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阳市灯塔县








  【三道壕西汉村落遗址】

  在辽宁辽阳市北郊三道壕村、太子河西岸冲积平原上,占地约2平方公里。是1955年我国第一次大规模发掘的汉代农村遗址。在万余平方米的发掘面积上,共清理出六户居住址、七座窑址、十一眼水井、土窖等。还在附近清理出西汉棺椁墓群!儿童瓮棺墓地各一处。出土的文物有各式铁农具、车马器、陶制器皿、货币等万余件。还发掘出两段铺石大路,宽约7米,留有往来的车辙痕迹。由此南去1.5公里便是今辽阳市区。辽阳,西汉时称襄平,是古代东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遗址对研究二千年前汉代农村的生产、生活、葬俗等情况,具有重要价值。

  【东京城】

  又称“新城”。在辽宁辽阳市太子河东2.5公里的新城村。

  清太租努尔哈赤从赫图阿拉迁都辽阳时于后金天命七年(1622年)所建,为清初关外三个都城之一。城前临太子河,背依丘陵,用长方砖建造。城周约3公里,高约12米,东西广933米,南北袤875米。原有八个城门,有汉、满文石颔,现存南面天祐门一处。城中西南高岗上,原有八角宫殿和楼阁,东南有弥陀寺,尚存崇德六年(1641年)《东京新建弥陀寺碑记》一座。城内发现有汉、满天命铜钱和后金天命七年(1622年)汉、满文石门额及琉璃建筑饰件等文物。

  【东京陵】

  在辽宁辽阳市太子河东3.5公里的阳鲁山上,西南距东京城仅1公里。清太祖努尔哈赤在迁都辽阳后,于后金天命九年(1624年)将其景祖、显祖及皇伯、皇弟、皇子诸陵墓迁葬于此,故称东京陵。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父塔克世等陵墓迁回故土赫图阿拉。仅存努尔哈赤的胞弟舒尔哈赤、穆尔哈赤,从弟祜尔哈赤,长子褚英及穆尔哈赤之子大尔差等人墓葬。此陵在清初关外三陵中规模最小,只有缭墙、山门、碑亭等建筑。碑亭建于舒尔哈赤墓前,四券单檐,内有彩绘藻井,亭中立汉、满文大理石《庄达尔汉把兔鲁亲王碑》。跌座碑首,雕刻精美。穆尔哈赤墓前有康熙年间石碑两座。

  【白塔】

  在辽宁辽阳市白塔公园内。建于金大定年间。是金世宗完颜雍为其母贞懿皇后李氏所建造的垂庆寺塔的俗称。虽经历代补修,仍保持着初建时的风貌。塔为砖筑,八角十三层,实心密檐式,高达71米,逐层稍内收,近似辽塔。塔身八面部有坐佛、胁侍、飞天等砖雕像。各层悬有风铃、铜镜,塔顶有刹杆、宝珠和相轮。整个建筑的造型和局部雕刻,都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垂庆寺在塔北,和白塔是同一时期的建筑。明代改为广枯寺,现仅存莲瓣和缠枝牡丹纹饰的大石础多方。

  【辽阳壁画墓群】

  在辽宁辽阳市北部棒台子、三道壕、北园一带。先后发现东汉至魏晋时期的壁画墓多座。墓的形制和大小稍有差别,但结构基本相同。墓顶均有高大的方锥形封上。墓室均用南芬页岩石板建造。大墓长达8米,宽6米多,高2米左右;小墓长宽在3至5米之间。一般由墓门、棺室、前廊、左右耳室等部分组成。大墓有回廊。墓室平面多作“工”字、“T”字形。各墓除有许多殉葬遗物外,墓室四壁上,都有彩色壁画,内容丰富多彩,形象生动,尤以车骑仪仗、宴饮、乐舞、杂技、斗鸡、仓廪和庖厨等图面为胜。还有守门武上、门大和连壁流云等画面。有的画面上有题字,如:“季春之月汉”、“魏令支令张”、“议曹椽”、“小府史”、“公孙夫人”、“大婢长乐”等。壁画多用墨线勾勒,涂以青、黄、赭、朱、白等颜色;有连壁大作,也有单幅小品。是了解当时贵族豪门在宫室、舆马、衣服、器械、丧祭、食饮、声色、玩好等方面的珍贵材料。

  【首山】

  在辽宁辽阳市西南7.5公里。为千山余脉。山高约120米。明代为辽阳八景之一,先称手山擎月,后名首山樵唱。首山之名最早见于《三国志》,《新唐书》作马首山,《辽史·地理志》作手山。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清代缪公恩有《过首山》诗:“故垒遗踪不可寻,荒原何处大星沉,迢迢晋魏浮云尽,剩有青山自古今。”山上有明代用砖石建造的瞭望台。还有几处坑洞,传为辽代开采铁矿的遗迹。山南坡有清风寺,始建于明隆庆五年(1571年),清代两次重修。山门墙壁上嵌有清咸丰七年(1857年)立的石碑。正殿后有白松一株,为国内罕见。

  【燕州城】

  公元四世纪高句丽所建白岩城的俗称。在辽宁灯塔县城门口村后山上。山城作不规则方形。用石块建造。分内外城。外城东、西,北三面城墙,顺山势起伏砌筑。北墙外砌有马面及护城短墙。南面利用悬崖作墙,崖下是太子河。外城周长2.500米。内城筑于外城东南角,长45米,宽35米。城内有蓄水池。山顶有瞭望台,俗称“点将台”,是明代建筑,为全城最高点。唐代此城改称“岩州”;辽代隶属于沈州,名“岩州白岩军”;金代属东京石城县,元、明改称“石城”。现城内仍存有“石城凤安保国寺碑”碑首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