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旧爱春宵







  两人闹的起劲,床下的韩海却是难捱的狠,一个是二十斤酒下肚现在都已进了膀胱,憋的难受;一个是一团火从丹田中莫名其妙升起,也憋的难受。正在苦苦挣扎之际,听到那方妹说:“热死了,陈姐姐,不如我们去泡个澡”,陈姑娘想想身上确是粘瘩瘩的很不舒服,于是便答应了。听的两人脚步声已出了房间,韩海赶忙从床下钻出,直奔早在床底就看到的屏风后那个马桶而去,一阵酣畅淋漓的放水,舒服的韩海直哆嗦,刚刚放完水,正打算先穿衣服,听见一个轻柔的脚步声进了房间,韩海只好光个身子,提了包衣服躲在那屏风后不敢动一下。这时听到那陈姑娘自言自语道:“这个方丫头,这么小的盆还要和我挤一起洗,真是傻丫头,想想都难为情”,过了片刻,听到脚步声朝屏风这边而来,韩海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直直的树在屏风的角落里。这时陈姑娘低了个头走进了屏风后,背对着自己掀起了外袍,煺下了小裤,露出一个白白嫩嫩的屁股便坐了下去,接着响起了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韩海早已经看的魂飞魄散,底下小韩海胀的快要爆炸了,但却一动都不敢动。不多时陈姑娘已经出好恭,正准备起来,突然啪嗒一声什么东西落在自己屁股上,紧接着又是一下,陈姑娘伸手一摸仔细地一看,竟然满手的鲜血。陈姑娘转头看去,赫然一个光溜溜的男人站在自己背后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屁股,口水与鼻血齐飞,一根凶器凶相毕露的对着自己,顿时脑袋一阵昏厥,又惊恐万分,正欲起身大叫,一个火热的嘴唇堵住了自己的声音。只听得呜呜两声,再无声音。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娇媚的声音轻轻的说道:“海,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接着呜呜两声又被堵住了,又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个娇媚的声音又再次的响起:“海,你知道吗?我好想你,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你了”声音中带着点轻轻的喘气。这时听到那个方妹妹的大叫声:“陈姐姐,我洗好了,你来洗吧”,陈姑娘听到身上微微一颤,轻轻柔柔的说道:“海,你先从窗户出去,角上第一间就是浴室,我在那里等你”,说完又是柔媚的亲了亲韩海。韩海也好象刚从梦里醒来一般,听话的从窗户翻出去,在那浴室的窗户后等着陈姑娘的到来。韩海刚出去不久,那方姑娘蹦蹦跳跳的进屋来了:“咦,陈姐姐你脸怎么这么红啊?不过陈姐姐你好漂亮哦”听完这话陈姑娘的脸更是红了,拿起衣服逃一般的走了,那方妹妹尚在纳闷:“陈姐姐怎么了,还有这房间里什么味道啊?”,低头看见了床下角落里有条血迹斑斑的小裤,转念一想:“肯定是刚才陈姐姐月事来了,所以不好意思,不过,这白白的又是什么?”。在方妹妹满腹疑问中,陈姑娘和韩海已经并肩坐在浴室的一条竹长凳上,陈姑娘执着韩海的手凝视着韩海的脸庞,另一只手轻轻在韩海脸上抚摩着:“你终于想我了,来找我了,那天你一离开,我就后悔了,我这身子早晚是你的,其实我也想你的,我回到家后,干什么都没精神,脑子里都是你这小坏蛋,幸好天见可怜,又让我见到你这个坏蛋了”,一场春梦似梦似醒之间的韩海现在脑子里还是一团糊涂,我怎么就扑上去了呢?怎么就和她干了这事了呢?她为什么不仅不生气还挺高兴的呢?不过这女人真的很好看。突然韩海醒过神来她以前一定和我有段不寻常的关系,我要问问她,可是怎么开口呢?想了一想,正色道:“陈姑娘.....”:“还喊我陈姑娘,叫我子琳吧”,:“小......琳,不知道怎么和你说,我在海上遇难,醒来后以前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名字、爹娘、经历,现在我只认识你,你能告诉我以前的我是怎样的吗?”,子琳一听着急的先摸了摸韩海的额头,然后低低的说::“那你今天不是专门来找我的是吗?不过我也很高兴的。你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去年快年关的时候,我乘船从广东舅舅那里回家过年,在这附近海面上遇见了海匪,他们杀光了船上的人,捉住我要上岛献给他们首领,后来你乘了艘奇怪的小帆船出现了,你杀光了海匪救了我,我和你一起在你的小帆船上度过了一个月,我问你叫什么名字,你说你是大海的儿子,叫海。一开始你还是正正经经的,和我谈诗论画,还唱一些奇怪的歌给我听,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慢慢的喜欢上你了,后来你越来越不正经了,和我开玩笑,逗我,还经常装作不小心似的碰我摸我,还讲一些羞人的故事,也变的爱喝酒了,不过我还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但是突然有一天你扑到我身上”子琳的脸红了一下:“脱完我的衣服还要脱我的裤子,还说要给我画一张裸体画,我当时脑子里乱乱的,不知怎么的打了你一个耳光。后来你就停下了,一个人很沉默的去扬帆了,我当时很累就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华亭府一家客栈里了,你给了银子叫店老板送我回家,后来我在附近找了你三天才回的家,这次哥哥到宁海来,我想上次就是在这附近海上碰到的你,就和哥哥一起来了,没想到真的碰到你这个小坏蛋,还和你做了......那事。海,你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会以前的事情都想不起来呢?”韩海有点兴奋又有点失望,兴奋的是终于碰见一个算是自己的亲人,失望的是对于以前的事情并没有更多的了解,不过他还是把近一日来的事情说给子琳听,听的小淋直笑

  “傻瓜拉,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普通村民家里哪有多余的粮食啊,有也藏起来了。”

  “那个书生倒是个好人,我跟方妹妹说说,要他们多接济一下他”

  “你把大黑打死了,方妹妹要气死了,她跟大黑最好了”

  “你真能吃呢,那桌东西四个人都吃不完呢,方二哥肯定气坏了”

  “四坛有二十斤呢,你这个大酒鬼,什么?女儿红?我听哥哥说那都浸过海马的”

  “洞穴?一定原来是个秘道,方伯他们买下后才挖的水潭,这样把秘道挖断了,另一端肯定堵住的”

  “躲那里是不是想偷看我啊,憋的难受?你这个坏蛋,我现在还痛呢,要是进来的是方妹妹该怎么办啊”

  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只听到一声扑通的声音,接着就是有节奏的哗哗水声.............

  良久平息,一个柔柔的女声轻轻说到:“海,天快亮了,呜呜,明天我带你跟方伯去道个歉,他看在我份上定不会与你为难的,呜呜”

  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砰砰,陈姐姐,你睡着了还是不好意思回来啊?妹妹我也是女人,没什么关系的,我也有来过几次的”,“陈姐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是出点血吗,妹妹也出过的”,“陈姐姐,你把门开一下吧,我一个人好无聊啊,好不容易等你来了,你又不理我”屋内的两个人早就六神无主了,听到那方妹妹用手拨了几下门闩,欢快的冲了进来:“陈姐姐,不开门我也进的来的,咦,他是谁啊,怎么和你在一个澡盆里啊?”。子琳早就脸红的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你先出.......出去,他是我.......相公”方妹妹一听更加来劲了:“相公?陈姐姐你什么时候嫁的人啊?不对啊,你一定是私定终身,哇,好浪漫啊”。 正在方妹妹眼神迷离向往之时,那个结实的、五尺余长、三尺来宽的澡盆竟然砰一声,断裂开来,水哗的一声流的干干净净,露出纠合在一起的两具肉体。子琳惊呆了,韩海也呆住了,只有方妹妹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俩那尚结合在一起的地方。半天子琳才回过神来:“别看.......”,方妹妹也回过神来自言自语道:“跟画上画的一模一样,不过看这书那画还不如看人呢”,韩海也终于回过神来,先轻轻从子琳体内抽出,也不管那方妹妹正睁大眼睛骨碌骨碌看的起劲,然后把子琳衣服拿来细细帮子琳穿好,那方妹妹早把眼睛盯在了韩海的身上:“男人的身体是这样的吗?比画上的好看多了,刚才就是那个东西在陈姐姐身体里吗?”韩海帮子琳穿好衣服后,终于穿上了那条顺手牵羊牵来的衣服,一穿上去除了衣服有点小之外,果然风度翩翩衣冠楚楚,真是人要衣服马要鞍。方妹妹又发话了:“姐夫好帅啊,穿不穿都是那么帅,姐姐,姐夫是那个李皓白还是那两个和尚帅哥啊?”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