,他这才下了床,急于休息一下。

  可是在以后的几天里,魔鬼还是昂首怒目,好不嚣张,亏得那个柔顺的女孩子十分出力,乐于收容它;久而久之,这种服役叫她感到有趣极了,她对色空说:“我想,城里的人说得真对--他们说,侍奉如来佛祖是人生最快乐的一件事。我生平做过的事情,再也没有一件能象这把魔鬼关进地狱里去叫我浑身畅快,通体舒服的了。所以我觉得那些不去侍奉如来佛祖、反去干别的事的人,真是再蠢没有啦。”

  难怪她从此以后,老是要埋怨色空道:“和尚,我到这儿来,为的是侍奉如来佛祖,而不是来闲混的呀,我们怎好坐着贪懒呢?快让我们把魔鬼关进地狱去吧!”

  那和尚只好陪她侍奉如来佛祖。可是她偏又问了:“色空,我想不通,为什么魔鬼进了地狱还要溜出来呢?要是它留在那儿,就象地狱那样乐于接受它,收留它,那么它就永远也不肯出来了。”

  经不起那女孩子三番五次的请求,色空在他们俩一起侍奉如来佛祖的欢乐中,身子给淘空了,他那件紧身衣服象是挂在衣架子上一样;在别人汗流浃背的当儿,他还要喊冷呢。他只能向那女孩子搪塞道:“魔鬼如果从此再不敢气焰嚣张,那就不必惩罚它,把它扔进地狱去了。而我们托如来佛祖的福,已经收服了它,它这会儿正在低头祷告,向如来佛祖求饶呢。”

  就这样,他总算叫那个女孩子安静了一个时候。可是过了一阵,她看色空再也不来求她把魔鬼送进地狱里去,她急了,说道:“色空,也许你的魔鬼是受了惩罚,不敢再来缠绕你了,可是那地狱却不肯放过我哪。我从前叫我那地狱来帮着你制服你那凶暴的魔鬼,所以你也应当叫你的魔鬼来救救我地

  狱里的急呀。”

  可怜的色空,他吃的不过是野菜根、喝的只是清水,实在难于满足她的要求,只得向他说,要解除地狱里的煎熬,一个魔鬼顶不了事,他只能尽他的一分力来帮助她而已。这样,他就偶尔跟她敷衍一下,可是次数那样稀少,就象撒一颗豆子到狮子的嘴里,简直无济于事。那女孩子因为不能尽心尽意地给如来佛祖服役,难免常常口出怨言。

  正当莉白的地狱跟色空的魔鬼,一个要求过高、一个已经无能为力、而时时在那

  儿发生龃龉的当儿,城里遭了一场大火灾,莉白的父亲,以及她那许多兄弟姊妹、

  亲亲眷眷,全都葬身在火场中。这样一来,她就成了她父亲的唯一的财产继承人了。城里有个年轻人,他终日游手好闲,把家产都花光了,听说莉白仍然活着,就到处打

  听她的下落,居然在官府还没有按无人继承的条例把那笔财产没收之前,把她找到了、硬是把她带了走--莉白心里老大的不愿意,色空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那年轻人把她带到了城里,娶了她做妻子,凭她的名义,把她父亲的偌大一份遗产继承到手。

  在那个青年和她同房之前,当地有一些妇女问她在沙漠里是怎样侍奉如来佛祖的;她就回说,她侍奉如来佛祖之道是把那个魔鬼送进地狱里去,而她丈夫硬是要把她领回家,害得她再也不能给如来佛祖出力,可真是缺德哪!

  她们又请教她:“你是怎样把魔鬼送进地狱里的呢?”她就指手划脚地说给她们听,她们听了,一个个都笑得翻倒了,她们一边笑一边对她说:“孩子,别愁啦,这儿的人都很懂得干这回事呢,你丈夫他会一模一样地跟你一块儿侍奉如来佛祖的!”

  听完这故事,清雅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看了一眼害羞的脸红红的子琳,“子琳姐,原来昨天你们是在侍奉佛祖啊,韩大哥他那魔鬼还嚣张不嚣张啊?再嚣张咱就打它入地狱,哈哈哈”,子琳羞的把头埋在韩海的怀里,暗地里还用手狠很掐了韩海几把,害的韩海一阵惨叫。清雅缠着韩海还要听故事,韩海只答应一天一个故事,清雅不依,韩海又答应一天再唱一首歌给她听,于是又唱起歌。这首歌果然奇怪,此时候多是唱戏--昆曲,或者把诗词轻飘飘的加上古调唱吟,只有乡下有些民歌和青楼里会唱些淫曲艳词。却不想韩海哼起了一首曲调全然不同的歌来,词也听不懂,却挺好听。清雅听的高兴,说道:“听是满好听的,就是听不懂你唱些什么。”,韩海脑子里冒出了名字“过去的好时光”,又把歌词大意说了说,清雅和子琳都听得入了迷,子琳道:“这不知道是何处的歌谣,好美啊,我在南京城里曾经遇见过几个红毛夷人,有一人说话和这有点象,你定是去过那边,那可是几万里之外啊。”,韩海想了想便说道:“这是苏格兰民歌,确是那红毛夷人的一国,但何时去过却是想不起了”说完又是头痛了起来,清雅说道:“韩大哥,想不起就别想了,现在这样不是也很好吗,还有子琳姐姐那么喜欢你,要是你想起一个你以前的悍妻,那我们就惨了。”,韩海于是也不多想了,想和子琳回去却是不知道该住哪个房间就问了清雅,清雅狡佶的想了想说“你们还是住我那里吧,我一个人好无聊的。”,两人只好到清雅房内住下,不多时清雅让丫鬟送酒菜来房内,特别嘱咐了送个五坛女儿红过来,这女儿红是方文的宝贝要是知道被清雅如此浪费早就要心痛到天上去了。三人说说笑笑的吃完酒饭,韩海也喝了那五坛女儿红,丫鬟撤了碗筷以后,韩海抱着子琳坐在床上说那隅隅情话,清雅也腻在韩海身边插科打诨,子琳久经考验也已经脸皮厚厚了,不管那清雅在边上便情不自禁的抱着韩海在身上蹭啊蹭的,清雅在边上给韩海添油加醋“上啊,上啊”。不多时韩海一团火腾的一声从下面升起,看子琳也是耳红面赤情动不能已,想那清雅反正是老油条了,该看的也被她全看过了,也不管那许多抱着子琳一番狂亲,子琳“呜呜”两声推几下没推开,意乱情迷也就随韩海去了,韩海很快的把子琳脱成赤条条的,爬将上去就是一番大战,不多时子琳已经娇喘吁吁,最后身体僵硬的乱抖几下便身软如泥。这时候,一个火热滚烫的躯体突然贴在韩海的背后,清雅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自己脱的赤条条的,原来清雅只是看过春宫,这番现场直播却是头一糟,看着看着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服已经全部脱了去,情不自禁的贴上了韩海的脊背媚语道:“韩哥哥,让我也做你老婆好吗?”,韩海火还未泻出,看了看子琳,子琳对韩海点了点头,转身背了过去。韩海转过身去,一把抱牢清雅的小屁股,二话不说便挥枪直入,清雅一声惨叫,登时眼泪汪汪,但想起李渔他们说过第一次总是痛楚的,也就忍了,不多时便媚眼如丝的享受了起来。韩海总算一泻如注,子琳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转了过来,看韩海已毕,忙躺在清雅身边和清雅说些悄悄话,边说边白眼瞅着韩海,最后把韩海叫过去说道:“你以后不可负了我姐妹二人,你要发个誓。”韩海忙对天发誓到如此如此。第二天清雅走路甚是不便,恨恨的看着韩海,原来清雅年龄小发育尚未完全,创伤就大一些,子琳年龄略大又练武已久,创伤小加上体质又好影响还不是很大,外人也不易看出,而清雅就惨了,韩海虽然有些得意,叫你调皮,现在可老实了吧,但是还是很心痛清雅的,也在旁边哄哄这小妮子。随后几天,韩海象是生活在天堂一般,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忙来钓钓鱼,闲来做做爱,清雅那小呢子初尝情味,更是恋奸情热,经常向韩海提出富有挑战性的任务,荒山野岭、水中树上、窗前门后,情之所至,要韩海随时随地伺候,加之清雅天赋异禀、熟读淫书,花样百出、千变万化,另外子琳在清雅的言传身教下,久闻芝兰之气也进步了不少,尽管虽不如清雅索取无度但也是要朝三暮四或者朝四暮三。幸亏韩海也不是吃素的,天赋不低于清雅,加之本钱雄厚,好歹没有象那个和尚一样丢盔弃甲溃不成军精尽人亡,但亦是尽忠职守竭尽所能了。

  ----------------------------------------------------------

  1、本故事改自十日谈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