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床底闻武







  韩海一个猛子扎进了水潭,正要钻出水面,听见庄园中人声鼎沸,一下子不敢上岸,随后几条恶狗一阵狂吠着而来,更是吓得往水中一躲,却发现水中有一个洞穴,也不多想就钻了进去,那洞穴一人来高,铺有石阶,直直的斜上而去,韩海沿着石阶走了了没几步发现洞穴顶部是块石板,韩海搬开石板正要出去,听到外面有二公子的声音:“小妹、陈姑娘,院中有贼,你们要小心点啊”一个黄莺出谷俏生生的女声道:“没事,那贼若是被我看到,我先抽他个十七八鞭”另一个柔言细语的女声道:“二公子,我和方妹的武功自保有余,二公子别担心我们”,然后便听得二公子告辞和远去的声音。韩海听到二公子已经渐渐远去,用力把石板挪开,发现这洞穴的出口竟然在一个大床的床底,韩海爬上去将石板挪回原位,正要出去,听见门口两个脚步声,那俏生生的声音道‘陈姐姐,今晚我们就大床同眠、秉烛夜谈”说罢又恨恨的加了一句:“不知道哪来的可恶小贼,把我二哥给你哥哥接风的菜吃了精光,四坛酒也喝光,还把你哥哥的随身衣服偷了,让我抓住,非用鞭子抽死那小贼不可”,那陈姑娘轻言细语道:“方妹,勿要生气,我跟随哥哥到处游历,当今百姓生活极为困难,眼下正是青黄不接之时,那小贼定是饿的难受才来你家偷酒菜吃,否则你方家望海山庄的大名,谁敢轻易的来铤而走险啊?”。那方妹听的笑了起来:“那个小贼也真能吃,十五六盘菜20斤酒被他一个人吃的精光。陈姐姐,你去的地方多不多,给我讲讲东林党的事吧,我最喜欢听了”,陈姑娘沉吟了许久才慢慢的说来:“当今圣上宠信太监魏忠贤,将朝政大事都交于他管,魏忠贤本是一阉人,不通治国之事,朝中士大夫多有反对,尤其我江南东林党人更是上表弹劾,痛斥其非。魏忠贤为了掌管朝政,利用东厂,网络党羽,罗织罪名,将我大明几位重臣一一赶走下狱,并肆意污蔑一心为国的东林党,目前朝廷已是阉党天下,可恨的是我浙东士大夫多有附逆,还组建浙党,和齐党、楚党一起做了魏忠贤的走狗。”方妹听得以后又道:“陈姐姐,你哥哥和张公子他们都武艺高强,为什么不干脆杀上京师宰了魏忠贤那个阉奴啊’,陈姑娘听罢又是半晌才道:“我哥哥的武艺在世家子弟中还是不错的,但在武林中,武艺高强之辈何止千万,就拿魏忠贤来说,因为我朝太监多习宫中密术,魏忠贤的武功就是在江湖上都是绝顶高手,东厂、锦衣卫中更是高手如云,杀魏忠贤岂是容易之事?一旦事败,江南将血流成河啊”,方妹听完也是沉默了半天:“姐姐,你和我说说当今武林吧”。陈姑娘仍旧不缓不慢的轻言细语的说来:“太祖出身草莽,成事之前多得江湖正派如少林、武当、江南世家的帮助,成事之后深感江湖之力量不易控制,所以太祖一方面对少林和武当和我江南各大世家礼遇有加,一方面严令少林武当等出世门派不得介入世俗之事,江南各大世家不得组建帮派过问江湖之事,更将当时势力最大的魔教剿的干干净净,后来又组建锦衣卫来管理江湖。所以两百余年来,我朝文风鼎盛、佛道盛行,而江湖在朝廷的打击下,门派凋落、帮会不盛。但随着外夷势大和盗贼横行,如今又武风大盛,各地门派帮会林立。我哥哥上次评论江湖的时候,说当今武林以少林武当武功和声望最高。少林自唐代起即为武林泰山北斗,本朝助太祖北战蒙古鞑子、西剿魔教,南镇苗蛮,助戚将军东平倭寇,威名远扬,现在少林寺中高僧上千,僧兵五百,娥眉、五台、白马、悬空、普照、法门、慈恩、清凉、南少林等派的佛家武学和洪家、蔡家、李家、马家、方家等中原五家均出自少林一系,因为北方武林大都习少林武功,江湖上都称少林为北派;武当自张真人前朝创派以来以剑和内家拳闻名天下,武林中练剑的青城、衡山、华山、王屋、齐云、崆峒、九宫等门派都尊武当为首,江湖上称武当为南派。但由于朝廷禁令少林武当在江湖上势力并不大。武林中的势力,还是我们江南世家联盟为最,各大世家本各有家传绝艺,江南世家子弟多身具侠风,所以出了不少武林中有名人物。其他比较大的势力还有京城长乐帮、关东铁骑会、关中大刀帮、中原红枪会、山东泰山帮、苏北漕帮、福建东海帮、广东南海帮、两湖洞庭帮、西南百花教。听我哥哥说还有个乞丐帮,有十几万人呢,但是没钱没势,后来奉了我们江南司马世家的大公子司马星为帮主,江南世家也多解囊相助,也算是造化一场。”方妹听的是眉飞色舞又问道:“那武功哪个是武林第一,有没有打过啊?”,陈姑娘笑着说:“武功最厉害的大概是少林方丈证道大师和武当掌教昆阳子,但是他们都是高人哪会乱打一气啊。我哥哥说少林和武当就交手过一次,还是在戚将军平倭的时候,那时候少林僧兵在月空大师的带领下战无不胜,月空大师被称为江南无敌,后来受奸人挑拨,他带着五百僧兵路过四明山的时候要隐居在那里的武当高人张松溪比武,张真人坐在酒楼窗户旁喝酒不愿起来比武,说我都快100岁了还跟你们这些娃娃闹什么闹啊,后来月空大师为了激他比武,抬出了武当祖师张三丰真人,结果张松溪真人一气之下说我就坐这里跟你比,月空大师叫两个最厉害的僧兵先上去比,还没着面就莫名其妙被张真人摔下楼去了,后来月空大师自己上去也一样被摔楼下去了。这次比武后江湖上都说武当要比少林厉害的多,月空大师也无脸回嵩山少林寺,就到莆田南少林面壁去了,听说已经面壁了60多年了。少林和武当为这件事情闹的很不开心,后来在朝廷调解下才没打起来。”方妹听的心神向往:“武当这么厉害啊,陈姐姐,他们派中是不是都是出家人啊,有没有还未娶妻的英俊少侠啊?”陈姑娘笑了起来:“死丫头,天天就想着嫁人,不过武当中是有个天下第一帅哥啊,就是不知道他想不想娶老婆。”方妹妹激动起来:“是谁啊,有没有我们江南世家的司马星帅啊”,陈姑娘眼中也露出了崇拜的目光:“他叫李皓白,是武当最出色的弟子,长的清秀儒雅,最难得的是他文武兼资,集儒道侠于一身,但是听说他为人非常淡泊,在南阳传道的的时候,南阳的皇族世子甚至几个藩王要见他,他都不见,只是每天在小屋读书。和司马星比两个长的都很帅,不过司马星不象个江南世家子弟,为人好喝酒任侠,不喜读书,豪爽丈义,你肯定不会喜欢的了。要说帅气,娥眉的俗家弟子吴乔和少林俗家弟子李信都是出了名的帅哥,你有没有兴趣啊?”方妹笑道:“和尚教出来的我才没有兴趣呢,陈姐姐什么时候带我出去见识见识这些少年侠士啊?”陈姑娘笑道:“那要你爹爹肯舍得他的宝贝女儿啊,要是知道是出去找男人的,那方妹妹你就惨了,就乖乖的被关起来等着你爹爹满世界的挑女婿吧”,说完,两人又闹作一团。

  ------------------------------------------------------------

  注:1、明太祖起事之时尊白莲教为主,并立教主韩山童之子韩林儿为小明王,成事之后杀韩林儿,大肆镇压白莲教。

    2、昆阳子:名王常月,号昆阳子,山西长治人。曾在王屋山由全真教龙门派六祖赵复阳授以戒律。后又在九宫山受“天仙大戒”。

    3、月空:少林武僧,曾经带领少林僧兵在松江一带御敌,以铁棍为兵杀伤倭寇甚巨。

    4、《王征南传》:张松溪与少林僧兵的比武“松溪袖手坐,一僧跳跃来蹴,松溪稍侧身,举手送之,其僧如飞丸陨空,堕重楼下。”

    5、李皓白:字常庚,青州(属山东)人,少年时博研文学、武术、星算,俱有造诣,后放足衡庐 ,内外兼修,纵情山水,风骨如仙 ,罗念庵见李皓白亦儒亦道 ,书剑俱佳 ,便收为弟子,详加指点,因而李皓白内外功大进,能掷剑如白练 ,五十步可取人颅 ,剑又飞回;身轻如燕 ,可腾空丈许。他又入武当,习武当内家拳,并正式成为全真派道士 。

    6、吴殳: 又名乔,号仑尘子,江苏娄江县人。少年酷爱武术,曾从朱熊占学习峨嵋枪法,从渔阳老人学习剑法,从郑华子学习马家枪法,对各种兵器都有研究,著有《手臂录》。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