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之流派溯源》
  目录
  序
  流派溯源之人物
  流派溯源之山水
  流派溯源之花鸟
  流派溯源之界画
  
  ●序
  画之分科,古已有之,然各随己意,不成定例。分门分科之论见于书者,从画院设科教授学生始。
  有唐一代虽有画官之制,尚无方式之画院,按制,工画者授翰林待诏。画院之设始于五代。后唐时孟知祥据蜀称帝,史称后蜀,后主孟昶尤崇文艺,爱好书画,特创翰林画院。南唐中主李璟,后主煜,均好学能诗词,爱赏绘画,并效后蜀翰林画院之制,设立画院。宋太祖统一天下,供职于南唐、西蜀之诸画家,纷纷先后来归,于是翰林画院益加扩大。至徽宗,始以绘画入科举与学校制度之內,以米元章为书画两学博士,画院之布置,颇似学校,设立科目,分列等级,而后有专论画之分科分门者。
  《宋史选举志》云:“画学之业,曰佛道,曰人物,曰山水,曰鸟兽,曰花竹,曰屋木,”所举六门。
  又《宣和画谱》叙文云:其所谓十门者,一为道释,附鬼神,二为人物,三为宫室,附舟车,四为番族,附蕃兽,五为鱼龙,六为山水,附窠石,七为鸟兽,八为花木,九为墨竹,附小景,十为果蔬,附药品草虫。较前之六门,更为细致。
  《圣朝名画评》则亦分六门,一人物,二山水林木,三畜兽,四花木翎毛,五鬼神,六屋木。
  总论之,人物为一门也。鬼神、道释者多分一门,然南北朝以至唐五代,佛道倡盛,故道释鬼神之画者众多,然宋代以来,道释始衰,至元,专门之作者几乌有。至明,太祖尝为僧,至武宗又好佛,世宗崇道,虽然,佛道画则仍存衰退之观,至清,则益衰,以道释绘画知名者不过三五人而已,故今论画,并道释鬼神于人物一门而论之。
  山水又一门也,山水自唐至清为吾国绘画之主流。古人于山水均设一门,或附窠石,或加林木者,小异耳。
  花鸟又一门也。宋史花竹、鸟兽;宣和画谱云花木、鸟兽、墨竹、果蔬;圣朝名画评曰花木、翎毛、畜兽者皆可入花鸟一门。细分之可分花木一科,翎毛一科,畜兽一科,草虫一科,梅兰竹菊亦可称一科。花木者,草本木本果蔬是也。折枝亦入此也。翎毛者,飞鸟也,传薛稷画鹤,赵佶令画院众人绘孔雀者皆入此也。畜兽者,古有曹霸韩幹之马,韩滉之牛,皆此类也。草虫者,鸣蝉蜂蝶是也。梅兰竹菊,本是花木,然古人称之四君子,托画而明志者有之,谓之文人画者是也,故亦可独立一科,而竹者尤然。
  又有如宋史、圣朝名画评称屋木,宣和画谱称宫室附舟车者,入界画一门,古屋木附于山水,然界画有不同于山水者,舟车水磨,高阁楼观,自五代以来,富丽精工之作时或有之,宋有郭忠恕出,界画独为一门则无疑意矣。
  本篇以人物、山水、花鸟、界画为四门,分而论之。
  
●流派溯源之人物
  上古之画,淹没不可见多识广,三代至汉。虽有传闻,而不见多识广画迹,唐时已然,况于当代乎。魏晋六朝以后,始有传焉。
  古之人物,首推曹吴,古人云:智者创物資流通,能者述焉,君子之于学,百工之于艺,自三代历汉至唐,广大悉备,故诗至李杜,文至韩柳,书至锺王,画至吴曹,而古今之意趣,天下之能事尽矣。
  曹者,北齐曹仲达也。历代名画记云:曹仲达者,本曹国人,最工画梵像。
  吴者,唐吴道玄也。古人以为吴之人物資流通,似灯取影,逆来顺往,意见叠出,横斜平直,各相乘除,得自然之数不差毫末,出新意于法度之把,寄妙理于豪放之外,所谓游刃余地,运斤成风,盖古今而来,一人而已。
  曹吴二体,学者所宗,吴之笔,其势圆转而衣摺飘举;曹之笔,其体叠而衣摺紧窄,故后世称之曰:曹衣出水,吴带当风。
  以时而论,释道人物之名家,汉代以前仅有传闻。
  有毛延寿,唐诗云: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者也。
  三国时,吴有曹不兴,一作弗兴,吴兴人,以善画浧冠一时,长于人物佛像,喜作大幅,曾于五十尺之绢上作人物,转瞬即成,手足胸臆肩背,不失尺度,天下胜传也。
  曹不兴后有卫协,古画品录云,古画皆略,至协始精。其道释人物冠绝当代,有画圣之称。
  晋有顾恺之,其笔如春蚕吐丝,初见甚平易,且形似时或有失,细视之,六法兼备,有不可以语言文字形容者。画断云:顾公运思精微,襟灵莫测,虽寄迹翰墨,神气飘然,在烟霄之上,不可以图画间求之。象人之美,张得其肉,陆得其骨,顾得其神,神妙无方,以顾为最。
  陆得其骨之陆者,宋陆探微也,南朝宋人,与恺之齐名,古人谓其风神遒举,笔力顿挫,一点一拂,动觉新奇,非虚言也。星光作佛画及古圣贤像,笔迹劲利如锥刀,盖移书法之用笔于画法,自然秀骨天成,体运遒举。谢赫云:画有六法,自古作者,鲜能备之,唯陆探微、卫协备该之矣。
  梁时有张僧繇,吴兴人,古人云:善图塔庙,超越群工,朝衣野服,今古不失,奇形异貌,殊方夷夏,皆参其妙,俾昼作夜,未尝厌怠,惟公及私,手不停笔。顾陆已往,犹为冠冕,盛称后叶,独有僧繇。
  历代名画记云:顾陆张吴,四家为千古不易之法则,其推重若此。
  有唐之初,阎立德、立本兄弟称善。自江左谢陆云亡,北朝子华长逝,象人之妙,号为中兴。至苦万国来庭,百蛮朝贡,折旋矩度,魁诡谲怪,尽该毫末,备得人情。或云奇态不穷,变古象今,天下取则。
  盛唐之张萱,好画贵公子,鞍马屏障,宫苑士女,点簇景物,位置亭台,树木花鸟,皆穷其妙。尤工仕女人物,不在周昉之右,其画妇人以朱晕耳根,以此为别,览者不可不知也。
  中唐周昉,善画贵游人物,善写真,作仕女多浓丽丰肥,有富贵气。初效张萱,后则小异,德宗召画章敬寺神,落笔之际,都人竞观寺抵园门,贤愚毕至,或有言其妙者,或有指其瑕者,随意改定,凡月有余,是非议绝,无不叹其精妙,云为当时第一。
  宋有李公麟,字伯时,熙宁中进士,绘画集顾陆张吴及先世名手之长,而自成一家。尤长白描。说者谓鞍马过韩幹,佛像过吴道玄,山水似李思训,人物似韩滉,或云非过誉也。世称宋画第一。
  南渡后,以道释画家兼作人物者,有苏汉臣,梁楷。
  苏汉臣,开封人,宣和画院侍诏,师刘宗古,道释人物臻妙。
  梁楷,善画人物山水,道释鬼神,师贾师古,描写飘逸,青出于蓝,嘉泰时画院侍诏,赐金带,不受,挂于院内,嗜酒自乐,号梁风子,赵由俊云:“画法始从梁楷变,观图犹善墨如新。”于马、夏外,独树一帜者。
  至元,人物推钱选、赵孟頫。
  钱选人物师李公麟,山水师赵令穰,青绿山水师赵伯驹,花鸟师赵昌,尤善折技,生平多写人物花鸟。性嗜酒,酒不醉,不能画,然绝醉亦不可画,惟将醉醺之时,必手调和时,得其画趣。赵孟頫亦尝从之问画法焉。
  赵孟頫,字子昂,号松雪道人,名为书画所掩。人知其能书画者,不知其能文章,知其能文章者,不知其有经济。工佛像、山水、树石、花鸟、人物、鞍马,悉造其微,于人马尤精致。
  明代人物画略比元为振起,然多模拟唐宋人旧派,不能如隋唐之灿烂辉煌,照耀百世耳。
  时有陈暹之设色山水人物,传之周臣,周臣传之仇英,为有明一代人物画之师范,风行于有明季世。
  仇英,字实父,号十洲,初志丹青,师周臣,善山水人物士女,尤工临摹,落笔乱真,精丽艳逸,无惭古人。董思白题其《仙弈图》谓:实父是赵伯驹后身,即文沈亦未尽其法,非过誉焉。
  时至清代,人物士瓱写真,画者众多,流派纷呈,然无大家。传有闵贞者,人物颇佳。闵贞,字正斋,善山水,颇得臣然神趣,人物笔墨奇踪,士女善作直笔钩勒益远益妍,兼善写真。
  
●流派溯源之山水
  山水之于画,于秦汉已见端倪,博物志载汉刘裦尝画《云汉图》,人见之觉热;又画《北风图》,人见之觉凉,然画迹无传,不可谓源起。
  魏晋以降,历代名画记称,名迹在人间者,皆见之矣,其画山水,则群峰之势,若钿饰犀栉,或水不容泛,或人大于山,率皆附以树石,映带其人也。列植之状,则若伸臂布指。详古人之意,专在显其所长,而不守于俗变也。
  魏晋之际,画迹虽无传,然顾恺之有《画云台山记》,宗炳有《画山水叙》,梁萧绛有《山水松石格》,可知山水之风气已开,则吾国之山水源于魏晋以降,南北二朝之际。
  至隋,有展子虔,称其触物为情,备该绝妙,尤善楼阁人马,亦长远近山川,咫尺千里。于画开金碧山水一门,其画青绿重彩,工细巧整,有《游春图》存焉。
  至唐,大小李将军继之。大李将军思训,星光子昭道,称小李将军。
  李思训画著色山水,用金碧辉映,为一家法,后自行安排称其为北宗山水之祖,其子昭道变父之势,或谓过之。观其笔墨之源,皆出展子虔辈也。
  青绿山水一门,至西蜀有李昇,成都人,小字锦奴,工画著色山水,世但知李思训之子昭道称小李将军,而不知蜀中亦称李昇为小李将军,盖其艺相匹耳。宣和画谱则谓昇得李思训笔法,而清丽过之,然笔意幽闲,人有得其画者,往往误称为王右丞云。
  北宋山水,崇尚水墨,多趋向于王维破墨一派。宋室南渡,始有赵伯驹,伯骕兄弟,蔚起于画院,笔法细润,色彩富丽,树南宋画苑之新帜,世称院体,即李思训青绿之一派也。
  赵伯驹,宋宗室,字千里,人物精工妙丽,精神清润,其弟伯骕,字希远,长山水人物花鸟,傅染轻盈,顿有生意。赵氏兄弟,博涉书史,皆妙于丹青,以萧散高逸之气,见于豪素。
  元代,传青绿山水一脉者,初有钱选,师赵伯驹,兼师赵令穰,为承南宋院体派而得其余绪者。然此派继之者少,又无特出之人材,故势力甚为薄弱。
  明代此派以仇英、唐寅尤为有名,宗赵千里。
  仇英,字实父,号十洲,初志丹青,师周臣,善山水人物士女,尤工临摹,落笔乱真,精丽艳逸,无惭古人。
  唐寅,吴人,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赋性疏朗,狂逸不羁,纵酒不事生业,尝镌其章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山水人物仕女,楼观,花鸟无所不工。
  
  唐时,吴道玄亦工山水,传明皇天宝中,忽思蜀道嘉陵江山水,遂假吴生驿驷,令往写貌,及回日,帝问其状,奏曰:“臣无粉本,并记在心。”后宣令于大同殿图之,嘉陵江三百余里山水一日而毕。时有李思训将军,山水擅名,帝亦宣于大同殿图,累月方毕。明皇曰:“李思训数月之功,吴道子一日之迹,皆极其妙也。”吴道子擅白描,故荆浩云:“吴道子笔胜于象,骨气自高,树不言图,亦恨无墨。”
  唐王维,人称为南宗山水之祖,开水墨山水一门,唐朝名画录云其山水松石,纵似吴生,而风致标格特出。山水自王维始用渲淡,一变勾斫之法,开笔意清润,笔迹劲爽之破墨山水,《辋川图》为其遗迹云。
  唐张璪亦为水墨山水之祖,其云“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一语,为千古之名言,惜其墨迹不得所传。
  又有王墨,善泼墨山水,师项容,唐朝名画录记之云:墨多游江湖间,常画山水松石杂树,性多疏野,好酒,凡欲画图障,先饮醺酣之后,即以墨泼,或笑或吟,脚蹙手抹,或挥或扫,或淡或浓,随其形状,为山为石,为云为水,应手随意,倏若造化,图出云雾,染成风雨,宛若成神巧,俯观不见其墨污之迹。可知泼墨山水始自王墨始。
  晚唐又有孙位,言其画水为神技,时人云,孙位之水,张南本之火,几于道也。
  时至五代,而有荆浩,隐居太行之洪谷,自号洪谷子,画太行一带山水,图画见闻志载其语人曰:吴道子画山水有笔而无墨,项容有墨无笔,吾当采二子所长,成一家之体,荆浩山水为唐末之冠,开北方一派。
  荆浩之后而有关仝。关仝师荆浩,毕宏,有出蓝之誉,自成一格,称关家山水。其山水上突巍峰,下瞰穷谷,卓尔峭拔者能一笔成之,其竦擢之状,突如涌出,而又峰岩苍翠,林麓土石,加以地理平远磴通,邈绝桥约村堡,杳漠皆备。
  南唐有董源,官至北苑副使,称董北苑,其画水墨类王维,着色如李思训。米芾评曰:“平淡天真多,唐无此品,在毕宏上,近世神品,格高无与比也。峰峦出没,云雾显晦,不装巧趣,皆得天真。岚色郁苍,枝干劲挺,咸有生意,溪桥渔浦,洲渚掩映,一片江南也。
  董源开江南派山水一脉,北宋巨然,米芾,元倪云林,黄子久,明沈周,文徵明,董其昌,清石涛,为其余绪云。
  僧巨然,师董源,史以董巨并称,多写江南山水,,陆放翁有诗云:“峰顶夕阳烟际水,分明六幅巨然山。”其画山水,古峰峭拔,宛立风骨,又于林麓间多为卵石,如松柏草竹,交相掩映,旁分小径,远至幽野,于野逸之景甚备,有《秋山问道图》,《万壑松风图》,《溪山图》传世。
  董巨虽淡墨清岚为一体,然巨然气象磅礴,自然圆厚有别于董源之浑然天造也。
  李成,唐宗室,以名士独善其身自傲,游历山川,师法荆关,史称其作画“惜墨如金。”其画勾勒不多,形极层迭,皴擦甚少,骨干自坚,气韵潇洒,烟林空旷,笔势颖脱,墨法精绝,以至妙入三昧,至于无蹊辙可求之境,亦不知其下笔处。其绝人处不在得真形,山水木石,烟霞岚雾间,其天机之动,阳开阴阖,迅发警绝,世不得知也。有《读碑窠石图》存焉。
  范宽本名中正,字仲立,性温厚有大度,时人称之范宽。居终南,太华山林麓间。初学荆浩,关仝,李成诸家,后对景造意,不取繁饰,写山真骨,自为一家。真石老树挺生笔下,求其气韵,出于物表,而又不资华饰,在古无法,创意自我,功期造化,而树根浮浅,平远多峻,此皆小瑕,不害精致。时人谓李成之笔近视如千里之远,范宽之笔,远望不离坐外,皆所谓造乎衶者也。画鉴云:李成得山之体貌,董源得山之衶气,范宽得山之骨法。
  而后郭熙,字淳夫,其师法李成,其山水巨障高壁,长松巨木,回溪断崖,岩嶂巉绝,峰峦秀起,云烟变灭,晻霭之间,千态万状,多有变化,有独步一时之誉,其构图有“高远,深远,平远”之论,立后世之法则。
  南宋四家,李唐、刘松年、马远、夏珪,皆画院侍诏。
  李唐山水初法李思训,其后变化愈觉清新,喜作长图大幛。
  刘松年,钱塘人,师张敦礼,工山水楼台人物,衶气精妙,过于敦礼。
  马远与夏珪齐名,时称马夏,或谓远所绘多残山剩水,不过南渡临安风景,故人称马一角云。
  夏珪字禹玉,钱塘人,尤工山水,雪景全学范宽,院中画山水,李唐以下,无出其右。楼阁不用界尺,信手而成,突兀奇怪,气韵尤高。
  元亦四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
  黄公望字子久,号大痴道人,其山水师董源、巨然,晚年变其法,自成一家,为元季四大家之冠,其画有二格,一种作浅绛色者,山头多矾石,笔势雄伟;一种作水墨者,皴纹极少,笔意尤为简远。以《富春山居图》最为有名。
  王蒙,字叔明,号黄鹤山樵,赵孟頫甥。用墨得巨然法,用笔亦从郭熙卷云皴中化出,而以王维、董源为归。倪瓒尝题其画云:“笔精墨妙王右丞,澄怀高卧宗少文,叔明绝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可知其画品之超诣矣。
  倪瓒,字元镇,号云林,山水早岁师董源,晚年益精诣,一变古法,以天真幽淡为宗,世称高品第一。古人谓元四家,三家未洗纵横习气,独云林古淡天然,米颠后一人而已。三家均可学,独云林不可学。其画正在平淡中,出奇无穷,直使智者息心,力者丧气,非巧思力索可造也。
  吴镇字仲圭,号梅花道人,古人云:梅花庵主与一峰老人同学董源、巨然,吴尚沉郁,黄贵萧散,两家神趣不同,而各尽其妙。遇兴而挥毫,不酬应世,故其笔端豪迈,墨汁淋漓,无一点朝市气。师巨然而能轶出畦径,烂漫惨淡,自成名家。北宋高人三昩,惟梅花道人得之。
  明四家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沈文为吴门一派,沈周字启南,号石田,自称白石翁。初于宋元名手,皆能变化出入,而于董北苑,僧巨然、李营邱尤有心得,中年以子久为宗,晚乃醉心梅道人,酣肆融洽,杂梅老真迹中有不能复辨者。每营一障,则长林巨壑,小节寒墟,高明委曲,风趣洽然,使夫揽者若云雾生于屋中。
  文徵明,名璧,以字行。更字徵仲,号衡山居士,学画于沈周。其山水远宗郭熙、李唐,近追赵孟頫,王蒙,晚年师吴镇,小图大轴,皆有奇致。
  唐寅,字子畏,又字伯虎,号六如。山水自李成、范宽、马夏及元之黄王倪吴,靡不精究,或曰:寅师周臣而雅俗迥别,虽系其胸中多数千卷,实所得者众也。
  仇英字实父,号十洲,其山水多作青绿重彩,宗法赵伯驹,笔法出李唐,马、夏,工细而见气势。
  明末董其昌,华亭人,字玄宰,号思白,画山水宗北苑、巨然,能师其意,不逐其迹,秀润苍郁,超然出尘。少学黄子久,中复去而为宋人画,能集诸家之长。以儒雅之笔,写高逸之意,风流蕴藉,独步一代。
  至清,山水院派有四王,王时敏、王签,王翚,王原祁,皆主摹古。
  其余大家有石涛,明宗室,姓朱名若极,其王原祁曾曰:“海內丹青家,不能尽识而大江以南,当推石涛第一,予与石谷皆有所未逮。”其推重若此。
  又有八大山人,弘仁,髡残,与石涛均为高僧,于山水皆有造诣。又有吴历,恽寿平亦能独立一帜于四王之外。
  
●流派溯源之花鸟
  花鸟畜兽,梅兰竹菊,并称花鸟,有唐之前未闻有专工之者,唐始有名家。
  传薛稷善画鹤,惜迹无传。又有曹霸善画马,杜工部作《丹青引》赠霸,推许备至,韩幹为霸弟子,后独擅其能,有《照夜白》存焉。又有韩滉存《五牛图》。
  唐之花鸟大家首推边鸾,其画长于折枝花木,为其创格,以及蜂蝶蝉雀,山花园疏,无不遍写,并居妙品。唐朝名画录谓其下笔轻利,用色鲜明,穷羽毛之变态,夺花卉之芳妍,为唐以前花卉作家第一。
  晚唐有刁光胤,长安人,宋时避太祖讳,称刁光,刁光引,专攻湖石花竹猫兔鸟雀,兼工龙水,天复年入蜀,言前辈有攻花雀者,声价顿灭。黄筌亲受其诀而得入室。
  西蜀黄筌,成都人,字要叔,事刁光胤学丹青,工禽鸟山水,松石学李昇,花卉师滕昌佑,鹤师薛稷,人物龙水师孙位,资诸家之善而成一家之法。其画花鸟先以墨笔钩勒,后傅以彩色,浓丽精工,世所未有,称双钩体,尤为后世之法式。
  季子居寀,字伯鸾,亦工画,画艺敏瞻,妙得天真之趣。于蜀为翰林侍诏,后主归宋,入宋之画院,为领袖,极负盛名于一时。
  南唐徐熙,钟陵人,善写生,凡花竹林木蝉蝶草虫,入图摹写,皆能妙得造化,意出古人之外。尤能设色,饶有生意,超脱野逸之趣,盎然纸上。盖以水墨而略施淡彩者,世称徐体。其孙崇嗣,最得家学之妙。
  黄筌、徐熙之妙于绘事,学继前人,法传后世,如字中之有锺王,文中之有韩柳也。然其并传今古,各有不同。
  黄筌富贵,徐熙野逸。黄筌于蜀为待诏,后归宋,亦领真命为宫赞,身在宫阙,故得富贵之态。徐熙江南处士,志节高迈,放达不覊,故多逸士之志。至若筌之后有居寀居宝,熙之孙有崇嗣崇矩,俱能继其家法,并冠古今,尤为难能也。
  花鸟入宋,黄居寀入画院,画法全承乃翁筌之勾勒填彩,风致富丽,其画法为院中之标准,校艺之高下,每视黄氏体制,以为优劣去取。
  徐崇嗣,则传其轻淡野逸之祖风,创造新意,不华不墨,以丹铅叠色渍染,世以其无笔墨骨气,号没骨体。徐氏花鸟至此支分水墨浓彩,没骨渍染二派。与黄氏一派对峙矣。时徐黄二大派,一则发展于院内,一则鸣高于院外,当时学花鸟者,不入黄即入于徐。黄可谓花鸟之北宗,徐可谓花鸟之南宗也。
  神宗时,有崔白,工画花竹翎毛,尤长写生,体则清赡,以败荷凫雁得名。熙宁初,补画院学艺。有宋以来,图画院之较艺者,必以黄筌父子笔法为程式,自白与吴元瑜出,始变其格云。
  花鸟之科甚多,他如文同之于竹,赵孟坚之于梅兰,亦享名一代。
  元之花鸟,初有钱选,画法师赵昌。赵昌者,宋真宗时人,继徐氏没骨渍染一派。钱选善摹古,高者于古无辨。
  学黄者有王渊,钱塘人,山水师郭熙,花鸟师黄筌,人物师唐人,一一精妙,尤精水墨花鸟竹石,谓有古而不泥古,称当时绝艺。
  明之山水首推徐渭文长,画自成一家,山水人物花鸟竹石靡不超逸。《明画录》谓其中岁始为花卉,初不经意,涉笔潇洒,天趣灿发,可称散僧入圣。
  其如王冕之于墨梅,历绝古今。
  清代之花鸟,初有八大山人,石涛。八大笔简而劲,无犷悍之气。石涛孤高奇逸,纵横排奡,笔潜气敛,不事矜张。二家为清代大写派之泰斗,开江西扬州二派之先河。
  康熙间,恽寿平开常州派,其派斟酌古今,以北宋徐崇嗣为归,为独没骨派。盖徐氏没骨画,先以骨稍勾匡子,而后慎色,恽氏则全以颜色渲染。
  蒋廷锡则承黄筌钩勒法,略为变更自成格调,世称蒋派。
  后有李鱓、高凤翰,以奇逸称,一变清初之花鸟画风。
  乾嘉间,华嵒出,独开生面,敛为透逸,于清代花鸟画之又一变。
  其余如郑燮之竹石,亦擅名一时。
  
●流派溯源之界画
  界画古称台榭、屋木、宫观,山水画家多兼善之。顾恺之曾云:“台榭一定器耳,难成易好,不待迁想妙得也。”可知顾氏亦善此道。
  至隋,有董伯仁者,界画之工,旷绝古今。
  考董伯仁,汝南人也。官至光禄大夫殿中将军,与展子虔同召入隋,楼台人物,旷绝古今,杂画巧瞻,高视一代。
  又有郑法士,亦精意于楼台亭阁。云其侵略战争于飞观层楼间,间以乔林嘉树,碧潭素濑,糅以杂英芳草,使视者嗳然有春台之思。
  至唐,吴道玄人物鸟兽草木台阁皆冠绝于世。晚唐则以专习之作家为多,有尹继昭者,人物楼台,冠绝当世。其后南唐卫贤,师尹继昭而青出于蓝,楼观宫殿,盘车水磨,见称于时,有《闸口盘车图》传焉。南唐朱澄均,工屋木,亦称绝手。
  宋郭忠恕出,其界画称古今第一。郭忠恕者,洛阳人,字恕先,能文章,精小学,工篆隶,擅绘画,为人不羁,玩世嫉俗,纵酒肆言,山水师关仝,尤工屋木,虽本尹继昭,然自为一家,屋木原以折算无差,乃为合作,画者往往束于绳墨,稍涉畦畛,便落庸匠。独郭氏以沉宏精审之才,博闻强识之资,游心于规矩绳墨之中,而不为窘,可谓古今绝艺。栋梁楹桷,望之中虚,若可蹑足,栏楯牖户,则若可以扪历而开阖之也。折算皆中规度,略无小差,其妙可知。时人王士元,传其法。又言元之王振鹏,明之仇英,亦传其法。
  又有张择端者,传有《清明着河图》。
  宋南渡以后,有李从训养子李嵩,亦善界画,有《高阁焚香图》存焉。
  元王振鹏,字朋梅,永嘉人,官至漕运千户,界画极工,仁宗眷爱之,赐号孤云处士。论者谓其运笔和墨,毫分缕析,左右高下,俯仰曲折,方圆平直,曲尽其体,细微精致,神气飞动,格力超腾,不拘于法,而不出于法,非画院中人所能,可并驾郭恕先云。承其衣钵者有李容瑾,卫九鼎,朱玉等。
  有明一代,界画日趋衰落,唯有仇英可以提点。仇英,太仓人,后移居吴县,字实父,号十洲,传其尝作《上林图》,人物、鸟兽、山林、台观、旌辇、写容,皆忆古人名笔斟酌而成,可谓极绘事之绝境,艺林之胜事。
  清,江都袁江,字文涛,山水学宋人,楼阁精工,称清代第一,其从子袁耀,克承家学。
  又有李寅及门下萧峄亦工界画。

国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