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康:认贼作父不可救药





  “比武招亲”,本是极旧的一题材,金大侠信手拈来,写得却完全是另一番新意,另一种境界。穆念慈虽脸有风尘之色,但明眸皓齿,容貌娟好,可惜名字不对劲,与其义母包惜弱的名字倒是绝妙一对,日后其命运的不幸,也相仿佛。
  杨康出场,容貌俊美,武功又是不同凡响。杨康出招,穆念慈就中招,“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穆念慈死心塌地地爱杨康,究竟为哪般?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有没有这说法?
  杨康真是坏得有水平,“右臂抄去,已将她抱在怀里”,还笑道“你叫人一声亲哥哥,我就放了你”!又脱下穆念慈的绣花鞋,“嘻嘻而笑,把绣鞋放在鼻边作势一闻”,轻薄一番,最后一笑,“招亲吗,哈哈,可多谢了”!
  穆念慈“比武招亲”的锦旗已剪得稀烂,郭靖茫然不解,“她不再比武招亲了”?郭靖傻得可爱,却不知穆念慈已芳心暗许。
  杨康折断小白兔双腿,再来让母亲医治,讨其欢心,此事已足可批死杨康,对亲生母亲尚且如此玩弄权谋,恶已是他的本质。日后他种种不耻恶行,全是本性使然,全然不可救药。
  杨康居然拜梅超风为师,梅超风居然看得中杨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杨康已经知道真相,还要认贼作父,已是不可救药。
  郭靖要杀段天德为父报仇,偏不是郭靖下手,而是杨康倏地跃起,噗地一声将段天德头骨打得粉碎。段天德死得其所,偏又是郭靖先哭,然后才是杨康拜在地上,磕了几个头,站起身来……想到母亲身受的苦楚也痛哭起来。古人所谓春秋笔法,此处亦颇得其意。
  郭靖与杨康对拜八拜,结为兄弟,全忘了当日在赵王府中,看见杨康将兔子折断腿给包惜弱医治时的怒气,郭靖勇则勇矣,智则差得太远。郭靖与杨康同行,郭靖心安理得,杨康却甚不了然,心怀鬼胎。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尽管黄蓉和欧阳锋均有杀杨康之心,杨康却终死于自己的歹毒和自作聪明。
  十大坏蛋上榜人物中,杨康排名第一。

 

本书由“云中孤雁”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