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咏春闻政







  在方妹妹的赞叹声中三人回到了方妹妹的闺房,子琳总算可以开口说几句话了,她把韩海和她的经历还有昨天韩海的受苦捣乱史最后又是很害羞的把昨天和韩海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方妹妹,方妹妹又是一阵惊叹。子琳最后才对韩海介绍道:“方妹妹是我家世家通好方文方伯的女儿,名清雅,我叫子琳,家在华亭,今年十七了,我哥哥叫陈子龙,等下我跟哥哥说一下,我们去跟方伯和方二哥请个罪去”,转身又对方清雅道:“方妹妹,你千万别把我和你姐夫昨晚的事情告诉别人包括你爹娘啊。”不多时,天色渐亮,院中已有人起来干活,可能昨晚被折腾半宿,一个个还是哈欠连天,眼睛红肿。韩海看了觉得很是过意不去,但现在佳人在抱,哪里还管得其他许多事情,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些以往的琐碎事情,边上方清雅窜来窜去,上蹦下跳,韩海心中想,这哪里是什么清雅,简直是疯丫。子琳也看不过去了,躺在韩海怀里说道:“小雅,你都十六了,你这样子怎么嫁的出去啊,还有你说你看那些什么画?”小雅一听更是来劲,从柜子里翻出了一堆:“这本是新出的,李渔的肉蒲团,还有这本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还有这本如意君传,闹,唐伯虎画的,这里闹,仇十州画的,还有这个好,新版的风流绝畅图”,两人惊呆的看着小雅一堆堆拿出来的春宫画和艳情小说,面面相觑,小雅眼睛一转又说道:“姐夫,初次见面,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些东西就算我恭贺姐夫姐姐重逢之喜吧”,韩海和陈子琳又是面面相觑。小雅手脚极快一眨眼的工夫就把画和小说收拾好找了布包装好,转身腻在韩海的怀里,“姐夫,你和姐姐做那事是不是很舒服的啊?”话音刚落子琳和韩海的两只手同时打了过来。

  看窗外日头渐高,陈子琳带着韩海来到了二公子的房间外,敲了敲门,喊了一句哥,里面传来二公子的声音:“是琳妹吗?你哥哥也醒了,我现在就给你开门”,话音刚落,二公子就把门给开了,抬头看见韩海诧异的问道:“琳妹他是谁啊?”陈子琳犹豫了一下说:“他是我上次的救命恩人”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一个豪迈的声音:“是子琳的救命恩人,那快请进”,韩海和陈子琳走了进去,满屋的酒味,桌子上还有七八盘没有吃完的菜,看样子二公子昨天过意不去后来又找了翠花烧了几个菜来给陈子龙接风。韩海刚进门就看见一个穿着锦白色外袍的一个年轻人,年龄约十八九岁,个子比自己矮了半头,虽文质彬彬但看起来格外精悍。陈子龙也在打量着韩海,个头高高的,脸上棱角分明,眼神深邃,动作洒脱,看起来即剽悍又文雅,站在那里还有些宝相森森的感觉,就是时不时对着子琳嬉皮笑脸一下才显出本性,再望下看这件衣服似乎有点面熟,一想这不就是我的吗?于是看韩海的面色就有些不善了,幸好这时子琳开始把韩海昨天的事情做了一番修饰后说给两位公子听,偷吃偷喝变成了裸体不雅不敢相见,自然没穿衣服改成穿着衣服彬彬有礼的前来求救,最关键的一段当然春秋笔法略过不提。听完子琳的解释后,两位公子面色才好一点,陈子龙笑道:“韩公子海量,我和二公子两人三坛都喝不了,韩公子一人四坛居然还能关键时刻逃之夭夭,在下实在佩服”,二公子说道:“韩公子,这件衣裳有点偏小,家兄和你身材差不多,你穿家兄的吧,昨天那酒可是泡过海马的,韩公子要是有所需要,我这就找个顺眼的丫头来?”,韩海想想说道:“昨天潭水一泡药劲早就泡没了,丫头就免了,昨天害的贵府上下鸡飞狗跳的,在下实在有愧在心啊,”说完向陈、方两位深深的鞠了个躬,又要二公子领路前去向方文当面请罪,又是一番推来辞去的,最后一钵人马浩浩荡荡的杀向方文的住处咏春轩去了。早有绿衣丫鬟的通报,四人尚在门口,方文已经迎了出来,进了咏春轩中,子琳又按修订版本做了一番解释,又把去年韩海相救之事道了出来,自然调戏脱衣此类的早改成了相守于礼,韩海悄然离去也有赵匡胤千里送京娘的风范。方文听的眉飞色舞,问了问那帆船的摸样,那些歌曲怎么个唱法,才皱眉头道:“所料不差的话,此必是离魂症,韩公子海中苦苦挣扎,生死一线,此等刺激何其强烈,方得此病啊”,子琳道:“那可有解救之法?”,方文道:“此病甚是难治,多用近身之物做引、亲近之人加以关心,或有治愈的可能,不过此法治离魂症颇似禅家顿悟,可遇而不可求啊”,子琳听得十分难受,:“那没有别的法子了吗?”方文又想了许久:“好象听说有武学大高手者可耗费数年功力,打通脑部经脉,也可治此病,不过此法凶险,也难啊”,方文说罢,两位公子均以同情的眼光看着韩海,而子琳却是低下头默默无语。而后,方文看气氛沉闷,又说起戚激光平倭,感叹倭寇虽平,海匪凶恶依旧,接着又说起朝中种种更是激愤异常,说起魏忠贤日前将声名远播四海的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下狱,更是张口痛骂。方文道:“神宗圣上在位的时候,朝政皆有文人士大夫做主,内有张居正张大人,外有戚继光戚将军。如今天下,厂卫跋扈、缇骑气焰冲天,若不是大明祖宗福泽深厚、百姓归心,可真要天崩地裂了,朝纲败坏至此,真是令人痛心之至”,陈子龙也道:“若不是神宗圣上后来宠信妖道,迷恋方术,我大明必可恢复洪武盛世,不过方公勿要担心,我大明国力还是强于蒙古、女真十倍,加之国中能人无数,我江南更是人才济济,加以时日,铲除阉党,重兴先人教化,外练甲兵,不多时必可扫清辽东漠北,一展大明天威。”二公子听的也是热血沸腾笑道:“我江南世家蛰伏两百余年,至此也该一展雄风了,世家联盟无数青年才俊,文有太仓张采张溥、贵池吴应箕、宜兴陈贞慧、长洲杨廷枢、海宁陈之遴、无锡顾杲、溧阳陈名夏、华亭夏允彝,武有卧子兄、我兄清风、南京司马星、扬州南宫云、苏州慕容名、杭州皇甫齐、桐城方以戈、盐城冒定边、商丘侯方易,如此人才济济又何惧那阉党和胡虏呢?”,方文也是豪气大生:“阉党要灭我东林,胡虏要败我大明,我们这些老骨头也不是吃素的,京城中刘宗周、黄道周、赵南星、钱谦益等诸位东林大人又岂会让阉奴猖狂,料那阉党也不敢对杨左诸位大人怎么样。辽东有孙承宗、袁崇焕在定可十年之内平定女真,然后再平定蒙古,天下可期矣”,二公子和陈子龙急忙连连称是,二公子道:“这治国平天下当然要靠我东林儒学,那些阉党、道人又懂得什么,大明就是被他们弄的到今天如此地步,韩公子,你有何看法啊?”。

  -------------------------------

  注:1、明后期市民文化极发达,尤其江南一带,大户闺阁之内姐妹共画、绣春宫极为常见,这可比现在的性教育可先进了许多。

    2、李渔(1611-1680年),原名仙侣,号天征,后改名渔,字笠翁。肉蒲团应是其中年作品,本书做了一些改动,提前使肉蒲团出世。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