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芮城县临猗县








  【大禹渡】

  在山西芮城县城东南5公里。临河处有重建禹王庙碑,碑云,庙内有古柏,地名神柏峪,相传禹导河时曾息于此,因称大禹渡。山谷摩崖上刻有“舟于此,出水得”六个大子。相传禹凿龙门后,由中条山经禹门口来到神柏峪,休息于古柏下。渡河后,宿于隔河相望的禹店村。庙早毁,古柏仍巍然独秀,树周长3.83米,堪称树王。两岸人民仍划木渡河,飞船穿梭,富有诗情画意。

  【广仁王庙】

  在山西芮城县城北4公里龙泉村土岗上。这里是古芮国魏城遗址,庙基即在城址北隅,背依古城墙垣松柏浓郁,面临清泉池沼,潺潺不绝,杨柳夹岸,具园林景色。庙内供水神,封号广仁王,因以名庙。五龙泉从庙基前沿涌出,故又名五龙庙。庙由戏台、厢房、正殿组成,四周围墙,东南角辟门,是一座四合院形制的庙堂建筑。木构正殿为唐大和五年(公元831年)建造,五开间四架椽,单檐歇山式,平面呈长方形。柱头仅施栏额而无普柏枋,设柱头斗栱而不施补间栱,显系唐制。殿内无柱,梁架全部露明。结构简练,屋顶举折平缓,历经千余年,仍巍然独存。

  【风陵渡】

  在山西芮城县西南端。黄河奔腾南泄转而向东的拐角,是晋、陕、豫三省交通要冲。郦道元《水经注》记:“潼关直北隔河,有层阜巍然独秀,孤峙河阳,世谓之风陵渡。”说明其名因风后陵而起。相传此地为黄帝臣风后与蚩尤作战破杀而埋葬之处。登上高耸的凤凰嘴上岗了望,潼关、太华、崤函历历在目,隔河人声相闻。俯视大河气势澎湃,气象万千。赵村东南的风后陵,冢高2米,周围30米。墓前原有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重建祠宇碑。过去每年清明时节,庙会盛集,热闹非常。抗日战争中庙及碑刻被毁。而今渡口隔岸架起了宏伟铁桥,南下同蒲可通车陇海线,四通八达。

  【圣寿寺舍利塔】

  在山西芮城县城北里许。寺创建于北未天圣年间,明、清时曾予重修。现仅存宋建砖塔。塔平面八角形,十三层,高约48米。塔身锥形,逐级向内收缩,檐下砖雕斗栱,完全仿木结构形制,古朴苍劲。塔中空,直达顶层,各层原有楼板,可缘梯攀登,现已不存。塔内保存有部分宋代壁画,内容为佛、菩萨、供养人等,面形秀润,线条流畅,因焚香污染,色泽陈旧,但宋代画风尚清晰可辨。

  【永乐宫】

  原名大纯阳万寿宫。在山西芮城县城北3公里龙泉村东侧。

  宫殿规模宏伟,布局疏朗,殿阁巍峨,气势壮观。宫址原在芮城西向20公里的永乐镇上。据道藏中有关典籍和音内碑文记载,为道教八仙之一的吕洞宾诞生地。吕氏死后,乡人将其故居改为吕公祠。金末,随着吕洞宾神话故事的流传,奉祀者逐渐增多,祠堂遂增修门庑,扩充为道观。蒙古太宗三年(1231年)毁于火,其时新道教全真派首领丘处机等人,受朝廷宠信,祖师吕洞宾倍受尊崇,次年敕今升观为宫,封真人号曰“天尊”,并派河东南北两路道教提点潘德冲主持,营建此宫。历时十五年,至中统三年(1262年〕建成主体建筑,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又建成龙虎殿,泰定二年(1325年)绘完三清殿壁画,至正十八年(1358年)纯阳殿壁画竣工。前后一百一十多年,几乎与无朝共始终。明、清两代,曾作小规模维修和补给,较完整地保存了元代艺术宝藏。宫内主体建筑五座,即官门、龙虎殿、三清殿、纯阳殿,重阳殿,垂直排列于中轴线上,其中宫门为清代建筑,余皆元建。三清殿最大,位置在前,与一般寺庙主殿在后截然不同,而与皇官设置近似。各殿精美的元代壁画,(包括栱眼壁画)总面积达1,000平方米,题材丰富,笔法高超,为我国绘画史上的杰作,永乐宫旧址因在三门峡水利工程淹没区内,1959年开始已将全部建筑和壁画迁移至新址复原保存。

  【三清殿】

  又名无极殿。永乐宫的主殿。殿内原奉三清(太清、玉清、上清)神像,故名。殿宇雄伟壮丽,宽七间深四间,八架椽,单檐五脊顶。台基高大,月台宽阔,前檐装槅扇,四壁无窗。殿内减去前槽金柱,空间敞朗。殿内藻井镂刻精细,井底盘龙雕工尤佳。各个构件上的彩绘保存完好,有彩有塑,彩塑结合,为它处所罕见。殿顶黄绿蓝三彩琉璃剪边,制作工精,色泽鲜丽。两支大鸱吻各为一条巨龙盘绕而成,上施孔雀蓝釉色,光彩夺目。殿内壁画满布,画面高4.26米,全长94.68米,除栱眼壁画外计有403.3平方米,为元泰定二年(1325年〕河南洛阳马君祥等人所绘。壁画内容为《朝元图》,即诸神朝拜道教始祖元始天尊图像,以八个帝后装的主像为中心,四周围以金童、玉女、天丁、力士、帝君、宿星、仙侯、仙伯、左辅、右弼等,共计二百九十多尊,脚蹬云气,头顶祥瑞,一派“仙境”气息。主像3米以上,侍者2米余,前后排列四五层之多,构图严谨,场面开阔,左顾右盼,栩栩如生,无杂乱堆积之感。该殿画法为“重彩勾填”,设色多以石青、石绿为主,纯朴浑厚。长达数米的线条,流畅而刚健;衣冠和宝盖部分,大量运用沥粉贴金,使画面更加主次分明,绚烂精致。

  【龙虎殿】

  又称无极门。在永乐宫内,是原永乐宫大门,五开间,庑殿式,两侧卡墙封护,有掖门可通。殿基高峙,后檐踏道向内收缩,殿基成“凹”字形。殿身宽五间深六椽,中柱上三间安门,梢间筑隔壁。檐头有斗栱挑承,梁架全部露明,作法上仍沿袭宋、金草袱之规。门墩雕石狮六躯,姿态生动,雕工纯熟。门上悬“无极门”竖匾一方,字体健美,笔力遒劲,是正奉大夫参知政事枢密副使商挺所书。殿内壁画在后部两稍间,内容为神荼、郁垒、神将、神吏、城隍、土地等,手持剑乾等器,横眉怒目,威风凛然,铠甲庄重,衣带飘扬,虽略有残损,元作气魄尚存。

  【纯阳殿】

  又名混成殿。亦称吕祖殿。在永乐宫内三清殿北隅。殿内奉吕洞宾,因吕道号纯阳子,故名。殿基月台凸起,与三清殿和重阳殿之间以高耸的甬道相联。殿身宽五间,进深三间八架椽,单檐九脊顶。开间自前向后逐间缩小,平面奇特。殿内仅用四根金柱,大梁跨越四向,空间异常宽阔。天花藻井将梁架遮护,隐不可见,藻井雕工玲珑精巧。殿内四壁和扇面墙上壁画满布,内容是吕洞宾神化故事,即《纯阳帝君仙游显化图》,从降生起到成仙度人共计五十二幅,构图严谨,连贯适当,相互间用山水、云雾、树石等自然景色隔连。画面有亭台楼阁、酒肆茶馆、园林私塾,也有贵官、学士、商贾、平民、农夫、乞丐,以及各种服饰、装束、器皿、设施等,为研究宋、元社会提供了重要资料。后檐明间两侧和门楣上,画松树精、柳树精和八仙过海图,扇面墙背面,画钟离权度吕洞宾,俗称盘道,画面开阔,景色秀丽,山势曲折,流水潺潺,师徒侧身对坐,钟离开怀畅谈,吕洞宾俯首沉思,师徒形态的刻画恰如其分,活现于壁间。该殿壁画为元至正十八年(1358年)朱好古门人张遵礼等人所绘。

  【重阳殿】

  又名七真殿。亦称袭明殿。在永乐宫内后部。殿内奉道教全真派首领王重阳及其弟子“七真人”,故名。殿身五开间六架椽,单檐歇山顶,殿内四根金柱,分布于梢间,纵向用额枋承托,檐头有斗栱挑承,梁架全部露明,梁枋断面不一,仍沿袭宋金“草栿”作法。殿内壁画内容为有关王重阳的神话传说,用连环画的形式绘成,与纯阳殿同属一畴。自降生到度化七真人成道共四十九幅,每幅都有榜题,为研究绘画内容和道教发展史的重要资料。扇面墙背面画诸神朝拜三清(太清、玉清、上清)图像,主像在上,诸神持笏板恭贺,侍女分峙两侧,面形丰润,衣带飘扬,表现了元代绘画的卓越成就。

  【西侯度遗址】

  在山西芮城县西北隅中条山之阳的西侯度村背后,西去匼河遗址3公里。石器、动物化石,以及烧骨和带有切痕的鹿角等,发现自厚约50米的红色土之下的砂砾石层中。石器有砍所器、刮削器、三棱大尖状器等类型。石器主要是用石片加工的,以向器身平面加工为主,属石片文化传统。原料多为石英岩。动物化石有中国长鼻三趾马、三门马、古板齿犀、山西披毛犀、粗壮丽牛、古中国野牛、步氏羚羊、山西轴鹿、粗面轴鹿、步氏鹿、晋南麋鹿、双叉麋鹿、李氏猪、纳玛象、平额象等二十余种。其地质时代为更新世早期,距今一百多万年,是华北迄今发现最早的一处旧石器文化遗址。

  【匼河遗址】

  在山西芮城县黄河东岸的匼河村附近。为河湖相沉积,东北高西南低,冲沟多作T字形,与黄河相接。在北起独头北沟、南迄涧口南沟的长达13.5公里内,有石器地点十一个。石器分别发现于距地表20多米的红色土之下的砂砾石层和泥灰层中。种类有砍所器、刮削器、三棱大尖状器、小尖状器、石球以及石片、石核等。石器的组合有其特点,代表了一种文化性质,故名匼河文化。匼河文化上与西侯度文化、下与丁村文化有一定的渊源关系。在与匼河石器共生的动物化石中,有肿骨鹿、扁角鹿、德氏水牛、披毛犀、师氏剑齿象、东方剑齿象、纳玛象等。其地质时代为中更新世早期,文化时代属旧石器时代初期,约与陕西蓝田猿人时代相当。

  【双塔交影】

  在山西临猗县城内北隅。两座砖塔东西排列,相距50余米。据《猗氏县志》记载,双塔为隋唐时创建,宋代重修,原有妙香寺,西塔在寺内,东塔居寺外。今寺已不存,双塔依旧。西塔方形,七层,高约30米,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地震时,塔刹毁坏;第一层檐下雕斗栱,其余各檐皆叠涩伸出或收刹,塔内有阶梯可登。东塔亦七层,方形,底层中空,以上实心,一二层檐下有四铺作斗栱,二层以上每面倚柱四枚,上施斗栱把头交项作。西塔唐物,东塔宋建。双塔之门,对向开辟。相传西塔内藏白蛇,称白蛇塔;东塔内隐许仙(第七层内原有画像),称许仙塔。每年七月,白蛇与许仙相会,夜深人静,月明如昼,双塔之影在月下文融,象征夫妻团聚,因有双塔交影之称。双塔上雁巢甚多,黄昏时小雁环飞,故亦称雁塔。北门外原有一青蛇塔,今已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