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女:神仙般邈远高洁的形象





  排名第八
  小龙女
  容貌:★ ★ ★ ★
  武功:★ ★ ★ ★
  智商:★ ★ ★
  情商:★ ★
  攻击力:★ ★ ★ ★
  《神雕侠侣》中小龙女出场,用的是欲擒故纵,欲扬先抑的笔法。
  未闻其声,未见其容,先是听到小龙女弹奏的仙乐。那琴声平和、激亢、轻柔、沉寂,使小龙女神仙般邈远高洁的形象早已在读者的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象。还有那神奇而通灵的玉蜂,甜美而畅怀的花香,读者心神醉矣!
  千呼万唤,小龙女终于静静地出场了。
  一定要突出这个静字。
  处女的静,世外仙姝的静,是她难以描绘的神韵。
  静静的一身白衣,苍白而秀美绝俗的面容,肌肤若冰雪,步态若弱柳临风,这又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藐姑云山有神人焉”。
  神人,终究还是人,是活色生香有血有肉有人性的人,一定要记住这一点,不要被小说一开始的印象蒙蔽。
  否则,再看下去,看到小龙女人性的复活和转变,就会难以理解了。转变将是真实的,但此刻超越和不近人情的虚幻之绝美也是真实的。
  小龙女的神性与杨过的人性在此刻就开始撞碰并摩擦出星星点点的火花了。
  一个静若止水,一个心热似火,由冷到微热,由杨过的油腔滑调到小龙女“脸上微微的一红”,真实的变化已在快速地发生。
  小龙女道:“人人都要死,那也算不了什么。”此可作警世语,作醒世语,作喻世语。
  古墓派、寒玉床,令人眼花缭乱的“天罗地网”般的神奇武功,如三月枝头的新绿一般畅人心怀,漫不经心和慵慵懒懒的幻美装点着生命蓬勃迸发的热情。
  这是纯粹的极乐境地,天上人间,世外桃源。
  杨过、小龙女,奇特的二人世界,契合出精神和人性双重的脱胎换骨和新生。
  玉女心经在杨过与小龙女二人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的共同修炼中,在影射,在隐喻,在切入有着坚硬外壳的现象中柔软而赤裸的本质。
  那是金大侠小说中难得的香艳惊魂的一段,生理已经成熟的英俊少年杨过,和实际上更早地成熟和甜美的小龙女,相隔着奇香扑鼻的红瓣绿枝的花丛,像婴儿一样赤裸自然地敞开性感的肉体,心无杂念地互相帮助。但千万不要把这只当香艳小说来读,必须读懂背后深刻的人性,读懂这一场面的隐喻,读懂小龙女性格变化中最内在的一致和统一。
  倪匡先生说禁欲是欲的另一种游戏方式。在这里,我们才恍然读出冷若冰霜、不着红尘的世外仙姝小龙女,内心中竟潜伏着更为狂野和澎湃的冲动。
  然而戏剧性的场面却不忍地到来。杨过小龙女赤身练功的场面竟被赵志敬和尹志平撞见。色的幻象在定格和凸现,在警示着愚顽。孽因已种下,必将有硕大和腐烂的不伦之果使世蒙羞。
  小龙女在重伤之时竟要对杨过下杀手,要让杨过和她一起死。这是扭曲的爱和责任,是独自占有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不可抗拒的固执的爱,独自在悄然生长,杨过和小龙女痴爱的命运,原来早已在冥冥之中注定。
  小龙女数次欲说还休,其实早已动了真情。一边是既有的规范,一边是本能的冲动,潜伏的感动不知不觉地背叛了虚幻的言辞。生不同乐死同穴,坚贞的爱情已在誓言中绽放出奇花。
  杨过心想,“为她死也甘心”,真情像草原一般宽阔,像闪电一般照亮阴暗的心情。
  视死如归,其实死已不重要,不可怕,因为它再强大也不能阻挡相爱的心灵。在生与死两难的悖论中,杨过交上了最为圆满的答卷。
  情为何物?情是奉献和牺牲。在证实和疑虑的一刹那间,情最为美好的注释被发扬光大了,几乎就是永恒。
  变化如怒潮一般惊心动魄地冲击着小龙女每一个细胞和毛孔,从世外仙姝的女神到有血有肉有情有欲的女人,这最艰难的一步跨出去了。
  金大侠准确地描述道:“她却不知以静功压抑七情六欲,原是逆天行事,并非情欲就此消除。”
  情和欲愈是压抑得厉害,激情愈是澎湃得惊涛拍岸。
  杨过反而是一片赤子之心,浑然不觉,只是盲目而本能地被指引,被点拨。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小龙女竟然被尹志平这狗东西玷污了。小龙女何辜?金大侠何忍?造化妒人,难道这世界真的不存在圆满,难道最纯粹的美丽必定要带有欠缺?这是全书最有深意的一笔。
  情为何物?情不可能回避人世间的肮脏、兽性和罪恶。
  小龙女道:“我自己要做过儿的妻子。”平常心,平常语言,只有这世外的仙姝,非尘世的游戏,才如此自然。
  小龙女是特例,不可用世人的有色眼镜,去对她妄加点评。
  在绝情谷中,小龙女不与杨过相认,更有甚者,她还要做绝情谷主公孙止的新娘。小龙女,这是何苦?情的果实,真的是这般丑陋酸涩?
  为情所伤,竟要这样作践糟蹋自己,让亲者痛,仇者快,让痛心和耻辱永远烙上爱人的心头,一生一世蒙羞?
  小龙女本是世外仙姝,此时忽作凡妇之举,其内心的复杂隐晦程度,实不忍去深究。
  小龙女得知了她被尹志平迷奸的真相,痛到魂飞魄散,神志不清,心中凄苦到了极点,悲愤到了极处。
  写小龙女痛的心态,细腻真实,宛如在眼前,是高明之极的大手笔。
  看她先是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脑中轰轰乱响,继而懊闷欲绝,全身酸软无力,连报仇也提不起精神,只是茫然,最后她只是鬼魅一般地跟着尹志平又不知该拿他怎么办。
  迷惘了好些日子的小龙女,心中的悲伤已郁结到了极点,剑上一见血,压抑太久的悲愤顿时发作出来,如平地滚起春雷,如野马骤然脱缰,一发不可收拾。她凛然如复仇女神,剑光闪动,就要大开杀戒。
  小龙女已非复吴下阿蒙,非但群道不是其对手,金轮法王、尼摩星、尹克西、潇湘子四人齐上,小龙女才感到气力不支,精神上也撑不住了。
  此时小龙女非是不能再战,实是激情减退,意志消磨,心中早已报一死之念以报杨过之深情。
  好杨过,终于闪亮登场,青松之下,玫瑰花旁,将小龙女抱在怀里,不要紧了,可以宽怀了,可以放心了。
  杨过虽然来了,但还是晚了半拍,小龙女这时已身受重伤,又命在旦夕。
  爱情,还是要以生与死的冲突来作衬托,才能更显其坚贞和伟大。
  “什么师徒名分,什么名节清白,咱们统通当是放屁”,金大侠已憋了许久的话,这时终于借杨过之口说了。
  杨过本性中疏狂的一面在此时急速地膨胀,他竟要和小龙女在重阳宫神圣的祖师堂前结拜天地,全然不把一干道士放在眼里。这是世间上最为奇特的婚礼。
  杨过满足了小龙女的要求,带着小龙女(还有小郭襄)回到了古墓中,要把生命中最后的欢娱细细来享受,不让外人来打扰。
  峰回路转,杨过忽然从义父欧阳锋逆练经脉和寒玉床中找到了为小龙女疗伤的方法,希望的曙光再次出现。
  小龙女逼得公孙止交出了绝情丹,交给了杨过。杨过接解药之后,竟随手将之掷入深谷之中,引出一片莫名的惊呼。
  “半枚丹药难救两人之命,要它何用?难道你死之后,我竟能独生么?”
  小龙女再次离去。这一次不是误会,不是赌气,是小龙女听黄蓉的一席话而有所悟,她要把渺茫的希望给杨过,激发起杨过的求生意志,服下断肠草以解除情花之毒。
  “十六年后,在此重会,夫妻情深,勿失信约”。
  皇天不负有心人,杨过终于见到了小龙女!
  小龙女还是那么的年轻,杨过却老了,等白了少年头。
  想当初,杨过小,小龙女在等待杨过成长;看现在,杨过成熟了,更像知冷知热的好男人。这符合了一种传统的美满的情爱模式:年长成熟的男子,美貌的女孩,最能体现出情爱的美感来。
  因此在十大美女上榜人物中,小龙女排在第八位。

 

本书由“云中孤雁”免费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