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过:侠之风流





  排名第四
  武功:★ ★ ★ ★ ★
  智商:★ ★ ★ ★ ★
  情商:★ ★ ★ ★
  英雄指数:★ ★ ★ ★ ★
  攻击力:★ ★ ★ ★ ★
  郭靖为正,杨过为奇;郭靖中流砥柱,杨过剑走偏锋;郭靖是侠之大者,杨过是侠之风流。
  从《神雕侠侣》一书开始,杨过便是郭靖这个成功人物的一种反动,一种矫正,一种补充。
  千里之风,始于青萍之末。少年的杨过,就有了这许多的奇特,许多的不同。
  没爹没娘的杨过,天不收地不管,不仅没能享受父母之爱,甚至于连生存和苟活都要靠自己的血泪去争取,他有太多的委屈,太多的怨意,怎能不偏激,怎能不刁顽,怎能不在尘土一般的卑微中生出那种不可理喻的骄傲。
  郭芙无辜,武氏兄弟无辜,孩子们本能中恶的一面无辜。
  在锦衣玉食,轻裘美肴中浸泡得要滴出蜜来的郭芙和武氏兄弟,他们和少年杨过不是同类。差距和层面注定了油与水的不相融,冰与火的不同炉。所以郭芙和武氏兄弟欺辱杨过,我们又何忍深责!
  一种不平之气和渴慕青云的种子,在杨过的心中扎根,在酝酿着卓异的精神。杨过日后的离经叛道,特立独行,于斯己见。
  金庸的小说中,总有一种对人世博大的慈悲和怜悯,读少年杨过在桃花岛逃遁一段,“他独立山崖,望着茫茫大海,孤寂之心更甚”,读此,真有一种巨大的悲凉意绪。
  少年杨过在全真教学艺,胆敢辱骂师尊,此为大侠杨过人格形成的内在关键,日后杨过一意孤行,突破世间众法名教的道德行为规范,此处即为因,即为种。
  杨过逃出古墓之后,洪凌波正好是杨过排泄和移情的对象。杨过轻佻、油滑的本色再次有了排演的机会。杨过总是不会放过这些机会。
  杨过道:“谁待我好,我也待她好。”此一句话是杨过一生行事的大纲要。
  杨过没有郭靖那么多正义感、道义感,他只是渴慕自由自在的人性,渴慕人世间的真心换真心。
  所以大恶人欧阳锋对他好,他也就对欧阳锋好;奇丑的孙婆婆对他好,他也就对孙婆婆好;郭芙说他手脏,他便“对她一家都生了厌憎之心”。
  杨过他像是自由之子,完全地感情用事。
  情为何物?即使是杨过小龙女这样轰轰烈烈的爱情,剖开了看,也并不是所有的一切都尽如人意。
  杨过是金大侠小说中的一个异数。他的英雄是如此真实,以致他性格中的弱点也如此栩栩如生。
  小龙女被尹志平迷奸,误以为这是杨过少年的鲁莽;杨过却蒙在鼓里,不知隐情,自然惹得小龙女伤心离去。杨过自此踏上追寻爱人踪迹的旅途,其间穿插了许多喜剧、悲剧和闹剧。
  程英、杨过、耶律齐、完颜萍去救陆无双,四人大战李莫愁,险象环生,幸而郭芙、武氏兄弟巧遇,过来援助,赶走李莫愁。
  故人相见,非但没能执手言欢,杨过反而寂寂而行。这是杨过内心偏激和怨毒的一面又占了上风。
  悲悯身世,顾影自怜,郭芙的高贵和不可方物的娇艳再次刺痛了杨过的内心,杨过在自卑中愈是激出非常的孤傲,愈珍惜小龙女的柔情和真心。
  洪七公无意的一句喝骂,引出杨过的滚滚泪水,写得恰如其分。
  杨过一生,都需以此真实隐痛来着眼,杨过实是内心痛哭和泣血的孤傲大侠。
  奇特的境遇铸造杨过卓异的心灵。生与死,爱与恨,情与仇,恩与义,超级浓缩的排演教育着杨过,他的境界飞速拔高,“只觉世事如浮云”,他玩世起来。
  杨过毕竟是少年心性,骑丑马装腔作势以潦倒的扮相要去戏探郭靖夫妇,以其见小的真实,反衬郭靖大器的真实。
  杨过道“原来郭伯母竟是这般美貌,小时候我却不觉得”,杨过此时果真是长大了。
  黄蓉传丐帮帮主之位与鲁有脚,庆典上老丐提到“忠义”二字,杨过称“自幼失教,不知‘忠义’两字有何等重大干系”,此时有悔有悟。
  看在“自幼失教”四字上,我们更应体谅杨过的许多偏激。
  杨过、小龙女别后相逢,激动万分。“大厅之上千人拥集,他二人却是旁若无人,自行叙话”。
  我眼中只有你,你眼中只有我,有你的世界才是最真实的世界,没有你的世界只如四大皆空!
  英雄大宴上激战正酣,杨过和小龙女却恍然不闻,执手言欢,情意缠绵。在杨过是“自幼失教”,天不怕地不怕,在小龙女是不谙世事,于世俗礼法半点不知。
  好!倘若世俗礼法不能给人以人性的自由,生命的欢娱,不懂也好,不理也罢!
  小龙女与杨过方才重逢,旋又分离,情的煎熬和揪心裂肝的戏剧冲突,呼啸着向前。
  分离永远是爱情的发酵和催化剂,分离永远使幻觉在距离的美感中完成一种甜蜜的自欺和完满。
  杨过一开始懵然如梦,丝毫不解那种知冷知热、一会儿是海水一会儿是火焰的情和欲的迷醉和美感。
  正是分离使他变幻了聚焦和视点,使他因焦渴和期盼脱胎换骨,破茧化蛹,对爱有了更为巨大的期待和迫切,所以虽小龙女不明世事,他却明知不妥而不再犹豫,有了一种空前的百无禁忌和勇敢。
  本来心性易于偏激的杨过,从傻姑的片言只语中误会了真相,将郭靖黄蓉当作了他的杀父仇人。
  怨毒于人,真可以扭曲最高贵的人性。
  然而,故事正是从误会中生长,愈是误会,愈是让读者悬疑,愈是让读者丢不开,放不下。
  道德、正义、社会规范之类的东西,于杨过实在是淡薄。
  杨过的良心原则只不过是“谁待我好,我就待他好”,谁待我不好,我也待他不好。此外的一切,都不在话下,所以对杨过来说,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所以杨过在误会和憎恨郭靖黄蓉之余,竟与曾是以性命相搏的死对头金轮法王达成一致,相约“我助你取武林盟主,你却须助我报仇”。
  这是真实的杨过,这是有缺点的非完人的杨过,这是个体与集团利益冲击的悲剧。金大侠为何偏爱杨过?许多读者为何也偏爱杨过?惟其真实,惟其情可悲可悯,才能动人。
  自己武功远输于郭靖,杨过想自创武功,呕心沥血要在武学上有所独创,杨过“七日之中,接连昏迷了五次”。
  此实是真正做学问的境界,也惟有真正做学问之人,才知其中甘苦。
  最后杨过猛然顿悟,诸般武学皆可我用,不必强求合一,当用则用,惟求自然,此番武学境界,高明了许多。
  此番武学境界,实也是诸般学问做到至深至极时的境界。
  《神雕侠侣》是一部大的情书,点题、破题、立意、总喻,全在于情花一物之明喻。
  花以情为名,情以花作譬,情之为物,本是如此,入口甘甜,回味苦涩,而且遍身是刺,就算你小心万分,也不免为其所伤。
  情花何等美丽,果实却丑陋难看,或苦,或辣,或酸,或臭气难闻,或令人欲呕,十个果子有九个苦,却只亲口尝过才知就里。
  问世间情为何物?谜底和答案,已在这里张榜公告。
  杨过小龙女相认后,再次因分离的距离而放大着内心的欢悦激情。
  喜极而泣之后,杨过又按捺不住天性开始胡说八道:“我肚子里血多得很。”信乎?果然,金大侠小说中,当推杨过为第一热血青年。
  情之为物,既甜且毒。看杨过身中千百情花之刺,剧痛难捱。情的隐喻,情的警世,写得惊心动魄。
  情为何物?情为生命中最深刻的苦难和无边的眩晕;情为美丽的苦行和自虐。
  杨过道:“我的生辰八字必是极为古怪,否则何以待我好的如此之好,对我恶的又如此之恶?”
  过儿错了!境由心造,物以己悲。非是这个世界太过颠倒,太过无奈,其实激情的冲刺和放任早已将游戏的规则更改。
  杨过身中情药之毒,只有三十六天好活。裘千尺恩将仇报,给了杨过半粒解药,毒势反而加快一倍,只有十八天可活了。这十八天中,只有杀了郭靖黄蓉,杨过才能从裘千尺手中得到另外半颗解药,而杨过误会郭靖黄蓉是其杀父仇人,所以正中下怀,杨过答应了裘千尺的要求去杀郭靖黄蓉。
  情与义,个人的恩仇和民族的大义,此时发生了尖锐的冲突。
  此时正是蒙古大举进攻南宋襄阳之时,郭靖黄蓉舍身而出,力挽危澜,作中流之砥柱,实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杨过竟在此时去杀郭靖黄蓉,他已经艰难地陷于了不义的一面。
  阶级的理想,个体的创伤,这是本书中反复出现的深刻对立的矛盾体。《神雕侠侣》一书的境界,正可从这些地方看到。
  金大侠不是简单地判定谁对谁错,谁是谁非,不是图解,不是概念化,金大侠只是要写出人性中最深刻和隐喻难解的一面来。
  冒天下之大不韪,杨过再疏狂跳脱,也不能不在心里暗自掂量掂量。
  从绝情谷中出来,杨过搂着小龙女,第一次品味到情和欲的美丽芬芳,第一次把小龙女真正当成女人来对待。
  闻到小龙女身上温馨气息,心神俱醉,于此,杨过不自觉地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消沉起来,“咱们如此这般厮守一十八日,只怕已快活得要死了,别再去杀什么郭靖黄蓉啦”。但小龙女哭道:“咱们只有十八天,那怎么够啊?”杨过舌尖上尝到小龙女泪水的咸味,情意激荡,激情暴涨:“好,说什么也得去杀了郭靖和黄蓉。”其心理变化,刻画得入木三分。
  郭靖欲回城而被金轮法王射箭相阻出现危机之时,读者怦然心惊,屏息敛气。
  杨过心中念头千转,杀他还是不杀,救他还是不救,看得读者心中乱如麻。
  好过儿,终于拉着绳索飞扑下去救起了郭靖,“城上城下兵将数万无不瞧得张大了口合不拢来”,读者此时,也张大了口合不拢来。
  武氏兄弟二人为郭芙争风吃醋,赌气去闯敌营被擒,郭靖带着杨过去赴鸿门宴,这次郭靖的表现真的让杨过心服口服了。情和义的冲突中,毕竟人间的正义胜过一己的私情。
  将心比心,以心换心,郭靖的大侠风范深刻地震动了杨过。
  至此之时,杨过才忽如在人生的茫茫迷雾中拨云见日,理解了生命和人生的真谛,杨过这才真的成熟了!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在蒙古大军的重围中杨过拼死回护郭靖,直至脱力昏迷。
  情为何物?没有义的支撑,情将只能是苍白无物的镜花水月。
  杨过的人生大课还在继续。情爱要紧,还是国事要紧?一己之恩义要紧,还是民族的利益要紧?杨过的境界迅速提升:旧日之我是何等见小,何等自私,何等卑鄙?今日之我要作侠之大者,舍身取义!“时至今日,我心意方坚,永远不会反复了”!
  好杨过,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爱情,还是要以生与死激烈的冲突来作衬托,才能更显其坚贞和伟大。
  “什么师徒名分,什么名节清白,咱们通统当是放屁”,金大侠已憋了许久的话,这时终于借杨过之口说了。
  好!这句话,实是全书数百万字的立意,也是杨过自由英雄形象树立的基础。
  杨过尽管有这样那样的一些缺点,就冲着这句话,也能猛然在读者眼里燃烧出璀璨的亮光。
  为什么有众多的读者倾心于杨过这样一个并不完美的人物,这里就是答案。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这是文化主流中的另一种传统,是自由的呼喊,是人性的解放,是压抑的释放。
  在死神面前,一切外在的规范都已黯然失色,不再重要。重要的只是这一刹那间生命的欢娱和真实。
  杨过本性中疏狂的一面在此时急速地膨胀,补偿和报复般地席卷和横扫过来,他竟要和小龙女在重阳宫神圣的祖师堂前结拜天地,全然不把一干愚昧低劣、固执自大的臭道士放在眼里。
  小龙女听黄蓉的一席话而有所悟,她要以渺茫的希望激发起杨过的求生意志,服下断肠草以解除情花之毒。(“情”之毒须用“断肠”来解,写得真是恰如其分。)
  “十六年后,在此重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
  尽管是渺茫得不能再渺茫的希望,也总算是希望。
  此后数年,杨过与神雕为伴,寄相思于武学的精研之中,终于更上一层楼,弃重剑不用,登入用木剑的神境,与当年独孤求败的无剑之意境,相去不远了。
  一代大侠,号以“神雕”,自此悄然出现在江湖之中。
  情的教育,义的历练,杨过彻底脱胎换骨了。
  当初的轻扬跳脱,化为现在的沉稳深博;
  当初的偏激怨毒,化为现在的正大慈悲。
  成熟在痛苦和眼泪中酿造出醇冽的美酒,品味着生命最深的感动。
  十六年来,苦候着与小龙女的生死之约,漫游四方,行侠仗义,杨过成了神雕侠,实践着和丰满着侠的精神和涵义。
  西山一窟鬼本来是要联手挑战杨过,但不料先受困于万兽山庄的猛兽中。杨过大显手段,一声龙吟般的长啸,震倒群兽,震服众人,且不矜其能,不为己甚,恩威并用,使一干人死心塌地折服于他。
  读此段,当真豪气冲天,胸中隐然生出许多慷慨激情。
  十六年已到,十六年渺茫的希望,忽然间如泡影般幻灭,谁可以承受如此非人的打击!
  杨过终于从黄药师那里知道,“南海神尼”只是神话中一场善意的骗局。
  看他白日醉酒,月夜长啸,书空咄咄,此种绝大的悲痛,形成残忍的美学。
  离奇和巧合,天意和机缘,本是传统小说必具的法宝,但在金大侠这里,却超越了陈旧俗套的路子。
  还是情义,还是性格,还是栩栩如生的鲜活人物,使离奇变为可信,使巧合变为天然。
  正如金大侠此书的后记中所说:杨过和小龙女“两人若非钟情如此之深,决不会一跃入谷中,……”
  没有等来小龙女,杨过纵身跃入绝情谷殉情,此举惊天地泣鬼神。
  情为何物?杨过和小龙女用生命的赌博去揭晓这无字天书的谜底和答案。
  十大英雄上榜人物中,杨过以其深情,排名第四。

 

本书由“云中孤雁”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