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湖帆画论》
  沈狮峰得思翁真传,为华亭派正宗(题《师沈狮峰山水》)。
南田翁生当清鼎革之交,幼年曾入佛门为沙弥,生性清旷,故书画落款无尘埃气。此《古木寒烟图》用笔侧软若游丝,劲如屈铁,外柔内刚,是所谓绵里藏针,用墨则披沙炼金,点划精华,况天赋绝人,是非石谷能及。康熙壬子时年四十岁,诗画载瓯香馆集中。丁亥冬日吴湖帆识于梅景书屋(题恽寿平《古木寒烟图轴》)。

程松圆书画得董思翁熏陶,故用笔用墨俱凝炼畅发,双方兼施,与王烟客同轨异趣。烟客是绵里针,外柔内刚;松圆是百炼钢,外刚内柔(易外生内熟),往往布局寥落而气魄雄伟。元明以降倪高士可以语此,虽思翁亦或却步(题程嘉燧《山水轴》)。

子政工花鸟,与王若水齐名,为元代两大巨擘。据画史称其山水宗黄子久,亦能墨戏。其所山水真迹余固未之见也。其写生花鸟惟清宫旧藏之《桃花春鸟》、《枯荷鹘鸰》二图及此真迹,只三品而已。余所观者多不可信。此帧有“御览之宝”,知亦《石渠宝笈》中物。兹就真迹三品以研索子政书法,则简古渊穆是其本色。至《桃花春鸟》因题者众多而名亦最重,然摹本亦甚伙。余所寓凡五本竟无一真迹。此帧笔法章《枯荷鹘鸰》绝相似,可定为一时之作(题张中《荷花鸳鸯图》)。

六如居士宗法李唐而参以南宗,一开南北两派合法先声(题《密林陡壑》)。

云海浩荡高房山法也,董文敏最推崇之(题《翠峰兰若》)。

倪高士画多以平林远岫出之,而幽渊寒松与虞山林壑二图最沉厚,无多让子久、仲圭也(题《溪山深秀》)。

(朱泽民)法出于郭熙。元人中如曹贞素、盛子昭、李子篔、马文璧一派皆如此也(题《古木寒泉》)。

西庐老人笔墨丰腴而能不甜俗,镂金错采,落落大方,承明启清之关键也。

痴翁浅绛法为千古画坛绝调,后惟娄东太常、司农祖孙得其三昧,非余子所能见。

学古人画至不易,如倪云林笔法最简,寥寥数百笔可成一帧;但摹临者虽一二千笔仍觉有未到处。黄鹤山樵笔法繁复,一画之成,假定有万笔,学之者不到四千笔,已觉其多。

宋释巨然《海野图》开卷作云冈之景,大气磅礴,足夺董源,启米、高南宗法派。

董文敏云:“元季大家皆宗北苑,赵松雪得其髓,黄子久得其骨。髓者凝于内,骨者坚其外,故松雪蕴藉风华,子久精英发露,但称画苑神圣。明清诸家,咸向执鞭。”

宋元以来论青绿法莫不称三赵:大年华贵,千里工丽,松雪儒雅,各具绝韵。明之文、沈,犹存仿佛。清初惟廉州有特诣,石谷蚤岁亦曾涉猎,而今消沉矣。

文氏青绿法千里,唐氏青绿法松雪,后惟圆照集大成。

董文敏摹杨升真本全用没骨。娄东、虞山诸家俱未有摹写者。余梦寐忆之略参钱舜举石法,不知与杨氏真面相去何如。

实父工三赵青绿法,都界画楼台之作,偶写元人,则在六如、衡山之间。

古人作画尚笔尚墨得论甚广,余偏以尚色图之。

元人画皆从董巨出。松雪、房山各出一脉,若子久、仲圭、云林、郭畀、方壶则与房山为一家;子华、叔明、朱泽民、李紫篔、张师夔等皆出赵氏一脉也。房山尚墨而松雪尚笔,虽皆南宗微有异致。盖高、黄专董、巨,而松雪于董、巨中参李(成)、郭(熙)耳。

叔明取法范宽、巨然而融以赵氏家法,自成一帜,乃是倪、黄畏友。

松雪笔法全师郭熙,而气韵淡迤处实自李成来也。

历代画苑中称写生名手者,后蜀黄筌、北宋崔白为宗匠;及宣和画院因徽宗工此,竞相精进,一时人才叠出;南宋渐微;至末造而钱舜举、赵松雪重整其道,而转笔兼能之事遂有张守中、王若水之水墨花鸟矣;明代则边(景昭)、沈(周)、林(良)、吕(纪)各具特致,及仇十洲神乎技矣;后惟陈老莲、华秋岳虽以生动见长,只当仇氏偏师而已;恽南田花卉超极诣而禽羽非其长也;近代以来,山阴任氏(伯年)略拾鳞爪,古法荡然矣。

(癸未)是岁,余先得仲圭《渔父图卷》真迹,后游故都获见仲圭真迹数本,乃悟玄照,石谷之得力处。

年来所见宋元真迹如李成、关仝、范宽、郭熙、江参、朱锐、李唐、赵伯驹、及元之赵孟頫、朱德润、唐棣、盛懋、徐贲等皆一鼻孔出气(题《仿宋人小卷》)。

“万壑响松风,百滩度流水”,自北宋巨然以来,赵鸥波辈竞写此诗意,斗奇争丽,各具胜景。余偶效率,不知有多少分新意否?渔山每作此景题曰池塘春晓,亦脱胎于大年。大年从惠崇所传。惠崇真迹今不复存,但见东坡诗记之甚详(题《湖天春晓》)。

石田翁远宗董源,近师吴镇,故雄浑俊发,为有明冠冕(题《仿沈石田春岭横云》)。

余生平所见石谷画卷凡十余本,均不若此卷神妙秋毫也。此卷作时石谷年七十一,脱尽少年疥癞,未入晚年枯涩,方神境化境合到时也(题王翚《江山卧游图卷》)。

天下第一恽南田画(题恽寿平《茂林石壁图轴》)。

赵欧波为周公谨作《鹊华秋色图》,以飞白法作树石,以张僧繇没骨法作鹊华二山,意境深远,不愧有元一代冠冕(题《松江平远图》)。

近从友人处假得赵夫人画蝴蝶花轴,没骨法徐熙。古雅恬澹,令人爱玩,洵不愧大家手笔也。静淑戏摹,大略尚具梗概,余为补写默石(题潘静淑《紫蝴蝶花图》)。

丙子秋七月,获见钱进士瓜茄卷子,工秀绝伦,爱不忍释,乃留置案头旬日。静淑先摹紫茄,余复临秋瓜,足成完卷,留存笈中(题潘静淑《紫茄图》)。

董思翁晚岁尝言:得意时作画用高丽镜面笺,以楷书题字而存者每不钤印章,然对外作钤董氏玄宰、宗伯学士二玉印,此图是也。已脱尽倪黄面目,自有独特之致。丙子之冬吴湖帆识。余生平爱董书画,所收画几十数事,此亦晚年经意作(题董其昌《剪江草堂图轴》)。

痴翁正脉。张句曲题黄痴画曰山川浑厚,草木华滋。娄东二王半生研讨,传其正脉。石谷子早岁师事二王形神兼具。此图为石谷子二十九岁临湘碧仿痴翁本,不独笔墨精到,若杂之湘碧中年画中,觉无异致也。戊寅冬日邦瑞孙兄新获见示,快此画之所归矣,因识其端(题王翚《山水》)。

山川浑厚,草木华滋。画苑墨皇。大痴第一神品富春山图。己卯元日书句曲题辞于上。吴湖帆秘藏(题黄公望《富春山残卷》)。

三春景色收入画图盛于惠崇、大年及松雪、衡山而尽其能事,廉州冶宋元明诸家法于一炉,故浓华富丽,独超从美(题《春云烟柳图》)。

南田翁山水迥出天机,是在石谷子之上,壬子癸丑间与石谷相参画禅,互为探讨,特自谦功力不及石谷而渐致力于花卉。甲寅乙卯间得见大痴秋山富春诸图,山水已进乎极诣矣。此帧拟松雪渔隐,脱尽疥癞,自出机杼,堪称神化,非石谷所能梦见。用笔尖峭处兼具唐子畏韵,非等闲之作可知(题恽寿平《雪松渔隐》)。

唐子畏用李希古之笔参王叔明之韵,合南北二派于一炉,非他人能到(《云海浩荡出奇峰》)。

方壶用笔多涉狂放,虽名重如神岳琼林,亦未能免此。是卷笔致浑厚,颇得松雪翁神似,外表与叔明仿佛,然足胜赵元单矣。戊子冬季迁大弟自平携归,堪庆所归。已丑春三月吴湖帆假观旬日记(题方从义《云山图卷》)。

宋人双钩绿竹都施于花鸟补图,无专作也。迄明初王子约、金本清乃成绝学,特标异帜。自后惟罗花僧偶为之,亦鲜专学者。

羊毫盛行而书学亡,画则随之,生宣纸盛行而画学亡,书亦随之。试观清乾隆以前书家如苏、黄、米、蔡,元之赵、鲜,明之祝、王,皆用极硬笔。画则唐宋尚绢,元之六大家(高、赵、黄、吴、倪、王),明四家(沈、唐、文、仇)、董、二王(烟客、湘碧),皆用光熟纸,绝无一用羊毫生宣者。笔用羊毫,倡于梁山舟,画用生宣,盛于石涛、八大。自后学者风靡从之,堕入恶道,不可问矣!然石涛、八大,有时亦用极佳侧理,非尽取生涩纸也。

董香光每喜学张僧繇杨昇没骨青绿山,大约僧繇杨昇,必有真迹流传。董氏目见者王元照偶亦用之,疑从玄宰转学而来。元照服膺董氏最深,晚年题画,往往以玄宰与宋元并称,他人所未有也,余曾数见之。

南田早岁(四十五以前)多画山水,偶作花卉十不得一,晚岁多写花卉,山水亦十不得一。早年题字学钟太傅,方阔别沉着,晚岁参学河南、“兰亭”,飞舞流利,人人认为恽书佳处在此,余以为反不若早岁为妙也。其门人范某(失名)专学恽氏晚年一种书,甚肖,不可不细观。恽氏四十岁以前,山水似学石谷,其时与王氏往还最密,而心服王氏亦最至,往往二人合作,笔墨融洽,至不能分辨也。

石涛画人物最佳,远胜山水;山水则愈细愈妙。后之学者,从横暴处求石师,远矣!

罗两峰全学石涛新罗二家,而法度缜密过之。

金冬心亲笔画至拙雅,用笔纯以隶法出之,其工能者全出两峰代笔也。

汪巢林画梅,全从王元章得来,但以时尚之敌,都涉浮躁,便下一等矣。

宋高宗书学二王、初唐人,方整圆劲,今见千字册子,忽似“怀仁圣教序”,流丽便娟,神乎其技,可为历代帝王冠冕,即积学书家亦罕其匹。

叔明画以《青卞隐居》、《葛稚川移居图》二幅为平生杰作,所见王氏真迹,皆不能出此上。它如庞氏《夏日山居》、《丹山瀛海》,故宫《谷口春耕》、《雅宜山斋》,顺德邓氏《风雨楼煮茶图》,盐官徐氏心远堂《冬青茅屋图》,四明周氏宝米斋《春山读书图》,同乡徐氏《西郊草堂图》,吾家《松窗读易图》,亦皆妙品也。若《林泉清集图》,虽声明煊赫,然同样具有三本,兹可议耳。吾家松窗卷有小印曰“天升”,殆叔名初号,未经前人道及,可补王氏小传之阙。

陈小蝶云,《黄庭经》只是一首七言古诗,乃中唐体格,不但无两晋气,并六朝亦不及,何以决其为逸少书,定因山阴道士一事,遂相附会耳。

恽南田别号甚多,一曰巢枫客,见早年山水小册;一曰雪谷草衣,见故宫《九峰图》;又寓杭时曰西溪过客,见庞氏藏仿古绢本大册。

黄子久《砂迹图》,项氏天籁阁旧藏,后归王烟客,诸家推崇特甚,应是子久极品,余未见真迹,仅就故宫影本观之,殊薄弱无神,岂非项、王递藏之本耶?董文敏 《画禅室随笔》云,《砂迹图》无神气。可知董氏亦不以为然,殆非真迹也。

赵松雪画马,全学李伯时,清内府旧藏李伯时《五马图》,有黄鲁直跋语者,今去东瀛,与赵氏笔法几出一手。

王烟客每年端阳作墨花节景,颇有石田笔法,然不及石田古劲,每觉羞涩不舒,但甚书卷气耳。烟客花卉,除此外无它见也。

烟客七十九岁冬后,因患风疾,其画往往由麓台、石谷等代作,仅吴兴庞氏藏册页二开,一仿倪云林,一仿米家山,装成小卷,后有南田题字者,为烟客八十四岁真迹,用笔较未病前尤苍古可味,手略震颜,神韵两字,真达最高峰,无人可拟及也。其他仿大痴浅绛略施淡青绿者,多麓台作(麓台时在三十岁左右),偶尔自为渊饰而已。其另一种笔法流动而极精能者,是石谷代作也(石谷时在四十岁左右)。此二种画流传甚多,不能以伪本论,盖款印俱真耳。就余所见石谷代者四五本,麓台代者有十六七本之多云。

烟客晚年,多书汉隶,八十以后者,又往往出异公代笔。异公偶亦代画,然远不及石谷、麓台。惟异公代作之画,兼代书款。曾见浭阳端匋齐尚书旧藏一册,后归裴伯谦者,有梁蕉林、龚芝麓、程周量诸公对题,即异公代乃翁之作也,举此为证。

董文敏笔甚健,书画皆勤敏但不喜长卷大轴,往往零星小册,四页六页者最多,若巨制,率为捉刀。曾见杨氏藏仿巨然高头大卷,长几二丈有奇,乃王玄照代作也。款亦玄照所书(余所见玄照代董画共三件)。知此者甚鲜也。玄照有时亦为烟客代作。

王玄照晚作,代笔及伪本甚多,有薛辰令宣,朱令和融。王耕烟高澹游诸子,王高都代作。薛朱多伪本,薛画犷而无韵,朱画弱而无气,高画圆润,又失之淡薄,惟耕烟最为苍秀,然少磅礴之气。此玄照之所以不可及耳。

陈眉公好作伪,往往请赵文度、沈子居画,不着款子,乃持乞香光题署,故流传董画,甚多沈赵伪作而署款书的真者,皆眉公狡狯也。

张尔唯画不甚佳,但尚雅驯耳,被梅邨九友歌一誉,遂厕香光二王(烟客、玄照)之列,号大家数甚徼幸也,惟流传绝少,故近世愈觉矜贵矣。

清雍正后画人之多才艺者,莫过于方环山士庶,笔致雅秀,工力精深,处处能入古,笔笔能出新,惜中道而殁,未克大成。次之则华新罗,天资尤胜,而赵境稍左,未能若方氏之中和正大,然年享耄耋,遂臻极诣,故声誉乃出环山上也。

环山之画,能兼南北二宗,有董、巨,有倪、黄,有马、夏,有文、沈,又不为法缚,自运天倪,甚至人物花卉,亦无不上追松雪、衡山,精妙莫比。以视其师黄尊古,同门张篁村辈,不可道理计矣。

董邦达诰父子、钱维城、邹一桂、黄鉞、皇六子等进呈之作,都出俗匠代作,与平日自画,截然不同。东山有极佳品,在篁村、蓬心诸人之上。钱邹亦各有所长,非尽恶笔也。

六如居士赋性放逸,所作书画都挥洒立就,与文衡山处处经营不同,且其生性喜画绢素,故纸本者十不得一,而纸本画亦往往荒率随笔,刻意者又绝不见也,余所见《春山伴侣图》外,此其佳存矣(题唐寅《雪山会琴》)。

墨井道人早岁专师玄照,晚年才由子久、叔明直入董、巨,自成化境。道人五十岁学道澳门,六十五岁乃返嘉定、上海间,不复他出,其画益奇逸(题吴历《山村深隐》)。

石田翁早年学云林画,其师赵同鲁谓笔太繁,晚岁参透痴翁便不觉其繁矣(题沈周《策丈行吟》)。

清代无一人能画北宗,惟王石谷、方环山略有数笔。

耕烟早年学大痴极佳,晚年仿大痴最无味,不知何故。又耕烟学北宗,虽日赵千里、刘松年,实则气味仅止于唐子畏而已,盖其早岁得力途径,终不可脱也。

石谷画自三十至四十,颇见风韵,与南田绝相似;四十以后至六十,为中年最精能之时;六十以后,渐趋松懈;至七十左右,为最退化时期,仅存糟粕,凡长卷大轴,往往由门弟子代作,稍自润色,整齐停匀,便乏远韵,人诋石谷,大半为此;八十以后,则老笔纷披,复入佳境,愈简愈辣。此种工力,非他人能到矣。

法黄石画,颇乏结构,亦不讲求笔法,用墨尤有伧父气,不知何故有人誉为上乘。偶画松石小品,尚可玩味,大幅山水,则愈繁愈劣,愈密愈俗,可知能繁密亦非易事。

张玉川尝为钱维诚代笔,余见过一二轴。

董邦达真迹,学西庐、染香、石师,笔法圆厚苍辣,与细密一种,大相径庭。又有一种干老者,大似蓬心,不知蓬心曾为董氏代表笔否。

元人书法,可谓全学松雪,即鲜于太常,亦为松雪所熏染,余无论矣。

徐天池书法极妙,用笔用墨俱精到,虽狂放外发,而蕴藉有度,非漫然也。独其画则未见佳本,岂百无一真耶?惟故宫有《雪蕉》、《石榴》二轴,刘海粟家山水一轴尚好。

程孟阳偶画黄山,真有师法造化之妙,合南北宗于一炉,自居石涛、瞿山之上。孟阳尝师叶原静,原静为戴文进弟子,故有北宗遗则也。

沈石田花卉,设色师钱舜举,以色泽为第一,古艳沉净,四字全备;墨花则以山水笔法写之,故与山水相尚。

文衡山偶作墨花及兰竹等,取法赵松雪,故无石田厚重,而潇洒过之。

唐六如偶作花卉,好处在焦笔森爽,仍不脱山水笔法。其山水皆云师法李唐,实只细笔一种而已,晚年粗笔一派,与吴小仙、张平山相似。而小仙、平山便入魔道,是六如书卷气胜也。

仇十洲山水,以赵千里、刘松年为宗,堪称尽艺坛能事,其花卉以马麒、钱选为法,处处精工,生意盎然。

文休承学老年衡山,自号真谛,正笔直下,非他人可拟,细笔粗笔,均不愧嫡派。

张孝思书画均佳,书学二王,画学松雪,其鉴别亦精,固非寻常画人也。其所藏每钤培风阁印。

项圣谟一生得力于卢鸿乙《草堂图》,树石点画,无不逼真,前人云与宋人血战者,实不知与唐人血战也,见《草堂图》者自知之。

孙雪居书法宋仲温,画学钱舜举而稍刻画,然较陈白阳辈为厚重。

周服卿花卉,全师陈道复,有陈之习气,无陈之雅度,已入明之衰颓气象矣。

王建章真迹不多,画亦无甚出色,而瀛士奉为至宝,皆受廉南湖所爱也。南湖择明人金扇中冷名而画尚佳者四十帧,不论山水、花卉、人物,一律切去款字,而改题为王建章,装成四大册,不知者以为建章神明变化矣。余曾藏建章便面一事,笔法学方方壶,仅足与袁尚统辈相伯仲而已,确是真迹,此外未之或覯。

王烟客不喜设色,王玄照反是,就余所见者,烟客水墨者,十居八九,玄照设色者,亦十居六七也。

王玄照不喜画横幅,故手卷最多,册页中横者亦十不得一。恽南田最喜横册,直者仅二三而已。王画卷仅见三本,一为吴兴蒋氏所藏《仿大痴水墨山水》,翁相国旧物也;一为《白云图》,有烟客等题字,今在天津徐氏;一为吴兴庞氏之青绿卷。恽卷共见十余本,敝箧所收,亦得三卷也。

程青溪画面目甚多,无不跌宕有韵,余所见《江山卧游图》都十余卷,各个不同,而世人不甚重视,何也?

南董北米,南陈北崔,相提并论者三百余年,而香光、老莲画所见殊多,皆真迹且精品也;子忠画真迹,仅于故宫博物院见四五轴外,卷册竟未之见,近于同乡友人手中,见《扫象图》一轴,无款无印,笔法精细,或崔氏真迹也;实应朱氏藏一扇,亦崔氏真迹,有印无款而已;米画则余搜《仿宋人红杏双燕》一帧外,仅于友人处见一扇,仿米家山水而已。花鸟笔致奇古,足抗行吕纪、陆治。山水则清雅未见神奇。其他卷册轴,均未之见,兹可怪也。据《红杏双燕图》上崔子忠题云,此米老伯自诩生平不可多得者也,云云。则米氏之不轻著笔,于此可验。

画古木竹石,较画山水为难,以其笔法疏简,而气韵须充沛,非深通画学者,不晓也。自古以赵松雪为第一,盖赵固工书者。故不工书者,画古木竹石决不能佳。赵尝有诗云“石如飞白木如籀”,又云“书法原从字法来”是也。凡不能画千岩万壑者,画古木竹石亦不能佳。南田云:“一树一石,胜于千岩万壑也。”

云林画,疏之极矣。昔人云:“江南士大夫家以有无倪画为清浊。”可知俗子观画,喜密不喜疏耳。

江贯道学巨然,可谓形神俱似,吴仲圭亦然,但仲圭绝不似贯道,此中最堪体会。

南田翁深得马和之用笔法。

渔山淳厚处,乃从李营丘来也。世间李成画伪本甚佳者,安知无渔山狡狯者?

世传渔山画多四十四岁以前,七十五以后,盖中年在澳门耶教修道也,故真迹至少。常见有一种款书扁形甚恶陋者,皆一人伪造,特难索阿谁耳。

谢时臣颇作宋元伪本,若巨然、子久等,所见不鲜。

赵善长、徐幼文辈,笔法相似,皆次巨然、郭熙得笔,实与王叔明同一鼻孔出气,特无叔明精严奇伟耳。

故内藏马远《华灯伺宴图》有二,一有款,一无款,清高宗御题,俱已注明,或谓二画皆马远笔者,非也。其无款者,必当时院工摹马之作,笔力亦较弱,山角略有不同,惟南宋帝子题字则一。

观巨然《秋山问道图》,方知江贯道功力不浅。其《千里江山卷》,一步一趋,处处逼真巨师。故内又有无款山水一方幅,今题作宋人者非是,实亦贯道笔也。

董北苑《洞天山堂图》与高房山《云横秀岭》似出一手,殆亦高笔耳,上方皆有王觉斯丙午题字,标题“洞天山堂”四字,余定为明严嵩笔。

颜鲁公书张令晓《告身》徐季海朱巨川《告身》,二卷皆元人伪本,而前贤藏者俱重视为至宝,亦有厚幸也。

《梅竹双清卷》,今在故内,前段王元章画梅,后段吴仲圭写竹。元章之梅,长篇题字数百言,占卷纸十之七八,画仅疏枝冷蕊,草草半截而已,似非完整。此卷亦载《墨缘汇观》。

戴文节以石谷之笔法,运南田之神韵,每嫌拘泥太甚,不若汤贞愍之清旷洒落。汤氏真迹甚少,世传孱弱一种,皆赝鼎也。

(戴小京 张春记 整理)

国庆制作