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韩海谈政







  二公子昨天被韩海闹了一闹早就不舒服,虽然看在陈子琳的份上没多说,但看见子琳一直靠在韩海身边就更加来气,想韩海不过一介粗人稍通武艺罢了,子琳对他有好感只是韩海是救命恩人而已,眼珠一转便给韩海出了个难题。子琳忙道:“韩公子他得离魂症了,以前所知都忘记了”,二公子笑道:“那不是成痴傻之人了吗?唉,韩公子也是相貌堂堂的,没想到啊”,听得此话子琳难过的低下了头,韩海本来一边在认真的听他们谈论朝廷之事,一边在自己脑海中搜索这方面东西,没想到二公子竟如此在众人面前污蔑自己,心中那一点愧疚之心全没了,冷冷看着二公子道:“请问二公子大名可否告知?”,方文回答到:“犬子清颂”,韩海又问到:“不知二公子是文还是武?”二公子得意的回答道:“虽谈不上文武双全但都有所涉猎”,韩海道:“不知道二公子是否区分过阉党和我东林党之政见不同在何处?如果二公子当政该如何施政又该如何打败女真蒙古呢?”二公子思索了一下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无外乎圣人教化、士人气节、扫清阉党、勤练甲兵此类,听得是陈子龙连连称是,方文拈着胡子频频点头。在二公子发表老生常谈的时候,韩海已经完成了自己脑海里的组织工作,韩海看着面有得色的二公子,韩海拍着手掌:“二公子讲的好啊,引经据典,果然不同凡响,听说书生尚空谈多误国,今天总算领教了”,这一网打尽的话一下子得罪了在场的方文等三人,几人面色都不好,方清颂脸上挂不住的道:“那到要听听韩兄高见了 ”。韩海双手背在身后摆了个眺望远方的哲人状的POSE,侃侃而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韩海顿了一下:“何也?究其原由,不出三者也,其一民生,盖每朝之初新主体恤民生加之人少地多,农者各有其田,国之租税也丰也,农者为卫其田而奋起以御外敌。而后农者之田尽为士绅所占,士绅多瞒其岁入,国之租税剧减,而民因无地而成流民,盖天下之乱,多起于流民也。其二朝政,一则宗室,立国之初宗室寥寥,而后子子孙孙,宗亲无数,所占粮田无数,租税供养也无数,此乃每朝之恶瘤也,二则施政,施政不当者,轻者伤国之元气,重者动国之根本,盖每朝或宦官专权或外戚当政或朝中党争,不问正错,只护本党,焉能治国?其三甲兵,朝之初者,民尚武而兵精且忠,而后或甲兵之乱,以兵干政;或甲兵疲弱,徒耗钱粮也。”虽然韩海讲的文不文白不白的,但另外几个人听的还是津津有味的。韩海又换了个手托下巴睿智沉思状的POSE:“我大明亦有以上败之象,要强我大明,无外乎从此三者着手,使得农者有其田,收宗室之地,严禁党争、清理朝政,强兵重武。”韩海讲完方文道:“韩公子所言有理啊”,韩海一听更加来劲又道:“其实我刚才说的都是表象,再往深里道理无数,我就不说了,要从根本上解决,还得以农为本,发展工商,科教救国,走民主之路啊”方文等三人听的是云来雾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待发问,韩海赶忙又说了:“说易行难,要正确施政,必定要了解准确的情况,要正确的评定官员,要制定严明的法律。要强兵就要保证兵源,制造先进的武器,良好的训练,高昂的士气,充足的粮饷,培养良将。所以这圣人之道固然重要,但我以为现在士人不仅要读那圣贤之书,更要以用为本,学以致用,刚刚空谈误国是口误,说的重了,望二公子海涵,”,方文问道:“那该如何推行圣人之道?教化百姓?”“圣人之道?我只有八个字: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陈子龙也问道:“如皇上不明,那又该如何治国?”“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啊”韩海掩住了自己的嘴巴,忙假装头痛向几人告别,和子琳一起回到清雅房里。

  到了房里,韩海还是坐立不安,这可是掉脑袋的话,子琳在向清雅说今天的事情,清雅听说韩海不小心说了那句话一直在担心,劝导韩海道:“姐夫别担心,我爹他们都是口不对心的,他们老说要圣人教化、程朱理学的,不是照样天天去红馆青楼厮混啊,我爹上次酒喝多了还说当今皇帝是个猪皇帝呢”,听了清雅的劝说,韩海才放下心来,却没想到他这一席话让陈子龙思想大震动,成为学以致用学派的开创者,并且影响陈子龙的好友黄宗羲写出了《明夷待访录之原君篇》

  没多久,丫鬟来叫吃饭,本来女子不上桌,但清雅拉着子琳硬坐了下来,还为自己准备了一个小巧可爱的酒杯,眼巴巴的等着开席。方文一钵人来后,寒暄后便喝着女儿红谈论风花雪月,清雅也时不时凑个一句什么:“天香?就是二哥说的那个蛤蚌名器的?”一番人被清雅弄的兴致都没了,本来方文是想把清雅嫁给陈子龙的,叹了一口气,看样子是要泡汤了。想了一下问陈子龙道:“卧子,你附近还有什么要联络的人吗,清风快要回来了,浙东、浙南一带就交给清风来办吧,厂卫密探广布,缇骑最近活动频繁,你要多多小心。”陈子龙道:“方伯放心,虽然我武功还远远比不上世家其他高手,但对付几个缇骑还是不在话下的”,说完脸上露出决绝坚毅的表情。方文想了一想:“不如这样吧,我们尽早分头行事,卧子你北上去余姚杭州,我南下去温州福建,清颂去皖南。”。韩海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事,只是陈子龙一走,子琳该怎么办呢?自己又该怎么办呢?子琳自是知道韩海的心事,悄悄地在桌子下把手伸过来抓住韩海的手,眼神和韩海做了个交流‘怎么样我都要跟在你一起’,却不想边上清雅一个低头便看见了,虽然清雅调皮但毕竟还是聪慧的,便问道:“那陈姐姐怎么办啊?人家好不容易才盼来陈姐姐,不如我坐镇宁海,陈姐姐在这里陪我吧”,方文道:“子琳当然跟卧子一起去了,清雅别闹,这是办正事”,陈子龙也在头痛,本来就不想带着子琳来的,现在又冒出个韩海,虽然那韩海还是有几句发人深省的奇谈怪论,长的也算可人,但得了离魂症,不知道什么来历,讲话文不文白不白的明显没有受过八股专业教育,看的出子琳对他极有好感,那也只是少女怀春罢了,此人必不适合做我陈家女婿。想来想去下了决定,准备带子琳北上,至于韩海,给他点金子银票也算报恩了,正准备发话,此时清雅又道:“要么我和子琳姐姐、韩大哥也跟着陈大哥去闯荡江湖一番,哇,江湖”,陈子龙更是头痛,此行必有危险,但更危险的是清雅这个丫头,两害相权取其轻,牺牲妹妹得了,况且不一定子琳只是感谢韩海的救命之恩呢,陈子龙终于说道:“方伯,此行必有危险,就让子琳和清雅呆在家中吧,事情办好了我再来接子琳。”,清雅听了也无所谓,有人陪她就可以了,方文想了想这样也好,让懂诗书礼节的子琳来言传身教一下,让清雅这个疯丫头吸收一下芝兰之气,至于韩海看的出虽然不是世家子弟但也是个有本事的人,能收为己用那也不错,最好把自己教育失败的副产品清雅嫁给他算了,自己早早的好省心,以后再让清颂或清风娶了子琳,那儿女们的事情就全部OK了。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了,除了方清颂没机会来泡子琳有点郁闷外,其他的人还都挺满意的。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